恶毒女配要和离

作者:余生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捡到乞丐

      离开御书房后,云翎找着小说里的线索去了太后的寝殿。

      在她记得不多的情节里,太后这个人物最让她感动,比起慕容曜的点到为止,她是倾尽所有。

      小说里她离开地很突然,估计是作者为了惩罚她偏帮李慕词写死的。

      沈玄茗最有泪点的地方在于死前没见着李慕词,当时李慕词正想了个天大的计谋非要弄死袁旖旖,以至于没赶上见她的最后一面。

      凤兴殿的人对李慕词是熟地不能再熟了,见她来转瞬挂上笑脸,这是沈玄茗定的规矩,目的是想李慕词来这里能有个好心情,然而李慕词一直没注意到这些小细节。

      “奴才见过郡主。”“奴婢见过郡主。”

      云翎对上面前的几个笑脸,一个慌神差点往后一仰,看小说时还行,但这实际画面一点也不行,假笑没有灵魂。

      “是慕词来了?”沈玄茗听见太监宫女们喊李慕词,急忙搭着宫女的手走了过来。她穿着一身黑色霏缎宫袍,发髻层叠,上带凤凰展翅,更显雍容华贵,由于保养得当看来不过四十。

      “长乐见过太后。”云翎行了个半蹲身子的礼仪。

      “行什么礼,起来起来。你身子还没好,哀家准你这几日不行礼。”沈玄茗亲自扶起了李慕词,她笑地和蔼可亲又平易近人。

      云翎自己也是有爷爷奶奶的人,虽然她奶奶跟眼前这个年轻的奶奶比不了,但感情是一样的。

      “太后奶奶,长乐做错了事不能和离么?”

      沈玄茗心疼地看着李慕词,这小脸尖细的,“和离?是不是储延修那小子欺负你了,哀家找人揍他去!”

      “不不不,没有的事。”云翎使劲摇头,生怕沈玄茗会去找储延修算账,她可是出了名的护短,“他没有欺负长乐。这次生病不怪他,是长乐出游时不小心掉进了水里。”

      “不小心?”沈玄茗侧了侧身子挑眉,“当真?”

      “千真万确,就是长乐自己不小心。”云翎小心翼翼揣摩着沈玄茗的心思,她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不会要去警告袁旖旖吧。

      别啊,那她的计划就得重新开始了。

      “你怎么回事,在外头受了委屈都不跟哀家说?”沈玄茗拉着云翎的手轻轻拍着。“把哀家当外人了?”

      李慕词是她看着长大的,也是她宠地她嚣张跋扈,但她知道她心性简单,论心计根本不是袁旖旖的对手。

      她原本是不同意李慕词嫁去大将军府的,毕竟储延礼已经娶了人的,可这死心眼的丫头非要去,还绝食相逼。

      “嗯,长乐以后不会再同她来往了。”云翎的目光不由被沈玄茗手指上的护甲吸引了目光,做工精致绝伦,上面的曼珠沙华栩栩如生

      沈玄茗抬手摸着云翎的脑袋,心疼道:“都瘦成什么样儿了,这大将军府也是不会养人,你中午留下陪哀家一起用膳。”

      “好。”云翎鼻子泛着酸意,含泪乖巧地点点头。

      有那么一瞬间,她特别想哭出来。

      心底翻涌的情绪里一定有李慕词的一份,一半她对沈玄茗的愧疚,一半她对自己家人的思念,两种情绪交杂在了一起,勾得她难受。

      *

      出宫后,云翎在主街道上下了轿子没直接回大将军府,她现在想到处走走调整一下压抑的心情。

      飞絮院里冷清地可怕,初绾又不是一个适合聊天的人,这就导致她连说话的人都没有。

      此时已是午后,纵横的街道上全是来来往往的人,摊主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云翎看着各色小摊子好奇,许多东西她都没见过,女人爱逛街的本性一下子就出来了。

      “你当真要请为兄去遇香堂?”

      “愚弟说到做到,我可是办了那儿的贵宾卡。”

      聊天的两人路过云翎身侧,一部分对话自然落在了她耳朵里。

      遇香堂?

      云翎仰头,一眼就看到了主街道正中央最大的酒楼。她记得这家酒楼是袁旖旖开的,书里的袁旖旖很有经商天赋,最在行的就是餐饮和女士用品。

      她以后去了江南一定也得有自己的生意,问题是自己从小到大就只会读书,唯一能拿出手的跳舞马马虎虎,在这里估计会被人吊打,总不能让她开个教学班教人学几何方程吧。

      “啊……”云翎抱着自己的脑袋摇晃,她以后到底该靠什么生活,生活令人秃头。

      “打死他们,让他们偷东西!”

      “臭不要脸的死乞丐!”

      “老子的的东西就是馊了烂了也不给你们吃!”

      几声大喊让云翎收回了神,她一听这声音就觉不是什么好人,果不其然,她一抬眼看就看到了前面以大欺小的场面。

      “你们不要打我姐姐,要打就打我……”虚弱的男声刚冒了一点头便被拳打脚踢的声音盖了下去。

      女声出现,哀求道:“你们不要打我弟弟,都打我。”

      只见两个衣衫褴褛的乞丐被一群穿着短打的男人围着,他们不仅恶语相向甚至还拳脚相加,每一拳一脚都打得结结实实。

      云翎环顾四周,看戏的人很多,然而一个个都是冷漠的看客,并没有人出手帮他们两。

      念在她暂时还是郡主的身份上帮就帮了,就当做件善事,弥补一下之前的恶事,不然以后报应到她头上的时候她哭都来不及。

      “住手!”云翎昂首大喝一声,还挺有那么些郡主的气势。

      命人打人的老板闻言看向来人,面上一垮。这不是长乐郡主么,她怎么来了。

      长乐郡主的娇纵跋扈全都城都知道,她来何处,何处就得倒霉。

      “小人参见郡主千岁!”老板急忙跪在了云翎面前,想不到他今日要倒霉。

      云翎上前几步道:“他们两人做了什么,你为何要下这么重的手?”

      他出门前就看翻翻黄历,看这日子适不适合出行。老板弯着身子没敢看李慕词,倘若她在店里闹起来他根本没法做生意。“回郡主,这是两个小贼,他们偷了我店里的东西。”

      “他们两人偷了你店里的什么东西,我替他们付了。”她说着就去掏钱袋,然而腰间什么也没有。

      糟糕,她没带钱的习惯。

      几个围着乞丐的人散了开来,一男一女两个小乞丐就这么出现在了云翎面前。

      女孩一直将男孩护在怀里,她被打得最多,整张脸都肿了,不过男孩也没好到哪里去,身上露出来的皮肤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老板见云翎拔簪子忙道:“不用不用,小人哪儿敢收郡主的钱,揍他们一顿互抵了。郡主要不要进店里吃点东西?”

      “不了,你去忙你的吧。”不用就不用,她还不想给呢。

      “是是是,小人走了。”老板逃也似的进了店。

      云翎径自走到两个小乞丐身前蹲下,“你们两个没事吧?”

      女孩缓缓抬起头,大约十五六岁的年纪,可惜脸肿了看不清样貌,她怯怯地瞧着云翎,复又抱紧了怀里的弟弟。

      男孩从女孩怀里探出头来,他比女孩小一两岁,脸上脏兮兮的,可那双眼睛却透亮地很,他眨巴着眼打量面前这个漂亮的姐姐,“我全身都疼。”

      “疼?是被他们打的么?”云翎皱眉,一看两人脸上的伤她都觉得疼,那些人为什么能下手这么重,自己还不是个给人打工的。

      男孩疼得龇牙咧嘴,看云翎穿着一身华丽的衣裙长得又美,下意识夸了一句,“姐姐是女菩萨么?”

      “弟弟别乱说话。”女孩一听男孩的话立马将他的头扭了过去。

      云翎听得男孩的话哭笑不得,估计也只有他会这么说了,她在别人眼里可是恶毒女人,人人得而诛之的那种,菩萨跟她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是,姐姐是个坏女人。”她说得怅然,澄澈的眸子缓缓垂下。

      男孩显然看出了云翎脸上的自嘲,他试探着伸出小手拉了拉她的衣袖,“我不信姐姐是坏女人,姐姐明明这么善良。”

      云翎摇摇头,拍着男孩的脸笑道:“就凭你这句话我心情好,走,带你们去吃东西。”

      “真的?”女孩一听“吃东西”三个字双眼一亮,她饿得够久了。

      眼前这位姑娘看穿着定是富贵人家的女儿,而她要的不是一顿饱饭,而是每一顿都能吃饱,这么好的运气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有的。

      “不信就算了。”云翎作势起身。

      然而她半个身子还没起来便被男孩拉住了裙摆,“姐姐我信,我真的好饿。”

      云翎瞧着他的样子立马勾起了母爱,她牵起他的手,“走。”

      “姐姐,我们两个身上脏。”女孩说着便去扯男孩的手。

      “没事,我不介意。”云翎牵着男孩走在大街上,女孩默默跟在一旁,她离地远,生怕自己身上的污渍沾到她。

      大街上认识李慕词的人不在少数,见她这样只当她是在做戏,李慕词这个长乐郡主做的恶毒事城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她仗着自己有太后撑腰,天天迫害大将军府的大少夫人。

      要知道,都城茶馆里的饭后谈资有大半是她贡献的。

      云翎起初被这些鄙夷的目光看地想逃,然而走了一段时间也就适应了。既然她继承了这具身体的生命,当然也继承了那些不堪事。

      初绾从云翎出宫后便一直跟着她,她以为她会去见琴妃娘娘,没想到她哪儿也没去还救下了两个乞丐。

      以她对李慕词的了解,她从来不会考虑别人,一切皆以自己为先。所以她不信李慕词是出于好心才救这两个乞丐的,估计是想让他们去害袁旖旖。

      “你们两个想吃什么?”云翎仰着脖子张望四处的店铺。

      男孩眼珠子一转,他做梦都想去遇香堂吃一顿,去过的人都说那里是人间天堂。“姐姐,我们能不能去那里?”

      “那里?”云翎顺着男孩垂涎的方向看去,遇香堂?

      他这根本是在为难她,要知道她前不久才陷害过遇香堂的老板,说不定进去就会被人用扫把赶出来。“你别告诉我,你想去遇香堂?”

      男孩面上有些窘迫,“听人说,里面的东西吃一次终身难忘。不过姐姐今天请我们去哪儿都行。”

      云翎看着他渴望的眼神为难,母性泛滥就是麻烦。

      “姐姐以前得罪过他们的老板,所以我们去那儿可能会被赶出来,你们怕吗?”她认真地看着两人。

      “那我们不去了。”女孩立马说。

      男孩扯着云翎的衣袖道:“那还是不要去了,我不想姐姐被人笑话。”

      “没事,先进去,被赶出来再说。”
    插入书签 



    精分侯爷试娇妻
    新文求收藏



    侯爷,你心悦我?
    基友的文,感情细腻,吃糖不亏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