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要和离

作者:余生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赚钱计划

      夕阳在薄薄的云层中下落,最后隐至蔚蓝里,红墙上的余晖跟着渐渐散去。

      一辆马车从宫门口驶出,储延礼夫妇和储延书夫妇正在这辆马车上,四人静坐着,谁都没有说话,非常有默契地保持了沉默。

      储延礼耷拉个脸沉思李慕词的事,眼里的疑惑愈发浓重,袁旖旖忍不住抬手拍了拍他的脸。

      “在想什么?那件案子?”

      “嗯。”储延礼对上袁旖旖的眼睛,伸手旁若无人地搂住她,眉宇间的折痕深了几分,“你觉不觉得李慕词这次醒来后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他这话一出,乔秭琼登时看向了他。

      “嗯,确实变了不少,没那股子高高在上的劲儿了。还有就是脑子聪明了不少,这倒满奇怪的,她不像李慕词反而特别像我认识的人。”袁旖旖不愿这么想,但她眼下只能想到这个可能,恐怕李慕词身体里住的是她老乡。

      不过这个问题在问清楚之前,她不敢断言,或许李慕词只是想开了。

      乔秭琼忽然插话道:“你们这么一说,我也觉着三弟妹变了许多。”

      储延礼沉声道:“那这个女人还真是奇怪,不知道又在搞什么鬼。”

      储延书清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关切,“不管她搞什么鬼,大嫂你得小心她。”

      “我想她应该不会再搞鬼了。”袁旖旖神秘莫测地笑了笑。她若是自己的老乡为何不告诉自己,不会是认为自己想为难她吧,她又不是那种恩怨不分的人。

      乔秭琼虽不懂袁旖旖为何如此肯定李慕词的人品,但她温柔地笑了,和气道:“那我们一家人以后便能其乐融融了。”

      “她会么?”储延礼显然不信。

      *

      “姐姐!”云何见云翎回来风一般地跑向了她。

      “云何。”云翎笑着正要去抱云何的时候,被储延礼一把拉住往后一拽,摔到了他怀里。

      云何怔怔地看着储延修,不知为何,青涩的脸上满是怒气。

      “放手。”云翎不悦推开了储延修,她俯下身捏了捏云何的脸,“这几天在府里还好么,有没有闯祸?”

      云何蹭着云翎的手上撒娇,“姐姐,我那么听话你担心什么。”他得意地睨着储延修,那眼神完全不是一个孩子应该有的。

      储延修剑眉一蹙,这小鬼,他迟早把他赶出大将军府,住他的家还敢挑衅他。

      云竹在一旁忍笑,少爷怎么连云何的醋都要吃。

      “没闯祸就好。”她不在府里指不定那些人要怎么罚他,不过以后他们也不用憋屈了,因为她的挂又来了,“走,我们进去,我跟你讲讲我在宫里遇到的事。”

      “三少爷,老爷找你。”下人急急忙忙来报。

      储延修正要迈出步子却被这一声喊住了,他愤愤地瞪了眼那两个背影。迟到把他赶出去。

      *

      翌日。

      都城大街,一踏出大将军府便能闻得食物的气息,而且大多很香,云翎每次来逛街都想流口水,袁旖旖的厨艺厉害,但这街上的小吃也不错。

      都城主街道周围大致走了一圈后,云翎停在主街道中央思索,她要开店就得选在几条街道的交汇处。眼下她走不出大将军府,不如先着手做一下生意,反正那万两黄金放家里也不会升值,拿出来溜溜还能给自己涨涨做生意的经验。

      “夫人,你在看什么?”云竹朝云翎盯着的方向看,可她什么也没看到。

      云何从出府起便在观察云翎,他倒觉得姐姐这次出来是在找地方。“姐姐是想买地?”

      闻言云翎偏头,赞赏地看着云何:“聪明,我想在都城开一家店。”

      云竹一脸不解,“开店?夫人要开什么店?”

      “自然是这里没有的店。你看啊,我们需要的东西,比如吃穿用都有大店,男性消遣的地方有坠缘楼,但女性消遣的地方就没有,这就是商机。”云翎看着不远处的遇香楼想,自己开不了酒楼服装店但可以开个书肆。

      从李慕词和袁旖旖的事就能看出来,这都城里的人都爱看八卦,尤其是名人的八卦。

      其实如果追八卦的人多,她完全可以搞个狗仔队出来,天天挖爆点,不过这太不人道了,估计会被人打。

      但实事新闻这种东西倒是可以弄起来,比如皇上最近有什么想法,过几天要选秀,哪两位嫔妃又争风吃醋,又或者将某位公子追求某家小姐的狗血故事出个连载小说,这应该会受欢迎吧。那些小摊子上的话本,估计城里姑娘都看厌了,不如自己来点特殊的。

      云何眨着眼问,她总是会说些他听不懂的词儿,“姐姐,什么是商机?”

      云翎双眼一亮忽然来了主意,“简单来说就是赚钱的机会,这总听得懂吧?”不过她现在的身份不能直接开店,得找一个中间人。

      “懂,所以姐姐要开一个什么都城没有的店?”

      云翎看向云何和云竹,他们两个是自己的人也不行。真要招一个人来管理店铺也麻烦,而且要她去哪里找人。

      云何拉了拉云翎的袖子,好奇道:“姐姐在想什么?”

      “我在想由谁来管理店铺,我不能露脸,你们两个也不能,不能让大将军府的人知道这店是我开的。”她捋着自己的长发为难,四处张望附近的酒楼,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人才市场。

      云何道:“其实我们可以在城里张贴招人告示。”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还是你聪明。”云翎搭着下巴道,“最好招个女人,毕竟女人才懂女人的想法,就这么办。”

      打定主意后,云翎立马去了几条主街道交汇处买地,然而她看上的这块地有不少人在抢。也是,这种黄金地段谁不想要,然而其中还包括乔秭琼。

      她挤进人堆里时一眼便看见了碧玉,碧玉来不就代表二嫂也想要这块地。

      “碧玉姐姐怎么在这里?”

      云翎急了,她当然不想让府里的人知道她来买地,但再不出手,这块地一定会被碧玉买走。“真是气死我了!”

      “长乐郡主。”声音温润似水,如沐春风。

      这气质非凡的声音,云翎不用猜都知道是谁,未来某道长秦暮霭。既然他都这么叫自己了,那自己不答也不好,何况她现在又没穿男装。

      云翎仰着一张粉黛未施脸,笑得娇憨可人,“秦侯爷,好巧啊,你也来买地?”

      她与李慕词的不同之处就在于眼睛,李慕词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喜欢斜眼看人,但云翎的眼睛却是灵动异彩的。

      秦暮霭轻轻笑了笑,霎时,这屋子里便落满了光华,给这空旷带来不少亮色。

      哎,这张脸可真好看,怎么就这么想不通去当道士了呢,不过好在是去当道士而不是去当和尚,不然她都要心疼他那一头飘逸的长发。

      “不,我见着你来便来了。郡主这是想买地?”秦暮霭虽不懂李慕词为何会有如此变化,但他倒喜欢与这样的她聊天。

      云翎看了眼在柜台前相互拥挤的人,一个个七嘴八舌说着,那声音完全盖过了这块地的主人,“也不是,就是觉得这块地不错想买一买,不过这儿地看上的人可是多了,你看他们一个个喊价那么凶,我都不一定能抢得到。”

      秦暮霭觑了眼人群中的卖主,“你若想要,我想金钱方面不是难题吧?”

      云翎装得一脸郁闷,“确实不是,可惜我的名声并没有因为这次破案的事而好一些,依旧不行。哎,人生真是凄凄惨惨戚戚。”

      秦暮霭瞧着云翎假装出的哀伤模样便想笑,她委实不适合苦着脸,“我买给你。如何?”

      “啊?”云翎一愣,他买给自己怎么看都不对劲,“不用不用,我们又没什么特别的交情,虽然你不缺钱但也不能这样浪费,而且我自己有钱。”她说着还掂了掂腰间的钱袋。

      他看着她稚气的动作眼里笑意更深了,“我的意思是,我买下这块地,你再从我手里买走。我也不做亏本生意。”

      “……”云翎上下打量了一眼秦暮霭,她不记得他和李慕词之间有什么交集,点头之交而已,怎么忽然这么热情了,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秦暮霭正色道:“为何这么看我,你觉得我不是好人?不过是举手之劳,并不让你欠我人情,有错?”

      云翎连忙摇头,“没有没有,那就多谢侯爷了,我愿意多给一两为了不欠你这个人情。”

      “好。不过你记得欠我一顿饭。”他说着往柜台处走,众人见他来纷纷让开了一条道。

      云翎看着秦暮霭的背影想,他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也不对,他不是女主的么,只不过后来看破红尘一心修道,怎么可能看上自己。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修道才是正事,女人都是烦恼。

      “夫人,他不是我们上次见到的那位公子么?”云竹问。

      “人家是大名鼎鼎的永安侯,不是一般人家的公子。”

      云何定定地瞧着秦暮霭的背影,他就是永安侯。
    插入书签 



    精分侯爷试娇妻
    新文求收藏



    侯爷,你心悦我?
    基友的文,感情细腻,吃糖不亏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