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要和离

作者:余生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秒变醋王

      午膳过后,储延礼压着暴躁的情绪来承光宫拎储延修。他带着狼组的侍卫走得气势汹汹,黑压压的一片,几十双官靴同时踩在地面上发出有力的声响。

      为首的人黑着脸,在一身墨色侍卫服的映衬下更显阴郁之质。都什么时候了,延修居然在承光宫内待这许久,不用猜也知道是和李慕词那下作女人在一起。

      这头,云翎听说是去找线索,主动要求储延修带上自己,她怎么说也是受害者,不亲自去案发现场看看对不起自己。

      两人一进门,室内气氛一窒。

      “你带她来做什么?”储延礼冷眸睨着李慕词,说话更是直接,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

      云翎倒是没把储延礼的厌恶放在心上,她率先踏进流华宫的寝殿,屋内除了尸体以外什么东西都没被动过。“当然是带我来查案了,你们想不到的事说不定我能想到。”

      储延礼在屋内地毯式搜索,一个角落都没拉下,生怕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你一个女人懂什么查案,不如去找皇上求求情,让他别将你推出去顶罪。不过他要真将你推出去顶罪也是报应。”

      “大哥。”储延修沉下脸不悦。

      云翎自顾自看着周围的环境随口回道:“大哥话说这么快,也不怕闪了舌头。”

      “你!”储延礼闻言起身怒视李慕词,然而李慕词只给了一个窈窕的背影。

      “你看出什么名堂来了?”储延修自然地拉住了云翎的手,防止她的手沾上榻上的血迹。

      “有一点。”云翎仰头盯着寝殿上方的布置,视线忽然定格在上方交错的额枋,这殿内的光线很足,但上方的光线却不足,而且几处交错的额枋明显可以躲一个人。“储延修,你检查过苏赫的尸体么,除了被勒死还有什么其他伤势?”

      储延修摇头,“没有,我猜凶手应该是点了他的睡穴,不然以苏赫的武功多少会反抗一下。”

      “不,如果凶手要神不知鬼不觉地靠近他也不可能吧,听你的意思,苏赫武功应该不差,不至于这么没用。对了,你在香炉里有没有发现让人沉睡的药粉?”云翎心想,她要不要上额枋看看。

      既然门外的侍女和侍卫都没看到凶手出去,那凶手就应该一直在屋里才对,而且他应该是跟早上那拨人一起离开的。

      “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储延修见云翎一直盯着上方发愣不由问了一句。

      储延礼嗤了一声,“她能想到什么,妇人之见。”

      云翎无语地看向储延礼,他是因为李慕词才这么说话,还是他除了女主外都这么看不起女人。“死直男。延修,你能带我上去看看么,我觉得可能会有什么线索”

      她叫得亲昵,储延修的薄唇抿成了一线,储延礼在一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嗯。”储延修伸手将云翎揽向自己,云翎当即瞪大了眼睛,现在是不是不适合做这个动作。

      然而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储延修足尖一点便带着她坐在了额枋上。

      “你怎么不说一声,我刚刚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她嗔着打了一下他的胸膛,微愠的表情中竟两分撒娇的意味。

      “别动。”储延修倾身往云翎靠了过去,他的手触摸着木桩上的一处凹陷。

      “你发现什么东西了?”云翎还真没敢动,她一动不动地坐在额枋上,他靠这么近,熟悉的男子气息萦绕在呼吸间,让她不由就想起了昨晚,一想,面上便红透了。

      储延修直直盯着昏暗灯光下的一道凹陷,沉声道:“鳞片的印子。”

      “鳞片?”哪儿来的鳞片,云翎往下一看储延礼,“是侍卫手臂上的那一圈东西?”

      “嗯。”这额枋的长度不够长,坐着可以,但会暴露,可要躺在上面对一个男人来说无疑太冒险,所以他要隐藏在这里必须用手攀着枋翘。

      云翎忍不住道:“你看够了么?”他们这样简直就像是他在抱她。

      “够了。”储延修侧头便瞧见了云翎红透的耳垂,他登时起了坏心眼,对着她小巧的耳朵吹了口气。

      云翎只觉耳尖一热身子一抖,差点保持不住平衡摔了下去,“你这变态!”好在储延修眼疾手快搂住了她,顺便将她带下额枋。

      两人一落地便对上了脸色黑成锅底的储延礼。“你们两不找线索就算了,居然在这调情?滚出去,别污我的眼睛。”

      储延修道:“大哥,我们在上面发现了一点线索。清晨我与你一直在想凶手是如何逃出去的,并不是他轻功出神入化,而是因他一直都在这屋里。”

      “一直在屋里?怎么可能,难道是那些宫女?”储延礼看向寝殿的大门,不曾听说苏赫有昭宫女的习惯。

      云翎不禁想翻个白眼,果然男主爱上女主之后智商就下降了,储延礼刚出场的时候还挺意气风发的,大漠智取流寇听着就带感,结果爱上女主之后连李慕词的小把戏都看不透。她还记得那次下药,他真以为袁旖旖对他变心了。

      刚看小说的时候,她倒是很喜欢男主,也吃他和女主的CP,可到了后头,越看越不对,男主的智商简直了,强行脑瘫,她甚至怀疑作者在黑男主。

      “储延礼你怎么这么笨。不过宫女也确实有可能,而且还得是会功夫的宫女,但宫女可不会戴侍卫用的东西。你自己上去看看咯。”

      储延礼横了云翎一眼,足尖一点跃上了额枋。

      “储延修,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苏赫的尸体?”云翎懒得搭理储延礼,拉着储延修的袖子求道。

      “嗯,说不定你能破了这案子,我便不用去打仗了。”储延修顺势牵起云翎的手往外走。

      储延礼跳下额枋的时候,古怪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她似乎跟以前真的不大一样了,聪明不少,甚至聪明地不像是李慕词。

      两人刚踏出流华宫便遇见了迎面而来的郭辰磊,他们侍卫都穿着黑色的统一服装,材质看着倒是有质感,但不像盔甲那么坚硬。左侧腰间挂刀,右边挂着□□,每人的双臂上戴着一对鳞甲似的护具。

      “是你。”云翎一眼认出了郭辰磊。

      郭辰磊见着云翎也有些意外,他恭敬道:“郡,李姑娘。”那声称呼是没叫,但样子还是一样恭敬,半低着头。

      “上次你救我的事还没来得及谢谢你。”云翎快步走上前,笑盈盈地看着郭辰磊。

      郭辰磊面上有些窘迫,大概是不常与女子接触,古铜色的脸上带着一丝僵硬,“举手之劳,李姑娘莫要放在心上。”

      云翎见郭辰磊与她交流不自在便想逗逗他,“我暂时也想不出什么报答你的事,不过你以后要是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来找我,感情问题我也可以解决。”

      感情问题?

      郭辰磊的脸破天荒红了,储延修站在原地看了好一会儿,实在忍无可忍上前一把拎起云翎就走。

      他远远看着两人的背影,眼中落寞缓缓降落,恍如昨晚的夜色一般。

      “储延修你拎我干嘛,我又不是东西,快放我下来!”云翎只觉得自己像个布偶一样,她伸手去打储延修,却被他一甩扛到了肩上,她脑子瞬间充血,眼前一黑。“你有毛病吗!我要吐了!”她整个人剧烈地挣扎了起来,双手拍着储延修的背影叫喊。

      然而储延修并没有将云翎放下来,而是扛着她继续走。

      云翎气得不行,她现在胃里翻江倒海,反胃地厉害,“储延修你放不放,你有病啊!我真的要吐了!我要吐你身上了!”

      “你可以试试看,我就把你丢地上。”他嘴上是这么说,但手上的动作却变了,左手往上一移,右手穿过她的膝弯便将她抱在了怀里。

      “……”云翎没想到自己忽然换了个姿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他低头睨了她一眼,继续迈着大步往前走,“现在还想吐吗?”

      她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想,放我下去,我头晕。”

      “头晕了就回寝殿休息,我一个人去看尸体。”他说得无所谓。

      “不行!我都出来了,我也要去看,而且我能发现你发现不了的东西。”云翎仰头反驳,她说着又开始挣扎,非要从他怀里跳下去,无奈他抱地紧。

      “那就安静点,万一晕了怎么办。”他旁若无人地抱着她去了停放苏赫尸体的地方。储延礼怕尸体腐烂过快,所以将尸体放在了冰窖。

      冰窖地处偏僻,属于长年不见日光的地方,到了此处只觉微风偏冷。

      储延修脱下外衣一展披在了云翎的身上,她比他矮不少,他的衣服穿在她身上自然拖地长长的。

      “我穿了你的衣服,你不冷吗?”她看着他给自己系带的手,骨节修长如梅骨般好看,心头甜丝丝的酥麻又出现了。

      他给她系好衣服后牵着她下了冰窖,“习武之人不怕冷,你冷了便先出来。”

      走在长长的阶梯上,云翎只觉得一股股寒意朝她袭来,冷地她一阵哆嗦。“不愧是冰窖。”

      “靠近点。”他伸手将她拉进自己低头问,“还冷么?”

      “还好。”她下意识拉着他腰间的布料,早知道自己要来冰窖就带件厚披风进来了,不过她来之前哪里会知道尸体会放在冰窖。
    插入书签 



    精分侯爷试娇妻
    新文求收藏



    侯爷,你心悦我?
    基友的文,感情细腻,吃糖不亏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