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要和离

作者:余生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心灵感应

      “夫人,那不是三少夫人么,她怎么去大少夫人那儿了。”碧玉眼尖,一眼便瞧见了落鸯院门口的云翎,她低声在乔秭琼身侧说了一句。

      “她?”乔秭琼顺着碧玉的话望去,落鸯院门口站着的那人确实是李慕词没错。她一向与袁旖旖不和,甚至几次出手害她,今个儿怎么会到落鸯院去,况且她不记得前世有这么一出。“想必是去闹事了,她对大嫂可比对延修都上心,走,我们去看热闹。”

      “是,夫人。”

      走了两步,乔秭琼忽然想起了什么,侧身问:“碧玉,娘这会儿在不在府内,这戏没她可不行。”这两人鹬蚌相争,她要渔翁得利。

      碧玉想了想道:“在的,老夫人辰时才去过飞絮院。”

      “在便好,估计我们看戏看到一半她也就来了。”两人说着也往落鸯院去。

      大将军府的三位少夫人头一回聚集在落鸯院,怎么着也会整出一台戏出来。

      落鸯院好戏开场,好巧不巧的是储延礼和储延修,小说里的男主和男三回府了。

      两道颀长的身影并肩走进大将军府,储延礼摘下官帽沉声道:“眼下局势未明,我们姑且谁都不站。”

      “嗯,我也正有此意。”储延修撩着衣摆踏下石阶。

      管家老李见这两人回府快立马来喊人,他可真是怕了李慕词这个事精了,“大少爷三少爷你们快去大少夫人那儿,三少夫人去落鸯院了!”

      “她还敢去找旖旖?”墨眉拧起,储延礼面上掠过一股杀气,官帽一扔即刻赶去落鸯院。

      储延修看着储延礼远去的背影兀自不动,长翘的睫毛闪了闪,不知在想些什么。

      “三少爷你不去么?”管家见储延修没去落鸯院的意思便问了一句。

      *

      大抵是为了表明公平公正,储家三兄弟的院落大小布局都差不多,只不过落鸯院经袁旖旖的改造之后,比其他两处多了几分绿意生机和暖意温馨。

      云翎秉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原则,见着素月便笑, “劳烦素月姑娘带路了。”

      冷哼一声,素月自顾领路,半点不愿搭理李慕词。

      跟在李慕词身后的初绾疑惑更甚,她记得之前郡主对素月和意画两人都是“贱婢贱婢”地叫,哪里会如此好说话。

      屋内袁旖旖正盘腿坐在矮榻上,专心致志摆弄着即将推出的养生菜谱,额间有些汗水落下。

      “夫人,三少夫人来了。”素月进屋后提醒了一句,见袁旖旖没回应便径自走到意画身侧站好。

      袁旖旖倒不是真没听见素月的话,而是故意无视。秋荻刚来过,说是娘让她自己决定要不要原谅李慕词。

      原谅?她不弄死她就是圣母。

      云翎就这么干站在门口等袁旖旖招呼她,小说里的女主是个爱恨分明的人,只不过一直碍着李慕词的郡主身份没敢动她,但男主不一样,男主经常为爱走钢丝。

      屋内飘着淡淡的熏香,养心宜人,云翎瞧着棋盘上的茶杯出神,这香味比她屋里的好闻。

      “夫人,二少夫人来了。”

      有戏,台阶来了。云翎听得这话瞬间精神抖擞。

      “请她进来。”袁旖旖说完装作一副才看到李慕词的诧异模样,“哎呀,长乐郡主怎么来了。”她一脸责备地看向素月和意画,“你们两个怎么回事,郡主来了也不通传一声?”

      素月和意画在袁旖旖跟前伺候了一年多,怎会不懂她的意思,连忙接了她的话道:“都是奴婢的错。”

      “郡主快进来坐啊,傻站着做什么。”袁旖旖将菜谱一收,笑意盈盈地看着李慕词。

      云翎被她那笑看得一颤,硬着头皮在椅子上坐下。“我……”

      “听秋荻姑姑说,郡主是特意来向我道歉的?那大可不必,我一个没背景的小屁民哪儿敢怪长乐郡主,万一过几天又有什么人要来杀我怎么办。至于背后报复回去,那便更不敢了,所以你来道什么歉。”袁旖旖快云翎一步截了她的话。

      “……”她总算是见识到了原著中女主怼人的技能,真真好。

      初绾垂首站在云翎身后,见袁旖旖怼李慕词反而乐地看戏。

      “大嫂三弟妹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乔秭琼适时从门外进入。

      开心?她是不是对开心这两个字有什么误解。

      云翎看向来人,她穿着一身粉蓝色的衫子,颜若晨花,整个人雅致清丽。这人应该就是小说里的乔秭琼,她出场戏份不多,且大多是充当老好人的角色,可惜她结局比她还惨,难产挂了。

      “我们落鸯院是吹了什么风,府里的三位少夫人都到齐了。”袁旖旖说完又道,“素月别去搬椅子了,秭琼你坐我旁边。”

      “我碰巧路过便来瞧瞧大嫂,没想到三弟妹也在。”乔秭琼笑着在袁旖旖身侧坐下。

      袁旖旖单手撑在棋盘上,看戏一般地看着李慕词,“郡主,你方才想说什么来着?”

      有乔秭琼这个老好人在,云翎的底气足了些,反正委曲求全就这么一次,她可以忍。“我这次来是想求大嫂原谅。之前的事是我对不起大嫂,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

      “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想让我原谅你之前做的恶毒事?一次陷害,两次暗杀,三次下药,你的心可真毒。李慕词,如果没延礼救我我早死了,哪儿还能跟你这高高在上的郡主对话。”袁旖旖猛地一拍棋盘站起身来,美眸中尽是怒火。

      “是是是,是我的错。”云翎仰头看着盛怒的袁旖旖,吸了口气平静道:“所以我要怎么做大嫂才能原谅我?”

      袁旖旖勾起唇角讥诮地看着一旁的初绾,“这次不让初绾来顶罪?”

      初绾对上袁旖旖的眼神害怕地低下头去。她不想顶罪,再也不会了,因为李慕词不值得。

      “我做的事自己扛跟她无关。”她这话说得她真不舒服。

      双眸一亮,袁旖旖挑眉道:“哦,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记起来了。初绾上次被打了五十大板,不如这次你挨二十大板我就原谅你?”

      储延修一听这话便想进屋,却被储延礼横手一拦,“这是她应得的,我们别掺和。”

      确实,这是李慕词应得的。

      他看着屋内那个熟悉的背影,眸间越发深邃,早在她派人去杀大嫂时他对她便别无所求了,如今他们之间只留一个夫妻之名。

      “大嫂。”乔秭琼拉了拉袁旖旖的衣袖,柔声劝道:“这么做是不是不大好。”

      脏话。云翎脸上表情一僵,二十大板,李慕词身子这么娇弱哪里撑得住,而且现在主宰这具身子的人是她。口头上道歉她不在意,体罚就算了。

      “大嫂,我来道歉是真心实意的,你想发泄怒气我也能理解,但你别忘了我的身份。即便我同意,罚过之后你气消了,可皇上会就此罢休么?”

      袁旖旖动了动嘴角没说话,李慕词说的没错,当今皇上和太后有多宠她她怎么会不知道。但不给她点苦头,她咽不下这口气。“素月,去把那药拿来。”

      药?云翎转着眼珠子,袁旖旖不会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她想拒绝。

      “夫人。”几个呼吸间,素月拿了个小瓷瓶过来。

      袁旖旖接过小瓷瓶放在棋盘上,她好整以暇地看向故作镇定的李慕词,“这便是你前几日给我下的凤求凰,喝下去在这里待一个时辰,我便原谅你。”

      真狠啊。

      云翎倒吸一口冷气,心里各种交杂的情绪如激荡的湖水一般停不下来。

      “怎么,郡主道歉连这点诚意都拿不出?”袁旖旖见李慕词默不作声便激了她一句。

      冷静,一定要冷静。

      云翎静下心,然而心底某处却起了一丝悸动。她顺着感觉往右侧一瞄,这便发现门边的一片布料,再往上看,不甚透明的窗外站着两个人。

      是储延礼和储延修来了么?如果储延修在,她倒是真可以赌一把。

      云翎坦然对上袁旖旖道:“大嫂,是不是我愿意喝下这药,你就原谅我之前做的一切?”

      “是。”袁旖旖笑得愈发温柔,她想要尊严,她就把她的尊严踩在脚底下,这才痛快。

      “好,我喝。”云翎缓缓伸手去拿瓷瓶,但愿她没赌错。

      在屋内几人灼灼的视线中,云翎打开了瓷瓶上的塞子。正当她抬手将瓷瓶往嘴边送的时候,一只干净修长的手拉住了她。

      “大嫂,你这么做是不是过分了些?”泠泠的声音,如山涧泉水。

      云翎下意识往身侧之人看去,剑眉飞扬,冷冽的桃花眼里光泽涌动,薄唇紧紧阖着,侧脸线条勾勒地恰到好处。

      总结就是一个字,俊。

      “过分?”袁旖旖眉心一跳便要说话。

      意画一见门口的人急忙喊道:“大少夫人,老夫人来了。”

      “今日落鸯院怎的这般热闹,都在这儿呢?”绍韫在储延礼的搀扶下迈着优雅的步伐踏了进来。

      屋内四人齐刷刷朝绍韫看去,不约而同喊了一声“娘”。

      绍韫哪里不会晓得李慕词是来同袁旖旖道歉的,她就是放心不下这两人才来落鸯院瞧瞧,必要时候还得她做和事佬。

      云翎趁机道:“娘,我是来给大嫂赔礼道歉的。”她说完可怜兮兮地转向袁旖旖,“大嫂,你方才说只要我愿意喝下这药就原谅我。在场的人可都看见了,我刚才是真愿意喝了它,只不过被人从中打断了,这不能算我食言吧?”

      闻言,储延修不由偏头瞧了李慕词一眼,她脸上挂着一副委屈的可怜样,然而眼里却跳动着狡黠的光。

      “嗯?”袁旖旖脸上的温柔霎时凝固,她这是给她玩文字游戏?

      乔秭琼见状起身劝道:“大嫂,既然三弟妹诚心认错,你便再给她一次机会,家和万事兴啊。”

      “什么药?”绍韫看着云翎手中的瓷瓶眉目一冷。

      “没什么,我试试弟妹的诚心。”绍韫来了,她哪里还能继续。袁旖旖恨恨道:“三弟妹,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下次你再耍心眼我一定十倍奉还。我希望你做到之前说过的话,你我老死不相往来。”

      “好,我一定做到。谢大嫂原谅。”云翎说完就走,背影都不多给。

      等那道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储延修才收回视线。

      回飞絮院的路上,云翎步伐显然轻快不少,只要她以后不招惹袁旖旖,小命应该是保住了。

      初绾默默跟在云翎身后,她觉着眼前的 “李慕词”可怕,可怕地她根本不了解她。

      *

      翌日,清晨的日光透过门窗上的缝隙相拥闯了进来,斑驳地撒在房内。

      “……”云翎目瞪口呆地看着衣柜里清一色的绿衣,李慕词怎么这么喜欢穿绿衣服,她对绿色很微妙啊,还不如红色呢。“这些都扔了,我以后不想在衣柜里见到绿衣服。”

      “是。”初绾压着疑惑给云翎挑了件白底长裙,衣襟袖口以绿叶锁边,右肩、裙摆几处绣着柳絮。

      用完早膳后,云翎一人在大将军府里漫步。

      府里看起来很大,逛起来却不累,每一处皆风景如画,亭台楼阁交错,回廊蜿蜒曲折,设计匠心独运。

      云翎仰头深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她房里有股怪香,还是外头的空气好。

      储延俢走进长廊时正好遇见云翎,脚下步子便鬼使神差般地停住了,记忆如浮光在眼前掠过。恍然间,她又成了他心底的模糊影像。

      娇憨可人是她,恶毒伤人也是她。

      两人越走越近,云翎心底那股奇怪的悸动又来了,她顺着感觉抬眸,恰好看到迎面而来的储延修。他穿着一身黑色窄袖锦衣,长发半束半垂,姿容冷峻,比昨天看到的要冷不少。

      她在看他,他却一点没在看她走地目不斜视。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宽大的衣袖被风吹起,拂过他腰间的玉坠。

      谁都没搭话,背道而走,相隔越来越远。待到一定距离后,她心里的悸动便没了。

      她两次见他心里都会有种古怪的悸动,难不成她对他有感应?

      这个念头一起,她下意识转头看他,然而他却走远了,只留给她一个修长挺拔的背影。

      她为什么会嗑这对CP,大概是因为这俩很特别,李慕词演戏装爱储延修的时候超甜,而储延修发现李慕词自始至终都在骗他的时候超虐,她被虐地嗷嗷叫,然后就嗑了,越嗑越上头。

      嗯,现在他是她丈夫,她还有点想走原剧情,可惜这里没什么恋爱剧情了,只有作死。

      “我的男主对我爱搭不理,明日我勾搭上别人让他高攀不起。”她脑子里忽然想起了这么一句话,不由心情大好。

      清风吹起长廊里的风铃,“叮叮当当”响成了一片。
    插入书签 



    精分侯爷试娇妻
    新文求收藏



    侯爷,你心悦我?
    基友的文,感情细腻,吃糖不亏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