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要和离

作者:余生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棒打鸳鸯

      晚宴在落英园举行,中间表演的台子搭地少说也有六十平方。

      舞台前方正对着的当然是皇室,最靠近皇室座位的是几位王爷,还有几位邻国的国王,顺延两侧便是两排低足桌了,一看就是朝中官员坐的。

      云翎跟着几位官员的女眷们入场,这时宴会还未开始,场内人自动分成了几个派系,男人们大多在聊政治聊人生理想,女人们则相互寒暄聊聊城内的八卦,几个小皇子在台上嬉戏地开心。

      拜诡异的心灵感应所赐,她一眼就看到了人群里坐着的储延修。

      也不晓得这技能是好是坏,总有种自己跟他绑定了的宿命感。

      储延修邻桌坐的人是储延书和乔秭琼,前桌坐的是储延礼和袁旖旖。

      女主袁旖旖一身玫红色宫装,灿若玫瑰,额间带着一串银色额饰,她侧着身子,对储延礼笑得娇憨。

      女配乔秭琼则一身水蓝色宫装,温柔地坐在储延书身侧,储延书正在为她剥水果。

      视线中全是一对对的夫妻,云翎当即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秀恩爱分得快。

      “延修,慕词怎么不在?”乔秭琼见李慕词迟迟不来便转身问储延修,她这一问引得储延礼和袁旖旖也看了过来。

      “见太后去了。”储延修随口一答。

      储延礼眸光闪动,旖旖原谅李慕词不代表他也原谅了。她以前不是想看李慕词在众人面前出丑么,这次的寿宴就是最佳时机。让她在众人面前出丑,也让延修对她彻底死心,一举两得。

      “去见太后倒是她的作风,毕竟那是她唯一的靠山了。”袁旖旖哼了一声嘲讽道,没了皇上太后的宠爱她什么都不是。

      剑眉扬起,储延修心头升起一缕薄薄的怒气,“她自小在皇后长大,与太后自然情深,大嫂说这话未免太刻薄了。”他虽不确定这个李慕词是谁,然而他知道一件事,她对他们都不感兴趣。

      “你说我刻薄?”袁旖旖的嗓门登时大了些,她扭头看向储延修,他怎么开始帮李慕词说话了,他脑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延修,你怎么跟旖旖说话的?”储延礼旋即黑了脸,要不是顾忌这里是皇宫,他可能要当场教训教训这个冥顽不灵的弟弟了。

      不远处的云翎默默听了一场好戏,她真没想到储延修居然会帮她说话,她还以为他会跟着他们一起嘲讽自己。

      她看着他宛如流云线的背影,一抹笑意从嘴角泛起,最后落在眼中。

      “大嫂说的没错,太后奶奶是我唯一的靠山,那我去瞧瞧她又有什么不对?有靠山不站王八蛋。”

      云翎的尾音里带着一股子调笑的味道,这最后一句怎么都不像是郡主会说的话,袁旖旖和乔秭琼心里各自起了小心思。

      储延修回头,恰好对上云翎的视线。

      她拖着宫服走向几人,这回走地异常端庄高雅,仰着头,目视前方,身板挺地也直。郡主身份没了,但姿势不能丢。

      待她入座后,储延修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杯酒,淡淡地问:“去哪儿了。”

      云翎侧头看他,“你不是说我去太后奶奶那儿了么,那我就是去她那儿了。”

      储延修没有再说话,抬起酒杯抿了一口。

      他喝酒的样子,真,潇洒?别致?云翎暗自收回视线,却忍不住用余光瞥他,她脑子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旁边那道视线热烈地不可忽略,储延修捏着酒杯的手一顿,随后仰头饮尽。

      *

      不一会儿,乐师们开始凑乐,慕容曜等几位皇室的主要成员却没来,估计会踩着点来,本来重量级嘉宾就是用来压场的,更别说是皇帝了。

      “皇上驾到……”曹准的声音穿透空气,落在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气息绵长,竟让人听出了语音袅袅的感觉。

      众人齐刷刷朝着入口处看去,只见慕容曜头带紫金冠,穿着一身正黄龙袍,日月绣与两肩,胸前飞龙盘旋,他走得气宇轩昂步履稳健。

      走在他身侧的便是皇后唐淑画,她梳着一头高耸入云的发髻,正好配华贵的面庞,裙身上金凤展翅,影影绰绰。

      “皇后娘娘真美。”云翎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皇后,甚至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那美貌,那气场,不愧是皇后,看得她都想当迷妹,可惜小说里没什么戏份。

      “不及你。”储延修扣着酒杯轻轻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她耳朵没聋,自然也听见了他的话,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夸她美,他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两人的谈话悉数落入袁旖旖耳中,她在心里为储延修默哀,好好的一个年轻人,怎么就瞎了。李慕词样子是美,但她心眼毒啊,导致她整个人掉价。

      储延礼早已经想好了怎么对付李慕词,眼下他倒不怎么想关注她

      对上最后出场的沈玄茗,云翎立马孩子气地笑了起来,其实皇家里的人对李慕词都不错,要是她不作死,生活当真美满地很。

      慕容曜入座后,寿宴正式拉开帷幕。

      曹准站在台子中央将邻国献上的寿礼宣读一遍,每当他念一个国家的时候,相应的国王便会起身说一句祝贺语。

      而这第一轮宣读后,一群舞姬进场,丝竹声起。十几道翩翩然的身子在舞台上起舞,和着乐声而动,水秀翻飞间,裙如流萤清泓。

      等这歌舞过后便是皇室的几位诸侯王爷献上寿礼。

      云翎听着那熟悉的男声心头一震,冷宫那人果然是白王慕容弈,他就这么等不及想害死慕容曜么。

      这么说来慕容曜之所以会英年早逝是因为慕容弈和上官岚联手下的毒?小说里倒没交代这段,而是直接跳到慕容弈继位,她被储延礼一剑割喉。

      不行,慕容曜好歹是个大靠山,她稍后得去提醒他,枕头人和兄弟都得防。

      几位王爷恭贺过后便是新一轮的表演,可这表演却不是外人,而是在场的女眷。

      云翎心系慕容曜的事没怎么在意台上表演,然后她就听到了女主的名字。

      等到袁旖旖上台时,她就是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几乎所有人都在看她,而她的表演也确实独树一帜,因为她要现场做菜。

      见过在台上唱曲跳舞画画的,做菜的还真是头一回。在场众人对于袁旖旖的这道菜皆是好奇无比,于是一个个伸长了脖子。

      不得不说,袁旖旖做菜的时候还是挺吸引人眼球的,神情专注,而她这次做的菜云翎知道但没吃过,名菜“佛跳墙”,据说工序复杂非常,会做而且能做得地道的厨师没几个。

      云翎不禁在心里感慨,这怎么说也是硬技术了,总比之前那些穿越女念什么古诗词来得好。

      她一系列的操作简直酷炫,准备的食材也多,众所周知,佛跳墙是需要几味海鲜的,而这个地方哪来那么多海鲜,所以袁旖旖用几种食材做出了海鲜的味道,这才是她最溜的地方。

      如果不是李慕词对袁旖旖执念太深,云翎会十分欣赏袁旖旖,这厨艺,她不是吃货都要羡慕储延礼了。

      “这道菜前后要花费十几天熬制,刚刚大家看到的只是第一道工序。”袁旖旖转向慕容曜,恭敬道:“所以民女在家已经提前做了一份献给皇上。”

      慕容曜对于这道菜也有些好奇,“准。”

      素月上台将封存的瓦罐交给袁旖旖,袁旖旖揭开瓦罐上的荷叶时,霎时清香四溢,有不少人从位置上站起想看那瓦罐里的东西。

      云翎再次咽了口口水,这香味,便是连她的位置都能闻到,果然是大出风头。她也想吃,可惜没这个口福。

      台下众人望眼欲穿,台上,袁旖旖小心翼翼地盛好汤,曹准接过后试了毒才端给慕容曜。

      全场人眼巴巴地在等慕容曜试吃的神情,云翎也不例外,屏息看着上面的人。

      储延修单手托着下颚撑在案上,别人都在看慕容曜,他却在看她。

      慕容曜是什么人,是当今皇上,山珍海味都尝遍了,但他对于眼前的食物依旧充满期待。

      他用调羹盛了一点汤缓缓放入口中,味道从舌尖至舌根,可以说是各色鲜味聚集在了一起,汤清味浓,令人心醉神迷,几乎让他忘了之前吃过的所有菜。

      “秒极。好啊,朕觉得御膳房里做的东西都要被你这道菜给比下去了。”慕容曜说着又喝了一口汤,他对着袁旖旖大加赞赏,实在想不通慕词为何会对她有如此敌意。

      “谢皇上夸奖。”袁旖旖嘴角的弧度很大,厨艺被全天下最有权力的男人夸奖,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誉,谁不开心。

      “赏黄金千两,另外,朕还可答应你一个请求,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龙颜大悦的时候,慕容曜跟其他皇帝也没什么区别,赏黄金赏心愿。

      云翎想着小说里的情节,她不记得袁旖旖说了什么要求,应该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不然她一定记得,不记得就是无关紧要。

      “皇上此话当真?任何要求都可以?”袁旖旖上前一步站在离慕容曜最近的地方。

      慕容曜朗声道:“朕是一国之君,自然言出必行,你说吧。”

      袁旖旖仰头大声道:“民女想求皇上赐前长乐郡主李慕词与家弟储延修和离。”

      她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插入书签 



    精分侯爷试娇妻
    新文求收藏



    侯爷,你心悦我?
    基友的文,感情细腻,吃糖不亏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