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要和离

作者:余生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跳湖穿越

      “这次不管他们说什么我都不圣母了!”恨恨的女声。

      “好好好别气了。她处心积虑害你,我一定让她永远躺下去。”哄人的男声。

      女人一听急了:“你想做什么,她还是郡主别乱来。”

      男人安慰道:“放心,我自有分寸,一定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迷迷糊糊中,她耳畔响起两道陌生的人声。谁,是谁在说话。这几个声音不像是她同学,可不是她同学又是谁。

      落水后的云翎魂魄离开了躯体,意识不清,她睁不开眼睛也动不了身体。轻飘飘的灵魂一直往下沉,如长剑入鞘,最后被封印在了另一具躯体中。

      *

      阳春三月,枝头桃花开地如绵绵细雨,偶有暖风拂过,带着杨柳的清新气息惹人沉醉。

      大将军府,飞絮院内。

      “你们这群王八蛋干嘛推我!”云翎大喊一声从床上坐起,清亮的眼眸懵懂地眨了眨。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古色古香的摆设,金丝楠木桌,雕花大屏风,床前铺着大红色的祥云地毯。房内飘着一股奇异香味,那味道说不上的古怪。

      这是,穿越?

      “郡主醒了?”初绾听着屋子里有声音立马推门进入,她半弯身子毕恭毕敬地站在床边,看向云翎的眼神中带着一种晦暗的复杂。

      云翎还在震惊当中,见有人来顿时觉得自己来了希望,她一扭头。

      只见床前站着个长相清秀的侍女,可惜右脸脸颊上嵌着一道长长的刀疤,自眼角到嘴角,瞧着有些骇人,她看她的眼神虽关切,可那关切不达底,甚至有一丝怨恨。

      “小姐姐,这是哪儿?”

      初绾古怪地瞧着李慕词:“郡主你怎么了,这儿是大将军府。奴婢不是小姐姐,是初绾。”

      初绾?

      这个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她好像在哪个小说里看过。

      脑子里一道灵光乍现,她双手一抖,“你别告诉我,我是那个恶贯满盈的长乐郡主。”

      初绾不解道:“郡主的确是长乐郡主,但不是恶贯满盈的长乐郡主。”

      !

      长乐郡主不就是小说《雪映落旖旎》里的女配么,她平时也没做什么坏事吧,难不成是上辈子毁了人家十桩姻缘,所以今天才穿成恶毒女三?

      不不不,难道是因为她嗑李慕词和储延修的CP?可这对CP都狗带了。

      李慕词的下场是什么来着,她后头没什么仔细看剧情,好像是被男主储延礼割喉,然后是尸体被人扔在乱葬岗。

      “嘶。”一想那场面,毛骨悚然。

      初绾心思细密,一看便看出了李慕词的不对,她伸手在她额上试了试温度,手指擦过她耳朵的时候也试探了一下,没有带易容皮。“郡主,要不要奴婢请御医再来给你瞧瞧?”

      “不用了,我就是头有点疼。对了,我为什么会生病?”云翎忽然想起自己在意识不清时听到的几个声音,脑子里一片模糊。

      初绾闻言眸子闪了闪,若是换了划脸之前她一定站在李慕词这边,“郡主前几日出游时落水,今日正好是你昏迷后的第四日。”她顿了顿继续说,“都怪琴妃娘娘,她非拉着郡主一起对付大少夫人。这次出游的船只,奴婢觉着是大少爷派人凿穿的。”

      “大少爷?储延礼?”落水情节,那不就是在她给袁旖旖和男N下药之后。

      “是。”

      云翎一手扶着额头虚弱道:“你去给我倒杯水,我需要冷静一下。”她现在是真的需要冷静一下。

      穿成恶毒女配,这感觉跟男人一觉睡醒发现自己是武大郎的感觉差不多。

      呼,云翎吹着额前的碎发。

      她记得小说里女主袁旖旖就是穿越来的,天天金手指大开,男主为她生为她死,男配个个都爱她,女配个个要害她,生为女配的李慕词当然也得喜欢男主,还得时不时害女主,什么暗杀下药陷害都来几遍,绝了。

      惨还是工具人女配惨,做事无脑,毫无逻辑,只为推动剧情。

      等等,下一场重头戏好像就是她借哪个不知名人物的手给女主送了一大堆不孕不育的“补药”。

      “郡主,水来了。”初绾低头端上茶水,余光扫过李慕词的脸。

      云翎接过茶杯仰头狠狠灌了一口,她侧头,初绾脸上的刀疤是她划的,就因为男三储延修和她多说了几句话,她占有欲作祟。其实真说起来,她本尊也没多喜欢储延修,嫁他就是纯粹来膈应女主。

      按时间线说,前不久初绾还替自己背了一次暗杀袁旖旖的大锅,那五十大板差点没打死她。

      “初绾,我之前推你出去顶罪你恨我么?”云翎问地很直接,直接到她看到了初绾面上浮现的一瞬间怨恨。

      “奴婢不敢。”初绾没料到李慕词会这么问她,稍稍一愣。

      云翎又问了一句,“是不敢,还是不敢说?说吧,我不怪你。”看样子这丫头不能做心腹了,以后她得防着点她。

      初绾一听李慕词的语气急忙跪了下来,清秀的脸庞带着一股急切,“奴婢真的不敢,为郡主顶罪是奴婢的荣幸,以后奴婢还为郡主顶罪。”

      云翎当即就在心里骂了一句“虚伪”,刚才那眼神明明就是不希望她醒过来,这话就更虚伪地不行了。

      “哐当”一声,房门被推开,刺眼的阳光一下子涌了进来。

      “嗯?”绍韫踏进门,看到的却是初绾跪在地上求饶,精明的眼里掠过一丝悲哀。她总以为李慕词只是嫉妒袁旖旖,任性几次便会作罢,这才给了她一次又一次的机会。

      云翎下意识抬起袖子挡了挡强烈的光线,适应之后才看向来人,是老夫人绍韫和侍女秋荻。

      绍韫约摸五十左右的年纪,贵妇打扮,眉眼间不够温柔却够精明,一看就是当家主母的范儿,在原著里是个重要人物。

      “娘……”她抓着被角别扭地喊了一句,感觉自己没有好日子了。

      “郡主的这声娘我可当不起,我也教不出郡主这样的儿媳。”

      绍韫一走近,云翎只觉得自己被一片寒光笼罩了,冷地她背后发凉。

      这时秋荻搬了张椅子过来,绍韫入座,淡淡地瞧着榻上的李慕词,不怒自威。

      “我错了!”云翎掀开被子下床往前一扑跪在了绍韫身前,“娘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用全府上下几百口,不不不,用我长乐郡主的头衔发誓,我以后再也去害大嫂了,你就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

      她暗中使劲掐了自己几把,非要挤出点眼泪来。毕竟以前李慕词认错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她这次得来个大的,绝的。

      被云翎声情并茂的表演惊住,初绾直接愣住了,郡主怎么可能这么低声下气求人。

      虽然云翎发挥地还不错,然而绍韫是什么人,大将军府的当家主母,哪儿有那么容易心软,她看李慕词的眼神依旧冷,并不为她的痛哭流涕而心软。

      “慕词,你真知道错了就该去求皇上赐离。我们大将军府已经容不下你了。”绍韫垂下眼眸,语气中透着沉重的疲惫。

      一次又一次,她年纪大了,真受不住。

      “娘。”云翎猛然仰头,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溢出,顺着面庞滑下,轻轻打在披散的长发里。

      她要和离也得让女主原谅她之后再和离,不然谁知道男主会怎么对付她。

      绍韫低头瞧着云翎,一张梨花带雨又诚心的脸让她动了恻隐之心,她叹了口气道:“罢了。旖旖这会儿还在落鸯院,你去同她认错。她若原谅你,这次的事便算过了。再有下次,我亲自去求皇上赐离。”

      ****

      午后春日正好,如画一般的蜿蜒回廊里走过一白一黄两个身影,一个垮着脸,一个闷着脸,这两人正是去落鸯院的云翎和初绾。

      “郡主,你以前不是一直认为大少夫人是市井之流么,为何还要去给她认错道歉?她不配。”

      初绾说这话自然有自己的小心思,彼时她已经爱上储延修了。可她身份低微,只能盼着李慕词继续恶毒下去,而自己则扮演一个被逼无奈的善良婢女,有对比,他才知道谁好。

      其实时间一久,她倒是看出了点东西,他喜欢善良单纯的姑娘。

      “什么配不配的。做错了事就得道歉。”云翎伸手拂过一片垂落的琼花反问:“你看我像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么?”

      初绾没有说话,沉默地表示了答案,是。

      “看你的表情,想说是。”云翎扬手将琼花撒了出去,默默看着它们落在尘埃里。李慕词是,不代表她是。

      她现在有皇上太后宠着,但他俩死得早,新皇继位就是男主骚操作的时候。女主不原谅她,她的小日子完蛋。

      “奴婢不敢。”

      又是这句。云翎不再说话,两人在沉默中到了落鸯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叫哥哥》:
    七岁那年,父亲战死沙场,母亲跟着殉情,曲泠溪变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亏得前丞相仁义,收养她为义女。
    老丞相家有个尊贵的少爷,天资聪颖、矜贵卓绝,她去的那天,他冷冰冰地瞧着她,“叫哥哥。”
    “……哥哥。”她怯怯地喊了一声。
    八年后,曲泠溪成了叶州第一美人,来宋府提亲的人过几日便会踩烂一道门槛。十五岁生辰那晚,宋祈暻来到她房里,幽幽地看着她。
    她低着头,故意做出一副讨好他的模样,“哥哥。”其实她很讨厌他,因为他好看的皮囊下住着一只恶鬼。
    他一把掐住她的下巴,“你嘴上喊哥哥,心里怕是在喊我的名字,外加一句混蛋吧?”
    她乖巧地摇头,“没有,哥哥弄疼我的了。”
    “装吧,我就喜欢看你装。”他坐下身,眼神晦暗,一下一下地点着身侧位置,“过来,我送你一件生辰礼。”
    至此,他有空便会来她房里。
    一年后,宋祈暻高中状元去帝都为官,曲泠溪另嫁他人。
    原本,她以为自己能就此摆脱他,不想夫君在去帝都任职时出了事。
    两人重逢时,宋祈暻是高高在上的权臣。
    她嫣红的樱唇一张一合,说出的话却全都是为着另一个男人,宋祈暻抿着嘴。
    “你竞敢背着我嫁人!两年前你答应过我什么?”
    她直视他,面容冷淡,“我忘了。 ”
    他冷笑一声,回身坐到榻上,“你夫君的命我也忘了。”
    “……哥哥。”她咬牙瞪他,没再装乖巧。
    “过来叫。”他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伸手将她甩到被褥上,轻声道:“你叫得我满意,我就带你去见他。”



    精分侯爷试娇妻
    新文求收藏



    侯爷,你心悦我?
    基友的文,感情细腻,吃糖不亏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