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之罗刹鸟

作者:嚜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亲人?仇人?似故人,思故人

      云深不知处啊,想来没这么热闹过吧。聂滢沉这脸缓缓看着赶来的众人,心想着。三尊,双杰双壁,已经喜结连理确定道侣的人呵呵真热闹啊。
      但为什么这份热闹里没我的份?为什么这份热闹的代价是我的家家破人亡?是我的母亲身死道消,神魂俱灭?为什么因为这份热闹之后还会把我的哥哥逼成不仁不义之人?年仅十六岁的少女心中的怨气慢慢增长,那些不堪的,被歧视的甚至可怕的回忆如幻灯片一幕幕闪来,如走马观花。
      微微抬手,周身殷粉色的灵力聚现。一柄水蓝色的细剑随着殷粉色的灵力凝结,显形。
      剑身细长,剑柄圆润,粉蓝色的灵力在剑身上缓缓流动。既美丽又脆弱。聂滢面无表情的看着众人,握住剑柄一甩,粉色的剑风瞬间劈了了旁边的树木。“嘭”巨大的声音仿佛敲击在众人的心上。
      “不知在场的各位,到底是已什么身份什么资格对我说教,对我评头论足的哪”手持细剑的少女浅棕色的眼中一片恨意,周身的灵力慢慢增加。宛如一只随时准备和对手同归于尽的兽一般。
      “行了你,喝醉了吧,要闹到什么时候啊”突然女孩的脑袋被从后面身来的一只手拍了一下,瞬间灵力散尽,细剑消失无踪。
      “哥,疼”女孩揉着脑袋幽怨的看向自己的兄长,讨厌就会欺负人。
      幽怨的看了聂滢一眼,聂峥对着在场的人行礼鞠躬“舍妹年幼,不懂事,还请各位宗主,宗主夫人见谅。也请蓝老先生念在她年幼无知的份上原谅舍妹的无意冒犯,聂峥回家定当严厉管教,绝不会有下次”聂滢看着把自己的姿态放的极低,礼做的十足的兄长心里的怨气更浓。兄长压的这么深,那件事是铁了心要做了吗?
      深吸一口气聂滢行礼对蓝启仁深深一躬“蓝老先生冒犯了,各位家主,家主夫人聂滢冒犯了”
      而在场的众人看着两个鞠躬行礼把自己的姿态放的极低的少年少女,所有人都心里不是滋味。而刚刚女孩持剑眼中刻骨的恨意却也实打实的告诉了众人,眼前的少男少女是在恨这他们,怨这他们疏离这他们。
      江厌离和魏婴率先一步双双抱住了兄妹两,突然的温暖让兄妹二人皆是一愣。
      “你这个坏孩子,小姨怎么会因为这点事怪你啊”江厌离紧紧抱着聂滢,她很喜欢抱这对兄妹。抱着他们感觉就像抱着那个纤细的身躯一般,这让她觉得相当安心。
      聂滢和聂峥对于江厌离来说,除了亲人更是至宝。是那个演了一场戏,骗了所有人后拍拍灰尘走的潇洒的小骗子留在这世间最后的珍宝。是江厌离放在心尖的宝贝。
      江厌离一生讨厌别离。而那个小骗子就老是骗她给她上演一出出虚假的离别戏码,所以她就老在小骗子面前哭,哭的眼眶通红,哭的她手足无措,哭的她不惜扯谎骗她。
      可能被骗了太多太多次,之后对于小骗子说的任何话做的任何事她都不会相信了,而是去看事情的结果反方向是什么样。
      渐渐的其实除了江澄莲花坞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只有小骗子一人在演独角戏,即便有的时候让他们配演最后却也是死亡的结局。
      之后小骗子自导自演的戏终于落幕,以她自己潇洒离开为句点。而这双至宝却被小骗子给遗落留给了他们。
      “阿滢要不愿意待在云深不知处那我们现在就回家,不看别人脸色”宝贝是要当眼珠子宠的,而不是当鱼泡踩得。
      而旁边被魏婴抱住的聂峥是完全僵立的,他自小就知道他的母亲有一个很是疼爱的双生弟弟就如同他和聂滢。但自小他完全没有和这个人有什么太过亲近,可能因为性格,可能因为其他。之后发生了那件事,他开始无比讨厌姑苏蓝氏,和与之相关的一切。其中就包括他,他这个他真正的亲人。
      “那个。。。。。魏前辈能先放开我吗?”被困在一个温暖的怀抱让魏峥很变扭。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话。
      “不放,你这小孩真要好好教教怎么喊人。在场的全是你的亲人,客套客套到亲人头上来了啊”魏婴红着眼睛揉乱了怀里少年柔软的发,又紧紧的抱住了一直在僵硬的小孩。
      即使过去了十六年魏婴仍记得那个时候不顾蓝湛的阻拦执意去大梵山上看见的一幕,就如同梦魇如影随形。
      魏婴曾经也做过假设,假设他是独子会如何。但假设出的结果让他心惊。十六年,他恼过她,也埋怨过她。却最终还是带着对她的思念去看望她留下的孩子。
      你我本双生,同系同根。明明彼此才是世界上最懂彼此的存在,为什么直至最后我也不懂你?不懂那个未雨绸缪却让自己遍体鳞伤的你,不懂明明是演戏却把大家都隔绝的你,不懂即便蓝湛如此伤你你却仍告诉我“他是最爱羡羡你的那个人”的你。
      知道吗?阿姐,羡羡一直都不懂你,但羡羡可以做到懂你的子女,懂大家珍惜的小侄子小侄女。
      “蓝先生,即便阿滢做的有些出格她的师祖母还在呐,要论也轮不到您在这教我的徒孙吧”随过十六年虞紫鸢呛起人来风采也不减当年。
      “江夫人,我叔父。。。。。”
      “好了曦臣”蓝启仁打断蓝曦臣要解释的话,看了眼被亲人抱在怀里一脸尴尬的双生子露出了笑容“阿滢这个年纪淘气点甚好,显得活泼。适才是我过于严厉了”看着两个孩子转头看他蓝启仁缕缕胡子咳嗽一声“只是聂峥和聂滢啊我看你们太久不见你的叔伯姑姨了,竟然如此生疏。这可于理不合啊!”
      一句话得到所有的人赞同,而聂滢吃惊的望着他哥哥,而她哥哥一副果然如此的眼神埋怨的看着她。。。。。她做错啥了?
      而在彩衣镇的花灯大会上,愌和阿洛慢慢的随着人潮走动,边看边讨论着。但多数是阿洛再说,而愌在听。
      “殿下你看那盏灯做得真精美,荷花瓣是紫色的”
      “殿下殿下您看那边那盏琉璃宫灯上的翠绿色好好看”
      笑着听阿洛说这个花灯形状如何,那个花灯色彩怎样,看着小姑娘笑容满面她觉得带她出来看花灯真的很值。只是。。。。。。她环顾四周,还是老样子,非黑即白的老式电视。虽然她自己逐渐习惯了这种设定,但眼前全是黑白真的有点奇怪。
      “殿下殿下,你看这盏灯怎么样?颜色像极了殿下眼睛的颜色,漂亮极了”
      “嗯,是啊很漂亮”看着阿洛手里灰色的荷花灯她笑着点点头,若有颜色这形状应该是漂亮的。
      逛到一半,阿洛看见前方围了了一群人而产生了兴趣。回头兴致勃勃的看着她,愌笑着点点头却看见她仍止步不前。“人太多了我就不去了,你也懂得一点这世间常态了。自己去玩吧不必管我,也切莫生事端就好。”闹出动静姑苏蓝氏可不是吃素的,想到那天帮猪脚团当过一劫的碧色墨紫色的眸子闪过一丝冷酷。
      这个东西是应该好好查查到底何方神圣了,这要是被猪脚团当成利器,自己和族人恐怕没什么好果子吃。
      “真的没问题吗殿下?”。。。好想去,但是殿下一个人。。。
      “没事,去吧我又不是小樰,不至于一个人逛个花灯会还丢了。一会在对面酒楼集合,你去玩吧”
      “那行殿下,我去了”得到许可阿洛冲进人群消失,看着一群如黑白照片的场景愌捏捏眉心。真的不是很习惯天天都在鬼故事拍摄地里身临其境。
      漫无目的的走上桥,桥下是一对对年轻男女在河边放着花灯,灰色的莲灯中心闪着白色的烛光汇集在湖面。出现了。。。又是这种凄惨的美景,黑白配出的灰色真的是太过了。
      但看着这灰白一片的景色她陷入了沉思,细细的盘算着现如今的信息和今后的路。
      看来这里是电视剧的衍生版,想到自己穿来之前看的电视剧,愌突然愣住了。。因为她。。。好想忘记了那部剧演员的脸,不应该说是他们的脸是模糊的。她只记得那个剧整体故事的大概,却不知道结尾。她来这个世界时那个电视剧还没更完。
      但这个信息是没有用的,这里的这个时间已经是那个故事的十六年后不说,原本应该惨死的人都活的好好的。而连前期被灭族的温氏这里也是存在的,而且家主是温情。只有那个故事的男猪脚之一的魏无羡仍是夷陵老祖,仍修诡道术法虽然感觉很弱但那坠子可不是凡物。
      所以即便知道故事也完全没有任何用处,毕竟其他人对鬼族来说也是敌人。什么金光瑶晓心尘薛洋之类的人物都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猫着呐。
      再想想自己现如今的设定,养成不说后期可能还有无法预测的事。。。。。。唉!我太难了。
      郁闷的少女并没有发现,桥下的一个角落里一个身穿藏青色衣袍的男子已经红着眼眶看她多时。而他脚边的湖里是和满湖花灯格格不入的白色莲花,花瓣上有小字写着两个名字,两个名字被一条红线牢牢圈在一起。
      “阿沁。。。。是你回来了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