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之罗刹鸟

作者:嚜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擦肩而过,便形同陌路

      “所以殿下可以了吧?我觉得买的够多了”阿洛看着自己手上的拨浪鼓,糖葫芦甚至是纸蜻蜓就觉得特别特别的无语。她家殿下从阻止了首阳山的捕食计划回来后就一直心不在焉,买的东西也越来越偏向人类的三四岁小儿,天知道他们的那些小殿下在只需在过数月幻化出人型就是十三四岁的体型。而幼鸟这些东西给他们他们也只能拿喙啄的份。
      “洛姐姐殿下是怎么了?怎么我觉得不开心啊”身上已经挂的快要看不出人型的女鬼也已经感受出她尊敬的殿下低落的心情。
      “啊阿洛,你在说啥?”从自己沮丧的情绪中出来的愌转身吓了一跳,这是哪里的架子成精了?都会在挂着东西的情况下跑出来吓人了。
      “殿下。。。。您买的太多了,咱们即便二百只爪子也拿不回去了”
      “啊,哦⊙⊙!”看着快堆满的两个人愌才彻底缓过神来,是呀有啥的,猪脚团哪那么容易就被她打残啊。那可是终极目标,自己才是个顶多刚是入门四级的菜鸟。没受伤就不错了。
      “不好意思啊阿洛,裟,辛苦你们了”说这接过一些阿洛的东西让她腾腾手后三人拐到偏僻角落,召唤出鬼族下属。三人把大包小包的东西一股脑的全部卸下来往下属身上摞,好在唤出了五人东西到时都拿得动。
      “愌殿下又买了这么多东西啊”一个属下掂量了一下自己提的东西,嗯够重。
      “是呀!管不住手多买了点,麻烦大家了。哦对了最后小斯手里拿着的是刚刚在镇上买的酒,虽是凡物但味道不错。大家回去可以尝尝”
      “啊呀!那陈树就替弟兄们谢过殿下了”下属嘻嘻哈哈的弯了个身,却因为手中的东西太多而无比滑稽。使其他的下属都掩口而笑。
      “好了,好了,大家就先回去吧,把东西带回去。裟你知道都买的什么也一同回去归置归置吧”
      “好的殿下,您和阿洛姐姐自己小心,毕竟这里是离那姑苏蓝氏最近的彩衣镇”
      “是呀殿下,要不兄弟几个留下俩保护您和阿洛把。那蓝老头是个厉害的”
      “不用,我有阿洛”转头却看见少女的脸越来越黑。。。我看我还是稍微退后点吧。愌想着在下属莫名其妙的眼中慢慢向后退了三四步。之后。。。便看见了那个一脸漆黑的小姑娘。
      “你们在那里瞧不起谁呐!”
      看吧,一群老是爱无意识的惹恼阿洛的小傻瓜们。
      “不是不是阿洛姐姐我没这个意思”
      “不是阿洛姑娘我们也只是担心对!担心,那殿下和阿洛姑娘逛着啊我们先走了”
      “对对我们先走了,先告辞”
      阿洛看着鸡飞狗跳的化成一团黑烟快速消失的下属们生气的跺跺脚,转头就看见自家殿下憋笑憋的通红的脸。
      “殿下!”
      “啊对不起噗哈哈哈,对不起啊阿洛,真的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哈哈哈”
      “殿下!”-_-
      “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看着阿洛小巧玲珑的模样和恼怒的杏花眼真的是太搞笑了。
      对了忘了说,阿洛虽然是罗刹鸟一族的成员,真身可不是鸟,而是巨蟒一族的。听说当年母亲救下被属下背叛的阿洛父母,便一直在罗刹鸟一族了。
      正因为巨蟒天生崇拜力量,族中男女化形向来是已坚强高大为目标。但到阿洛这里不知出了什么岔子化形后竟是个小巧女孩,也因为这样即便阿洛坐上了鬼族暗部部长的位子,在罗刹鸟一族里展现高强的力量让人敬重。也会因为她小巧的身躯得到别人别样的关心。
      “那些讨厌鬼,尽然如此看不起本姑娘。等回到族里有他们好看”小巧的少女跺跺脚,杏眼里是燃烧的火焰。
      “好了,人家只是担心而已,不用这样的”伸手摸摸小姑娘软软的头发,之前郁闷的情绪一扫而空。
      “走吧,给他们买了天子笑咱们自己却没喝呐。再去买点吧,早前在重阳镇就听说这姑苏的天子笑味道不错的”
      “哦知道了殿下”少女摸摸自己的脑袋,嘴角带笑的去追自己的殿下,殿下心情好了呐。
      “殿下给二殿下买的糖果想必二殿下会喜欢,颜色不错呐”
      “阿洛喜欢的话那你拿去点呗,反正买的多”
      “好呀好呀,这个世界的东西都好好啊,这么多好吃的好玩的”
      “阿洛小心吃胖”
      “才不会阿洛是族里最苗条的蛇”
      在卖天子笑的酒肆前人声鼎沸的街道上,身穿黑衣的小巧少女蹦蹦跳跳的跟在同样身穿黑衣的女子身后和女子有说有笑,女子虽带面纱但那双墨紫色的瞳孔中全是笑意。
      而这时街对面有个提着三壶天子笑走路蹦蹦跳跳,身穿这藏青色衣袍头戴碧色簪花的女孩正好和她们走着相反的方向,女孩正准备回云深不知处。两壶天子笑自己留下了,一壶天子笑给那个即便躺在床上也闹腾个不停的大舅子。
      两对人在喧闹的大街上擦肩而过,谁也没有看到对面的人。等双双走过,穿着藏青色的女孩却听见了对她来说,或者对他们家来说都无比熟系的嗓音。仍然是那个语调,那个声音,那个语态。
      “你说小樰啊,她可不能学你,小樰以后要成为一个小淑女”
      “阿滢以后要成为一个小叔女的,阿峥不要老拉着你妹妹陪你练武”早已形销骨立的女子抱起被兄长推到的小小女孩,轻轻的擦掉女孩满脸的泪珠。微微带着责备的说这身旁一脸懵懂的小小少年,然后轻声安慰这少女。
      “阿滢不哭,娘亲替你说哥哥,让哥哥给你道歉。我们阿滢最漂亮了哭花了可不好看了”
      “阿娘!”身穿藏青色女孩回头,人声鼎沸,人来人往。女孩顺着人群焦急寻找,却仍是看见的是陌生人擦肩而过。
      “阿娘!”
      “乒!”
      装有天子笑的酒壶在少女脚边破碎,酒液飞溅到少女的罗裙上画出了污点。少女没有看自己已经污浊的裙角,而是泪流满面。
      我听到了你的声音,仿佛在离我最近的地方。我以为我可以转头抓住你,在看见你露出对我宠溺的笑,却发现转头只有寂静,抓住的只有空气。
      大街上人声鼎沸,车水马龙。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正直卯时。夕阳的余晖洒落大地,人们都步履匆匆街上叫卖的小贩开始收拾东西回家,有的回家做饭,有的回家吃饭。无人注意的是站在路中央低头哭泣的少女。。。。。
      而江澄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本来是因为快到饭点了。除了伤员外其他人都在,除了这个小姑娘。大家很焦急,虞紫鸢甚至想直接起身去找。
      但他们还要和蓝启仁讨论事情故而让江澄来寻,其实江澄真的一点也不想或者无颜面对这对兄妹,这种感觉和对他师兄魏婴的愧疚更本不能比。仿佛在这对兄妹,甚至清河聂氏的二公子面前江澄犯下的错连说句抱歉的资格都没有。原本一切结束时他戴着三毒找他们负荆请罪,但这家人完全视他们为空气。久而久之,江澄也就不会再在他们面前出现。免得惹人嫌。
      而现在走近少女,江澄慌了。因为他看见少女脸上清晰的泪痕,和微微抽搐的身体。
      女孩很少哭,自从那件事后她和她哥哥在一众小辈里就成了隐匿的存在,但大家放在他俩身上的视线从没收回来过。而那些消息,也让江澄知道女孩是什么样的存在。能对自己下多狠的手。
      年幼便拜在姑苏蓝氏学习音律,因为太小而被琴弦勒肿的双手。练习聂氏刀法时被磨的血肉模糊的双脚。即便是他想来也不可能承受得住,更别提年幼惹得蓝启仁生气而被打的背上布面伤痕,练刀时因为她的母亲而被聂明玦看不起一次次被打的内伤。这些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都硬生生的承受了下来,没喊一声疼没流一滴泪。
      而现在,这个法力强过聂明玦,能怂的蓝启仁哑口无言的伶牙俐齿的少女却在他面前哭的像个迷路的孩子。
      “擦擦吧,女孩子家这样不好看。”递上手帕变变扭扭的安慰着,但说的话连自己听了都想扇自己耳光。又毁了。
      果然如他所想少女听见他的声音猛然抬头,满脸的泪痕,双眼红肿。但浅棕的眸子里全是嘲讽和怒火,仿佛再说江澄。。。。你凭什么,你有什么脸跟我说这句话。
      江澄被那满眼的嘲讽逼得后退了一步,垂下了拿着手帕得手。
      女孩就这样死死的盯着江澄,缓缓的抬手用袖子擦干脸上的潮湿,因为太过用力皙白的脸蛋上一片红痕。擦完后退一步行礼“劳烦江少主来寻在下,小女子愧不敢当。手帕请江少主收好,这么点小事劳动江少主真的不好意思”看吧,又是这样。左一句江少主,右一句江少主砸的江澄眼冒金星时。少女抬起的脸上缓缓露出嘲讽的笑。
      “而且恕小女子直言,江少主的那句女孩子这样不好看用在我身上不算合适。我姓聂名滢字念兮,家父乃是清河聂氏分家出去的二公子聂怀桑,家母乃魏沁,魏无怨”报完家谱缓缓抬头,夕阳的余光洒落在女孩微微发红的脸上。显得艳丽却也因为她的眸子显得冰冷。
      被寒冰一般的眸子盯着的江澄瞬间如掉进了冰窟,明明是万物复苏的初春,他却宛如置身冰川。
      女孩用这带着嘲笑的口吻一字一顿说这让江澄羞愧的无地自容的话
      “家母虽是云梦江氏养女,却也在多年前被江少主亲自用紫电赏了一鞭子祛除出了江氏。‘云梦江氏誓不与魏沁有半点瓜葛’这句话可是江少宗主您亲口说的。您不认,吾等小辈不能不记。既如此江少主您没有资格对我评头论足,即便您是长辈也请您记得我聂滢跟云梦江氏一点关系也没有。”少女说完看着江澄惨白的毫无血色的脸就觉得可笑,一个个都是这样看着人家心情不好还要作死的凑上来找不痛快。
      重新行礼“聂滢告辞”礼毕转头就走,继续把江澄当空气,反正礼数做尽话也说明。再往眼前凑就别怪她伤人太深。
      在想到那个无比熟系的声音,聂滢严肃的步伐加快。她想问问那个比她聪明很多的哥哥,世界上真有嗓音如此相似的两人吗?如果她没有听错,那是不是可以说明这个人是存在的,她可以把她找出来。去求她,无论什么条件。只求她说一句
      “怀桑,阿峥,阿滢我回来了”
      即便一句虚假的话语也是好的啊,聂滢心里甜甜的想着,飞快的跑着。
      江澄缓缓伸手却只抓住空气,只能望着藏青色的身影渐渐的离自己越来越远。直至消失。曾经很多年前也有这样一个身影,扶着自己的剑缓缓起身。对着他和他身后的莲花坞行了三次礼,慢慢的走入夕阳。消失无踪,一次头也没有回过。
      而那时他在干什么?是啦,他在恨这她,恨她出卖江氏,恨她亲手杀了爹娘杀了阿姐,毁了他重要的家。他甚至连她的弟弟,他最好的兄弟也一起恨上。恨到最后却发现她没有毁了他的家,相反。。。。他毁了她的家。。。
      阿滢其实按辈分我也是你的舅舅啊,魏婴是你大舅,我是你二舅的。
      江澄慢慢的从怀里掏出两个挂坠,一个是含苞待放的荷花,一个是圆润的莲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人物介绍 聂滢,字念兮,聂家甚至五大家族中的小辈里唯一的女孩子,心直口快。敢爱敢恨,虽是女孩子却是有仇必报有恩必还的直爽性子。对于看不顺眼或者她觉得不舒服的人她会往死里怼,至理名言 打不过你也要怼死你。 但其实却是个懂礼数,在亲人面前喜欢撒娇的小姑娘。
    聂峥 字致远 聂滢双生哥哥,很聪明,喜静。表面温文尔雅,做事会三思而行,但却遇事冷静下手果决,长长帮聂滢摆平麻烦。人前人后两个性格。很宠自己的妹妹,会心疼自己的父亲。但自身却是一个自相矛盾的性格。。。。。。。嗯。。。。总的来说俩娃子女孩随母似舅,男孩随父似叔
    啊。。。。。该出场的主要人物都出来了,好戏开锣。谢谢观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