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为富家女

作者:秋风太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回了包厢后宋清源问她,“要不要走?”
      
      韩秋摇摇头,“我还没听你唱歌。”
      
      此时包厢里比往常要安静,有人跃跃欲试,想询问一下情况。
      
      宋清源站了起来,去前面的小舞台上的座位上坐下,调整座位高度。
      
      手指细而长。
      
      一人喊道,“阿源”
      
      宋清源点点头。
      
      那人什么都没说,只唤了他的名字,他们互相就懂了,许多东西无需多言,时间久了刻在了彼此的默契里。
      
      韩秋看着宋清源,那么近,又那么远。
      
      是熟悉的脸庞,深邃的眼睛,暗沉的灯光打在身上,从上到下的柔和。
      
      太像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了,那么神秘,那么的想让人靠近。
      
      可是此刻,她与宋清源成为了真正的朋友。
      
      韩秋甚至觉得,比朋友还要再近一点。
      
      她不敢继续往下想。
      
      这一世是比上一世感受到了更多叫做荣华富贵的东西,可是其他的,不敢想。
      
      不敢亵渎。
      
      宋清源唱了一首歌。
      
      韩秋沉浸在其中。
      
      宁星宇在两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拍下一张照片,只有两个人。
      
      好像全世界只有俩人。
      
      宋清源手扶在话筒上,歪着头去看韩秋,嘴角含笑。
      
      韩秋手肘支撑在膝盖,轻托着腮看他,眼里好像有光。
      
      宁星宇不得不想,这俩人是不是在谈恋爱?
      
      怎么TM这么甜。
      
      -
      
      宋清源送韩秋回了家。
      
      韩秋的家在金城东郊的别墅区里,距离宋清源所在地方很远。
      
      韩秋让出租车司机在距离家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下了车。
      
      宋清源打量了一下这周围的环境,又看了一眼时间。
      
      下午七点半,送她回家正好。
      
      女孩子,不能太晚回家。
      
      天渐渐要黑了,刚入初秋,白昼开始变短,黑夜扩展了宽度。
      
      这儿空气清新,也安静。
      
      两人并排着散步,这种感觉是出乎意料的好。
      
      宋清源问她:“你今天有没有吓到。”
      
      他在问孙语嫣那件事情。
      
      韩秋思考了一下,“我也不知道。”
      
      “什么意思。”宋清源的声音淡淡的,他以为她一定是吓坏了的。
      
      韩秋笑笑,“那时候我在想,她要是敢碰我一下,我一定双倍奉还。”
      
      就像林欣说的别人扇你一巴掌,你要还他两巴掌一样。
      
      宋清源停下脚步,韩秋察觉到以后转身看向他。
      
      他抬起手臂,手掌在韩秋头顶上轻轻揉了两下。
      
      嘴里嘟囔着,“好姑娘。”
      
      韩秋的脸蹭的一下烧的火红,这也太害羞了!
      
      幸好是天黑,要不然她要无地自容了。
      
      她立马转过头,不再说话,宋清源只是笑。
      
      忽地,韩秋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捂着脸颊去问宋清源,“你唱歌这么好听,为什么不要参加迎新晚会?”
      
      宋清源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过了一会靠近韩秋,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我只唱给你一个人听,你还不知足?”
      
      那气息洋洋洒洒,悉数撒到脖颈上,酥酥麻麻。
      
      韩秋脑袋里又想起林欣的那句话,别人打你一巴掌,你要还他两巴掌。
      
      那别人对你一分好,你是不是也要加倍对他好呢?
      
      想到这里,韩秋忍不住害羞。
      
      韩秋支支吾吾地说,“宋清源,我马上到家了,你……你赶紧回去吧,让我家里人看到不好!”
      
      说罢,赶紧跑开了。
      
      宋清源立在原地,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突然笑起来,转身准备离开。
      
      刚走没两步,手机又响了一下。
      
      他以为是女孩安全到家的短信,心想这么快。
      
      打开一看,是宁星宇发过来的微信。
      
      那张照片。
      
      那么温柔的自己与她。
      
      旁若无人。
      
      宁星宇发来了另一条消息。
      
      -你俩是不是在谈恋爱??
      
      一阵阵微风过来,卷起了路上的落叶,吹拂着宋清源的胸襟,带着初秋的凉意和夜晚的湿意。
      
      宋清源一直笑,不自觉地。
      
      手指快速运转,敲击下二字。
      
      -你猜。
      
      再也不看手机。
      
      宋清源走到一个拐角处,准备到小区门口打个车,一束猛烈的白光照射过来,刺得他睁不开眼。
      
      一会儿那光又转成近光,变得明亮。
      
      宋清源低声骂了一句。
      
      捂着眼睛去躲避那光,听着那车转弯,才放下手。
      
      转头瞥一眼。
      
      Jk568
      
      ……
      
      陆经纶的车?
      
      他也住这。
      
      真巧。
      
      宋清源蹙眉,心里突然不爽起来。
      
      今天过得太开心了,到头来还得整点刺激的,气愤的,看一眼就倒胃口的。
      
      宋清源再不想任何事情,快步走出了这地方,打车回了家。
      
      回到家里后,宋念已经离开了。
      
      姥姥坐在木制沙发上缝缝补补,开着一盏昏黄的小台灯,戴着老花镜,十分安详。
      
      房子被收拾的一尘不染,宋清源径直去了卧室 。
      
      老人家站起来,走到卧室门口,询问宋清源饿不饿,她好去给他做饭。
      
      宋清源虽然心情不好,但是不想让姥姥知道,他闷声说:“姥姥,不用了,我不饿。”
      
      老人家额头一皱,“阿源,怎么了?有心事?”
      
      宋清源沉默了一会,轻声说道,“我今天……又看到陆经纶了。”
      
      “怎么能看到他?”姥姥反问,语气震惊。
      
      宋清源沉默着,没回复。
      
      老人家心口也堵得慌,宋清源每一次只要见到陆经纶就不会好过,陆经纶不像是他得亲生父亲,更像是他得敌人,一生的执念。
      
      在宋清源心里,陆经纶比宋念讨厌一千倍,一万倍。
      
      老人家走进房间,叹了口气,斑驳的手掌覆上宋清源的头发,轻轻抚摸。
      
      姥姥说:“阿源,我知道你恨他,也恨你妈……”
      
      “阿源,姥姥老了,不能陪你一辈子,你还小,你需要依靠……”
      
      “你该放下仇恨,好好与他们说……”
      
      在老人家的眼里,宋清源从小就是一个乖孩子,是一个什么都用不得她去操心的孩子,可越是这样,老人家越是觉得宋清源不快乐。
      
      这是一个不完整的家庭,也可以说是特殊的家庭,姥姥再爱他,也无法代替父爱,母爱。
      
      宋清源摸到姥姥的手,攥到手心,转过身去,抬头看着姥姥。
      
      老人家永远一副慈祥的模样,永远和蔼 ,永远温柔。
      
      宋清源说:“姥姥,我放不下……”
      
      声音沉闷的仿佛不带一任何色彩。
      
      但是老人家还是能听到,那一丝埋怨,和悲伤。
      
      -
      
      晚上的时候,韩冬突然鬼鬼祟祟的跑到韩秋的房间。
      
      韩秋正要准备睡觉,发现韩冬有些不正常。
      
      具体表现在何处。
      
      韩冬自从进屋后,就抓着个拳头,笑得像个……傻子……
      
      韩秋不得不叫住他。
      
      “哥……你怎么啦?”
      
      韩冬两眼放光,跑过来一屁股坐到韩秋床上,两手摇晃着韩秋的肩膀。
      
      “你哥我打赌赢了一百块!”
      
      “……”
      
      韩秋无语。
      
      快乐原来很简单。
      
      这事关乎一个人,宋清源。
      
      韩冬无意中和齐思锐提起宋清源是市状元,齐思锐不相信,韩冬说我亲耳听到小秋班主任说的,齐思锐却说我看他那天打你那架势不像好学生,韩冬一脸囧像,看来被他打过这事是过不去了。
      
      韩冬说那我们打赌,赌一百块,真是被市状元打了我也服。
      
      齐思锐一听,赌就赌。
      
      三分钟不到,网页就给出了结果。
      
      齐思锐一脸不信,还真是?
      
      韩冬顺理成章的得了一百块,赶紧来炫耀。
      
      韩秋挣脱着韩冬,“哥哥,你再晃我就要晕啦!”
      
      韩冬想起韩秋那次在KTV晕倒的情况,立马停下,安抚着韩秋。
      
      韩秋终于不再是晕头转向了,又想起宋清源,轻声告诉他,“他本来就很优秀的。”
      
      韩秋老是说宋清源好话,这一点韩冬不是傻子,他注意好久了。
      
      韩冬不可置信,看着自家妹子一脸花痴样,“小秋啊,你还小,知道不?”
      
      韩秋看他,不说话。
      
      “虽然你马上就十六岁了,但是不能早恋。”
      
      韩秋松了一口气,“你放心了哥哥。”
      
      她还以为是什么事情。
      
      她没有想过早恋,上一世也从没有过。
      
      韩冬好像已经从神经兮兮的状态里恢复回来了,正想嘱咐着韩秋早些休息,然后回房间。
      
      韩秋面色凝重,一本正经道:“哥,好像快要月考了!”
      
      “唉,我该怎么办啊……”
      
      韩秋变了,可是除她以外的人并不知道,联系到学习成绩,韩秋还是隐隐约约的担心。
      
      ……
      
      韩冬倒是没想着月考,他一心想的是快放假了,国庆中秋连起来八天之久,简直爽的不要不要。
      
      至于月考,怎么着都得放假回来以后吧。
      
      他的妹妹,未免有些太……未雨绸缪。
      
      但是,他又转念一想,不太对。
      
      他记得几个月前的韩秋,整个家族为了韩秋的中考绷紧了状态。
      
      他那时不太爱和妹妹说话,虽然是自己的亲妹妹,但是太傲了,每天抬着下巴,高傲的像一只白孔雀。
      
      林欣每天给她熬各种鸡汤喝,不是心灵的那种,是真的鸡汤,蛮好喝的,托韩秋中考的福气,韩冬每天也能蹭两碗。
      
      那时的兄妹俩总是吹鼻子瞪眼,狭路相逢勇者胜。
      
      韩冬从小没韩秋学习好,韩奥和林欣对小女儿更为偏爱,导致韩冬在家里,没有一点地位,这说起来简直一把鼻涕一把泪。
      
      韩冬因为林欣嘱咐,在中考前的那天给了韩秋一个爱的鼓励,可是韩秋那厮依旧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马尾扎的一丝不苟,穿上端端正正的校服,目光清亮,语气冷淡,她说:“哼,我最不怕的就是考试了。”
      
      韩冬被噎的说不出话,只能微笑着注视一母同胞的亲妹子远去的背影。
      
      高挑,独立。
      
      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从她说去游乐场开始韩冬就注意到了。
      
      但是,管他呢!
      
      韩冬觉得出过车祸后的妹子更可爱了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加更一下,麻烦路过的小可爱们点个收藏,我想冲一下新晋榜~
    谢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