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煜

作者:物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醒来

      
      湖面宛若沸腾,翻江倒海地喷涌着,像是钱塘江愤怒的巨浪在狂啸。
      浓厚的乌云密布四周,皎白的月光散去,湛蓝色的湖面早已变得漆黑,冰冷的寒意急速涌来,四周冰霜与热气相互混杂,熔岩一般的热浪,迅速滚动着。
      血红的暴雨落下,像秋康眼角的血泪。血雨打在了波涛汹涌的湖面上,染红了湖泊。一具具死尸浮起,像是沉睡的木乃伊,却在此刻悄然复苏,拥有着如若水鬼一般狰狞的面孔,可见他们死前遭受的痛苦是多么的可怕,更像是浮动在水面的人影。
      他们正在缓缓汇聚起来,所穿的衣服极其鲜艳,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像是几百年前的东西,又像是刚刚死去的人,只是有些尸体已经被岁月侵蚀,化为黄白骷髅,露出虚无空洞的眼眶,森然的黑气流转在周围,像是秋康此时生长的黑色鳞甲。
      天地轰鸣,电光点亮黑暗,像是黑夜里的灯塔。
      在这一刹那,令人恐惧的热浪瞬间席卷着。
      “轰!”雷电落入水中,电流清晰可见地崩腾着,深蓝色的光芒里带着毁灭的气息。
      黑暗里,除开电光,便只有浮在海面上纹丝不动的一双双黄金瞳,像一座座灯塔。
      除开这一种颜色,还有着其他六种色彩:湛蓝石之瞳、玫瑰红之眸、森碧绿之眼、冰点橙之光、暴烈青之气、幽然紫之重。
      全都是浮在湖面上拥有着人形,却闪烁着兽瞳光芒的七色。
      代表着七大君——七种血脉。
      他们都纹丝不动,像是浮在海上的乘船,风吹雨打都不曾变化。
      湖面只有蒸汽不断沸腾而起,还有一道鲜红的光柱在不断变亮,似乎想要点亮此处的黑暗。
      洛水筠的秀发早已被雨水和湖水沾湿,并且湿透。
      黑暗里,她的秀眉紧紧凝固着,妖娆而妩媚的身姿在水的衬托下,更显得充满魅力,红唇紧闭。
      “传达各部门,这次进行天启的可能是一位君,而且有可能是第一君!”洛水筠手中拿着对讲机,而空气中无形弥漫的磁场干扰着周围的信号,可是他们的对讲机却并未受到干扰,显然是特殊处理过的。
      说完,洛水筠便是全身心的将目光落在那湖底燃烧着的鲜红火焰上,火焰翻腾,不曾熄灭。
      她在等待,他们都在等,等着湖底的人完成天启,成为一条龙,那位他们等待千万年才苏醒一次的第一君。
      那代表着《恶论》被取代的第一罪——孤独(solitarily)之龙。她的金红色瞳孔迅速燃烧着,像是一道道火焰。蒸汽疯狂沸腾着,气体越发浓厚,风已经无法将它吹散,四周都蒙上了厚厚的雾。电流如同蛇一般急速的游动在湖内,成千上万的死尸在朝着他们爬去,可他们之间却宛若存在一种壁障,一道空气压缩成的无法通行的壁障,阻断着蒸汽散发。
      可那强烈的压迫感,却非常的强烈,是“血脉”的威压,也是对精纯血脉的恐惧。
      洛水筠深沉的黄金瞳中映衬着湖底即将爆发出的火光,呼吸紧闭。
      嘈杂混乱的呼啸声、天地轰鸣的雷电声、蒸腾而起的汽鸣声,□□渴望的尸声……
      四种声音互相夹杂着,像是一股强行凝成的杂音,传入耳里,只有烦躁与不安,却是令场面更加寂静,除开这么一股天地自然的杂音,人却宛若消失一般,似乎他们并不存在,呼吸都已经变得奢侈。
      忽然,直升飞机的矩尺转动声配合着对讲机隐隐约约传来的嘈杂声将这份独特的寂静打破。
      “水筠,这里是几百年前,第六君王陨落的地方,这里可能还存在着第六君的仆人,应该……”
      洛水筠手中的对讲机散发着暗暗红光,洛水筠稍稍沉默:“你说抚仙之战?”
      “嗯。”对讲机一端传出清晰的声音,并没有被外界环境干扰。
      洛水筠皱眉,她记得在《龙史》上,记载过那场战斗——抚仙之战。
      第六君——Llud,石中剑制造之龙。
      那位唯一掌握着炼金术的龙,也是传说中的第六君,王的第六臣——记载在古代神话集《马比诺吉昂》(Ma bi no gi on)中的红龙,也因为不列颠之王Llud的信仰而闻名,将其称之为Llud-第六君。
      记载在《凯尔特神话传说》的大不列颠尤瑟王逝世时,国内形势开始动荡。
      主教听从Llud-第六君仆人梅林的建议召集所有的贵族骑士,以一把插在教堂墓园石块中的“石中剑”来选定新的国王。
      而最终拔出此剑的却是年幼的亚瑟·潘德拉贡(Arthur Pendragon),可他最终还是继承了王位,成为传说中的古不列颠最富有传奇色彩的王。
      他是圆桌骑士的首领,一位近乎神话般的传奇人物,被称为“永恒之王”(the Once and Future King)。
      不过随着大不列颠亚瑟王的落败,石中剑在与伯林诺王的对决之中,因为违背了骑士精神而断裂,之后第六君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便铸造了龙的梦乡——阿瓦隆之乡,勇者的天堂。
      那是龙栖息的地方,也是之后铸造湖中剑——断钢剑(Excalibur)的地方。
      人类学习着第六君的炼金术,不断传承着,最后造就了强盛的大不列颠王国。
      而那把剑便是在抚仙之战中,沉入湖中,陪着第六君一同殉葬,告别了它漫长的辉煌。
      抚仙之名的来源,是亚瑟王石中剑断裂后,在第六君的仆人梅林的引领下,来到大不列颠湖,那里有一位将断钢剑(Excalibur)举起的仙灵,而他再次获得了王之剑,不过却因此失去了红龙之甲铸造而成的剑鞘,传闻那是可以阻断一切攻击,甚至是吸收将其反击的剑鞘。
      然而亚瑟王选择了剑,失去了鞘。
      最终,大不列颠陨灭,红龙失去了统治权,阿瓦隆破碎,它的龙子四处散开,它敌不过成千上万的人类,况且人类还掌握着它的炼金术,它只有横渡太平洋来到华夏,因为伤势过重,所以它只有选择了抚仙湖暗自疗伤。
      虽然那时候第一君已经灭亡,跟随着王一同灭亡在法则里。
      而第一君所留下的后裔的人类信仰者们,也渐渐失去了第一君的庇护,如《玉芝堂谈荟·龙生九子》所述,龙有九子,却并不爱戴人类。
      第六君也贪图起第一君王的领地,甚至是想重新在这里建造自己的王国,可是因为伤势过重,不得不独自躲避在抚仙湖,依借这里的人类精血和生命之源来恢复伤势。
      可失去庇护的人类却别无选择,他们只有屠龙,屠掉那位第六君-Llud——最远古的龙君之一,因为他们不甘于做别人的奴隶。
      抚仙之战中,有一个人,拾起那把用第六君的骨骼碎片混着炼金与鲜血铸造而成的断钢剑Excalibur),随后亲手屠了他。
      他的名字——秋三子,被誉为屠龙者,与圣乔治齐名。
      一位不起眼的农夫,却永久拥有了龙藏在血脉里的力量。他的身体溅上了Llud-第六君的紫色血液,而那些血液便是化为恐怖的符咒,像是锁链一样蔓延在他身上,永久禁锢着。
      而他的后代,只有诅咒的命运——患上绝症而亡。
      也被称之为,死亡之脉。
      那位英雄,并未选择成为位高权重,手掌乾坤之人,而是成为了巴蜀之地的一位屠夫,继续他普通的生活,继续娶妻生子,继续绝望,直到这一代……
      而他们藏在血脉中的龙力,也没再苏醒过;他们在龙的世界里,也渐渐销声匿迹;传说中的故事,也随着时间地流逝,而渐渐尘封,葬在了灰烬下的血史里。
      直到——
      抚仙湖上,秋康再次翻起沉重的血史之书,说起了当年的记忆,不过并不是用嘴说出来,而是用血色的湖!无尽的尸!沸腾的汽!涌动的焰!闪烁的雷!遮天的云!
      来重现,当年的故事,仿佛是在告诉他们!
      沉寂在血脉中的力量,并非失去,只是不愿苏醒而已,可你若是逼他。
      他只会回答你:“既然你想要我醒来,那我便苏醒给你看。”
      而如今,更像是他的回答,当年那位屠杀Llud-第六君的后裔,回来了!
      那份藏在血脉里的哀伤,随着人类不断获得的自我幸福而渐渐淡忘,却又必须在某一刻付出代价。
      就是在这一刻,他们要付出他们应该付出的代价,用血和生命去填补秋康内心那不断弥漫的绝望和藏在血脉里承载的诅咒!
      然而,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乌云渐渐散去,阴暗感稍微缓和,可秋康却迟迟不从湖底浮起,他们也无从下手。
      “水筠?要不要使用AS-228深弹覆盖,将他从水下逼出来?”出神发楞的洛水筠被对讲机里的清晰话语声唤醒,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破口大骂:“你疯了,这可是湖泊,不是太平洋!你想将这周围都移为平地?”以往优雅且从容不改的仪态,瞬间消散。
      她渐渐平静,急促的呼吸慢慢变得平稳,按住对讲机:“先不要慌,让各大部门做好准备,随时准备捕捉他。”
      忽然,湖面剧烈摇晃,世界在旋转,天地在晃动,颠倒在左右。
      近乎千人站立在湖面之上,面色凝固,神色紧张,却并不沉入湖中,像是一片青叶,并无重量。
      天空中不断汇聚的直升机照出光亮,并且不断有人从飞机上快速滑下,加入他们之中,分成七大板块,而那所有板块的统领之人,便是现在正一手拿着对讲机,一手持着精致优雅之剑的洛水筠——承影剑,那仅出现在《列子·汤问》中的剑。
      那柄剑在破晓的幽光中,闪烁着血色光亮,是湖面的色彩。
      然而,秋康像是一块巨石一样沉落在海底,冰冷而压抑的湖水压迫着秋康的身体,骨翼快速生长,像是炽热天使的翅膀,不过一个是血红色的邪恶鳞甲包裹而成,而另外一个是带着圣洁的羽毛构成。肌肤上的鳞甲渐渐燃烧着,像是王眉心的火焰,是鲜红色,最后点燃在身后的两端,像是两盏灯火。
      永远不会熄灭的三明之灯,代表着生命,却在此时,熄灭了一盏--头顶之上的那一盏。粗壮的鳞甲包裹着手臂,藏着爆裂的力量。眉心的红色火焰在燃烧,一半是人性的脸,一半是铺满鳞甲的脸,像是记载在《圣经》里被十字钉扎在十字架上的人面魔鬼,然而,原本应该狰狞的容貌,此刻却显得绝望与安详,像是选择了死亡。
      他在熟睡,还未醒来,因为他的梦只到了一半。
      ……
      “你终于承认绝望了。”王笑着,像是吃了糖的几岁小孩,圣洁的脸庞上带着令人融化的笑容。
      秋康微微回应,带着洒脱的笑,像是埋葬的害怕得到释放:“怎么,还不肯让我醒来?”
      王摇着头,场景还是龙头站中的家。
      “不是我不肯让你醒来,而是他不肯让你醒来。”王甜甜地笑着,完美的鳞甲上,带着一缕黑色的火焰。
      秋康皱眉:“这是什么?”
      “这是第六臣的诅咒。”王眯着眼笑着,说完便是将其抹去。
      “什么诅咒?”秋康再问。
      王站起身来,望着秋康家中的一切,似乎和秋康一样,苦涩地笑着:“第六臣死前的诅咒。”
      “他为什么会死?他为什么会将诅咒留在我身上。”秋康疑惑。
      王望着滴落的露水,可那露水却在刹那停在了半空中,倒映着二人的身影,王稍稍抬起手,点在了秋康的眉心,指尖闪烁着火焰,像是灌输些什么。
      秋康闭眼,是几百年前的记忆,是他的祖宗——秋三子的故事,还有那故事最后的结局,以及延续至今的绝望。
      “懂了吗?不过现在诅咒已经被我抹去,你也不需要再担忧了。”王笑着,稍微带有点悲伤,为第六君的死亡而伤神。“原来是这样吗?”秋康像是不肯接受事实,冰冷的脸上带着压抑,几百年的压抑堆积在秋康身上。
      在王的揭示下,翻开了血史。
      “原来…原来是这样啊!”秋康狰狞着。
      “醒来吗?”王问道。
      秋康笑着,像是疯了一样,一行血泪顺着眼眶滑落而下:“醒来吧!”
      王笑着,像是有人继承了他的意志和力量,同时带走了他的苦痛和责任。他,解脱了。
      一切事物在秋康的面前,归于黑暗…百米深的湖底下,秋康渐渐睁开恶魔与天使共有的双眸。
      一边白金,一边鲜红。
      一边流着人的眼泪,一边流着鲜红的血液。
      从绝望中醒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