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兄长的千层套路

作者:东风细细扫落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旧闻

      薄蘅心知在空间的时间要比在外面慢上很多。现在两处地方失火,公主失踪,按琅玕寻的性子应该已经怀疑上了。假若这时候她再和公主多有接触,琅玕寻是说什么也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
      
      可再三思量,也不能让她现在就出去。
      
      繁弱在灵犀待了越发久,反而修为精进不少,只是心中忧虑更甚。
      
      薄蘅叹了一口气,拿出了几张纸和一根软笔来。
      
      “你现在还不能出去,假若被人看见,你我都要遭殃,前世既然被同一个人害,今时今日便要早做打算。”
      
      繁弱点点头,伸手接了纸,但并未拿软笔。
      
      反而从衣袋中拿出一只木头雕刻的笔,那笔看上去很是精细,笔尖是似乎是黄金制成,已经像极了钢笔了。
      
      她只在纸上写了三个字:“我安好。”便把纸小心的折了起来。拿着这张纸便交给了薄蘅。“若是可以的话,还请你,帮我转交给我的老师。”
      
      “岑清瑟”
      
      薄蘅依稀对此人有些印象。似乎是从前太子的老师,修为尚可,谋略上佳。在诗书文学上也甚为精通,前世他在一众文武百官之前,一介书生倒是让众人心服口服。
      
      只是此人为人正派,虽洞悉世事,但是仍然暗箭难防。前世他曾揭露琅玕寻在朝中结党营私,却被琅玕寻的手下众人反咬一口,墙倒众人推,至使他当朝自刎,已证清白。
      
      薄蘅将信收了起来。看样子,那把扇子,竟还不是繁弱自己写的了。
      
      恐怕岑清瑟如此,与繁弱也脱不了干系。
      
      “是,正是他,先生谋算过人,他知光华殿出事,云期恐怕……也不长久。不过应该会好好护着他的。只是……前世他知我死讯又当如何?”
      
      薄蘅瞧她的样子,心中便有了几分计较。叹了一口气道:“他前世似乎查出是谁害死了你。”薄蘅蹙眉,低声道:“后来他,在朝中为了扳倒琅玕寻自刎已证清白。可那时候,皇帝也没有办法处置琅玕寻了。他党羽众多。琅玕寻只需稍稍一个眼神,众人便是逼宫让他退位,也不稀奇。”
      
      繁弱瞪大眼睛,面色带了些许惊异:“先生向来是沉稳至极的,怎会犯下如此过错,既然明知朝中众人是琅玕寻的党羽,又怎会当面去揭露……”
      
      恐怕是心有忧怖所致。薄蘅叹了一口气。
      
      “琅玕寻如今在朝中八面玲珑,我这话说了给谁听谁都不会相信。反而会疑心我有什么目地,你今日之事不是只有一次,如今我们在明他在暗,从前他利用这一点布局十多余年,从来都是慢条斯理,杀人诛心手段高明,我救你出来以后,便去了他昔日王府密室,烧了他老巢,其余账本秘法,皆被我我用空间收了进来。”
      
      薄蘅拿出一应账本,若非繁弱与她曾经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她也未必肯轻信他人。
      
      不过。薄蘅忽然感觉世界上并不只是她一人。此后的路如何艰难险阻,她始终都有了归处。
      
      繁弱看着薄蘅拿出账本,动手翻看了起来,却发现几处不对劲起来。“这里面的东西,不全是琅玕寻的。”繁弱翻到了几本诗集,便单独拿了出来。
      
      繁弱细看之下便道:“这几本书都是外祖父好友穆老先生的诗集。只是穆先生平常在诗书上并不通晓,写来的诗词不甚出彩,外祖父因和穆老先生谊切苔岑,相知相许,所以家中才会藏有他的诗集。怎么琅玕寻这里竟有这些东西”
      
      薄蘅忽然想到什么便脱口而出:“是文字狱。”薄蘅把繁弱手中的诗集翻了一翻,看着几处诗词道:“不过这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了。元宵之后,开春时蝗灾便会殃及上崇,之后边境战乱,朝中也不安稳。你说的穆老先生,他有一个侄子,名叫穆良,当时参与了二皇子和镇国将军的谋反,当日琅玕寻救驾有功,反而更得皇帝信任。”
      
      薄蘅拿着那本诗集,低声凝眉道:“只是后来,查处谋反,穆老先生全家没有一个人能幸免,穆良处死,头颅挂在城门之上一个月之久。穆家直属女眷皆充如教坊司为官妓,穆老先生高龄却被流放到偏远的潮州。只是还未曾到潮州,只因路途遥远颠簸,便逝世了。”
      
      薄蘅合上诗集,便感觉心中悲凉,繁弱听及此,便接口说道:“外祖父和穆老先生是一辈子的知交好友,见他被流放最后客死异乡,定然是十分悲恸了。你既然说是文字狱,便是外祖父收藏的这些诗词有了什么错漏。而他是不肯诋毁好友,也不肯将好友的诗词集子都出去撇清干系。”
      
      薄蘅点头道:“是。正是如此。但也是因着这份情谊。而连累了自身,此事一出,莫须有的罪名再加上几条,你外祖父的官职不保,长孙殿下手下便只剩下当时提携太子殿下的一众文臣,争夺皇位也不十分稳当。”
      
      当初皇帝是有意要皇长孙琅云期继位的。只是琅云期年纪尚小,虽然为人纯质,但只要皇帝一死。琅云期的皇位注定不保。琅玕寻为了皇位,接连算计得太子一脉家破人亡,只留下一个孤苦无依的长孙殿下。
      
      繁弱想必比薄蘅要更明白。她收了手中的书。叹了口气道:“三年来,始终是日夜防范,只是如今这般境况,确是我不能料及。假若你不是那边的人,我肯定是断断不肯信一个字的。如今听来,确是我三年来最可信的几句话。既然知道以后会被人暗算,又怎么样用些阴毒手段,避开便是。我会想法子和外祖父说清楚。”
      
      “我们相信对方的话自然是有理由的,只是你的话,恐怕还不那么容易。琅玕寻无论在朝中还是民间,名声都不错。要扳倒他恐怕不太简单。”
      
      繁弱揉了揉眉心,只道:“我会想想办法。”
      
      此后薄蘅便教给了繁弱一个术法,若是有人追杀于她,只要靠近于她便可藏入她的空间。
      
      “这空间之中灵气馥郁,你安心修炼,后山有一座灵泉,用途甚多,随便你用。”说着便从另一面拿出许多吃食,又交代道:“我已经教会你出入空间的法子,只是你最近万万不可自己随意出去。可记好了么?”
      
      繁弱颔首道:“我有分寸,有什么事你传音入密给我,我在你空间之中便能听到。”说完便兀自坐了下来,修炼了起来。薄蘅见此便旋身出了灵犀空间。
      
      刚出去便见屋内十分安静,榻上的烛光微微闪动,薄蘅起身,漫步走到门口,见满天飞雪落下,清心台正门前白雪皑皑,廊前的灯上也覆盖了一层白雪。
      
      已经入夜多时了。
      
      薄蘅见屋子外面下着雪,身上未披披风便从屋内走了出去。回廊上的风吹到她的脸上,带了点冷意。出了回廊,薄蘅慢慢的踩在雪上,瞧见天空一片清灰,没有月光,反而不像深夜的样子,雪下的很大,很快薄蘅的身上便落了些雪花。
      
      薄蘅走至一处,便停了下来。
      
      她瞧见哥哥执一把纸伞,一个人站在听松斋前的围廊边,他一身白色衣衫,外头的雪色映着他的衣裳,便好似他的身侧会发光一般。
      
      听见身后有脚步声,薄言这才转身,薄蘅瞧见他转身,只觉得恍若隔世。他一身如雪,正映着雪色,眉眼间少有这样温和的样子。说他此刻姿容,颓玉山倒也不为过了。
      
      薄蘅走在雪地里,瞧身旁的碧色梅花开的正好,便伸手摘了一大捧,抱在怀里,薄言见此便走上前来,伸手用纸伞遮了那雪。冷声开口道:“这样大的雪,跑出来做什么”
      
      薄蘅歪着头捧着一大束碧色梅花,绽开了一抹极美的笑容:“送给你!哥哥!”
      
      薄蘅的小脸儿冻得通红,一双白皙的手捧着梅花,苍白的指尖透出些粉色,这样护在怀里的梅花更是格外动人。“前日你送的来的花还不曾凋谢。”薄言举着伞看着薄蘅抱着这一大捧花,既看不出开心也看不出生气。
      
      可薄蘅早便知道他的性子,就算是很开心也未必会露出笑颜,于是便一手捧着花,一首拉着薄言的手臂,“我们回去把花插起来,那才好看呢。”
      
      到了听松斋,薄蘅便找来一个宽口瓶把那大束的梅花放了进去,听松斋时有焚香,此刻檀香和梅花的香气混在一起,便平添了几分雅致。
      
      薄蘅平日其实少来听松斋,上次她说听松斋很冷,只是这回她到哥哥这来,居然一点也不冷了。屋内很是暖和,她刚刚伸手去采花,手上冻的冰凉,可是一进入听松斋的内堂便觉得连脚底心都是暖乎乎的。
      
      插好了花,便随哥哥一起坐在榻上,薄蘅拍了拍身上的雪,随即便听见薄言冷淡得像冰一样的话:“没有事就回去歇着。”
      
      薄蘅心道,哼。就知道这样吓唬妹妹,明明就是为了她,才把自己房间弄得这样暖和的,现在还要赶人走,也不知道这样嘴硬心软是为什么。
      
      听到这样的话,薄蘅自然不放心里去。只靠坐在垫子上,随意地摆弄哥哥的棋盘,定了定心神,半晌才开口道:“我有话和哥哥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