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反派太爱我怎么办

作者:艳卷谁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特别关心

      皇庭一楼酒吧。
      
      几个人刚去舞池蹦了一会儿,勾搭了几个美女过来。有个藏青短发的美女看上陈邪了,停在他旁边的沙发前就往下坐。
      
      谢霖眼疾手快离得近,一把抓住美女手腕,拉到自己旁边坐下:“美女别坐那儿,他旁边不让坐人的,压着火呢。”
      
      藏青短发看看坐姿散漫,叼着烟有一搭没一搭跟旁边沈续聊天的陈邪,笑着问:“压着什么火啊?能灭不?”
      
      谢霖听出言外之意,淡淡地说:“反正你是灭不了。”顿了顿,又拿出手机,要跟人加个好友。
      
      冷不丁看见同学群里有人@他,点了进去,发现是霍沉鱼,一下乐了。谢霖推了一把短发美女,一边低着头打字,一边说:“美女你先去跳一会儿,我等下过来找你啊。”
      
      短发美女切了一声,跺一跺脚,不高兴地走了。
      
      谢霖回完消息,抬头看一眼陈邪,跟他们说:“稀奇啊,霍沉鱼在同学群里圈我了。”
      
      “找你干啥?”
      
      “人谢谢我帮她抓小偷呗,又没好友又没电话的,只能群里圈了。”谢霖只看了霍沉鱼的消息,其他的都懒得看,只当是她道谢呢,还故意嘚瑟,“唉,人还说回头要请我吃饭,我去是不去啊。”
      
      四下里嘘声一片。
      
      有人起哄说:“你去吃一个试试,吃完就不用回来了。”
      
      “怎么的,”谢霖往后一歪,把腿曲起来翘在另一条大腿上,吊儿郎当,“羡慕嫉妒恨啊?”
      
      宋青拍拍他肩膀:“不是,我觉得你吃了回来,要被邪哥弄死。”
      
      这话一出,谢霖翻了个白眼,几个人全都笑了。他们经常开这种乱七八糟的玩笑,陈邪抬眼,看了一眼谢霖,没什么意思,无所谓地嗤了一声。
      
      看起来相当不在意。
      
      一分钟后,陈邪从兜里摸出手机,打开聊天APP。
      
      他的好友特别多,但基本不怎么聊天,有事说事,说完就不聊了,所以对话列表的人变得特别快。
      
      但他把霍沉鱼消息置顶了。
      
      陈邪的手指在她名字上停留了几秒钟,还是点开,里面只有一条六年前的系统消息:我通过了你的好友验证请求,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两个人从没发过消息。
      
      加上好友还是他那天表白被拒后,他说的,加个好友,不许删,老子就不追你了。
      
      霍沉鱼拿出手机通过申请,并当着他面开了双向屏蔽好友圈。
      
      又过了两分钟,陈邪摁亮屏幕,看了看对话列表,置顶还是没有新消息。
      
      刚说了不要区别对待,转眼又跟他玩这个,她怎么就玩不腻呢,是不是非要撩到他火起。
      
      陈邪猛地摁灭了烟头,心底开始莫名其妙地烦躁,烦躁到每隔不到一分钟,他就要看一下手机。
      
      但是他其实开着特别关心功能,霍沉鱼如果发消息,手机会震动的,用不着老是去看。
      
      手机一直安安静静。
      
      群里谢霖连回两条消息,基本把这事盖棺定论了,成功引起又一波热火朝天的议论,消息迅速刷屏,一边倒地帮霍沉鱼说话。
      
      【谢霖还真回了啊,第一次见刺头说话这么客气,这待遇只有霍沉鱼了吧】
      【跟霍沉鱼和文仪道个歉,刚才误会了】
      【跟着道一波歉,我收回之前觉得陈邪会喜欢盛翘的话】
      【刚刚还说人家不配,是谁不配谁清楚】
      
      【没想到陈邪竟然主动帮忙啊,我怎么觉得他有点想重新追人家的意思呢】
      【霍沉鱼都毁容了还念念不忘,妈呀,命怎么这么好】
      【我说,围观的都道歉了,刚才带节奏造谣的那几个装什么死?还有匿名发照片的呢?】
      
      薛小晴原本躺在床上,看见谢霖回复后,群里瞬间转变风向,一窝蜂反过来嘲讽她们,像是引火烧身,气得一下坐起来。
      
      这群墙头草!
      
      她死死地盯了谢霖的回复好半天,终于被她抓住漏洞。
      
      【薛小晴:你们看仔细点行不行?谢霖说了,陈邪心情不好,还把某些人裙子弄脏了,这不是讨厌吗?都选择性无视这句?
      而且人家抓小偷之前,可能根本不知道小偷都偷了哪些人。别逮着机会就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有那时间不如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操心一下破产以后怎么活吧】
      
      【盛翘:小晴别这么说,也许陈邪只是不小心弄脏的呢。我替小晴跟大家道个歉,小晴心直口快,看见什么说什么,可能有点误会,但她也不是故意的,大家不要计较啦,不好意思哦。】
      
      【薛小晴:哪有那么多不小心,俏俏你道什么歉。本来谢霖只证实了是有抓住一个小偷,其他什么都没反驳啊,你就是太人美心善了,难怪总有各种意想不到的好运呢。不像某些人,毁了容又处处倒霉,还要惹那么多事,真是丑人多作怪,怎么好意思幻想陈邪倒追】
      
      盛翘和薛小晴一唱一和的,明明白白内涵,让人极度不适。
      
      什么心直口快,不是故意的,不要计较,好像薛小晴还成了受害者,谁计较谁就小气似的。
      
      “她哪来的脸。”文仪气得“呸”了一声,看见这两句话,差点把手机砸了。
      
      “怼不怼她?”转头问霍沉鱼的时候,文仪发现她一脸平静的冷笑,很是波澜不惊,不禁皱眉有点担心,“没事吧?你要是有什么顾忌,那我就不说了?”
      
      “没什么顾忌,我先说两句,你再上。”霍沉鱼准备好了,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一波把以后的本都爽够,要不日后被打脸会意难平。
      
      竟然敢说她往自己脸上贴金?金子根本不配贴在她脸上。
      
      【霍沉鱼:我家公司的事不劳你操心。不过论贴金还是你厉害:场务拉群让盛翘去充当后排观众,在你眼里叫综艺节目组邀请;广告商了解了盛翘过去的所作所为,然后半个月不联系了,你管这叫基本定下来。
      另外,盛翘为什么总遇见各种意想不到的好运,你们心里没点数么?我的脸也是盛翘倒硫酸毁的,你怎么好意思得意洋洋地以此指责我?】
      
      霍沉鱼知道,书中盛翘那天去电视台拍素材,综艺节目组是位置没坐满,让盛翘坐在后面当一下观众。
      
      盛翘看着台上光鲜亮丽的明星,心生向往,也有了从网红主播转向娱乐圈的想法。
      
      节目结束后,场务来加了最后两排所有人的好友,拉进了一个群,为的是下次好找观众。
      
      广告商倒是真的觉得她长得不错,可惜回去查了一下盛翘,发现有弄倒硫酸致人毁容的黑历史,就放弃了。
      
      她开始踏入娱乐圈,是在一年之后。
      
      霍沉鱼把薛小晴刚才的话完全拆穿,群里吃瓜的都快笑疯了。
      
      【哈?节目组邀约是当后排观众?】
      【干啥啥不行,吹牛第一名,我还真信了】
      【要点脸吧薛小晴,还有盛翘,你们造谣嘲讽的是霍沉鱼,对大家道什么歉】
      
      眼见群里的火波及到自己身上来了,盛翘想了想,没有再发消息,而是给顾庭深打了个电话。
      
      顾庭深洗完澡出来,正准备睡觉,听见电话里盛翘哭哭啼啼的,心一软,忙追问怎么了。
      
      薛小晴收不住,一直在回复:【霍沉鱼你一直暗地里盯着俏俏是吧?她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你都能知道,真阴险。再说毁容,俏俏是不小心的,她都下跪给你道歉了,还承担了你的天价医药费,你还想怎么样?毁个容就了不起了,可以一直欺负人吗?】
      
      【你别忘了,当年你可是答应了顾庭深不再追究这件事,现在又拿出来说,不怕惹他生气?真就吐出来的东西还能再吃回去呗?恶不恶心】
      
      霍沉鱼微笑着持续打脸输出。
      
      【广告商和我们家有合作,而节目组的观众群里,有两个我认识的人,所以我很难不知道。下跪道歉是真的,不过那是顾庭深要求的,至于我三百多万的医药费,盛翘到现在,只付了二十七万。
      
      【还有,毁容后我出国留学,除了爸妈,我六年没跟国内联系过,今晚也是你们先偷拍造谣,我才出来的,到底是谁一直欺负人呀?】
      
      【你既然知道我答应顾庭深不追究,那也应该知道我答应的原因是,顾庭深在我病床前发誓,再也不见盛翘,永远也不会和她在一起。现在呢?@顾庭深薛小晴想问问你,吐出来又吃进去的东西,香吗?】
      
      大家都被这段话震惊了。
      
      【卧槽,好刚一女的,直接艾特顾庭深啊】
      【信息量好大,我要细品】
      【前一阵薛小晴还说盛翘一年几百万?结果医药费连十分之一都没付到?盛世白莲?】
      
      【我说当年霍沉鱼为什么不告盛翘,还以为有什么内幕,原来就是因为顾庭深一个承诺,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现在好多人还觉得是霍沉鱼栽赃陷害盛翘呢】
      【是我我早锤死她们了,气人】
      【顾庭深平时看着道貌岸然的,没想到人品这么差,还是环宇总裁呢,呕】
      【啧,这三人绝了】
      
      另一边,顾庭深还在安抚委屈的盛翘,怕她哭得头疼:“俏俏别哭了,你去休息吧,群里我来解决,不是什么大事。”
      
      “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也被逼着道了歉了,可是……群里还是在骂我和小晴,我、我不知道我做错什么了,他们为什么这么针对我?”盛翘哭得撕心裂肺,难过无辜到了极点,开始自责,“是不是我和你在一起,就做什么都是错?我出身低贱,我没有钱,所以配不上你,你去找霍沉鱼吧,或许只有这样,她才会放过我,呜呜……”
      
      顾庭深脸色铁青,眼里闪过一丝狠意。
      
      霍沉鱼怎么这么恶毒,都自身难保了,还敢在群里找盛翘的麻烦。
      
      难怪今早宁肯拒绝他收购股份,也不给盛翘输血,原来就是故意不想盛翘好。脸烂得像鬼一样,还妄想跟他在一起?
      
      顾庭深冷笑一声,咬牙说道:“俏俏不许胡说,我不会和她在一起。要说配不上,她连你百分之一都不如,她更配不上。你等着,我会让群里骂你的都给你道歉,包括霍沉鱼和文仪。”
      
      盛翘挂了电话,眼泪瞬间收住,笑了起来:“跟我斗?呵呵。”
      
      顾庭深安慰完盛翘,打开同学群,先私聊了群主。
      
      群主是以前的班长,家庭条件不好,有点自卑,性格唯唯诺诺的,谁都不敢得罪,也不会拒绝别人。
      
      顾庭深发了一条消息:给你转五万,同学群群主让给我。
      
      班长吓了一跳,忙回他:不用不用,群主而已,你要就给你。
      
      顾庭深没理,直接转账五万,说:现在把群主转让给我,快点。
      
      班长打开同学群,转让了群主,但没点接受转账,这个钱明天会自动退回。
      
      下一秒,群里弹出三条群消息提示:
      
      “顾庭深”已成为新的群主。
      
      “文仪”已被管理员禁言。
      
      “霍沉鱼”已被管理员禁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补第二更,卡了一阵,本来想十二点发的,没写完,改到现在了,对不起QAQ
    我去吃个饭,继续补第三更~
    消息置顶没来过消息,特别关心没听过提示音
    邪哥:老子今天也是卑微的一天感谢在2020-06-01 23:41:21~2020-06-02 16:35: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0136517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家爷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