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反派太爱我怎么办

作者:艳卷谁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反派陈邪

      办公室里有个男人,翘着二郎腿歪在黑色真皮沙发上,边抽烟边玩手机。
      
      他左眼角下有一条疤,眼神有点颓废的味道,穿一身黑衣黑裤,脚上踩着军靴,身上有种很粗糙的强悍的危险,仿佛蠢蠢欲动的猎豹,随时准备进攻。
      
      这是现在富豪圈里最爷的祖宗,书中的大反派陈邪。
      
      大概是听见开门声,他懒散地抬头看了一眼。
      
      对方脸色有点惊讶,又像懊恼又像纠结,站在门口不动。
      
      呵。
      
      反应还挺大。
      
      陈邪没理她,抽了口烟,低头继续看手机。
      
      书里不是说陈邪从来不到他们家公司来吗?
      
      为什么今天陈邪不但来了他们家总部大厦,还在他母亲赵女士的办公室里玩手机?看那气定神闲的姿态,分明要一直等到赵女士下班。
      
      反派和他母亲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霍沉鱼神经一下绷紧,早知道陈邪会在这里,她绝不可能跟上来,她自救的三大要素之一,就是远离大反派。
      
      大约是陈邪抽烟抽得凶,办公室里都是烟味,还挺呛人,想必是劲很大的那种烟。
      
      她不好直接转身出去,只能硬着头皮坐在沙发最边上。
      
      其实也没有离得很远,陈邪他坐在中间,两边都一伸手就能够到。
      
      霍沉鱼坐姿端端正正,垂着双眼,目不斜视。
      
      很好,她自认为没有引起陈邪注意,陈邪低着眼睛看手机看得很认真。
      
      高中时陈邪爱惨了她,不要命地追,为她打过数不清的架,眼睛下的伤,就是他跟几个跟踪她的小混混打起来,混混掏了把水果刀,往他眼睛上扎,他偏了下头,没伤到眼球,但疤是留下来了。
      
      当时那么大一股血从他眼睛下涌出来,流得满脸都是,仿佛地狱的鬼,非常可怕,但他看她的眼神却闪闪发亮,带着小心翼翼的炙热。
      
      当时的霍沉鱼也惊得呆住,不知道这么痛的伤口,他为什么没出声。
      
      顾庭深冷冷地叫她走,她才跟着走了。
      
      走了没几步又回头,看见陈邪靠在脏兮兮的墙上,没什么表情,微微抬着下巴盯着她,眼睛都被血染红了似的。
      
      其实当时她想跟他说话的,但是抵不过心上人顾庭深。
      
      顾庭深不喜欢他,所以她也不喜欢他。
      
      办公室里谁都没说话,诡异的安静中,突然有一道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非常出其不意,霍沉鱼吓了一跳,皱着眉看过去。
      
      陈邪接了电话,也不避讳她,就坐在沙发上:“说。”
      
      “邪哥到哪儿啦?人都到齐了,几个美女饿得不行了,你再不来我们就让上菜了啊。”
      
      “你们吃。”陈邪看了眼墙上挂的钟,不太在意地说,“我还早。”
      
      对面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新闻一样,惊讶地叫:“不是吧,邪哥你今早八点就去你家公司了,现在十一点多了,你还早着呢,什么事能把你耽搁那么久啊?你跟伯母肯定没啥话好说,难不成是你们公司美女多?”
      
      “有事。”
      
      那边还要追问八卦,陈邪直接挂了,随手扔在沙发上,刚好落在霍沉鱼旁边,压住她的裙子。
      
      “……”连放手机都这么嚣张。
      
      霍沉鱼低头看了一眼他的黑色手机,又看看继续吞云吐雾的陈邪,抿了抿唇,拧着眉,一点一点把裙子从手机下扯出来。
      
      奋战三分钟,手机和裙子终于彻底分离,她内心又得到了优雅和宁静,一抬头,恰好对上陈邪冷冷的玩味的眼神。
      
      这人一直看着她扯裙子。
      
      “……”变态。
      
      看她一如既往这么嫌弃,陈邪也没有要跟她叙旧的意思,本来也没什么旧可叙。
      
      他把一只粗糙到手背全是伤疤的手伸过来。
      
      霍沉鱼死死盯着他的手,生怕他是要对她伸出魔爪,脑中天人交战,不知道该不该反抗。主要她是纯治疗系,一点战斗力也没有,恐怕反抗不了。
      
      陈邪抓了手机揣进兜里。
      
      她松了口气,然后低头沉默。
      
      场面非常尴尬。
      
      等了十分钟左右,低头的霍沉鱼动了动秀气的鼻子,烟味没散。
      
      她有点坐不住了,陈邪这一根接一根的烟,到底什么时候能停,她好讨厌这个味道。
      
      霍沉鱼试探地偷偷瞟了一眼陈邪。
      
      目光被现场抓包,两人对视了一秒。 
      
      陈邪看出霍沉鱼眼中的意思,吸了口烟,吐出来,又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了,眼前烟雾缭绕,他神情有点不耐烦,语气淡淡的:“快点的吧,我还有个局。”
      
      声线有种华丽的低哑,很撩人,跟他粗糙冷硬的外表不搭。
      
      会议室离得近,说着赵女士就推门进来了,满脸失望:“你才来多大一会儿啊,又急着走?什么局那么重要?马上十二点了,你不和妈妈吃饭吗?妈妈每天看不见你几次,你就不能陪陪……”
      
      不见了二十多年的独子失而复得,赵言浓当时喜极而泣。
      
      尤其是得知被拐卖的儿子从小挨打受饿、还被骗去国外赚卖命的钱,吃了很多苦后,她更是满眼心疼自责,决心要加倍补偿回来,也做好了儿子刚回家,关系生疏叛逆的心理准备。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陈邪会生疏冷漠成这样。回来半年了,从来不和他们一起吃饭,也不待在家里,甚至从来没开口叫他们一声爸妈。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说要来公司看看,大清早的,九点不到就一直坐在她办公室,好像在等着她下班。
      
      这可把赵言浓高兴坏了,一上午心情极好,还把这事跟她老公陈厉、她公公陈老爷子、她婆婆李老夫人都说了。
      
      一家人比她还激动,非要她偷偷开视频看一眼陈邪。陈厉刚才还跟她酸呢,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儿子能跟他多坐一会儿。
      
      可惜转眼就乐极生悲。
      
      陈邪挂了电话,懒洋洋地,眼皮都没抬一下:“忙。”
      
      “再等妈妈半小时好吗?你霍叔叔带着诚意来谈的,我不能把人放在一旁不理啊。”赵女士看了眼边上如坐针毡的霍沉鱼,笑着指了指她,“你现在走了,你让沉鱼一个人在这干坐着,多无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陈邪笑大了,漫不经心地嗤了一声:“你放心,我在这她也不说话,不影响。”
      
      霍沉鱼突然被点名,感觉像被人告了一状似的,不高兴地看了眼陈邪,又撞上陈邪看过来的目光。
      
      眼睛里全是冷冷的颓废和天生的侵略性,没什么特别的情绪。
      
      霍沉鱼垂眼,故意偏过头,假装没看见。
      
      千万不能引起反派注意,她要尽量降低存在感。
      
      “妈妈想和你吃一次饭好不好?你和朋友的局什么时候都……”
      
      赵女士的话还没说完,陈邪摘下咬在嘴里的半根烟,摁灭了,扔在烟灰缸里,起身就往外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陈邪:在线表演如何引起娇妻注意。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慕月墨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重写了第一第二章,恢复日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