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反派太爱我怎么办

作者:艳卷谁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手机

      隔壁桌一走,带动了散场的情绪。文仪站起来,总结性发言,真诚感谢了一番大家,今天这顿饭到这,就算吃得差不多。
      
      有几个人已经醉了,被朋友架在肩膀上,歪歪斜斜往外走。
      
      霍沉鱼跟文仪走在后面,经过隔壁桌时,她看见有张椅子上落了部手机。
      
      那个位置,之前好像坐的是陈邪吧。
      
      霍沉鱼眼睛盯着手机,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要不要拿。
      
      不帮他拿吧,明知道人家丢了手机,就在她眼前,她还故意无视,心里过意不去。尤其是,万一手机有什么重要东西泄露,给他或者陈家造成了严重后果,她会很自责。毕竟霍氏集团还是陈家投资救的呢。
      
      帮他拿吧,她又不愿意。好不容易才让他远离,初步走上自救的正轨,现在又节外生枝地产生交集,岂不是自找麻烦。
      
      霍沉鱼走到门口,吸了一口气,心一狠,出去了。
      
      他手机丢不丢关她什么事,她只要自救成功就好了。反正他是大反派,最后结局注定凄惨的,丢一部手机不算什么。
      
      两名女服务生领着一群年轻客人,跟她错身而过,推开了她们那个大厅的门。
      
      有个男生频频回头看霍沉鱼,有点惊讶:“那是明星吧?长得……”
      
      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女朋友掐了一把:“长得怎么?眼睛收不回来了是吧?”
      
      男生连忙收回目光,哎哟哎哟地求饶。
      
      大厅里还没来得及收拾这两桌,服务员带他们去坐那张干净的桌子。
      
      忽然有男生眼尖,看见椅子上那部手机,悄悄走过去拿了,没惊动前面的服务生。
      
      后面几个看见他拿手机,都挤眉弄眼地笑,也不出声。
      
      男生刚准备把手机揣包里,才关上的门又被推开。霍沉鱼先看了一眼刚才陈邪的座位,果然手机不见了。她又看过来,目光落在那个拿手机的男生手上。
      
      陈邪的手机是定制的,无论外形和颜色,都跟一般的手机不一样,太好认了。
      
      霍沉鱼冲男生伸手,说:“那是我朋友的手机,请还给我。”
      
      男生眼睛一亮,偏把手背到身后,和另外两个男生站成一排,紧挨着,故意耍她:“美女,我们可没捡到什么手机啊,这是我的手机。”
      
      “他手机是限量定制,编号和身份关联的,可以查得到。”
      
      男生明显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愣了一下,难怪刚才他看这手机很不一样。不过要用身份关联编号的定制,手机主人应该不太好惹。
      
      他一下就虚了,没再狡辩,只是看霍沉鱼太漂亮,忍不住再逗逗她:“那你猜猜手机在谁手里。猜对了,我把手机给你。猜错了,你把联系方式给我,怎么样啊?”
      
      “我不猜,”霍沉鱼理也不理他,抬了抬手,坚持道:“手机给我。”
      
      “那我就不……”
      
      两个服务生已经注意到他们的争执了,忙走过来,看着男生说:“这位先生,如果您捡到了这位女士的东西,请还给她。她的确才在这个厅里用完餐,我们都记得,店里也有记录。”
      
      男生被服务员这么盯着,面子上挂不住,只好把手机递给她。
      
      霍沉鱼向两位服务生说了声谢谢,拿着手机出来。
      
      手机要怎么还给陈邪呢?她不想当面还,那样又要产生交集了。她想的是,最好不要让陈邪知道是她捡到的手机。
      
      霍沉鱼思忖了一阵,试了试打开陈邪手机。她把空白锁屏往上一划——打开了。
      
      竟然不要密码?
      
      保密意识这么差的吗……
      
      霍沉鱼决定用陈邪的手机给他朋友发一条消息,然后把手机放收银台,让他们自己去拿。
      
      最好是等下让一个男生去放,陈邪就完全不会知道是她了。
      
      打开聊天APP,她开始找那几个经常跟他在一起的人。
      
      先看聊天列表,第一眼看见的是最上面的聊天好友,备注大小姐。
      
      霍沉鱼眉头一皱,这个头像好像是她。
      
      她点进去,什么也没有,只有验证通过的系统消息,还是六年前的。
      
      真是她。
      
      陈邪把消息置顶了。
      
      霍沉鱼呆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面不改色地继续找谢霖他们的ID。
      
      但是她越看越迷,怎么除了她的备注,其他人都这么奇怪,全是一串数字加几个字符,像什么神秘人员一样。
      
      正找着呢,突然手机一震动,有电话打进来。
      
      她要去挂断,谁知手一抖摁成了接听。
      
      霍沉鱼下意识惊慌又懊恼地“啊”了一声。
      
      餐厅大门外,陈邪一群人靠在银色加长版劳斯莱斯车身上抽烟,姿态很嚣张惹眼。路过的人全都在看他们,还有拿手机录像的。
      
      谢霖拿着手机打电话,过了几秒,给陈邪他们说了句:“通了。”
      
      陈邪歪头叼着烟,无所谓地“嗯”了一声,好像丢的不是他的手机。
      
      电话通了,谢霖听见手机那头“啊”了一声。
      
      又冷又娇又甜。
      
      非常耳熟。
      
      谢霖使劲想了想,忽然瞪大眼看向陈邪,惊讶地说:“霍沉鱼?邪哥的手机怎么在你那啊?”
      
      一群人全都抬头,奇怪地看着谢霖。
      
      陈邪拿下嘴里的烟,走到谢霖面前,伸手。
      
      谢霖把手机放到他手上。
      
      他走开了两步,把手机放到耳边,正好听见电话里霍沉鱼说:“他手机丢椅子上了呀。我把手机放收银台,你叫他自己去拿。”
      
      陈邪挑了挑眉,不说话。
      
      霍沉鱼耐心地等了十几秒,没听见那边出声,就挂了。不过才刚走到电梯门口,电话又来,还是刚才那个号码。
      
      霍沉鱼接了电话,改成走楼梯。
      
      “喂?霍大小姐刚才说什么来着,信号不好,没听见。”
      
      霍沉鱼复述一遍刚才的话:“我把他手机放收银台,你叫陈邪自己去拿——”
      
      “别别别,你别放收银台,”谢霖突然特别着急,跟她解释说,“邪哥手机里有很多特别重要的机密,不能见人的,你放收银台,万一他们看到了怎么办。”
      
      霍沉鱼脚下一顿,皱了皱眉。
      
      好像有可能,他手机没锁,谁都打得开。
      
      “那我给陈湘,让她拿给陈邪?”
      
      “那也不行啊。邪哥手机里的东西,也不能让他们知道,要不邪哥回头不好交代,还得让他爸妈跟着担心。”
      
      怎么这么麻烦。
      
      霍沉鱼没办法,只好咬着牙说:“那我去门口等你们,你来拿一下。”
      
      餐厅大门外,三辆豪车立刻排着队冲了出去。
      
      谢霖坐在陈邪的加长车上,手机开着扩音,特别正经地说:“不好意思啊,我们现在已经快出城了,有个特别急的事要去处理一下,可能得等几天才回得来。手机先放你那行不行啊?”
      
      十分钟就要出城了吗?他们是不是超速了。
      
      霍沉鱼不是很相信,但是她不太清楚锦城到底有多大,不好随便质疑,只能答应:“可以吧,那我挂了,你们回来打他电话。”
      
      谢霖沉默了一会儿。
      
      霍沉鱼听他没话说,就准备挂电话。冷不丁谢霖声音又响起来:“等一下啊,我想拜托你帮个忙!我们要处理的这事儿吧,它非常秘密,只有邪哥账号上有对方的联系方式,我们都不知道。这几天会有人发各种消息给邪哥,你注意看一下,然后转发给我,行吧?”
      
      霍沉鱼讶异地沉默了几秒钟,又皱起眉头:“那你让陈邪在你手机上登录账号不就行了吗?”
      
      “……那不行啊,邪哥账号开了设备锁,只能在他那手机上登录,要修改得刷脸。”
      
      霍沉鱼:“……”
      
      “这事儿真的特重要,我们和对方保持联系可全靠你了啊,大小姐。”
      
      既然手机这么重要,为什么还不看好,要随便丢。
      
      这个人也太粗心大意了。
      
      她拧着眉,不太情愿地说:“我尽量。”
      
      “还有啊,二十分的时候,麻烦你用邪哥的账号发一条好友圈动态,不要加地址,就说‘我之前说的话都不算数’,然后再给好友列表里一个标号‘X00001’的好友发条消息,说好友圈是发给他的。”
      
      霍沉鱼一头雾水,懵懵地问,“这是干什么?”
      
      谢霖叹了口气,神秘地说:“你不要知道太多比较好。这是我们的暗号,代表情况有变,对方会知道是什么意思的,你只要发这个就行了,别的别多说。行吧?”
      
      “哦。”
      
      “太感谢大小姐了,我们回来一定让邪哥请你吃饭。”
      
      “不用不用。”霍沉鱼急忙拒绝,这个是真不用。如果非要陈邪请她吃饭,她就不帮忙了。
      
      她挂了电话,手机上时间已经跳到十四点十七分。
      
      出了餐厅,霍沉鱼坐上自己的车,打开手机,时间刚好跳到二十。
      
      她拿出陈邪的手机,按照谢霖的原话发了动态,然后又在好友列表找到那个编号,给他发消息。
      
      同一时间,陈邪他们的车,停在市中心一家手机店前。
      
      陈邪随便拿了一部,装上手机卡,付账上车。
      
      谢霖坐车上等的时候,打开自己的好友圈翻着玩,不经意看见陈邪的账号发了一条动态:我之前说的话都不算数。
      
      他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拿给陈邪看:“霍大小姐还真发了,她也太好骗了吧,有点可爱。”
      
      陈邪正在登聊天账号,偏头斜了他一眼:“可不可爱,你想怎么?”
      
      “得,我不想怎么。”谢霖连连摇头,表示服气。
      
      沈续也看到了好友圈,“啧”了一声,回过头看后排的陈邪,好奇地问:“邪哥,你跟沉鱼妹妹闹什么呢?人帮你捡手机,你说干什么就干什么,多听话。”
      
      陈邪自从刚在谢霖手里接到了霍沉鱼的电话,情绪一下就肉眼可见地变正常了,虽然一直颓着脸,冷冷淡淡的,但看着完全没刚才吃饭时那么吓人。
      
      沈续觉得陈邪可能是气消了,所以想八卦一下。
      
      陈邪看了沈续一眼,没搭理他。新手机已经登上了聊天账号,昵称是X00001。一登上就看见他自己的账号给他发来一条消息,完全按照谢霖刚才的要求,说好友圈是发给他的。
      
      陈邪想了想,回了句:知道了。
      
      然后把好友圈和这条聊天记录截图。
      
      那边没回他。
      
      陈邪牙齿抵了抵脸颊,又给自己的大号发了一个文档。然后用新手机号给旧手机号发短信:大小姐,麻烦把文档内容复制一下,用短信发给我。
      
      本来这个号码不是谢霖刚才的号码,但是因为陈邪手机里的联系人都没有备注,霍沉鱼也没去翻通话记录,还以为这是谢霖,就打开那个文档,准备复制内容。
      
      ——我好喜欢你。
      
      霍沉鱼呆住。对着文档里仅有的五个字沉默了好几分钟,才觉得这可能还是什么神秘的暗号,毕竟刚才谢霖要她发的话也很奇怪。
      
      应该是她想多了。
      
      她复制了这几个字,编辑成短信,发给“谢霖”。
      
      发完以后,她越想越不对劲,需要如此隐秘方式联系的事,恐怕不是很光彩。要是杀人放火什么的,她这样帮忙在中间联系,岂不是成了从犯?
      
      霍沉鱼有点不安,拿起手机又给“谢霖”发了一条短信:你们不要做犯罪的事呀,特别是陈邪,你劝劝他,不然我就不帮你们发消息了。
      
      她觉得,特别是陈邪,他太有可能做这种事了,一定要拦住他,别把她牵扯进去,她不要坐牢。
      
      过了两分钟,对面回了短信:嗯,听你的。
      
      “……”霍沉鱼看着“听你的”三个字,觉得谢霖说话也开始奇怪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在十二点前发了!
    没有糖,邪哥也要自己硬制造糖吃。
    鱼妹: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山上。
    邪哥:论小号拥有大号好友的重要性。感谢在2020-06-08 13:12:41~2020-06-08 23:57: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天上飘着拉丝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无一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