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反派太爱我怎么办

作者:艳卷谁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个桃子

      陈邪看她不动,又把手往前伸了一点,几乎快碰到她唇边来了。
      
      霍沉鱼忙退了一步,避开他的触碰,眼神复杂地盯着他手里的桃子。
      
      反派是不是都这么不讲道理,她摆明了不要,他还非要给她。
      
      “怎么,嫌我脏啊?”陈邪看见了她抗拒的眼神,还以为她是嫌弃他手脏。
      
      虽然——他看了看自己拿桃子的那只手,粗糙到极点的浅棕色皮肤,手上全是厚厚的老茧,食指上有根倒刺忘拔了,交叉纵横着几条早就愈合了的深色伤疤。
      
      一对比手上清白光滑的桃子,更加衬出他的手有多难看。
      
      确实好像有点脏。
      
      陈邪耐着性子解释:“下来的时候洗过手了。”
      
      嗯?霍沉鱼讶异地看他一眼,不知道他怎么想到那个方向去了,她不是那个意思。不过他都说到这份儿上,她再不拿,一直僵在这里也不好。
      
      她慢吞吞地伸手,把桃子接过来。过程中很小心注意,没有碰到陈邪的手。
      
      不过桃子拿是拿着了,她也没吃,就低着眼睛,越看这个桃子越讨厌,越看越生气,没忍住嘴巴一噘。
      
      要是她爹在就好了,没人敢欺负她,没人敢逼她做不喜欢的事,也没人敢让她这么忍气吞声。
      
      陈邪瞥见她噘嘴,好像要哭,脸色一下正经了。
      
      他就是想给她吃个水果,没想惹她生气。
      
      陈邪把手背到身后,微微弯腰,歪头去看她的眼睛,怕她真哭出来了:“你别啊,我没想做什么,你不爱吃就不吃了,别这么怕我成不成。一会儿陈湘看见了,以为我怎么你,我没地儿说理去。”
      
      “陈邪你,能不能别勉强我?”霍沉鱼强撑着曾经高岭之花最后的倔强发问。
      
      她倒不是要哭,她是从小到大没受过这种对待,偏偏又没有办法反抗,只能被逼着接受,心里觉得很害怕、很生气,很厌烦。
      
      她已经尽力在躲开他了,是他总意料之外地跟她撞上,又总是没完没了地冲她找茬。
      
      这些都是原书剧情里没有的,他到底想怎么样呢!
      
      陈邪想说不勉强你肯看老子一眼么,然后变成想说我没想勉强你,最后出口的话,变成他低着眼睛,淡淡地嗯了一声。
      
      他不想解释什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她不会想听的。
      
      霍沉鱼看他现在的神情还算认真,决定趁机弄懂他心思,知己知彼才好百战百胜,于是问了她昨晚纠结一晚上的问题:“请问昨天晚上你为什么帮我呢?”
      
      他在酒吧外面,明明说了他并不是对她有意思。
      
      陈邪见她如临大敌,眼神很紧张,生怕他说出是因为旧情难却想追她这种话,失笑一声,火气从心底涌上嗓子眼,堵在胸口上。
      
      他慢慢放下水果刀,懒痞痞地坐回沙发上,恢复一贯颓废的冷淡,双腿交叠,翘出二郎腿,从烟盒里抽出一只烟叼在嘴里,低着头点燃,吸了一口。
      
      他怕他再不抽可能压不住燥意:“我跟顾庭深不对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有你,这也是早晚的事。”说到这,顿了一顿,勾一勾唇角,扯出点不在意的冷笑,“大小姐可别自作多情啊,老子没想一直犯贱。”
      
      “自作多情”四个字被他用奇怪的腔调说出来,配合粗俗的“犯贱”二字,格外刺激人。
      
      霍沉鱼欲言又止,再尽力冷静也冷静不了,憋得脸都红了,偏偏他说得好像也没问题,反驳都不知从何反驳。
      
      顾庭深的确从学生时代,就看不起陈邪他们,连带着也不让霍沉鱼接触。
      
      陈邪被找回来以后,一直和顾庭深针锋相对到了全文完结。有可能昨晚的事只是一个引线,顾庭深为难他曾经追过的白月光,陈邪觉得有点伤他男人的面子,所以借机出手,完全说得通。
      
      难道真是她自作多情?
      
      霍沉鱼总觉得这个结论哪里怪怪的,可她完全没有男女感情经验,分不出是不是真的,只能皱眉追问:“那你今天为什么不出门,你不是一向不在家多待的么?”
      
      “了解得挺清楚啊,对我这么有兴趣?”陈邪挑了挑眉,心里再有火气还是忍着,语气慢悠悠的,尾音上挑,很意味深长,“今天老爷子回来,昨晚他们同意撤职的条件就是这个,我今儿一整天都得在家。要不然,你以为我专程在这等着你呢?”
      
      霍沉鱼低低地“啊”了一声,有点惊讶,沉默了几秒钟,反应过来,脸红到了耳朵根。
      
      她刚刚真的怀疑过,陈邪可能是故意在等她。没想到。
      
      她好尴尬。
      
      霍沉鱼想找个洞钻进去,不要再出来。
      
      尤其是,她换位思考一下,想到她在陈邪眼中,形象是这样:一个曾经他疯狂追求过的过气白月光,六年后家里公司面临破产,开始频频出现在他面前,还自作多情地以为他对她痴心不改,故意躲着他来引起他的注意。
      
      啊啊啊啊!
      
      霍沉鱼有点崩溃,镇静的外表差点维持不住。虽然他这么一说清,可算是解除了她的一种担忧,但是她并没有感到释然的轻松自在,一种淡淡的尴尬和羞恼弥漫客厅。
      
      “那是我误会了你,真对不起。”霍沉鱼懊恼得没脸看陈邪玩味的目光。
      
      陈邪还点头呢,“啧”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所以,你以后不要再为了引我注意,故意对我与众不同,我不吃那套啊。”
      
      霍沉鱼垂着双眼,静静地答应。
      
      她本来也从没有想故意引他注意,但是好像对陈邪是说不通了。无所谓,只要陈邪不是喜欢她才纠缠她,她就可以暂时忍住,像对一般人一样对他,然后慢慢淡出他的视线。
      
      想到这里,霍沉鱼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桃子,尽量把它当成普通朋友给她的,鼓起勇气,咬了一口,慢条斯理地嚼。
      
      陈邪侧坐着,把手肘支在沙发背靠上,撑着头,耷拉着眼皮,一直盯住她吃桃的嘴巴看。
      
      过了几秒,他转过头扯了下衣领,滚动喉结,没说话。
      
      有点热。
      
      陈湘抱着一个小箱子进来,脸上出了微汗,喘着气说:“你看这是——”她话还没说完,看到了沙发上的陈邪,愣了一下,叫道:“陈邪哥也在啊。”
      
      陈邪有意无意扫了她手里的木箱一眼,松松咬着烟,嗯了一声。
      
      霍沉鱼疑惑地观察着箱子,等着陈湘说出它的来历,没想到陈湘突然惊喜地跟她介绍:“啊,沉鱼,我哥陈邪你记得吗?以前隔壁职高追你追得最凶的那个!他就是我大伯和大伯母被拐的儿子,你说巧不巧哇?”
      
      那可真是太巧了啊。
      
      霍沉鱼呼吸一滞,面无表情地看着陈湘脸上的喜色,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只想任何人不要再提起这个话题,她刚被陈邪嘲笑了自作多情,现在每提一次,她就扎心一次,让她平平静静地过完这半天吧。
      
      可惜陈湘没领悟到她眼里的请求,转身又笑眯眯地看向陈邪。
      
      霍沉鱼预感到了她要说什么,急忙想打断她:“阿湘别——”别再提她和陈邪的关系了。
      
      晚了一步。
      
      她听见陈湘冲陈邪大声说:“陈邪哥,这你白月光啊,还记得吗!”
      
      “白月光……我想想啊。”陈邪笑大了,故意拖着调子,慢吞吞地,看见心如死灰的霍沉鱼偏过头默默咬桃子,一脸全然不想面对这个场面的样子,便语调挑逗地故意问她,“我该不该记得啊,大小姐?”
      
      听他那意思,他很担心他要是说记得,又要让她误会呢。
      
      你就该闭嘴吧。
      
      霍沉鱼心底这么想着,冷冷地看他一眼,知道他是故意,也不理会,拉过陈湘,强行转话题:“这个箱子是做什么的?”
      
      “哦,这是陆哥哥给你留的。他出国前知道了你毁容留学的事,担心你想不开,写了很多封信放在里面,还有定情信物呢,叫我转交给你,要你等他回来娶你。”
      
      陆定文,女配霍沉鱼的竹马,一直暗恋她,但从没表白过。
      
      后来回国见到毁容的霍沉鱼,十分心疼,坚持要娶她,不过被父母强硬拒绝了。
      
      身后有人“嗤”了一声,声音冷冷的,没有笑意。
      
      霍沉鱼两只手抱住箱子,没搭理他,还在仔细回想陆定文对主线剧情的影响,又冷不丁听见陈湘说:“但是我觉得你不要等他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不如你嫁给我陈邪哥,你就是我的小嫂子,咱们天天在一块儿玩,多好。”
      
      这句话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霍沉鱼手一颤,震惊地看着双手撑在桌上、一脸期待地跟她对视的陈湘,想了好一会儿,憋出四个字:“大可不必。”
      
      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如此丧心病狂的想法,除非是不打算活下去了,否则霍沉鱼干嘛要自寻死路。
      
      这时候门外开进来一长串豪华车队,应该是去机场接老爷子的车回来了。
      
      他们陈氏的私人机场离别墅不是很远,二十多分钟车程而已。
      
      霍沉鱼忙把箱子抱到一旁的柜子上放着,唯独手里的大半个桃子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她扔掉——霍沉鱼看见陈邪正叼着烟歪头冷眼凝视她。
      
      如果不扔,吃了一半的桃子也不能放回果盘里,也不能人家主人回来了,她这个小辈客人吃着桃打招呼。
      
      愁人。
      
      都怪陈邪。
      
      陈厉夫妇跟在陈老爷子、李老夫人身后进来,霍沉鱼和陈湘乖巧地打招呼,四人笑着点点头,一扫大厅里的人,目光都顿在陈邪身上。
      
      陈邪看了他们四个一眼,敷衍地站起来让了个座,走到了霍沉鱼旁边坐下,说了句:“回来了?”
      
      霍沉鱼把拿着桃子的手背在身后,看着陈邪皱紧了眉。
      
      他跟陈家的关系果然不好。这种要死不活的态度,陈老爷子还不当场生气。
      
      谁知四个人对这种态度还一脸惊喜,好像很意外他会坐在这里打招呼。
      
      陈老爷子脸上止不住的高兴,笑骂:“哎,回来啦。你这小兔崽子,还算有点良心。”
      
      李老夫人也笑眯眯地看着陈邪,那份慈爱藏都藏不住,要不是怕让他反感,老夫人都想坐到他旁边去摸摸头。
      
      她这心肝宝贝大孙子,谁说他对这个家一点情意都没有的?虽然平时不着家,冷冷淡淡的,但今天他们老两口过来,他还是有特意留在家里等他们嘛!
      
      陈厉素来严肃的脸上也露出欣慰的笑意,儿子总算有一天留在家里了,还主动跟他们打招呼,看得他差点猛虎落泪。
      
      这么半年,他还没有跟儿子说过几句话呢,今天甚至说不定还可以一起吃饭,他再也不用酸儿子曾经去办公室等言浓了。
      
      “还是爸妈面子大,这小子才肯待在家一次,平日八点就见不到人了,更别提主动打招呼。”陈厉嘴上说着坏话,语气却不是那么回事,宠得很。
      
      霍沉鱼表面平静,心底却有点感动,明明是陈厉夫妇用撤职换来陈邪留在家里,他们还装出吃惊的表情,把功劳归在老爷子老夫人身上,可以说很有孝心了。
      
      陈厉一句话哄得老两口笑得合不拢嘴,不住地夸陈邪。
      
      落座后又看见陈湘和霍沉鱼两个人还站着,老夫人先叫陈湘乖孙女坐到她旁边去,然后上下仔细打量了一圈霍沉鱼,问赵言浓:“这是?”
      
      陈老爷子看了看霍沉鱼,又看了看挨着霍沉鱼坐的陈邪,喜上眉梢地问:“这是我孙媳妇儿啊?真好看,小兔崽子眼光不错。”
      
      什么?
      
      谁?
      
      霍沉鱼如遭雷劈,呆了呆,急忙摆手,礼貌但有点慌张地说:“没有没有,不是的呀,您误会了,我是来找陈湘玩的。”
      
      赵言浓认出了霍沉鱼,看她被吓到了的样子,忙解围笑说:“这是霍家千金,霍沉鱼。”
      
      霍家千金他们不知道,霍沉鱼这个名字,他们知道。这屋子里四个大人,谁还没仔细看过一份陈邪这些年来的经历档案呢。
      
      对“霍沉鱼”三个字可谓是如雷贯耳。
      
      陈家长辈看她的眼神,不仅没有因为她的否认冷淡,反而更诡异暧昧。
      
      “沉鱼啊,好啊,快坐——就坐那吧,近。”四双眼睛笑眯眯的。
      
      霍沉鱼看看旁边冷脸坐着叼烟的陈邪,叹了口气,小心坐下,神色很复杂。
      
      说不上他们态度哪里奇怪,她就是觉得头皮发麻。
      
      “还孙媳妇儿,想得挺美。你们别把人给吓跑了,人来找陈湘的。”陈邪手上夹着烟,把酸枝木大茶几上那只莲纹瓷瓶抓过来,转头看向她。
      
      瓷瓶一看就价值不菲,问题体型还不小,陈邪可以一只手抓过来放沙发上,其他人可不行。
      
      霍沉鱼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果然,陈邪语气淡淡地对她说,“麻烦大小姐帮我把这瓶子放那边柜子上,放这碍事,我不能伸腿。”
      
      ——茶几上伸什么腿。
      
      众目睽睽,长辈在列,怎么能做如此粗俗放肆的动作?
      
      霍沉鱼额头青筋跳了跳,睁大了眼,警告的眼神在莲纹大瓷瓶和陈邪臭脸之间来回看,背在身后的手一紧,差点把手里的桃子砸在他脸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更,会很晚了,明早看吧~感谢在2020-06-04 07:04:52~2020-06-04 23:53: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谢明辞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无一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