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人人都说我是心机女

作者:微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亲家

      年关将近,各大公司热热闹闹地举办年会。
      云市也不例外,大大小小的酒店红火成一片。
      
      顾金尧从交易中心赶回来,捂着热乎乎的土地权证,一路上都没有缓过神来。
      在商场上混迹多年,他也经历过大起大落,可是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过山车般的转折。
      
      今年对顾家来说是很关键的一年,年初在南美拿下大单,为此急急匆匆引入了新生产线,大量的资金都压在了这里。
      结果因为出货不及时,不仅要付违约金,还要忙着做客户维护。
      这几年,公司迈的步子很快,从银行贷了巨资,财务成本一直高位运行。实在是南美的市场前景太可观了,顾金尧才会做这种冒险的决策。
      
      真的只要给他两年时间,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扭亏为盈。
      可是现在回款赶不上负债,断臂止损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了。眼看着顾家就要起飞,却再次面临重击。
      这就是白手起家的弊端,让顾金尧不止一次深恨,连关键时候帮扶一把的人都没有,唯一一位有权有势的远亲,也根本不能一条心。
      
      他这么上心地把女儿送上高枝,除了为顾家壮大人脉,更是不想让女儿以后会跟他一样辛苦。
      
      以为这个年关就这样了,得咬着牙撑过去,真的是做梦都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
      先是接到商行行长电话,说顾氏一心实业风格可贵,这次一定会力保顾氏渡过难关。
      然后那块被他挂牌出让的储备用地被人拍下,交易所居然告诉他这块地又被转赠给他,一应税款已交,只差他签字确认。
      
      这样大的馅饼砸在头上,让顾金尧怀疑有什么阴谋,特地请了律师从早上查到现在,没有查出半点不利于他的地方。
      这让本就是忍痛出让的他再也没办法抵制这种诱惑。他卖地不过是为了周转,只要挺过这段时间,大不了把出让款连本带息地还回去就是了。
      
      这些意外砸得顾金尧脑袋发麻,车到了酒店,他都还醒不过神来。
      他的妻子正等在门口,一看到他就急冲冲地迎上来。
      “你怎么不接电话,看到我发给你的名单了吗,临时多了好多人要来?”妻子何佩的声音透着久违的喜意。
      “谁,谁要来?”,顾金尧皱眉,顾氏出了问题,这次的年会本就没打算大办,请的人也不多。
      何佩竖起手指比了个一,压低声音说,“除了这位,还有沈家也要来,还说了什么帮忙向亲家美言一二之类的话。”
      “亲家不会是在说我表姐吧?”何佩问丈夫,“用得着美言什么呀,比起来沈家上头人的位子可要高多了,帮我们美言还差不多,再说,亲家是儿女亲家的意思吧,能这么用吗?”
      
      听着妻子语焉不详的话,顾金尧还是摸不到头绪。
      沈家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跟自家结亲?沈家的第三代长子的确和茵晚年纪相仿,他当初也主动表露过这种意向。
      沈家当初可是一点脸面都不给地直接拒绝了,连相看的想法都没有。
      要不然他干嘛让女儿千里迢迢去京市。
      
      对了,京市!
      顾金尧猛地一拍脑袋,突然茅塞顿开。怪不得会有这么多好事上门,原来是结亲的事成了。
      茵晚这孩子别别扭扭地肯定是故意瞒着家里人。妻子昨天还嘀咕女儿放假了不回家不知道在忙什么。
      好,好,不回来好!
      
      人逢喜事精神爽,顾金尧突然满面红光,大声跟手下人交代,“年会换成大厅,换最大最好的!”
      尚家的亲家!在整个云市,这下还有谁能跟他比后台。
      
      随着谢翡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转,独立楼的气氛也不再像一开始那么紧绷。
      他已经从ICU转到了病房,不用再禁食,这之后就需要有人照顾饮食。
      谢夫人只过来看了儿子一次,见情况稳定就没有多留,不光自己走,还把阿琴也带走了。
      
      不再有医护二十四小时陪同,现在病房里长时间只有谢翡和顾茵晚两人。
      这里的病房像个套间,各种配套设施齐备,不必像普通医院那样,病人和家属只能挤在一个空间里。
      这一点让谢翡很是遗憾。
      
      他行动不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顾茵晚再一次走出他的视线范围。
      也就是她不在身边的时候,他才能集中得了心神办公。
      还好左东明不在这里,否则肯定又要念叨他不是以前的谢翡了。
      
      以前跟现在到底有多大区别,让谢翡来说也无法说清楚。
      但是,他更喜欢现在的自己,除了倾轧和算计,他居然也可以纯粹地去喜欢。
      
      谢翡淡笑着翻开文件,他可真是病入膏肓了,人不在眼前都会心思跑偏。
      
      俏丽的护士走进来,为他例行测量血压和体温。
      年轻的掌权人无论是容貌和气势都无可挑剔,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能进到这里工作的都是专业水准过硬,肯定不会犯一些低级错误,但小护士的脸却控制不住地发红了。
      为了不被发现,只能拼命控制绮念,快手快脚地完成工作,一直到回了护士台才松了口气。
      
      “小茜,不就是量个血压和体温嘛,怎么好像跑了个八百米回来”,有人笑话她。
      “呸,上次你去不也一样,小心我跟姐夫告状”,小护士脆生生地顶回去。
      “多少年才碰到一次这种极品啊,真希望他能多留一段时间”,有人捧着脸颊感叹道。
      “你们够了啊,留多久都没用,人家有女朋友的,没看到他看女朋友的那种眼神啊,那可是一点死角都没有。”
      
      这句话一出,护士台的气氛立刻变得低迷。
      人比人,气死人,怎么会有女孩子好运成这样子。
      不过,美貌成那种程度根本没法比就是了。虽然接触得不多,但那位女孩待人接物的风度也可圈可点。
      玉一般的人,越看越让人移不开眼,也合该有这样的好命。
      
      “小茜,省省力气,别照镜子了啊,有这样的女朋友在,那位才不会多看你一眼。”
      “怎么着,怎么着,我就是乐意自己看自己,我又没管别人要不要看。”
      “嘘,你们别闹了,护士长马上回来了。”
      
      不同于护士们的活泼,顾茵晚这段时间总是很安静,做的比说的要多得多。
      谢翡恢复饮食之后,她特地去跟主治医生请教有益恢复和需要避讳的食物。
      简单的流质或半流质营养餐,吃到口中,会发现她用了多少巧思去保证口感,怕他觉得单调,每一餐都换着花样。
      
      谢翡看着眼前的食物迟迟没有动筷。
      “是不是有不爱吃的东西?”顾茵晚问道,“我可以重新去做。”
      医生说谢翡已经可以适量吃些肉类,她就做了这碗番茄牛肉小面汤,能补血又好消化。
      小面汤是医生推荐的一种主食,说很适合病人。她第一次尝试做,搅面时力度没有把握好,试验了几次才成功。
      所以,端给谢翡时就比平常晚了些。
      
      “晚晚,别让自己这么辛苦”,谢翡看向她,“你做的,我都不会挑。”
      “不辛苦”,顾茵晚微笑,“以前说过要请你吃饭的,正好有机会。”
      以前?不知道为什么,听她说起这个字,谢翡的心里突然一片涩然。
      “我只给你做过一碗面”,谢翡的声音低沉,“我现在很后悔让你吃了那么难吃的东西。”
      “不难吃的”,顾茵晚摇摇头,“我很喜欢。”
      
      “那我再……”
      谢翡想碰碰她的脸,却被她起身拿空托盘的动作避过。
      “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顾茵晚顿了顿,又笑了笑,“现在生病的不是我哦。”
      
      少女端着托盘的手稳稳的,步子也稳稳地走向那扇联通厨房的门。
      她现在就是这样,能躲就躲,就算关心也要先把门闭起。
      似乎这样做,就能把以前和现在割裂开。
      
      “晚晚,回来”,谢翡在她身后说。
      顾茵晚的身子僵了僵,终究还是无奈地回过头,“我把东西收拾一下就回来。”
      
      谢翡重新仰躺回床上。
      病人有任性的权利,不是吗?既然他舍不得用手段去左右她的选择,那小小的为难总可以吧。
      
      也许是因为照顾的精心,也许是因为身体底子好,入院两个星期都不到,谢翡的伤口就愈合可以拆线了。
      顾茵晚在一大早独自一人离开,只动作小心地在谢翡床头放了两样东西,连多看他一眼都没有。
      少女轻灵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守在门外的人立刻推门入内。
      
      谢翡已经站起身,没在意那顶被还回来的皇冠,只拿起了压在底下的册子。
      他走到窗前,从这里可以看到通向门外的必经之路。
      
      “老板?”
      下属垂下头,恭敬询问道。
      不用说在这个医院内,就算顾茵晚跑到天边去,只要谢翡发话,马上就可以把她带回来。
      
      谢翡打开手中的这本不起眼的册子。
      顾茵晚执画笔的手,写的字同样秀美,他曾经收到过一份送给“尚恒”的礼物,所以很熟悉里面的字迹。
      这是一份根据不同阶段调整的食谱,连他的喜好都特别照顾到了,那些他喜欢吃的东西出现的频率会特别高一些。
      
      谢翡轻轻地碰触着纸页,有点想笑。真的是难为她了,她做的东西他明明一样都没挑剔过,不知道是怎么观察出来的。
      
      一张纸片掉出来,轻飘飘地要滑落。
      谢翡把它按在玻璃窗上。
      “谢谢你,给过我最好的曾经。”
      视野中出现女孩子的身影,谢翡看到她突然转过身,用力朝着这里挥了挥手。
      明明是单向透明的玻璃,她却一直望到了他的眼睛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