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倾瑶

作者:鱼清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夜会

      “阿丽莎参见皇上皇后!皇上万福金安!”
      
      宴座上大多嫔妃大臣目光都落在阿丽莎身上,或惊艳或嫉妒,顺景帝笑:“免礼,赐座!”
      
      柳公公将阿丽莎带到李修齐左手边的空位上,阿丽莎向他福身低声:“九王爷福安”,座下的皇权贵族们一脸看好戏。
      
      李修齐扭头看向她点了点头,“公主请坐”
      
      孝康皇后举起酒杯亲切笑道:“阿丽莎公主从波斯到天蜀国路途可还辛苦?”
      
      阿丽莎双眸弯成月牙:“谢皇后娘娘关心,路途有花婆婆照料,不辛苦”
      
      花婆婆欠了欠身,孝康皇后看向她:“听说此次你们波斯国前来拜访的只有你们二位?可不担心安全问题?”
      
      花婆婆神态自若:“有老身护着阿丽莎就够了”
      
      孝康皇后转头冲着顺景帝笑:“波斯王也还真的能放心他的掌上明珠。”
      
      阿丽莎掩嘴笑撇了一眼右边的九王爷,瞧他面无表情漫不经心的坐在那,垂眼看着案前的餐食,心不在焉的模样竟也是这般好看到赏心悦目。
      
      察觉到阿丽莎的目光,李修齐偏头看她:“今日还没谢过阿丽莎公主的神药,多谢公主救了本王朋友一命。”
      
      “看她的伤应不至伤及性命,我的药只是辅佐作用,九王爷言重了。”
      
      李修齐勾唇:“还是谢过公主,本王敬你一杯”
      
      阿丽莎端起酒杯,柔笑:“叫我阿丽莎就好”李修齐点头垂眸饮下杯中酒。
      
      上位的景顺帝与肖康皇后见他们如此,对视莞尔一笑,“朕知道波斯王此次让公主前来拜访,是有意在朕的臣民中为公主选一位乘龙快婿”景顺帝挑眉看向阿丽莎:“公主可有心属之人?”
      
      阿丽莎偏头娇笑:“阿玛的意思正是阿丽莎的意思,贵国人才辈出今日阿丽莎见到的就有不少好男儿,不过阿丽莎我还得自己好好选选罢”
      
      皇后轻笑看向她,波斯女子果然像传说中的那样如男儿一样豪迈不羁,性情直爽。
      
      景顺帝点头看了一眼李修齐,后者不动声色,他和气道:“若是瞧上有意的,可直接禀报给朕,朕会为公主做主,为你们赐上美满姻缘。”
      
      李修齐实在忍受不了这几个人一唱一和无不无聊?面前的歌舞也扰的他心烦,正要起身告退,景顺帝又开了口:“晚宴过后,九弟你就把公主接到你府上住,好好招待公主,别让皇祖母操心”
      
      看他故意提起皇祖母,只为了提醒他和皇祖母的约定,想起之前答应的事情,李修齐只好咬牙:“是,皇兄!”
      
      阿丽莎浅笑:“谢皇上”
      
      顶着旁边公主的炙热视线,李修齐心累,终于到晚宴结束,李修齐缓缓起身准备离去,见到三皇叔快步走了上去。
      
      “三皇叔留步。”淮南王回头停步,淮南王正是先皇同袍弟弟。已年过五十,气势看起来威风凛凛令人敬畏。
      
      “是修齐啊”
      
      李修齐:“三皇叔近来可好?”
      
      淮南王拍了拍他的肩:“好啊,皇叔倒是听说你前些日子又被你皇兄关到牢里了,又犯了什么错?”
      
      李修齐摆手嬉笑:“小事小事不足挂齿”和淮南王并排走:“三皇叔什么时候有空,本王想请三皇叔吃饭,就在我九王府怎么样?”
      
      “好,就中元节过后,我们叔侄可好久没聚了”
      
      “什么是中元节?” 阿丽莎跟了上来,几名侍卫与花婆婆跟在她身后寸步不离,“参见大人”
      
      淮南王抬手:“公主免礼,中元节是我们天蜀国祭祀先人的日子。”
      
      李修齐:“这位是本王三皇叔淮南王”,阿丽莎面色惊讶又行礼福身:“阿丽莎在波斯就听说过淮南王的战功事迹,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淮南王哈哈笑道:“哦?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现在老了”
      
      阿丽莎起身摇头:“不对,可知淮南王这个名字就是如雷贯耳家喻户晓的人物,就算是您现在在我波斯人眼中也是人中之龙真豪杰”
      
      几句话逗的淮南王欣悦无比,他笑道:“波斯王可有了一个好女儿啊,公主可真是会说话,此次来我朝可得好好玩玩,改日本王去波斯拜访拜访你阿玛。”
      
      阿丽莎笑着答应:“好”
      
      “那本王先告辞了,公主再会”淮南王离去后,李修齐抬脚走,阿丽莎赶上李修齐的步子,“你走慢点”
      
      李修齐撇了一眼她的脚,不理解:“你不能穿双鞋子吗?”
      
      阿丽莎高兴的抱住他胳膊:“我没有鞋子,你要送鞋子给我吗?”
      
      李修齐甩开她的手:“公主自重,本王不喜欢你,让你住在本王王府也只是迫于皇上的压力,希望公主早日找到心悦的驸马可以从本王府里搬出去。”
      
      阿丽莎嘟嘴不满:“我还没住到你王府里,你就赶我走了?”蹦到他面前挡住他的路,眨巴大眼睛,“我长得不好看吗?”
      
      李修齐丝毫不给面子摇头,阿丽莎失望:“喔,可是你长得很好看啊”李修齐满头黑线,叹气:“天色不早了,宫外本王安排了马车接你去府上,回府后有人安排你的住处”
      
      “你不和我一起回王府吗?”
      
      李修齐给她一个背影,潇洒摇手:“小爷还有事,公主告辞”阿丽莎红唇慢慢勾起,绿眸里泛起难以掩盖的兴奋光芒。
      
      “你不喜欢我我才喜欢你,你如果喜欢我一下,说不定我就不喜欢你了。”
      
      ~~~
      
      魏千瑶到了亥时才醒过来,醒来之后感觉后背疼痛无比,见到趴在床沿边上睡着的铃儿,及时把嘴边的痛吟咽了下去。
      
      由于后背受伤,魏千瑶只能整个人趴在床榻上,她慢慢转头抬眼发现这个屋子完全陌生,这里是哪里?记忆回笼,她昏迷前看到了杨婆婆,她人呢?
      
      长久趴着压得胸口胀痛,魏千瑶双手撑起慢慢起身,牵扯到后背的伤口忍不住‘嘶’一声,又趴回床上。
      
      铃儿惊醒过来,“小姐您醒了”,魏千瑶抬手示意,铃儿微微把她扶起:“大夫说小姐最好不要大幅度动作了,这几日就趴在床上好好养伤,小姐,您可吓死我了”
      
      “我没事,这是哪里?”
      
      铃儿给她倒了一杯水,端到她嘴边:“这是尚书府,宋公子把我们接过来的”
      
      魏千瑶喝水的动作停滞,“那杨婆婆呢?”铃儿替她擦了擦嘴边的水啧:“被九王爷抓了”
      
      魏千瑶想了想说道:“李修齐不认识杨婆婆,我怕他会对婆婆不利”“是她伤了您,小姐您还想着别人呢”
      
      魏千瑶淡淡皱眉:“她是想杀了宋成和,没想到宋嘉韵推了我,我替他挡了这一刀,她这一推也是帮了我...宋嘉韵人呢?”
      
      “自从您受伤后,就没见着宋四小姐的人了”铃儿问道:“小姐您饿不饿?”
      
      魏千瑶摇头,铃儿又问:“什么推了帮了?”铃儿想起什么恍然大悟,张大嘴:“您是说是宋四小姐推了您?”见魏千瑶没有否认也没有点头,恨声:“我就说就那个宋成和小姐您怎么会去帮他挡刀,怪不得一直没有见到她的人影!”
      
      “我这就去告诉宋公子!”
      
      魏千瑶叫住她,“别去,既然大家这么认为就误会下去好了,我们这不是顺利进了尚书府吗”
      
      铃儿看向她背后缠着满满的白布:“都这样了,小姐您还想着...”
      
      魏千瑶抬起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这是尚书府”,魏千瑶尝试坐起来,长久趴着身体是真难受:“记得注意自己的言辞,我们一步一步来,别说了受了一刀,就算把我千刀万剐我也要找出凶手还我爹爹一个清白”
      
      铃儿知道自家小姐的倔脾气,心疼的擦着眼泪,“好好,小姐您别说了,先把伤养好,铃儿豁出性命也会帮小姐您的”
      
      夜深人静,尚书府的侍卫视察不严,李修齐踏着月色找进了魏千瑶待着的房子。
      
      魏千瑶毫无睡意,眼睁睁看着这个人翻窗进来:“你...”,李修齐呼气:“见着爷高兴的说不出话了吗。”
      
      魏千瑶:“你...怎么来了”
      
      “白天见你半死不活的样子,担心你死了”虽是担心人的话说出口怎么听这么不舒服。
      
      李修齐:“你的伤怎么样了,痛吗?”
      
      魏千瑶趴在床上呵呵一笑:“谢谢王爷的关心,显然我还活得好好的。”
      
      李修齐看向她的脸,从他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她光洁的额头和柔顺的发梢,三天不见怎么就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魏千瑶闭上眼睛问
      
      她头发温顺的分成两束垂在肩头,像此刻她的人一样乖巧,配着白衣蝉被看上去静婉安好,不知怎的,李修齐心里好像泡了海绵一样,软乎乎的,他抬起手掩饰的摸摸鼻子开口:“爷去医馆找你,大夫说你被人接走了,爷猜是宋成和,果然是他。”
      
      “那个伤我的人是杨嫂的婆婆,你没把她怎么样吧?”魏千瑶偏头开口询问,发丝随着她的动作偏向一边。
      
      李修齐皱起剑眉,在屋里子来回走了两步:“她为什么要伤你?”
      
      魏千瑶摇头解释:“是误会,她目标是宋成和,我阴差阳错被人推了挡了上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评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