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星际都知道我渣了皇帝陛下

作者:易叶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9章

      ‘通知’二字嚣张又充斥着疯老二惯常的疯劲。
      
      他自然不会等钱老三允许通行这种磨磨唧唧的流程,大步跨上战舰,怒声传出三米:“兄弟们辛苦点,再给我走一趟,为我们死去的兄弟报仇!”
      
      刚回归的人大声应和,连忙跟上首领的脚步匆匆踏上战舰离开。
      
      灰色地带是现如今星际版图最小的星系,不过百来枚星球,哪怕因为贫富区分了内圈外圈,可地方就这么大,距离很近。
      
      百架战舰不到三分钟的时间,直接落在钱老三出事的外围星球上,开始肆意搜索。
      
      钱老三的人都惊呆了,喊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正巧疯老二跳下来听见,冷笑道:“你管我做什么?你敢阻拦一下我直接做了你!”
      
      这头炸金毛太有辨识度了,钱老三的人噎了下,哪敢在他面前放肆,一个个全都变成了鹌鹑。
      
      顾深早就知道了这些人欺软怕硬的劣根,见怪不见,跟在疯老二身后指挥大部队。
      
      搜索并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更何况钱老三的人早就翻了个底朝天又重新驻扎,新旧交替更是添加了困难。
      
      疯老二来回踱步,头发炸的越来越厉害。
      
      顾深记着自己的任务,主动去跟钱老三的人攀谈:“你们在这里驻扎多久了?”
      
      领头的说:“不到两周。”
      
      顾深:“看来是不知情了?”
      
      领头的揣着手道:“调查的线索都在我们老大手里捏着,您要是去问不必在这里做白用功强。”
      
      这话是说给疯老二听得。
      
      顾深眨了下眼睛,开始抠字眼:“什么叫白用功?我们兄弟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你就这么肯定我们什么都找不到?你为什么这么自信?哪里来的自信?”
      
      “那是因为我们也调查过,险些将这些翻了个底朝天,自然知道。”
      
      “你不是不知情吗?”
      
      “我只是不知内情。”
      
      “我倒觉得你知道的很多。”
      
      两人正阴阳怪气的聊着,疯老二突然看向领头的,阴森森道:“拖出去,让他知道知道我们兄弟的厉害。”
      
      这就是要用刑了。
      
      领头的又惊又怒,这下彻底忍不住了:“我们敬重您是二爷才没阻拦,您跑到我们老大地盘上折磨他的兄弟也太欺负人了。”
      
      疯老二闻也未闻:“拖出去!”
      
      “我们老大马上就到,我看你们谁敢?”
      
      “谁敢碰我!!”
      
      落到疯老二手里的后果,想必这位领头的十分熟知,死活不肯就范,拖延时间等着老大救场。
      
      但是钱老三还没来,搜查的人先进来了:“老大,我们发现一处地方!”
      
      疯老二直接往外走:“在哪?”
      
      顾深也跟着,顺便跟副队长对视一眼,示意这里就交给他了。
      
      副队长站在原地默默点头,等人走远了转身看向钱老三的人,微微眯眸……
      
      搜查的人一路引着疯老二来到武器库,里面资源充足,无论是轻巧的杀伤力大的一应俱全,甚至比的上内圈星球。地板中间,有一个塌方,里面灯光晃动,还有人在搜查。
      
      “怎么回事?”
      
      “我们也懵着,好好搜查结果一脚踩空直接掉下去了,摔得咱们兄弟半晌没回神。”
      
      “下面是什么?”
      
      搜查的人顿了顿,小声道:“是三家常用的军需,零零碎碎有大有小,瞧着攒了不少年。”
      
      作为刀尖上舔血的星盗,折损物资很正常,有时候连人一起没了也是时常发生的事,不会有人算计到准确数字,甚至疯老二只要兄弟忠心不在乎这些,允许他们扣点油水。
      
      可他不允许臭虫趴在他身上吸血!
      
      这边一波未平,那边砰砰两声枪响,紧接着连机甲都出动了,像是打起来了。
      
      疯老二握紧拳头,青筋鼓起:“他找死!”
      
      等钱老三姗姗来迟时,疯老二已经完全进化,变成了逮谁咬谁的疯狗。
      
      整个星球再次乱成一锅粥。顾深跟副队长凑在看热闹,一边高声喊着“别伤到我们老大”一边满脸焦急的低声嘀咕:“哎可惜,刚刚差一点就击中了。”
      
      “钱老三也是有点本领的。”
      
      “比不上疯狗。”
      
      “是啊,那股疯劲实在可怕。”
      
      “……”
      
      等事情差不多了,两人冲进人群先将疯狗捞出来。顾深喊道:“你们这是欺负我们人少,你们等着!”
      
      然后赶紧带着兄弟们可以说是灰溜溜的离开了。
      
      事情闹这么大,疯老二吃了多年暗亏又没了面子,能咽下这口气他就不叫疯狗,当晚联系第一第四势力,将证据摔在他们面前。
      
      利益这种东西永远都是双标的。我或许可以偷偷摸摸扣你点东西,但你不能扣我的,还被找到了证据。
      
      别说常年排在最末资源最少的老四,就是老大审阅完军需也脸色一变,面露不悦。
      
      主要是军需太多,某些心思也昭然若揭。
      
      疯老二下定了狠心:“这小星系到底是挤了些,三个人足以。”
      
      老四抬眸,显然是最心动的。
      
      老大的投影微微晃动,不紧不慢道:“如今两国边境形势严峻,我们这时候起内讧可不太好。”
      
      “那您是看不出来,他就是想趁乱上位吗?”
      
      疯老二道:“我什么性格你们知道,说一不二,做不做给句准话!只要做,咱们就齐心协力最后一起分,如果不做的,为友为敌你们自己看着办。”
      
      这里面考量很多,但最后都抵不过人品二字。疯老二脾气差却从不主动招惹别人,钱老三看着胆小却背地里心比天高,已经看重了头把位置。
      
      人往高处走没错,但惦记别人东西被反击也怨不得人家。
      
      老四肯定道:“做!”
      
      两人联手肯定稳妥,要是老二借助东风扩大势力……老大沉思片刻,笑道:“好,做。”
      
      他们约定好一起讨伐钱老三,并亲自录像说明合作利益按功劳分,谁出力最大谁就分的最多。
      
      非常合理。
      
      疯老二满意了,挂断电话揉揉脸,对身边人道:“成了。”
      
      副队长将茶杯放在他面前,笑道:“好演技。”
      
      疯老二白他一眼,咕咚两声喝完茶,叹息道:“希望这次能把泥鳅拽出来。”
      
      “别急,稳中求胜。”副队长压低声音“陛下亲口说了,一击不中千万别恋战,你更是不能暴露自己。”
      
      “我知道。”
      
      疯老二眉宇中的戾气尽消,靠在椅背上散漫道:“今天处处给我递台阶的是谁?伶俐聪明又会演戏,是军人还是新人?不如留给我,做我的左膀右臂吧。”
      
      副队长神色古怪一瞬,又轻咳两声。
      
      疯老二:“?”
      疯老二:“你干嘛?”
      
      副队长小小声道:“前几天边境收紧是因为陛下信息素突发暴动你知道吧?”
      
      疯老二不自觉挺直腰,意识到里面有事:“知道,你直说。”
      
      副队长:“其中还有个小插曲。咱们陛下碰见了契合的Omega做了临时标记,哪成想一觉睡醒人跑了,又是通缉悬赏又是蹲守追查,这不就追到这了么。”
      
      疯老二瞪大眼睛:“就我说的那位?他,不是,他抛弃了陛下?他怎么能标记完不要Alpha呢?!这是渣O骗信息素的行迹!”
      
      副队长犹犹豫豫:“也不一定吧,他这么厉害应该不缺Alpha。”
      
      “可咱们陛下是顶级Alpha,不知道比平常人好闻多少倍呢。”
      
      “你忘了,陛下信息素没有味道。”
      
      “……”
      
      室内一静。半晌,疯老二揉揉眉心:“我是真糊涂了。”
      
      副队长:“别在继续糊涂着想给陛下打抱不平就行。”
      
      疯老二的手顿了顿。
      
      副队长道:“陛下能追来就已经说明心思,现在或许是因为多方因素止步不前,又或许在观察考量有自己的想法,退一万步将我们不是当事人哪里知道当时的事情,总归是没我们插手的份。”
      
      疯老二笑骂道:“我还用你这榆木疙瘩教训我,这话一听就不是你说的!”
      
      副队长嘿嘿一笑:“这是队长之前教育我的,你也一样。”
      
      “去你的。”
      
      “……”
      
      “阿嚏阿嚏阿嚏!”顾深缓了秒,将纸巾团一团丢到垃圾桶里,皱眉道:“你是不是在偷骂我?”
      
      宴寒抬眸,隔着智脑悬浮屏也能感受到眼神里的不屑:“我从来都是当面说。”
      
      顾深又抽了张纸巾:“你想说我还不想听呢,到底什么事。”
      
      宴寒迟疑片刻,又想到自己如今在他心中的玫瑰形象,还是问了:“你知道自己的发情日期吗?身边带抑制剂了吗?”
      
      临时标记可以暂时抑制信息素,让它不会泄露,更不会遭受其他信息素的感染。但它是有时间限制的,现在距离他们在垃圾星上的标记少说也有整月时间,他现在打阿嚏鼻塞明显是发情期前的发烧。
      
      顾深看了看抽纸,惊讶:“书上不是说,发情期前发烧的Omega是身体薄弱,承受不住发出的讯号吗?我弱吗?”
      
      宴寒:“……”
      
      顾深当他默许了,心疼的抱抱自己:“我好弱一O啊。”
      
      宴寒:“…………”
      
      他揉揉眉心,无奈又好笑:“别闹了,身体要紧,你先打上针抑制剂。”
      
      顾深哦了声。
      
      读完‘Omega需要知道的三百件小事’后,顾深熟练掌握常备抑制剂以及如何使用等技能,很利索的注入。
      
      冰凉的药水激的他微一哆嗦,又很快平复。
      
      顾深放下空药剂,摸了摸自己的脸,冲他笑:“好像是不热了。”
      
      宴寒看了看他的脸和跟脸一个颜色的手指,微微皱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陛下: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冲我这么笑的!卑微.jpg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