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星际都知道我渣了皇帝陛下

作者:易叶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1章

      护卫队队长和柴屿密谋时,顾深还在小朋友房间里无知无觉的哄孩子睡觉。
      
      江小朋友有些兴奋,盘腿坐在床上一会摸摸自己的儿童版智脑,一会整理自己的文具。
      
      这些都是他们在回来的路上一起买的,天空蓝的颜色清新自由,点缀太阳云团,非常适合孩子。
      
      江小朋友也很喜欢,甚至到了爱不释手的地步。
      
      顾深看看时间再看着他,突然提议:“要不放在枕头边一起睡?”
      
      江小朋友眼神一亮:“可以吗?”
      
      顾深微笑:“你觉得呢?”
      
      江小朋友:“……”
      
      那当然是不可能了。
      
      感受到危险气息的江小朋友迅速躺平装睡,没一会就真的睡着了。小孩子就是这样,精力旺盛但睡得也快。
      
      顾深将灯光调暗,留下儿童灯起身离开。
      
      也是巧了,出门正好看见护卫队队长进入宴寒房间的背影,手里还拎着一个鼓鼓囊囊格外厚重的文件包。
      
      很忙的样子。
      
      顾深顿了秒,直到他们关上门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柴屿突然宣布江远荣一案正式结束,凡是参与过苛刻遗孤转移资产的人全部伏法,严惩不贷。江远荣也会被相关机构接管直至成年。
      
      柴屿还对顾深道:“您的酬劳我也带过来了,除去钱的部分,您还可以提一个要求,只要能做到我们都答应。”
      
      顾深:“那我仔细想想。”
      
      柴屿:“行,您想好告诉我就成。”
      
      两人聊得时间越长,江小朋友的脸色就越伤心,一副想说话又不敢说话的可怜模样,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他不想让顾深走。
      
      但是当初说的太清楚了,江小朋友自己点的头,现在不舍得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根本不敢闹。
      
      反倒是宴寒在训练时不经意道:“像这种调整还是不要中断比较好。”
      
      顾深一脸我懂,然后打开智脑保存好计划表。
      
      宴寒:“……”
      
      宴寒被Omega的装傻气笑了,干脆挑明问:“江家事情告一段落,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顾深道:“睡觉。”
      
      宴寒:“?”
      
      他看Omega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沉吟片刻,问道:“介意睡梦中移动吗?”
      
      顾深:“?”
      
      他看着Alpha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立即双手比叉,强烈拒绝:“非常介意!”
      
      宴寒:“保证不会伤害到你。”
      
      顾深:“这不是伤害不伤害的事情……”他顿了秒,突然问:“你们的战舰载重是多少?”
      
      宴寒想了想:“最低万吨。”
      
      顾深:“……”
      
      对不起打扰了。
      
      超重这条路走不通,顾深只能强调:“我非常讨厌睡觉时被人打扰,你们最好别动我。”
      
      宴寒突然凑近,果然闻到淡淡的森林溪水味道:“你还打算用睡觉熬过去?”
      
      顾深后退几步,淡定道:“你想多了,我只是单纯的爱睡觉。”
      
      宴寒要是信才是真的有鬼,拧眉道:“免费送上门的抑制剂不用,非要自己熬?”
      
      顾深指指点点:“你前两次可不是这个态度。当初百般不愿宁死不从,捡到果子之后就开始送上门,这样不太好吧……”
      
      虽然调侃意味更多,但直戳要害,一下子将宴寒剩下的话堵了回去。
      
      在挑明果子的问题时宴寒就早有预料,不慌不忙道:“如果你不放心自然可以继续考察,时间长短都没有关系,但前提是你不准离开我的身边。”
      
      顾深:“……这就过分了吧?”
      
      宴寒:“只是希望我们暂时不要分开,如果你有事情我也可以跟着你走。”
      
      “这不是跟谁走的事。”顾深道:“问题是我们连朋友都只算半个,怎么就一副认定彼此的样子?别着急啊,世界这么大,还有很多……”
      
      剩下的话在Alpha骤然凑近中卡住。
      
      宴寒没有碰他,信息素却霸道的填满整个训练室,滚烫灼热,仿佛燎起一场烈火,烧得Omega呼吸不稳,下意识后退几步。
      
      顾深突然反应过来,转身向外走。
      
      “星系这么大,信息素的阈值就是为了让我们在星海中更快的找到伴侣。”因为突然开口,宴寒的嗓音还有些发紧。
      
      他停顿一秒,缓声道:“这是我们的缘分。”
      
      顾深站在训练室门外,感受着冷风吹过额头,整个人都清醒不少:“你有没有听说过孽缘?”
      
      宴寒凉凉道:“我只听说过渣男。”
      
      顾深:“……”
      
      顾深忍不住回头瞪他。
      
      宴寒默了秒,扯回话题:“是好缘还是孽缘,总要尝试了才能知道。”
      
      “可以保护自己,但是别害怕改变。”
      
      “……”
      
      顾深回到江家时,脑子里还在旋转着Alpha对他说这句话的神情。
      
      认真,平静,像是叙述工作那般平淡无波,却又莫名让人信服。
      
      老实说在认识宴寒之前,顾深只会觉得醒来是自己睡足了、想起来活动活动、看看新世界,现在转念一想又觉得的确很像缘分。
      
      再一个,他对新世界的感觉仅限于感兴趣,想了解、想四处看看,并不想找到同伴硬融入进去。
      
      多尴尬啊。
      
      是一个人不够快乐吗?
      
      只要钱够多享受生活不就好了吗?
      
      可能是活得时间太久了,顾深对情感这方面越来越淡薄,别说亲情爱情,他甚至已经忘记上一个朋友是死在哪年的。
      
      ——谁能想到他这棵平平无奇的小树熬死了三只金龟呢。
      
      这可是公认的最长寿精怪之一。
      
      所以让他在这种随时会成为回忆的世界里热情的交朋友活着……说实话,顾深是真的做不到。他还是更喜欢学习新知识,站在人群外面欣赏他们的生活。
      
      但是……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因为灵气的枯竭,他的灵力会随着使用次数逐渐消失,让他也有了生命期限。
      
      这是他最后的时光,总要做点不一样的事情才对吧?
      
      对吧?
      
      门突然被人敲响。声音偏下,刚开始还带着犹疑,没得到第一时间的回应后直接拍门,着急道:“哥哥!”
      
      “来了。”顾深收敛情绪,起身开门:“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小朋友还不会伪装情绪,很明显的松了口气,低声道:”没看见你们。”
      
      是在表达去训练室没看到他们。
      
      虽然对其他人来说有些简略,但对于江小朋友,五个字已经是很长的句子了。
      
      顾深知道他在害怕什么,揉揉他的脑袋保证道:“放心,走之前会告诉你的。”
      
      小朋友迅速捂住自己的耳朵,摆出‘我不听我不听’的表情。
      
      他要耍赖了!他思来想去还是舍不得哥哥,他要把哥哥留下来!
      
      “这都哪学来的。”顾深抬手给他一个爆栗,然后又伸出手:“我们加好友,你有时间可以给我留言或者音频,如果我不忙肯定会回复你。”
      
      江小朋友先加上,然后继续琢磨耍赖的事情。
      
      只是他性子到底内敛,哪怕最近几天活跃起来,能做到的耍赖就是抱住哥哥的腿。
      
      四岁小短腿能有几斤几两,顾深拖着他下楼梯都不带费劲的,干脆挂着挂件下楼吃饭。
      
      其他人一看这架势,除了宴寒都忍不住笑道:“这是舍不得你?”
      
      顾深:“嗯,耍赖呢。”
      
      宴寒瞥了眼小朋友,见他松手后又占去Omega的另一侧位置,总是吸引Omega的注意力,忍不住拧眉。
      
      不爽。
      
      虽然小朋友还没分化,但他挽留Omega的行为已经被宴寒列为敌方,导致他非常不爽!
      
      护卫队队长被陛下一扫就明白要做什么,赶紧起身道:“你的碗筷在这边,别打扰你哥哥吃饭。”
      
      这下子江小朋友也不高兴了,总觉得他们跟自己不是一伙的,饭后黏的更紧,还想睡在顾深屋里。
      
      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跟小屁孩计较的宴寒起身,直接拎起江小朋友塞给护卫队队长,砰的一声全部关在门外边。
      
      江小朋友:“……”
      
      护卫队队长:“……”
      
      一门之隔。
      
      顾深放下水杯提醒他:“你也出去。”
      
      宴寒充耳不闻,径直坐在他身边,捞起水杯一口喝完:“考虑的怎么样了?”
      
      顾深惊讶:“这么着急?我要是真答应了,你是让我发情期赶路吗?”
      
      宴寒眸光微动,坦然道:“不着急,我就是找个理由跟你聊天。或者我们聊聊发情期的事?”
      
      顾深:“……你可真会选话题。”
      
      宴寒:“主要是我想聊。”
      
      顾深:“……”
      
      最终,想聊天的宴寒因为选题错误,也被赶出了房间。
      
      顾深耳边终于清静了,拎着换洗衣服进入浴室。只是往常合适的温度越洗越热,等雾气慢慢升腾时甚至有种喘不上来气的感觉。
      
      他将水的温度一路下降,直到冰凉的水洒下来这才舒服些。
      
      顾深直觉不对,匆匆冲凉出来,披上浴袍赤脚走进客厅。
      
      之前和宴寒聊天时,他觉得周围热腾腾的,还以为是对方生气没控制住信息素,也就没在意。
      
      现在看来是他自己出了问题。
      
      发情期提前了?
      
      顾深皱眉,想穿戴整齐找个地方‘自闭’会儿,又想起什么偏头看了眼隔壁的方向。
      
      这一看,心里那把火腾的一声烧得更旺,顾深站在原地良久,第一次产生了强烈的冲动欲望。
      
      他想……试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已经跟编编报备周五入v,到时候有万更,以及我会努力稳定更新的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