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星际都知道我渣了皇帝陛下

作者:易叶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7章

      顾深轻咳一声:“去医院。”
      
      宴寒:“嗯。”
      
      小孩儿:“咕噜噜……”
      
      气氛突然有些尴尬。顾深侧头看窗外景色,宴寒设定成自动驾驶正在拨弄智脑。
      
      一直跟在后面的护卫队队长收到指令,连忙联系军医又联系医院,等顾深他们抵达时,为了掉包还冲上去主动接过所有事情,笑道:“老板顾先生你们先坐,我来就好,马上就好。”
      
      宴寒点头,带着Omega和小孩儿去休息区等待。
      
      他在路上换了张仿真面具,比起第一次见的平和普通,现在的眉眼更具有攻击性,身形高大,Alpha的特征特别明显,顾深看了都怀疑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走眼的。
      
      果然先入为主最害人。
      
      要不是那个玫瑰味……对了,顾深凑近问他:“当初的玫瑰味到底是怎么回事?”
      
      宴寒道:“是原老板的,我借用了他的身份。”
      
      说着还特意看了眼Omega,调侃道:“你第一次上门时,我们还没清理完现场,地面上甚至残留着打斗痕迹,好在你特别嫌弃没有进屋。”
      
      顾深:“……”
      
      行吧。
      
      顾深无话可说,转回脸准备坐好时,男人突然凑近,刻意压低的嗓音带着笑意:“嫌弃也是应该的,的确不好闻,我当时被熏得险些信息素暴动,还好你来了。”
      
      其实是当时的他刚被Omega抛弃,又听闻Omega被带进灰色地带,再加上第一次标记对信息素波动没有适应,状态前所未有的糟糕。
      偏偏这个时候原店长作死,还敢用信息素勾引他。结果自然是阈值被碾压,宴寒信息素暴动无差别攻击,头差点给他打掉。
      
      就在事情即将扩大的时候,顾深出现了。
      
      虽然标记后信息素不会散发出来,但Omega安全、正站在自己面前说话的认知能让他信息素平稳,慢慢找回理智。
      
      也是因为这一次,宴寒成年至今,终于第一次深刻了解到信息素契合的威力,开始思索他们之间如何解决。
      
      当时Omega身份存疑又在某些方面特别热情,就像敌方派来诱惑他的小妖精,人人都觉得是陷阱是美人计要他小心。
      
      宴寒也是这样想的,几经试探才敢将人带回帝国。
      
      但现在……他倒宁愿是真的,最起码是真的Omega就会千方百计留下来,而不是为了躲发情期一走就是一个月,坚决不肯依赖他。
      
      也不是现在这般冷淡,直接在两人之间虚空画一道线,严肃申明:“临时标记已过,这位Alpha请你注意点。”
      
      宴寒凉凉道:“所以你这是用完就丢吗?”
      
      顾深无从辩解,决定渣男到底:“对不起。”
      
      宴寒:“我不接受口头道歉。”
      
      顾深想了想,忍痛道:“那你要多少钱才肯离开我?”
      
      宴寒差点气笑:“你有钱还是我有钱?”
      
      他瞥见解繁往这边跑,不再给Omega胡搅蛮缠的机会,直接道:“我要等价互换。”
      
      顾深一脸的‘你在想屁吃’,只可惜想说话时,护卫队队长人未至声先闻,喊道:“好了好了,已经处理好了,直接进去检查就行。”
      
      喊完也正好跑到跟前,示意他们跟在自己身后。
      
      顾深只能按下话题,先将孩子送去检查,从头到尾每项不落。
      
      小孩儿乖得就像是布娃娃,任由摆布,安静的模样不用检查就让医生皱起眉头,等检查完更是拧成一团,神色极其复杂。
      
      宴寒道:“直说。”
      
      医生压下行礼的欲望,轻咳道:“这孩子的大脑遭受过很严重的损伤,对智力身体发育影响很大,不过庆幸的是损伤的地方正在自我修复,辅以药物注意休养,治愈的可能性非常大。”
      
      “身体方面除了营养不良,没有太大问题。”
      
      听起来都是好消息。但顾深观察着医生的神色,总觉得他隐瞒了什么,追问道:“大脑是被什么损伤的?”
      
      医生道:“时间间隔太久无法查证,初步猜测是药物。”
      
      时间太久?药物?
      
      这就出人意料了。
      
      尤其是对于顾深而言,他还以为小孩儿是吃果子出的问题,现在看来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失落,心情复杂。
      
      大概是看他脸色不对,医生安慰道:“不用太担心,孩子年纪小可塑性高,只要在18岁分化前治愈,对他基本没有影响,现在来得及。”
      
      顾深敛神,嗯了声:“好,那以后麻烦您了。”
      
      医生看了眼陛下,得到回应这才敢点头:“我一定尽自己最大努力。”
      
      ……
      
      从医院里出来,顾深带着小孩儿直奔街对面的餐厅,履行承诺点了顿儿童大餐。
      
      小孩儿第一次露出笑容,眼睛雪亮,握着饭勺飞速扒饭,幸福到眼泪汪汪。
      
      顾深给他夹菜,叮嘱道:“俗话说吃人嘴短,你吃了我的大餐,以后记得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我的事情,知道了吗?”
      
      小孩儿鼓着脸颊唔了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懂了。
      
      顾深又道:“刚刚医生说的话听到了吗?回家记得告诉父母,让他们定时送你来治疗。如果不记得也没关系,这是检查报告,直接给他们就好了。”
      
      小孩儿饿狠了,嘴巴里塞满饭菜,努力嚼嚼嚼才腾出说话的空:“爸爸妈妈不在家。”
      
      顾深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重新审视这位衣着考究,看起来家境不错的小孩儿,不动声色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江荣远。”小孩儿没有察觉到话题的跳跃性,一字一句,将自己的名字说的很清楚。
      
      顾深点点头,打开智脑联系解繁:“接生意吗?”
      
      护卫队队长顶着陛下的目光,机智道:“如果是孩子的问题,我已经将所有事情上报给老板,您想了解可以联系他。”
      
      顾深:“他忙。”
      
      护卫队队长:“不不不,是我忙,我都快忙死了,哎呀呀没时间了,不聊了,咱们回见。”
      
      顾深:“……”
      
      宴寒发来消息:“聊聊?”
      
      顾深:“…………”
      
      他不是很想聊。
      
      宴寒道:“躲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现在在门外。”
      
      顾深没回消息。
      
      宴寒也跟着恢复安静。
      
      又过了十分钟,包间门慢慢打开,顾深歪头一看,宴寒和传说中很忙的护卫队队长都在门外,没有离开。
      
      护卫队队长脸皮厚,冲他笑了笑,就开始拨弄智脑假装非常忙碌。
      
      宴寒原本靠在墙上,见他开门直起腰,还是那两个字:“聊聊?”
      
      这次,顾深点了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隔壁包间。宴寒率先道:“房间检查过,刚刚安置了屏蔽器,可以放心随便说。”
      
      顾深扫视一圈,随便挑了个位置坐好:“我想知道这孩子家里的情况。”
      
      宴寒姿势自然的坐在他身边:“父母双亡,亲戚当道。”
      
      通过这八个字就能看出小孩儿是什么生活,如果家里再有钱些,被害到大脑受损都是他命大。
      
      因为这药,大概率是要他命的。
      
      顾深不无感慨:“又是利益。”
      
      宴寒颔首:“利益熏心的人走到哪里都有,但帝国法律不是儿戏,既然敢做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我来的路上已经通知了驻扎边境军团的上将,江远荣的父亲是一名殉职战士,儿子被苛责成这样他们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何止是不会袖手旁观,陛下亲自来通知吓都吓死了,接到消息立刻着手处理,顾深他们还没谈完就有人来接孩子,想取证大脑受损一事。
      
      顾深看了眼宴寒。
      
      宴寒挑眉看回去。
      
      顾深道:“你还真是一点都不遮掩。”
      
      宴寒道:“要是你愿意,我可以不遮掩。”
      
      顾深:“别了。”
      
      他不想知道太多。
      
      既然孩子有了更好的处理方法,顾深觉得没自己什么事了,转身准备离开。
      
      宴寒抢先一步将门按回去,垂眸看他:“考虑的怎么样了?”
      
      顾深:“?”
      
      他愣了秒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等价交换,抬头瞥他一眼:“你觉得呢?当然不可能,我最多给你买两支抑制剂。”
      
      宴寒挺喜欢这个角度的,勾着笑调侃道:“这么说,我在你眼里就是行走的抑制剂?”
      
      顾深挑眉:“还是主动送上门的抑制剂。”
      
      宴寒根本不生气:“那你想不想要终身免费永远送上门的抑制剂?”
      
      顾深:“……”
      
      是他输了。
      
      顾深放弃理论,暴力拍他胳膊:“不要,松手!”
      
      宴寒还真的松手了。只是在Omega握住门把手时,突然道:“你们走后,医生连连感慨这个孩子拥有奇迹,因为以他的损伤程度及身体状况,他是撑不过五岁的。”
      
      “我查了下资料,上月月初是他周岁生日,因为蛋糕被亲戚小孩砸掉跑了出来,一夜未归。”
      
      顾深顿住,慢慢转身看向他。
      
      宴寒始终注视着他:“从见面就心情不好,真的不打算聊聊吗?”
      
      原来他从一开始想聊的就不是孩子和等价交换……
      
      顾深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手掌下意识收紧,门把手被拧动,咔哒一声裂出少许门缝,也迅速唤回了他的理智。
      
      “不聊!”
      
      门砰的一声被甩在身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上写着写着睡着了orz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