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星际都知道我渣了皇帝陛下

作者:易叶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0章

      这分明是烧的更厉害了。
      
      还是在鱼龙混杂Alpha众多的星盗团里。
      
      宴寒心里一紧,攥紧拳头还是没能忍住心中的慌乱狂躁,刷的起身直奔操控台。
      
      护卫队队长正在认真驾驶战舰,冷不丁从背后冲出一人还被吓得反射性掏枪,但是对方动作更快二话不说直接夺走战舰操控权。
      
      战舰突然掉头脱队,其他战士一脸懵逼纷纷进入频道问怎么回事?
      
      护卫队队长也不知道啊,还得强自镇定,通知战士们按计划行事,这才关掉耳机保持着闪躲的姿势小心翼翼看了眼陛下。
      
      脸庞冷硬,唇线绷紧,弯腰操控战舰时,整个人仿佛一柄被压弯的利刃,下一秒就会触底反弹掠起刀光。
      
      这是怎么了???
      
      因为智脑的自主保护模式,护卫队队长并没有看到悬浮屏上,某位Omega已经烧得面若桃花,正直勾勾盯着充满侵略性的宴寒。
      
      他觉得对方这样不对劲,但是又想不起哪里不对劲,看久了甚至跑偏注意力觉得对方好好看啊。
      
      在Omega的注视下,宴寒蠢蠢欲动的信息素逐渐归于平稳,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失控,忍着急躁又将驾驶权还给护卫队队长:“去找他!”
      
      没有说谁,但是谁能将宴寒影响到这种地步护卫队队长门清,连连点头。
      
      他重新打开耳机继续驾驶,宴寒则回到刚刚的位置,深吸口气,再次攥紧拳头。 
      
      他不能失控。
      
      不能慌。
      
      他努力镇定,放慢语速方便对面Omega理解:“把门窗锁上,现在!立刻!什么时候结束发情期什么时候开门,这期间不要理会任何人!”
      
      顾深觉得这道声音好遥远,听着又有些耳熟,仔细分辨半天突然惊醒:“我发情了???”
      
      大概是超强的自我求救意识让他捡回片刻理智,刷的起身,左右扫视一圈很快找到遥控器,锁定门窗屏蔽信息素,将整个屋严严实实封闭起来后,又将遥控器藏进沙发缝里,确定别人进不来自己也出不去这才松了口气,啪嗒一声倒回沙发。
      
      理智断片,反噬来势汹汹,烧得他眼底迅速沁出水色。
      
      而且可能是发情期间更加敏感,他突然觉得这个房间好难闻,四处都充斥着一种奇奇怪怪的味道,他不喜欢,很排斥,排斥到浑身针扎似的难受甚至想离开。
      
      好在他早有预谋将遥控器藏了,理智全无的情况下是找不到的,只能四处转悠,直到脱力找了块干净的地面盘腿坐好。
      
      宴寒一边注意着他的情况,一边分屏联系研究院院长,问道:“什么情况下Omega打完抑制剂会直接发情?”
      
      研究院院长秒回:“在确定药物没有问题的情况下,‘不耐受’和‘与上次标记的Alpha契合度很高’两种情况,都会引发腺体自我保护的反弹式发情。”
      
      宴寒:“抑制剂是你家的。”
      
      研究院院长瞬间明白是陛下的Omega,肯定道:“是最后一种情况!”
      
      宴寒皱眉:“直说怎么解决。”
      
      研究院院长:“最佳方案当然是咬一口,如果Alpha不在身边请及时就医,医生更专业。”
      
      宴寒:“自救呢?”
      
      研究院院长仔细问完病人及周遭目前情况,沉默片刻,回复道:“物理降温,一些随缘。”
      
      宴寒:“……”
      
      研究院院长也很无奈:“要求一个没有常识与丰富医学知识、甚至正在发烧的Omega进行自救是不可能的,操作性为零。”
      
      “还是推荐咬一口。”
      
      “……”
      
      宴寒关闭分屏看向Omega。大约是为了分散注意力,他正甩着匕首削树枝,手指发软力气也不大,宴寒拧眉看了半天,好歹是准头不错没有砍到自己手指。
      
      Omega削掉树皮,将树枝哒哒哒砍成三十根整整齐齐的小木棍,又开始精心修正打磨。
      
      整个过程刀光翻飞行云流水,带着说不出的美感。
      
      宴寒第一次见手工,盯得时间久了,等对方将第一根木棍削的扁平放好拿起第二根时,才猛地想起来一个问题。
      
      ——哪来的树枝?房间不是封闭了吗?
      
      上面还带着绿叶,应当时间不长,难道是Omega今天在外面捡的?
      
      因为星盗自带的隐藏隐蔽意识,使得他们从来不会主动清理周遭的树木荒草,将之当成天然屏障,其植被覆盖率甚至比帝国首都还要高——很现实的问题,人越多需要的地方也就越多。
      
      所以在灰色地带捡到树枝是很常见的事情,说不定是Omega看见这截树枝很好看就顺手拖回来了。
      
      自己之前没看到是因为智脑视频范围有限,Omega刚挪了位置,出现也正常。
      
      宴寒找了很多理由,有理有据有逻辑,但是……
      
      直觉告诉Alpha,不是这样的。
      
      “陛下,到了。”护卫队队长突然回头:“再往里走战舰太招风,咱们得换机甲。”
      
      宴寒敛神,直接起身:“走。”
      
      副队长等候已久,见到他们开绿灯一路护送:“我接到通知就将那片区域锁了没有人靠近过。而且顾先生反应很及时,房间封闭没有泄露信息素……”
      
      护卫队队长听得暗暗心惊,他就说陛下为什么突然发疯,原来是因为Omega临时标记失效进入发情期。
      
      这可是排行第二的星盗团老巢,虽说有他们的人,但整体成员的质量参差不齐,万一被人发现有Omega发情后果简直不堪想象。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护卫队队长算算时间,皱眉道:“怎么这么快?”
      
      Omega发情期是有规律可以追溯的,按照上次时间算明明还有几天……
      
      宴寒勉强从悬浮屏上分出一点注意力,简言意骇:“我让他打了抑制剂。”
      
      护卫队队长震惊:“打完抑制剂还发情了?”
      
      顿了片刻,突然更加震惊:“抑制剂诱发发情期???”
      
      宴寒颔首。
      
      严格来说的确是这样。
      
      当他感受到自己的临时标记在逐渐消失,Omega距离自己远又身处狼窝时,他便想着提前通知,最好在Omega真正发情前提醒他注入抑制剂,防止以后猝不及防损失更大。
      
      这些原本是没错的。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因为两人契合度过高,抑制剂遭Omega腺体排斥直接变成诱发剂,导致Omega提前进入发情期,而且是当场发烧。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房间依旧锁定密封,悬浮屏里的Omega坐在地上削木棍,认认真真诚诚恳恳,只是眉头越来越紧,偶尔会环顾四周,颇有些坐立难安。
      
      宴寒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黑:“这房间以前是Alpha的?”
      
      副队长下意识摸向自己戴的仿真面具,道:“顶替这张脸当然要住他的房间。”
      
      现场温度瞬间飙升。
      
      护卫队队长用手肘捣开副队长,紧急补救:“Omega还在里面,您越是失控他待的时间就越久,与其生气还不如早早进去见到Omega,只要见到面,您还压不住残留的那点的信息素吗?您可是顶级Alpha啊!”
      
      声情并茂的彩虹屁既戳心又窝心,滔天热浪起起伏伏,最终从火山爆发一路下跌成水壶烧开,咕嘟嘟的冒着热气,不能轻易招惹却又危险性锐减。
      
      恢复理智的宴寒觉得他说得对,上前敲门,双眸盯着悬浮屏里的Omega,低声道:“开门,送钱。”
      
      护卫队队长:“……”
      副队长:“……”
      
      就连认认真真削木棍的顾深都愣了秒,慢慢抬头看他,努力用糊涂大脑思考。
      
      他刚刚说的什么???
      
      宴寒淡定道:“怎么?真的忘了?我们前几天刚定下第二次合作,你有4.5的分成。”
      
      顾深突然大怒:“胡说,我明明是5.5!”
      
      宴寒:“不是吧?我怎么记得是4.5?”
      
      顾深瞪圆眼睛,虽然烧糊涂了但是对数字依旧敏锐,一口咬定:“你记错了,就是5.5!”
      
      宴寒:“那可能出了点问题,你开门我们核对清醒再算钱。”
      
      顾深已经被绕进沟里,下意识起身走了两步,又突然机警道:“不行,我现在不适合算账,如果你诓骗我怎么办!”
      
      顾深越想越觉得自己聪明:“你刚刚还想骗我!!”
      
      宴寒:“……”  
      
      大意了。
      
      时间有限,宴寒放弃沟通转而打量房门,估算着破门而入的成功率,一拳锤在门上。
      
      墙壁大多都是由相同材质铸造,严丝合缝,最好的突破口就是为了活动门板留出的轻微缝隙。
      
      宴寒又是一拳,顶级Alpha的体质刚硬如铁,一拳一坑,多来几下门板很快瘪了。
      
      宴寒避开门锁掰住鼓起的一角,单腿蹬在墙上借力使力当场撕开。
      
      护卫队队长:“……”
      副队长:“……”
      顾深:“……”
      
      宴寒进来了。
      
      房间内汹涌的冷意瞬间包围他,彻骨寒凉,仿佛清清淡淡的森林溪水变成雪林冰川,呼吸两次整个肺都是冷得。
      
      宴寒被勾的信息素往外跑,担心自己也会失控,只能大步上前,捉着顾深想尽快解决。
      
      信息素爆发的滋味并不好受,尤其是顾深处于药物刺激状态,比一般Omega更严重些,拖得越久对他身体损伤越大。
      
      但是顾深并不配合,刚开始想跑,后来被抱进怀里又觉得他身上温暖熟悉,挨挨蹭蹭的往他怀里挤。
      
      宴寒被蹭的一身火,看着眼前的冷白色后颈晃啊晃,突然低头亲在上面。
      
      很轻的一下,仿佛蜻蜓点水,却让本就敏感的Omega至直接软成一团,彻底安分了。
      
      宴寒终于找到机会,小心翼翼咬破腺体注入自己的信息素。
      
      滚烫的,带着他的气息。
      
      一点一点填充。
      
      房内安静片刻,寒凉气息突然尽消,就在宴寒以为结束时,紧接着汹涌而来的是更加熟悉又浓郁的果香味道。
      
      甜甜的,仿佛隐藏在冰块下的草莓,猛地吃一口从齿间一路甜到心底,带着猝不及防又令人开心的惊喜。
      
      顾深也瞬间生龙活虎反客为主,揽着他的脖子猛地将人扑倒,压着他说:“难受……”
      
      “我好难受啊……” 
      
      “你都标记我了还不让我爽……”
      
      “太过分了……”
      
      顾深委委屈屈哼哼唧唧,无赖的小模样跟上一次临时标记一模一样。
      
      宴寒差点被他气笑了,暂时抛却某些疑惑,翻身将两人位置倒换:“你确定让我不过分?嗯?”
      
      顾深丝毫不怕,盘住他的腰,绯红的眼角微微弯起:“来嘛来嘛!”
      
      宴寒:“……”
      
      他撑着地面的手掌微微收紧,深叹一声。
      
      ——这Omega是真的要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知道错了,嘤。
    等会还有补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