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爱神没有休息日

作者:廊中隙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7.练字

      “主子,您写了好一会儿了,歇一歇吧。”清荷立在林落歆身侧,小声劝道。
      
      林落歆抿了抿苍白的唇,盯着宣纸上的潦草字迹,耳边传来窗外的呼啸风声。
      
      “还不够……”她出神地说着,无人知晓这所谓的“不够”指的是什么。
      
      她提起笔正欲再写,身后忽传来男人突兀的声音:
      
      “写的这样丑,你也不嫌丢人?”
      
      林落歆手中笔落在宣纸上,整张字就这样被毁了。她转过身,见到宋恒茂竟不知何时站在自己的身后,而清荷早已离开。
      
      “皇、皇上……”林落歆后退一步,双手扒在桌角,身子向后仰去。
      
      她今天穿了一身素雅的浅粉缎裙,裙裾与长袖上均绣着点点白色花瓣,粉黛未施的脸蛋因惊慌而更加苍白。
      
      宋恒茂再度扫了一眼她写的字,林落歆匆匆把练字的宣纸抓在手里揉成一团,又往桌角一丢,“随便写着玩的,让皇上见笑了。”
      
      宋恒茂留意到她微微发红的耳根,眼神深幽难测,“你能在这里写字,却没法子去皇后宫中请安?”
      
      林落歆的手死死抓在桌边撑住身体,骨节都泛起冷白,“我、我只是……”
      
      她快速地抬起眼皮看了眼宋恒茂阴晴难定的神色,呜咽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反倒被逼得泪光闪闪,眼睫湿润。
      
      “怎么,说不出话?”宋恒茂高大的身体笼在她身前,伸出手钳住她的下巴。
      
      她眼眶中的泪顺着脸颊淌了下来,一直淌到宋恒茂的指尖。
      
      这样柔软可欺的女子,宋恒茂毕生未曾见过,他认为自己并非贪恋女色之辈,却也在她的泪光中有片刻迷失。
      
      “别哭了。”宋恒茂收回手说。
      
      他身居高位,对人说话时便不自觉地带上命令的语气。
      
      “好、好!”林落歆弓直身子,却像是被他冰冷的话语吓到,泪珠还是不自觉地往下掉。她像是害怕宋恒茂生气,不住地用手背把眼泪擦去,擦得眼角都被磨红,“对、对不起皇上,我不是故意的……”
      
      她太过慌乱,甚至连“臣妾”都不说。
      
      宋恒茂最讨厌别人没规矩,由之前险些杖毙宋崇的事就可见一斑。可他这会儿生不起半点对林落歆的责怪,反而无奈地按了按太阳穴,下意识地放缓语气,“别哭。”
      
      林落歆抽了抽鼻子,兔子似的红眼睛望向宋恒茂。
      
      宋恒茂拾起被她丢在桌子上的笔,又换了张纸,这毛笔的笔尖被她戳得四散,他看了不由得露出一个极淡的笑,“这样冒失,难道还是小孩子么?”
      
      他刚说完,才意识到林落歆今年不过十六岁,算起来比他的大儿子还要小。
      
      “过来。”他对林落歆说。
      
      林落歆小步挪动到他身边,宋恒茂嫌她动作太慢,直接把人环到了胸前。
      
      她的身体依旧像云朵一样柔软,还带着轻颤,宋恒茂感受到她的不安,又低声说:“别动。”
      
      他在浓墨中蘸得笔饱,将毛笔送入林落歆的手中,又用宽厚的手掌覆盖在她的手背上,就着这样的姿势写下遒劲有力的字来。
      
      “皇上……”林落歆对他的恐惧稍减,竟然主动靠在他胸膛上,仰起头眯眼笑道:“皇上的字真好看。”
      
      宋恒茂轻瞥一眼她的笑容,送开她的手,“朕还有事,不过是路过来看一眼,你继续练吧。”
      
      林落歆刚刚浮在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
      
      宋恒茂把毛笔放在砚台上,“下次练得好了,可以再给朕瞧瞧。”
      
      皇帝离开之后,又命总管解巍派人送来许多滋养身子的补品,清荷招呼着宫女把东西往屋里送,脸上都快笑成团花。
      
      桌子上宋恒茂写的“歆”字墨色已干,林落歆将它仔细地收好,幽幽叹了口气。
      
      上次去看宋贽时,那少年对自己的好感度不过20点,要想在这后宫存活下来,她还需要更多的帮助。
      
      “你说,林落歆在素衣节那日来过?!”病榻之上,赵妃挣扎着坐起来,面目狰狞地问。
      
      这婢女本是因贵妃受赏的事多说了几句,不想赵妃忽然如此激动,她立即胆怯地回:“是、是的,贵妃娘娘那天来看您,您不在,所以她去畅意园找了宋贽。”
      
      赵妃穿上鞋子晃了一下身子,勉强走到她面前,拽住她的衣服咬牙问:“她可曾见到崇儿?”
      
      “这个……”婢女回忆片刻,茫然摇头,“奴婢不知,您知道,畅意园那种地方奴婢们都不去的,当日的情况大家都不清楚。”她顿了顿,忽又继续说:“不过,听宋崇身边的奴才说,他那天想去找宋贽偷烧鸡来着。”
      
      “宋、贽。”赵妃面色阴沉,喝道:“把宋贽给我叫过来!”
      
      宋贽如今已不住在畅意园,吃穿方面也恢复了皇子该有的用例,气色看起来好许多。赵妃如今地位一落千丈,她不敢再做出虐待宋贽的事来惹皇帝不快。
      
      唯一不变的,是宋贽依旧喜欢穿一身黑衣,看起来沉闷压抑。
      
      “宋贽!”赵妃厉声叫他的名字,声音犹如地狱爬出的恶鬼,“崇儿出事之前,你和林落歆都对他说了些什么!”
      
      之前她沉浸于悲伤之中,竟没有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太殿重地,距衍兴宫那么远,若非有人指使,崇儿他怎么可能找得到。
      
      宋贽站在她不远的位置,轻描淡写地说:“宋崇来时贵妃已离开了畅意园,不曾说些什么。”
      
      “那你呢!”赵妃急得冒汗,“你对他说了什么?”
      
      宋贽轻笑一下,漆黑的眼却毫无笑意,“我这样卑贱的人,能对他说什么?”
      
      “不!不对!”赵妃不相信他的话,高烧又灼烧着她的理智,她踉跄地走到宋贽前面,拽住他的衣领就往外走,“你们一定是合起伙来陷害崇儿,跟我走,跟我去见皇上!”
      
      常年侍奉左右的宫人纷纷前来阻拦,“主子,天已经晚了,明儿再去吧!”
      
      赵妃哪里听他们的话,依旧死死地拉着宋贽往外走,嘴里还不停地说:“让皇上揍你们一顿,我看你们招不招!皇上最疼爱我,一定会为本宫主持公道的……”
      
      她竟忘了,那日狠狠把自己往雪地里踹的男人何曾真正疼爱过她分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