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只想毁剧情(重生)

作者:八鸽爱吃宵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惊鸿

      “小姐,花灯会要开始啦。”丫鬟绿俏从门外急匆匆地跑进来。
      
      红苒本在为小姐梳发,看到绿俏在小姐面前还如此不知规矩,当即呵斥:“休要放肆,小姐面前,咋咋呼呼的,成何体统?”
      
      绿俏吐了吐舌头,低声嘟囔,“红苒姐姐好生严,不好,不好,易老。”
      
      红苒听她嘟囔,不经意手下动作过大,把云箐游离的神魂给扯了回来。
      
      “嘶。”
      
      “奴婢知罪。”
      
      云箐伸手把红苒扶起,在她手背轻拍,“无事。”继而转头问绿俏,“离花灯会始还有几许?”
      
      绿俏从晌午就和府中其他下人出去采买,方才进来的急,还没细看小姐打扮,如今一见,连小姐的问话都没接上,“啊?!小姐今夕真好看。”
      
      红苒给了绿俏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这没眼力见的,也不知小姐怎地就把这个野丫头带在身边,“回小姐,离花灯会始还有半个时辰。”
      
      “如此,那就出行吧。”时间正好。
      
      距离那日被大白犬送回复生,已经两年有余,现在的这个身子虽还是她的,她却再也不是国公府出嫁的嫡小姐。
      
      那日,她被大白犬一道光打到身上就失去了意识,等她再醒来,就发现身处坟地,她晕迷在一座坟前,坟上所书,是她的名讳与生前种种,她才想起自己已身死,现在看来,就连她的葬礼已经办完了。
      
      本应该深埋地底的她,就这样活生生的站在此处,面前还是自己的墓碑,这一切都过分怪诞,云箐甚至在想她还剩下一口气,这只是她临死前的黄粱一梦。
      
      她没有在此地多留,就下山了,若是大梦一场,那就回去看看唯一的牵挂吧。
      
      在路过溪边时,她余光瞥见水面自己的倒影稍有不同,却不甚在意。走了几步才猛然一惊,连忙回头仔细瞧了瞧自己的倒影,顿时整个人都被钉在了岸边。
      
      水面上的人唇红齿白,一双杏眼秋水盈盈,眉间一抹血色,她怔怔地看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除了眉间多了一颗丹砂,其余竟与她少女时一模一样!
      
      本来应该是有些沧桑的容颜变成了她少女模样,感觉到手心被掐出的痛觉,云箐又茫然了。如果这不是黄粱一梦,神君又为何偏偏选中的是一届女流的她……
      
      如今她只是一个身死之人,这副相貌回到娘家,夫家是不可能的,就算认出来,也会被人说是妖怪,不说如何除掉异世来客,连何去何从都是未知数。
      
      云箐在这种大喜大悲下,又哭又笑,显出几分癫狂。
      
      等到泪尽,她脸上反而只剩下了一抹浅笑,既然被选中了,那么必定是有机可乘的。
      
      就算不可行也得行,古有穆桂英挂帅,为何她就不能破了女主光环呢?
      
      ※
      
      摧毁之后的涅磐重生,凤鸟终会飞上九重天。
      
      云箐的心智,在哭过之后变得更加坚强了。
      
      下山之后,云箐遇到了两个寻人的丫鬟,说她是他家的小姐,对方还拿出一副她的画像,如此,云箐有了栖身之所,她知道,这必定是那位大白犬神君的协助,那异世来客她必定是要清除的,哪怕是赌上这神君赠的阳寿,一是为了报答神君,二自然是她那在天书中会被异世来客陷害的无辜儿女!
      
      按照天书中所述,乞巧花灯会就是异世来客与秦亲王爷的第一次相遇,接下来,俩人之间的羁绊越来越深,秦亲王爷会因为女主光环的缘故对异世来客言听计从,在天书的中段这位王爷就为了异世来客造反了,可谓是异世来客的一大助力。
      
      天书中所述,秦亲王爷脾气古怪,一时半刻不会对异世来客有好感,云箐的计划就可稍缓,但她还是怕有偏差,多准备了一手,必要时刻可以阻拦他们见面。
      
      脚还没跨过门槛,想到此次若是要去打乱那异世来客机遇,还是应多些防备的好。
      
      她开口道:“红苒,把前几日父亲带回来的那个面具拿来。”
      
      红苒返回屋中取了一个巴掌大的银狐面具,云箐戴上后,只露下颌,银白与莹白相衬,额上红宝石点缀,显得格外妖异。
      
      ※
      
      夜色朦胧,星辰灼灼,乞巧牛郎织女渡河桥,怀春少女放入小河的莲花灯汇聚到护城河里,成了一片繁星,随着水波荡漾微微闪烁。
      
      曾几何时云箐也同她们一样,怀揣芳心,岁岁乞巧节都会在河中放一盏莲花灯,求得一梦中情郎。
      
      如今的她,容颜虽是二八,心境却与容颜是两个极端。
      
      “这位小姐,我这儿的花灯都是找的大师作画,光这上头的图绘就是一顶一的好,买一盏肯定能遇上如意郎君勒。”
      
      云箐去看说话之人,原来在她所站不远,不知何时已经多了许多卖花灯的商贩,说话之人就是离她最近的摊位小贩。
      
      小贩见站在河边的小姐看过来,“小姐,不用为了负心人难过,在我这买一盏灯,保准能遇上更好的。”他说完还对云箐挤了挤眼,一副我懂的样子。
      
      云箐知晓他误会了,但也没有多做解释,从腰间拿出一锭碎银买了盏花灯。
      
      云箐随手拿起一盏绘有琵琶别抱的美人花灯,她也没发现在最低下有一行小字,看到小贩还在那里找她铜板,留下一句:“就这个了,不用找零,剩下的银子就当给老板你的开门红。”
      
      等小贩再看去时已经找不到方才那位小姐的人影了。
      
      乞巧花灯会本来是水泄不通的,不过也有个别例外。
      
      俩个酒鬼走路歪歪扭扭,酒气冲天,偏偏身上锦衣华服,行人敢怒不敢言,只能离得远些。
      
      “贞,贞兄!你看,你看那个,嗝!”
      
      “看那姑娘,嘿嘿…”
      
      刚刚喝完花酒,贞礼清头脑有些不清晰,目之所及之人都成叠影,他眨了眨眼,勉强看清他所指,官道柳树下的紫衣姑娘背影,“嗯,怎,怎么了?”
      
      “背影,好,好生的端庄!”
      
      “贞兄,我,我与你打个赌如何?嗝,要是你赢了,我就把前些天,得的那宝贝,给,给你!”
      
      贞礼清早就想要那宝贝,这厮却一直藏着,“此话,嗝,当真?”
      
      “当,当真!我与你赌那柳下女子,容,容貌极佳。”
      
      “背影就,下,下如此定论,那我,我就赌她是个无盐女!输了给你,我那壶姑苏百年酿!”
      
      这酒鬼极好酒,听到姑苏百年酿,都不打酒嗝了,“成交!”
      
      贞礼清走了几步,便悔了,夜间熏风徐徐,被酒荼毒到发胀的脑子也逐渐冷静下来。
      
      愈是冷静,接下来他走的每一步,悔意愈深,最后他干脆用纸扇挡住有些热意的脸庞,紫衣姑娘就在不远处,他再走几步就能到近前,可他脚下步伐却放慢下来,恨不得姑娘在他到柳树下前就先行离开。
      
      可他走到柳树下,姑娘还是在那里。
      
      “这可如何是好啊。”贞礼清哀叹一声。
      
      前有狼后有虎,我贞某人素来风流不下流,今日算是栽了,罢了罢了,豁出去。
      
      他用纸扇牢牢地遮住了半边脸“小姐可是在等人?”
      
      他心想豁出去,反正只是看一眼,但,看到姑娘戴着面具他又开始悔了。
      
      在他方才一直踌躇不前云箐就察觉了,但观他五官端正,一袭素色白衣,不似恶人,如今近了闻到他满身酒气,云箐有些无奈,“在街东巷口有一处在卖酸梅汤,公子去那里买了解酒吧。”
      
      贞礼清有些讶异,他这一身酒气,还如此唐突,这位姑娘竟没恼,也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啊,好,谢小姐提醒。”
      
      他已经在心里想着,把那壶姑苏百年酿给那厮算了,酒喝多了误事 。
      
      如此结果,他倒是松了口气,“在下饮了酒,方才孟浪,叨扰之处请小姐见谅。”
      
      “无事。”云箐对这人感观尚可,想到自己孩子如今也应该与他年龄相当,不由心生好感,多提醒了他一句,“那处离这近,你只需顺着此路直走约莫两盏茶功夫就能到看到了。”
      
      贞礼清平日里逛花楼,向来都是调戏别人的,如今在这位看不清面目的姑娘面前却跟个毛头小子无二,对上姑娘的目光下意识避开不说,脸庞上褪去的热意又卷土重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见他纸扇遮脸,只露一双清亮眸子,云箐有些好笑,这人脸皮未免过薄,“妾身还有些事情,就先走一步了。”
      
      贞礼清见她要走,嘴比脑子快,“小姐,请留步。”就这样脱口而出了。
      
      云箐转头望他,等他说接下来的话。
      
      “额……”贞礼清觉得自己是又醉了,而且是喝了一坛子姑苏百年酿的那种酩酊大醉,不然怎会在听到她要走的时候开口挽留,还想问她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如今对上她的目光,他又清醒了,脸上的热意快把他给蒸熟了,“没,没事。”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小偷,他偷了东西,大家快抓住他。”
      
      原来是有小偷趁着人多,偷了银子,跑到人群中,想要浑水摸鱼。
      
      小偷的出现,让人群变得混乱起来,有摩拳擦掌,有冷眼旁观,更多的是慌乱地走开的,本来柳树下只有云箐二人,如此一乱,推搡来推搡去,云箐就被人撞了一下,她倒是还好,只是脸上银狐面具掉落地面,被人流一冲,看不见了。
      
      “可惜了。”那是现在名义上的父亲送的礼物,云箐没有打算去找,耽误了这么会,时间要来不及了。
      
      “小……”姐你没事吧?
      
      贞礼清剩下的话没有说出来,就被卡在喉咙中了。
      
      “贞兄,你怎地失神了?”
      
      贞礼清回神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找方才的那位姑娘,却发现看不见了,“方才的那位姑娘呢?”
      
      “哈哈哈,那位小姐早就走了。”
      
      好友看出他脸色不对。“贞兄,你怎么了?”
      
      贞礼清没理他,伸手捡起地上面具,期间还被人推搡了两下,手上不知道被谁踩了一脚,发丝因为弯腰的动作沾了尘土,有些狼狈。
      
      贞礼清浑然不觉。
      
      面具落地只是一瞬间,匆匆一撇,最令贞礼清记忆深刻的的是那人额头上一抹丹红朱砂痣。
      
      如烙铁,印在人心口,成一抹相思扣。
      
      “那壶姑苏百年酿明日我让小厮送到你府中。”手上淤青和本来素白比起来触目惊心,贞礼清没有在意,手在面具上摩挲,把灰擦掉继而放进衣襟里。
      
      “诶,贞兄,你要去哪里?”
      
      “不是要去流仙楼看新花魁的吗?”
      
      贞礼清停了脚步,“不去了,你自个儿去。”
      
      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好友,“刚刚这厮拉着我要去的啊,莫不是中邪了?”
      
      “不对,方才那位小姐,容貌究竟如何你还没说呢?”等他想起这事,贞礼清都走没影了。
      
      “所以是我赢了,还是这厮突然的大发善心?”
      
      “算了,本侯爷还是喝花酒去,逍遥又自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妾身是古代女子对自己的谦称 不是只能用在已婚女子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