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过我的都跪着求我做个人

作者:小猫不爱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风吹蛋蛋凉

      容子隐直接拒绝:否。

      系统:!!!

      天道系统的可攻略概念就是实实在在的金手指。这小少年正是中二期慕强的时候,在现在的他心里,容子隐恨不得比电影里的超人还要更给力几分。只要容子隐愿意下点心思,这孩子绝壁能够成为容子隐最忠心耿耿的小弟之一,为他马首是瞻,比亲爹亲妈还亲。

      可系统不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容子隐才一定要严词拒绝。

      容子隐心里清楚,这是现实社会,并非是什么强者为尊的玄幻小说。

      他是畜牧站兽医,那么就老老实实的做好他的工作,尽他的职责。一板一眼的供求关系并没有什么不好。过度的追捧,才是自寻死路。

      至于什么死心塌地永不背叛的小弟?于容子隐看来更是无稽之谈。

      大清亡了多少年了,就时下这个世界,最应该死心塌地永不背叛的,是民族、良心和律法。

      想到这,容子隐又多嘱咐了小孩一句,“好好念书,不管以后想从事什么职业,多学点知识总是不会错的。”

      小孩用力点头,直接就把容子隐这句话奉为至理名言。
      毕竟十里八村都知道,容子隐当初可是燕京市状元考上的农大。可给村里争气了。

      这么想着,小孩越发认定了以后要听小容大夫的话,长大以后才能变成像小容大夫一样厉害的人,就连小孩头顶弹幕里的小黄人脑袋上也扎了个“奋斗”的发带。

      这小孩实在是在太逗了,容子隐没忍住,又拍了拍他的头。顿时收获了来自小少年一筐的捂着脸还要蹦蹦跳跳的小心心。

      希望这孩子可以把这股劲儿保持下去吧。容子隐叫小少年先进屋,然后自己站起身走到鸭舍外对那对夫妻说道,“鸭子都挺好的,没事儿放心吧。”

      然后,容子隐仔细交代了一下后续需要消毒的步骤就要走了。

      那养猪大户赶紧和妻子一起送容子隐出门,眼看着都要分别了,他才突然想到还有一件要紧事没说,赶紧又把容子隐拦住。

      “小容大夫,您看昨天我家那个发了性的公猪,您要是有时间,赶紧给做了成吗?”

      那养猪大户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确是挺赶,但您看,我这腿不方便,家里就我媳妇和小孩,我怕那公猪回头在闹起来,把他们俩也伤了。”

      容子隐明白他的意思。公猪发情闹起来力大无穷,确实十分危险。再加上公猪绝育不麻烦,于是容子隐干脆答应下来,“一会就可以做,我大概七点左右过来。”

      容子隐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了。公猪绝育手术也需要准备一些器材和药品,于是容子隐和养猪大户一家约好,等吃完晚饭后就过来给公猪手术。

      回去路上,系统好奇的询问,“宿主大大,他家不是卖猪肉的吗?既然公猪不能留了,为什么不直接宰掉卖肉?”

      容子隐回答道,“因为味道不好。”

      现在不比过去,连肉都吃不到的年代,不管是什么口味,只要是肉,那就是美味的。可眼下不同,经济发展迅速,国民要求也随之提高。即便都是吃肉,对于大众来说,也都更想吃味道鲜美的肉。

      因此,一般用来卖肉的公猪在幼崽期就会被做绝育手术。这样一个是方便催重,另外一个也能减少肉本身的腥膻味道。

      而这只公猪作为种公已经养了两三年,肉质早已不适合现在的大众口味。所以卖是很难卖掉的。

      系统听完仍旧不懂,“可绝育了之后不也没有用吗?”

      “当然有用。”容子隐继续给他解释,“为了确定母猪发情期,有一种公猪就是用来测试的。这种公猪,是剪断公猪的输精管,彻底根绝它让母猪怀孕的能力。”

      “可虽然不能生育了,但是仍然可以促进母猪发情,放在母猪猪圈里混养,也能提高母猪受孕率。”

      “卧槽,太监了都不放过,你们人类都这么可怕的吗?”系统直接呆滞。

      容子隐想了想,问了系统,“猪肉香吗?”

      系统沉默半晌:“香。”

      容子隐:“哦。”

      脑内对话结束,容子隐回去简单的垫了一口饭,然后就带上需要的药物工具去了养殖大户的家里。

      畜牧站距离养殖大户的家里还有一段距离,容子隐路上没什么事儿干,就用空着的手拿出手机登录兽医职业系统上看看最近国内外有没有什么新的研究论文发布。

      这是容子隐从大一起就养成的习惯,也是容子隐比起其他同期的学生学识更渊博且广泛的主要原因。

      只看容子隐的专业态度,系统也忍不住感叹。

      也来村里快一个月了,乡间小路也很平坦,容子隐背着药箱一路走,一路看着专业论文。等他到走到养殖大户家里的时候,这篇论文也只剩下一个尾巴没有看完。

      一般麻醉需要一段时间,容子隐估摸着趁着那个时候就能都看完了,所以顺手就把手机放进了口袋里。

      由于下午的时候受到了容子隐的激励,小少年这次只是出来打了个招呼,就回去好好写作业了。可那颗代表着崇拜容子隐的小心心,却一刻不停的从窗户里往容子隐这边飘。

      养殖大户和他的妻子虽然不知道儿子心里在想着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因此给容子隐提供高达三千的感激值。

      毕竟,小容大夫就是这么厉害,连他们最不爱学习的儿子,在和小容大夫聊过之后都开始主动写作业了呢!

      容子隐对这夫妻俩也同样十分尊重。
      他觉得当初老师有一句话说的很对,村里没有什么不好。虽然单调清贫了些,可人性却也因此显得更加纯粹。

      跟着养殖大户的妻子来到后面的猪圈,之前发情的公猪还被绑在哪里一动不能动。

      容子隐走过去,看了它一眼。

      那公猪还在大大咧咧的浪。头顶弹幕一排连着一排。

      “放我去浪,我还能祸害一万个小姑娘。”

      然而在看见容子隐拿出针之后,那公猪瞬间就慌了。

      “尔等刁民竟要害朕!”

      容子隐安慰的拍了拍它的肩膀:“放心,醒了之后所有小姑娘都会和你勾肩搭背。”

      公猪:“还有这等好事?”

      容子隐:“嗯,没蛋以后,都是姐妹。”

      因为是一个人在猪圈里,容子隐倒也不介意和这只公猪说上一句。

      然后他就利落的给公猪做了麻醉。

      在等麻醉生效的过程中,容子隐拿出手机,打算把之前没看完的看完。

      偏在这时,企鹅弹出消息,有人艾特容子隐。

      容子隐点看查看,竟然是宿舍群。

      容子隐他们宿舍是六人寝。一般来说,男孩子的寝室人多也热闹。可偏偏这帮人就容不下容子隐。

      细说起来,也是那富二代在里面来回蹦跶挑事儿。其他的或是不愿意得罪人,或是想抱富二代大腿,自然跟着挤兑他。

      幸好容子隐一直沉迷学术,外加到处打工养活自己。早出晚归只把宿舍当睡觉的旅店。也让这帮人找不到发难的理由。

      这次之所以一个劲儿的艾特他,也是因为容子隐临走前挤兑那几个,存着劲儿补考完了想要扳回一城呢!

      至于他们艾特容子隐之后发在宿舍群里的,则是一张十分热闹的宿舍集体照。

      四张熟悉的脸,算一算除了容子隐和那个富二代以外,宿舍里的其他人全都到了。正围在桌子旁边聚餐。

      啤酒加上小烧烤,几乎是每个大学寝室聚餐必备了。可惜容子隐还一次都没体验过。

      而这帮人艾特容子隐说的这几句话也挺损的。

      “老二,你要不是提前就业窝村里去了,咱们还能一起吃顿散伙饭。”

      “少爷没来,可少爷请客。我们今儿可吃了顿好的。老二你那边过的怎么样啊!”

      “老二”这个称呼一向不好听。平时一个两个的,都恨不得容子隐从寝室里滚出去,现在倒是装成好哥们,一口一个“老二”也是很有意思。

      “欺人太甚!”系统气的直蹦跶。

      容子隐却挺淡定,他看了一眼照片上的食物,正中央是一盘油汪汪的大腰子。

      于是,容子隐举起手机,对着公猪一会即将做手术的部位准确的拍了一张高清无码的局部照片,然后发送到了企鹅聊天群中。

      容子隐:@全体成员,我挺好,就是忙,正在给公猪绝育。腰子看起来不错,你们慢慢吃。

      紧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

      “绝育手术是兽医临床学里最常见的小手术,你们在学校很少有实践机会,今天凑巧,给你们做个演习吧。”

      企鹅有一个新增功能叫企鹅会议。原本是个单独的app软件。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也合并到了企鹅当中。

      好死不死,当初寝室里这帮人为了面子功夫给容子隐也加了管理员。

      这下好了,容子隐一个视频会议,直接把除了群主富二代以外的其他人全都拉了进去。重点是,在这次的会议里,容子隐是主持人,拥有最高权限。会议室一锁,只能进不能出。

      接着,容子隐还特意加了一个设定,除了他一个人以外,其他人都不能开麦说话,也不能打字。

      寝室里那帮人还在吃饭呢,并不知道自己的手机发生了什么。

      而容子隐则是找了个地方把手机摆好,无比清晰的录下整个绝育过程,同时打开了手机麦克风。

      “第一步,消毒水消毒双手,然后消毒小公猪手术部位……”

      “好了,准备工作已经全部完成,我宣布,手术现在正式开始。”

      话落,容子隐拿起了旁边放着的手术刀。

      ----------

      另外一边,燕京农大外的大排档里,容子隐寝室那几个室友还在碰杯外加侃大山。

      “哈哈哈,咱们这次肯定气死那个傻逼了。我掐指一算,他那个村里肯定啥啥没有,天天啃地瓜和土豆。”

      “哎,可不是,你说他怎么混的?高材生有什么用,还不是穷乡僻壤窝囊一辈子?”

      “村里来的回村里,土包子就该哪来哪去。”

      学霸的光环总会压得人喘不过气,尤其容子隐还是个不假辞色和他们有过节的学霸。大学四年可算虎落平阳,这个落井下石,他们不做都对不起自己。

      可就在他们痛快的喝着的时候,四个人的手机里同时传来容子隐的声音。

      “公猪绝育手术正式开始。”

      “卧槽卧槽!什么情况?”

      四个人全都下了一个激灵,再点开手机一看,好嘛!公猪两个黑黢黢且十分猥琐的蛋蛋就迎着屏幕怼到了他们眼前。

      “……”

      再看视频里的容子隐,手起刀落,割开伤口,准确的把手指伸进去,抠出公猪输精管,“咔嚓”一声,干脆利落的一剪子剪断。

      这一声,顿时让四人觉得胯丨下冰凉。至于他们手里正拿着的腰子,味道也变得诡异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四名舍友:感觉十分微妙。
    容子隐:错觉【温柔,和蔼,可亲】
    -------------
    更新了,评论区留言都有小红包掉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