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过我的都跪着求我做个人

作者:小猫不爱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怒伤肝,晚睡秃头

      这放高利贷的是真被容子隐气疯了。

      民间借贷这一行,说白了,都是有点根底才能做。他上面也是靠着一个家里有门路的小少爷才弄了这么大的摊子。几年下来混得人模狗样。别说容子隐一穷学生了,就是真硬茬子他也不是没遇见过,偏偏在容子隐一个穷学生身上一再吃亏。

      从下套那会就费劲儿,收网的时候还差点被容子隐跑了,白惹一身骚。

      现在只能通过短信威胁两句已经是非常憋屈了,万万没想到容子隐还敢上赶着挑拨找事儿挤兑他。

      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儿,这放高利贷的拿起手机就想把电话拨过去。

      欠了二十万,第一次还钱就还六十,还分了两次,把谁不当人看呢!

      倒是旁边的人一拍他肩膀,“行了,你消停点,你想要弄死谁呢?”

      “就那个大学生,我真是草了他十八辈子祖宗了!”

      “冷静。”那高利贷的朋友赶紧把人拉住,“这主儿可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之前闹上警局法院顶头罩子都快给你抄了,你还想惹事儿呢?”

      “老子是他妈的债主!他得管老子叫爸爸!”

      “得了吧!他掐着一句调查不到资金走向,就差点在法院翻案。要不是那位小少爷给你找了个好律师,人家反手告你讹诈你都没脾气。现在就得蹲局子。”

      朋友这么一串子话的确不客气,但说的也是实情,那高利贷的听完也顿时冷静不少,手里的酒瓶子跟着就放下了。

      朋友看见,赶紧把高利贷的拉回座位坐好,又给他倒了杯酒让他消消气儿。

      这朋友也是这一行的,所以才更明白容子隐是个硬骨头,别说是这个放高利贷的。出事儿以后就是他上面那位小少爷也一样没得好。

      只能说真凑巧了,这位小少爷和容子隐是一个寝室的。就是成绩天差地别,所以更加看不上因为是学霸所以备受导师们偏爱的容子隐,总想给他找点事儿干。

      之前大学三年就圈拢寝室其他人给容子隐脸子看,可容子隐根本不接招,后来进了导师的科研小组之后,更是恨不得睡在实验室,让他连人都抓不到。

      就这样,这小少爷一把火窝到大三结束也没发出去,这下看容子隐就更不顺眼了。

      偏这里头还有个保送的事儿。

      兽医系今年只有一个保送名额,容子隐本来成绩就是全系第一,再加上从大二起就跟着导师做科研,真照常发展下去,他妥妥的能拿到保送资格。

      那富二代本来也不是非得要这个名额不可,毕竟家里有钱,混完毕业证以后当不当兽医还未必呢。可听说容子隐要保送,他就非争了起来。

      成绩拼不过,也要给容子隐品性抹黑一把,让他彻底无缘保送。于是,就弄出陷害的一招,让容子隐背上二十万的糊涂账。

      可谁能想到,容子隐分明被陷害,却也能拼出一条活路。最后虽然还是没有翻案,可那富二代也一样没有落到好,在容子隐身上吃了个大亏。

      原本容子隐落选后,富二代只要大三期末考试能够拿到全系前五,就可以手拿把掐得到保送名额。

      然而谁也不知道容子隐是怎么办到的,竟然让富二代在考场里被抓到考试作弊,进而顺藤摸瓜扒出富二代过往四丨六丨级丨替丨考嫌疑,差点被学校直接开除。

      听说回去以后还被家里长辈打了一顿禁足了。因此,这富二代和容子隐算是彻底不死不休。而这富二代现在也掐着这二十万的欠款不放,非要弄死容子隐不可。

      可弄死归弄死,那放高利贷的却是的的确确不敢再给容子隐打电话了。想到容子隐每次当面对质,都能凭着一丁点蛛丝马迹就抓到漏洞的仔细,他还真的不敢轻易说多余的话,包括骂人。

      捏着手机,高利贷的又坐下喝了一口啤酒,沁凉的酒液下肚,他也总算消除了找容子隐麻烦的想法。

      只是时不时一想起这俩三十块钱的转账,就还是窝囊得不行。

      倒是容子隐那头,在把所有的培养皿安排好之后,就洗了手,换了衣服准备回去睡觉。

      系统看他这么悠闲,忍不住又叹了口气,“这欠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还完啊!”

      容子隐笑了笑,“别着急,兴许很快就好了。”

      习惯性的看了看金币值,又有四千七。其中绝大多数来自于哪个坑他的兽医和高利贷。

      还差三百金币就能凑到五千,他手气一向不好,不能五连,还不如单抽。而且三百金币着实差的不多,要是能凑上就好了。

      容子隐想了想,认为从长远发展来看,羊毛不能总可着一只羊薅。于是他最后拨通了邻村兽医站的值班电话。

      “喂?”王大壮百忙之中从一群待检查的鸡鸭鹅里腾出手接了电话。背景音一片喧闹,明显能看出王大壮正忙于抽检,十分辛苦。

      容子隐拿着手机沉默了一会,最后对他说了一句,“早点休息。”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王大壮:???

      瞬间为容子隐提供了1000的愤怒值,五连够了。

      容子隐高高兴兴的点开五连抽的选项,并且还拿出了一个篮子,明显是打算积攒咸鸭蛋。

      系统咸鱼的看着一切,并不觉得容子隐会抽出东西。

      可却不料下一秒,一直只有灰色光芒的转盘陡然亮了起来。在连出四个咸鸭蛋后,终于一个巨大的SSR字样印在了转盘的正中央!

      与此同时,一扇大门也陡然耸立在容子隐的面前。古朴的质感格外与众不同,只是大门正中央画着一双wink眼,嘴边上还怼着一个麦。
      不管从那个角度看,都不怎么正经。

      系统:卧槽,这是什么玩意?

      容子隐点开,也顿时沉默。

      SSR技能:【惊雷,这通天修为】  

      都是平面说明书,为何你就有了声音?

      容子隐的脑袋里几乎一秒想起激丨情的喊麦神曲,系统更是被雷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然而点开一看技能说明,到意外十分有用。大概意思就是增加了容子隐在兽医方面的学识,并且给了容子隐一个十分有用的能力,不仅提高了容子隐的看诊水平,同时所有被容子隐救助过得生物,痊愈速度都会变得很快。

      可很快,是有多快?

      这种模糊的说法让容子隐很不习惯,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剧烈的敲门声。

      “小容大夫,小容大夫,您在家吗?”

      “谁?”容子隐开门,发现门外站着的是一个浑身是土的少年。他看见容子隐之后,赶紧拉着容子隐就要往外跑。

      “小容大夫救命啊!我家出事儿了。”小少年口齿挺伶俐,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说了个大概。

      他家是村里的养猪大户,其中有一头公的最为健壮,是用来做种公的。现在养猪,都是人工交配。所以别看这少年家里养着小二十头猪,可公猪就两只就足够让其他的母猪受孕。

      一开始都还好,偏今天晚上这只公猪发了性,不仅在人工采精的时候逃跑,还伤了人。

      “反正我出来的时候,我爸已经躺下不能动了,那个公猪是邻居帮着给捆起来的,可眼瞅着还要闹腾,根本拴不住。”

      “小容大夫您快帮着看看吧。”

      这小少年明显是被吓坏了,拉着容子隐就往家里跑。

      容子隐被他拉了一个趔趄,也来不及换衣服,可好歹还记得要带着药箱。

      等到了一看,好家伙,围着不少人,旁边还停着一辆拖拉机,像是要把人往县里拉。

      “爸,妈,我把小容大夫叫过来了。”小少年拉着容子隐往人群里挤,就这一嗓子,乱哄哄的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尴尬值+300】

      容子隐看了一眼,顿时明白了原因。

      他们眼下正往拖拉机里抬着的人,就是少年的父亲。此时他的小腹往外一直冒血,而左边的小腿姿势怪异,看起来是不能动了。

      这少年愣了一下也反应过来了。原来一开始他爸妈叫他喊的是村里卫生所的大夫,结果这孩子是个死心眼,就听见大夫这俩字,直接找了容子隐一个兽医来。

      可眼看着少年父亲一直流血也不行,再加上腿也像是骨折了,真拖拉机拉到县城,估计得丢了半条命。

      于是,容子隐干脆主动上前帮忙做了个急救。

      小腹上的口子看着大,但是不深,清创止血了就行。主要是腿看着更加严重。容子隐大致检查了一下,意外发现没有断,应该只是骨裂,就只帮着做了简单的固定,确定了可以承受颠簸以后,才让他们赶紧往县城里送。

      “哎!别说,真没那么疼了!咱们小容大夫就是厉害,不愧是高材生。”男人原本煞白的脸色好了许多,赶紧向容子隐道谢。同时给了容子隐高达1000的感激值。
      果然是个老实人。

      “赶紧去镇上吧。路上慢点。”容子隐把人送走,自己也背着药箱打算回去了。

      路过猪圈的时候,那只被捆着的发情公猪还在里面直哼哼,头顶一行弹幕,“放我去浪,我要姑娘。”

      系统:tui!流氓。
      容子隐:没事儿,可能明天就会送来阉掉了。

      卧槽!这么随意的吗?系统顿时大惊,容子隐慢条斯理的给他解释。

      猪里的种公并不是那么容易培养,为了保持健康,还要常年督促它们运动,一天至少两小时,并且还得计划饮食,时刻保持它们对交配的欲望。零零总总下来,不亚于伺候母猪月子那么困难。

      所以,一般这种养殖大户,对于种公的脾性也有要求。像这种伤人的公猪基本上不会留下。眼下是男主人病了要去医院,可那男人伤得不重,多半明早就能回来。即便是住院也住不上几天。他家就剩老婆孩子在家,所以等那男人看完医生之后,一定会和邻居商量,让他们明天找了容子隐来,赶紧把这公猪做绝育,免得再发起性子伤人。

      “那就是把那个啥割掉了?”系统隐约觉得下半身冰凉。

      容子隐很是好奇:“你们系统也分性别吗?”

      系统无言以对,只感觉自己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并且决定单方面和容子隐绝交半个小时。不过如果容子隐愿意哄他,它也可以提前结束冷战。

      然而对于一个准直男来说,这种小俏媳妇儿闹脾气儿的局面是根本get不到的。因此半个小时绝交时间结束后也依然没有得到容子隐主动开口求和的系统,越发感觉自己像是个大傻子。

      至于容子隐本人,在洗澡过后,也安稳的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虽然大晚上的出去折腾两小时,可收获着实不小。

      帮了人不说,还同时收获了养猪大户一家大大小小合起来3000多的感激值。并且这个感激值,还在时不时的几十,一百的增加。

      果然一大家子都是好人。就不像是那个高利贷,小肚鸡肠。

      偏容子隐这个想法刚一闪过,系统发出提示,【来自高利贷的愤怒值200】

      所以这个高利贷竟然还在生气?

      容子隐坐着想了想,于是决定给那高利贷的发过去一条信息。

      “大怒伤肝,晚睡秃头,早点睡觉,我肯定会还钱的。”

      发完之后,容子隐觉得还少了点什么,干脆又给他发了一条,“兄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性情中人。”

      发完之后,他就关了手机闭上眼睡觉。

      五分钟后,系统看着暴涨的三千金币,突然生出一种奇异的想法,容子隐该不是存着把那高利贷气死的打算吧!

      虽然和任务要求不符,但的确也是一个另辟蹊径的好方法。毕竟容子隐那高利贷原本就是个圈套。

      后半夜,容子隐睡得十分安稳。可医院和高利贷却全都过得一言难尽。

      县城医院那边的情况比较奇异。

      养殖大户原本被撞坏了腿,一动不能动,可被容子隐给固定并且急救过之后,竟然有种自己的腿并没有伤的感觉。

      等到了县医院之后,他竟然还能单腿瘸着跳进去。

      县城医院的医生检查完了也陷入沉默。

      养殖大户的腿在拍过片子之后,发现果然只是骨裂。骨裂配合服药静养就好。至于其他的……容子隐都弄得挺好,大夫也不用在多做什么。

      最后就是顺势嘱咐道,“回头换药就找你们村里那个大夫就行。甭再往县城里跑了,这腿来回颠簸也容易在碰着。”

      结果这大夫说完,发现养殖大户夫妻俩加上送他们来的邻居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尴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养殖大户:求问,我要如何委婉的告诉我的主治医生给我急救的是个兽医?在线等,特别急。
    ---------------
    评论区留言都有小红包掉落。正常发生意外,大夫做急救是要有医生执业资格的,这里是架空,小容大夫也不是做急救,只是帮着止血和固定骨裂的腿,免得病人路上颠簸造成二次伤害。大家不要当真,谢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