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过我的都跪着求我做个人

作者:小猫不爱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老板娘,你要咸鸭蛋不要?

      物品详情:咸鸭蛋,红心流油,小米粥绝配。外婆的祖传配方,吃后可以感受到绝顶的平和与爱。
      备注:N级中最低级的存在。

      按照系统规定,抽奖获得物品按照级别分类,最低级的为灰色N,其次是R、SR、SSR。

      正常来说,第一次十连哪怕为了鼓励宿主也不会一水的N级。然而现在,却是一溜十个最低级的咸鸭蛋排着队站在容子隐面前。
      这个场景,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十分嘲讽。

      然而容子隐的关注点却在其他地方,“吃后真的可以感受到平和与爱吗?”

      “真的,系统说明从不作假。”系统有气无力,只觉得容子隐的非酋让他陷入统生怀疑。

      而容子隐并不劝它,而是快速的结束了脑内对话。毕竟眼下这堆鸭子还需要处理。

      然而村长的速度远比他更快。容子隐还没来得及说要留一只送检,方便两个阿姨去领津贴。村长就已经带着人要把两群鸭子都抓了起来。

      容子隐见状,过去又嘱咐了一句,“鸭结核病传染速度并不算慢,这批扑杀了之后,村里其他人的种鸭最好也进行一次检疫,排除阳性可能。”

      “阳性?”容子隐说的村长有些听不懂。

      “阳性就代表有病毒存在。”

      “那,那要是发现阳性了呢?”

      “那就不用救了。”容子隐摇摇头,“鸭结核病没有药物治疗价值,一旦鸭群中有一只是,立刻全员就地焚烧。”

      【崩溃值+1000】

      原本看热闹的村民们瞬间全都严肃了脸色,那两个阿姨更是已经连嚎都嚎不出来了。

      鸭子生病的确是大事儿,可却万万没想到是这么大的事儿。一时间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直到过了好一会,其中一个阿姨才说道,“可这病不是我们家先得的啊!这第一只得病的鸭子好像是从我娘家弟弟那里抱来的。”

      “邻村?”容子隐赶紧问她,“您弟弟家主要养的是什么鸭子?”

      “是番鸭。就是我抱来这只是普通的鸭。”

      “番鸭,怪不得了。”容子隐皱眉,“番鸭主要由南方饲养,种鸭年龄普遍高于北方饲养鸭种。鸭结核病又是慢性病,北方鸭子生长年龄短,许多尚未发现发病,就已经被宰杀,想这么大规模的传染也是困难。”

      “所以多半是他们饲养的番鸭种鸭出了问题,直接连带着所有的鸭子都传染了。”容子隐有点着急,肉类家禽是餐桌常客,这种病鸭出去,很容易就引起人的身体健康。即便疾病来自邻村,也必须重视。

      然而那个阿姨却已经开始骂开了!

      “天杀的我那个弟媳妇,我就说她怎么这么好心眼,临走给我抱只鸭子。”

      “什么意思?具体说说。”容子隐赶紧询问。

      那个阿姨抹了一把眼泪,赶紧从头说起。

      “这第一个蔫瘟的鸭子是我从娘家抱来的种鸭。”这阿姨的娘家就在隔壁的小王村。

      阿姨的老爹和老娘现在都和弟弟一起生活,眼瞅着年纪大了,阿姨也经常回去看看。虽然她不空手去,可弟弟那边顾着来往的礼节也得多少弄点回礼。

      按理说,亲戚间有来有往这是好事儿,更何况是亲姐弟。偏弟媳妇是个掐尖要强的。见大姑姐回娘家次数多,总觉得自己家被占了便宜,就忍不住开口挤兑。

      一来二去,关系就变得更加不好。偏那天这弟媳妇转了性子,听说她养鸭子就给送了一只公鸭子当种鸭。

      阿姨看了一眼,膘肥体壮的也挺高兴。倒不是为了占这点便宜,主要是觉得一家子吵来吵去没意思。弟媳妇转过劲儿来愿意示好,她也没有必要闹得这么僵。

      于是最后还是把鸭子钱留下了,自己抱着鸭子高高兴兴的回来。万万没想到,却引起了这么大的灾祸。

      “哎,都是我不好啊!我这……我这碰上这没良心的弟媳妇啊!”那阿姨说着说着,又哭开了。

      这次是真哭。一腔真心全喂狗,她可是悲痛欲绝。

      容子隐看着那阿姨头顶飘起的【悲伤值400】也只能暗自摇头。而旁边围观的村民们却全都忍不下去了。

      “艹!这也太孙子了吧!一家子亲戚办的可是人事儿?”

      “别说什么亲戚了,现在是咱们全村都要跟着倒霉!你们没听小容大夫说吗?全村的鸭子都是送检!万一要是什么,什么阳性,就全都完蛋了!”

      “不行,村长,这事儿可不能这么算了。”

      “就是!必须找他们小王村的要个说法!这么害人可还行?”

      对于村里人来说,家畜和地是一样重要的存在。听说家里家畜要有损失,肯定要立刻闹起来。

      村长还算沉稳,他赶紧示意村民们先冷静,然后自己问容子隐,“小容大夫,您确定这病是外来的鸭子干的吗?”

      “基本可以确定,因为现在两群鸭子已经都病了,连小鸭都有症状。如果是本村病原,那现在全村都会有,不只是这两群。按照鸭结核病的爆发期来推算,正好是这位阿姨抱回种鸭的时间。”

      “那有法子彻底确定一下吗?”

      “有。如果能取样调查对面村的鸭子就可以最终确定。这只种鸭到家后发病,证明之前已经被感染。估计那边的鸭子情况只会比这边更差。我先联系那头的防疫站吧。”

      说着,容子隐拿出手机拨通号码,同时开了免提。

      “小王村村畜牧站,什么事儿?”那边的兽医是个中年人,分明才上午,却是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说话也含含糊糊的。

      容子隐把情况说了一遍,“希望您那头能重视起来,鸭结核是比较严重的传染病了。”

      结果那边嗤笑一声,直接给否了,“不可能!我们村每年两次防疫检查。”

      “小伙子岁数不大,别挑事儿。”那边兽医明显不把容子隐当回事儿。

      村里畜牧站的兽医都是从燕京那头直接下派的。所以容子隐刚一上任,他在学校那点事儿就在系统里传遍了。

      毕竟这么大一高材生,窝到犄角旮旯里的畜牧站,可见境况不好。

      再加上这兽医严格来说,还和容子隐沾亲带故且对容子隐十分妒恨,更是不会听他辩白。

      想当初,家里骂了他二十年没能耐。结果转头容子隐考上农业大学,十里八村都在追捧。

      现在好了,落难凤凰不如鸡,谁都能踩一脚。

      那兽医就等着容子隐开口,然后下他面子。

      然而容子隐却只是极其平淡的回复了一句“哦。”,便挂断了电话。

      【来自兽医王大壮的窝囊值888】

      王大壮一拳打在空气上,窝囊得不行。可容子隐却是真不在乎。

      容子隐:还挺吉利,大壮是个讲究人。

      系统被这评价怼了一脸,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可同样听到王大壮回答的村长和村民们却气得够呛。

      好家伙,你们村的鸭子出了毛病,连带着把我们村的给坑了,竟然还无视?

      村长始终压着的火瞬间炸了,“这什么兽医?小王村这村里的人不行,兽医也是个蒙古大夫。”

      “就是!村长,咱们不能放过这个坑人的!”

      “村里家家养鸭子,都是散养,多大的事儿呢,不行,咱们必须得讨回公道。”

      “是啊!村长您是领导,可得给我们做主啊!”那俩阿姨又开始哭上了。

      村长也是气得够呛,最后狠下心来,一抄锄头道,“走!咱们去他们那讨个说法。”

      人群里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听见了,立刻回屋拎了个铜锣顺着土路奔着田里边敲,边嚷嚷开了。

      “小王村谋财害命啦!”

      “村长带着我们去找公道,老少爷们咱们抄家伙上啊!”

      “人命?那报警啊!”田埂里有人听见接了一句。

      那小孩嘴皮子利落,三言两语就给说明白了。

      后面凑过来的,在一互相传话,顿时小王村的谋财害命的罪名就给扣死了。

      什么?不是人是鸭子,不算谋财害命?
      这就是放屁!鸭子的命那是钱啊!必须讨个说法。

      一个村的壮汉扛着家伙事儿,呼啦啦的就跟着村长往小王村去了。临走之前,容子隐让他们把那只解刨的死鸭子和心肝肺也一起带上,这才目送他们离开。

      而有了容子隐的助力,村长和村民们越发有底气。分分钟就给容子隐提供了三千多的亢奋值。又能抽奖三次。

      容子隐:你说我立刻抽了吗?
      系统冷静的给出建议:要不咱们等十连?
      容子隐看了看表:估计也快。

      系统还没明白容子隐的隐藏含义,然而没过多久,系统果然收到各种复杂的情绪加成。

      【邻村村长的尴尬值890】【村民xxx,xxx,xxx……懵逼值2333】
      甚至还有【小王村病鸭绝望值250】这种神奇的类别。

      而其中最多的,还是那个在电话里挤兑了容子隐的兽医王大壮。窝囊值,憋屈值,愤怒值等等等,光是他自己一个人,就给容子隐足足提供了四千多的金币。

      容子隐,“你看,我说的对吧。”

      鸭结核是大病,容子隐查出病原,及时告知是出于道义。要不然直接上交县里就完了。

      而这种事儿,一旦传出去,别说那一个村子,就是周围的村子也没有好果子吃。外面那些收购商听说后,肯定也会纷纷断了合作。对于靠这个生存的村民来说就是要命的大事儿。

      果不其然,眼下小王村,王大壮已经被两个村的村民围了起来。容子隐让村长带去的死鸭子就怼在他脸上。

      “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你们村出来的鸭子。不是每年两次防疫吗?”

      王大壮也说不明白。这两年,他的确在家禽免疫上有所疏忽,可小王村养鸭子多的就那么有数的几户。上个月他还去看了,没觉得这里面有事儿啊!

      可最倒霉催的,还是在检查了阿姨弟媳妇娘家的鸭群后,竟然真的发现了同样的病例。

      这下,果然跑不掉了。源头就在这。

      小王村村长脑门子上的汗瞬间就淌了下来,“快!快去查查这群鸭子都卖给谁了!祸害啊!都是祸害!”

      他是一个头两个大。而容子隐这头的村长却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时吹捧了一下自家村里的小容大夫。

      “别急,咱们也是发现的早。哪里出事儿,哪里解决嘛。”

      “所以说,这就是知识的力量,要不然国家一直提倡要遵从科学呢!”

      “是是是,多亏了这位小容大夫了。”小王村村长一边点头,一边狠狠地瞪了自家村里的兽医王大壮一眼,那意思,等回头我在收拾你。

      王大壮顿时嘴里像是吞了十斤黄连,满是苦味。他就因为嫉妒,想要找容子隐点口角麻烦,结果却平白无故摊了一脑门子官司。

      作为村畜牧站的兽医,自家村子的牲畜出了问题,最后还是别的村子发现的。如果最后疾病严重,他弄不好还要丢工作。一句话,就是损人不利己。

      这么想着,他又给容子隐提供了1000的懊悔值。

      正在兽医站的容子隐和系统清点了一下,这一波竟然赚了两万金币,完美凑够一个二十连。

      系统十分兴奋,再次拍胸脯像容子隐保证:宿主大大快冲鸭!这次绝壁有屠龙宝刀出现,信我!
      容子隐也十分干脆:嗯,那行,现在抽吧。

      随着容子隐话落,抽奖□□指针再次急速转动。然而指针每停一下,容子隐的面前就出现一样熟悉的物品。

      眼瞅着二十连过去十连,就没出过第二样东西。系统懵逼的呢喃道,“不,不会吧!”

      接着,二十连抽奖结束,容子隐的面前整整齐齐摆着二十枚咸鸭蛋。加上之前的十枚,正好凑够一筐。

      再次坠机。

      偏这时容子隐的手机上,又准时收到高利贷的催款短信。这次这个高利贷更过分了,竟然发来一张p过的容子隐的遗照。这分明是在诅咒容子隐不得好死。

      系统气得直蹦跶,“艹,这群憨批有毒吧!不对,是系统抽奖有毒吧!掉率这么低,我们要靠卖鸭蛋挣二十万吗?”

      容子隐听了倒是若有所思,“兴许也可以。”

      系统彻底自闭,然而容子隐接下来的举动却让它变得更加崩溃。只见容子隐拎起那一筐咸鸭蛋就奔着隔壁小吃部去了。

      这是村里人气最旺的馆子,不过现在不是饭点,再加上大家都去隔壁村要说法去了,所以现在馆子里没人。

      “老板娘在吗?”容子隐敲了敲门,扬声喊人。

      “在呢在呢!小容大夫,吃点什么?”老板娘亲切的和容子隐打招呼。

      容子隐把一筐咸鸭蛋放在她面前,态度诚恳的询问,“您收咸鸭蛋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老板娘:???
    ----------
    评论区留言照旧都有小红包掉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