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过我的都跪着求我做个人

作者:小猫不爱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送礼啊!

      系统隐约觉得容子隐可能不安好心。

      容子隐满脸认真:别瞎说,我可是正经人。

      边说着,他边在系统里抽出三十个咸鸭蛋和十五条咸鱼。算一算,正好够三天买的分量。净赚一百七十块钱。

      系统十分无力,“宿主大大,这样重复的日常你不觉得心里难受吗?”

      容子隐,“为什么难受?这不是常规操作吗?”

      系统哑口无言,他陡然想起,容子隐本来的打算就是靠着卖咸鸭蛋发家致富。

      “所以现在一共挣了多少钱了?”

      容子隐算了算,“三百多吧!”

      “那你要给高利贷打钱吗?”

      “打啊!”容子隐想了想,也有好几天没给高利贷那头转款。作为一个被欠二十万巨款的债主,欠债人了无音讯,那位先生肯定十分心焦。

      容子隐掐指一算,今天就是还款的好日子。然而他却显然没有把所有的钱一起给高利贷打过去的意思。

      系统好奇的询问:为什么啊!
      容子隐:一百七有点多,咱们得讲究长远发展。

      于是,系统以为容子隐还要照旧打三十。结果万万没想到,容子隐竟然只打了三块钱!

      系统:……
      容子隐:一天三块钱,一个月还九十,二十万只要一百八十五年就能还清呢!

      系统已经完全被他这个骚操作震惊。

      神他妈一百八十五年,怕不是连高利贷的孙子都半截埋土了,容子隐真是太毒了。

      果不其然,半分钟后,高利贷又给容子隐提供了700的愤怒值。乍一看不少,可比起之前的明显少了许多。

      容子隐叹了口气,“看来性情中人也有恩断义绝的时候啊!”

      系统十分无语,“难道不是因为你总可着一只羊薅羊毛,活生生把他薅秃了吗?”

      容子隐沉默半晌,觉得系统说的虽然有理,可他仍旧贼心不改。于是做出决定回头再换个新的方法继续薅毛。

      容子隐这头虎视眈眈的觊觎着自己手里的小肥羊,满心都是如何把那放高利贷的掏空。然而另一边,随着时间的发展,容子隐两个堂哥那头的忐忑值却越来越高。即便是在容子隐一直没有说话的情况下。

      容子隐大伯家,容子隐那两个表哥凑在一起互相埋怨。

      “都是你!那鸭子病了你早点上班畜牧站不好吗?非要坑那野种。你看看现在出大事儿了吧!”容尺,就是容子隐的那个二堂哥,进门第一句话就是挤兑自己的哥哥。

      他之前进城一趟,所以畜牧站那头老兽医开全村大会的时候他没有到场,还不知道这件事。

      现在刚一回村,就听说了王大壮出事儿被扣在县城,第一反应就是回家找容寸要个说法。

      可这事儿当初是他们俩人定下来的,容寸不是傻子,肯定不能自己担这个骂名,立刻反驳道,“你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那有病的鸭子是我买的吗?不是你贪图小便宜给带回来的?”

      “现在装他妈什么好人,送鸭子的时候你可跑的比谁都快!”

      “放屁!我买便宜鸭子那是为了家里的开销考虑。再说了,这注意是你出的!鸭子也是你从我家里拿走的。我告诉你,真闹大了,我什么都不会认的!”

      “呵呵,你觉得可能吗?”容寸冷笑一声,“从小到大你看那野种最不顺眼,当初三叔出事儿那晚,那野种在山里迷路差点死在山里,不就是你给骗去的?”

      “想洗清关系?没门!”

      “那你又是什么好东西?分家之后第一年,爷奶本来是要你偷偷给他塞个学费钱,不是你给扣下去镇上三五天就花完了?”

      “我买的东西你没吃,你没玩?”

      三言两语,兄弟俩就争执了起来。他们是从穿开裆裤起就混在一个院了,挖起旧账了比谁都狠。不到一会就扭打了起来。

      最后还是容子隐的大伯听见,从里屋出来,“嚷嚷”一声给俩人分开了。

      “吵什么!现在先想明白怎么解决!”容子隐的大伯也要被这两个混蛋玩意给气死了。

      当初容子隐小时候,他们挤兑容子隐,都是小孩的手段,索性容子隐拿不到证据,他们也是有利可图,就全都睁一眼闭一眼。

      后来容子隐走了,他们家的名声也因此一落千长,的的确确过了一段被人指指点点的生活。

      幸好后来容子隐去了镇上,村里那些传言也慢慢平息,最后还是照旧过日子。只有容子隐又有好成绩传来,他们家才会被人拿出来讲究一阵。而这也是为什么容寸和容尺这么恨容子隐的原因。

      可实际上,这俩蠢货不知道,容子隐的大伯巴不得容子隐展翅高飞一辈子别回来。

      现在好端端的这俩人自己撞到容子隐手里,容子隐的大伯晚上根本睡不着觉。

      容尺嗤笑一声,“爸你也太小心了!那地本来就是爷爷的,当初分地按照人口算,那野种还没出生呢!他要单独分出去,咱们不把地给他也没毛病。现在爷奶也走了,临走前说好的那六亩地就平分给我和容寸,容子隐算个什么东西!”

      容子隐的大伯气的一巴掌抽在他脑袋上,“你也知道是按照人口分的,那两亩地当初写的可是容子隐他爹妈的名。这就是不在咱们村,才好改名。那村子村长又换了,以前的事儿却也不是查无可查。”

      “现在地多贵了你不知道吗?六亩地,一亩二十万块钱也是一百二十万了,你们是想闹大了让他找回来吗?”

      容子隐当年岁数小,许多里面的事儿他就不知道,只当父母是真的没在账面上留钱。再加上他们容家没分家,兄弟三个住在一个院子里,挣的钱也都上交给老人,共同用在家里分配。所以地这个事儿,也的确没有多少人知道具体底细。

      再加上当初村里按照人口分地,有六亩地分在了别的村,容子隐爸妈都是老实人,看大家因为这个吵闹的厉害,就主动要了过去。

      所以说,如果这六亩地当初是本村的,他们肯定得把这个留给容子隐,可就因为不是,所以才漫天过海。后来把容子隐挤兑走,也是这个目的。怕容子隐长大了以后明白过来这里面的套路,再回来要地。

      虽然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可证据还没抹平,再加上容子隐大伯岁数大了之后,也总觉得对早死的弟弟心里有愧,乍一对上容子隐,便很是心虚。
      巴不得永远别见才是最好。

      而他这么一细解释,那堂兄弟俩听完心里也不得劲儿,小心翼翼的问道,“应该不会吧。这都过去十几年了。”

      大伯父没回答,这哥俩心里越发紧张。

      年初的时候他们都想好了,卖了那六亩地,正好够这表兄弟俩一人盖一间新房。现在……

      是啊,谁知道容子隐会不会记得呢?他们突然反应过来,容子隐任职的那个村子,就是那六亩地的所在地。

      而此时,容子隐那头,心里也有点疑惑。

      他觉得自己收到的忐忑值有点高。那俩堂哥坑了他肯定是要忐忑秋后算账。可他的这位大伯父还有伯娘为什么也要一起忐忑呢?

      系统:会不会是因为胆小?
      容子隐摇头:也兴许是想我了。
      系统崩溃:容子隐你的脸啦?

      容子隐不在和他贫嘴,细细的琢磨着这里面的事儿。这帮人现在在害怕什么容子隐自然是不清楚的,不过不妨碍他慢慢查。

      容子隐不是傻子,大致也能猜出两个方向。一个是设计陷害自己的事儿,另外一个最大的可能就是家产。

      可容子隐自己心里清楚,他的父母当年就是普通农民,容家不分家,家里没有小金库。这也是为什么他最后几乎净身出户的原因。

      不过不重要,早晚能查出来,而且正巧他现在也该朝着他的两位堂哥收点利息了。

      因此,一周后,鸭瘟危急终于渡过大半,当小王村和陆家村的两位村长一起过来给容子隐送锦旗的时候,容子隐说了一句话,顿时给了那俩天天提供忐忑值的堂哥一个痛快。也让两个村的村长同时黑了脸。

      容子隐:“其实锦旗不用给我,得给容寸和容尺。要不是他们俩把鸭子送给王大壮,让他王大壮坑我,我也不能发现鸭瘟的事儿。”

      容子隐满脸诚恳,“送给他们吧,他们才是这次鸭瘟的发现者。”

      “这……”两村村长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起来。

      之前容子隐他们村长去县城闹的事儿还没在村子里面传开,所以知道的人不多。

      容子隐这么一说,顿时又好事儿的就打听来了。

      那天几个去帮着找场子的妇联阿姨可全都在呢,三言两语就给说明白了。

      “卧槽!就这还是亲戚?”

      “太缺德了吧!什么玩意!一大家子很都黑透了吧!”

      “哎,我也听说过,当初小容大夫十二三岁就让他们给撵出去了。这是小容大夫自己出息,考去县城才离开这一大家子。”

      “哎呦!这糟心的玩意哦!”

      这一下,直接帮大伯二伯两家子出名了。

      容子隐那个二堂哥本来正谈个朋友,听见这事儿之后女方立刻和他分手了。

      原因很简单,人品不行!

      “艹!这野种是疯了吗!?”容寸气的要是,恨不得抄起家伙就打上门去。

      可容尺还有理智,一个劲儿的拦着他,“你想清楚了,那块地!”

      “地怎么了?我他妈连媳妇都没有了!”

      “一个女人罢了!回头卖了地,咱们一人拿着几十万县城住楼房了!有房有营生,漂亮女人多的是。先把这阵子风头过了!”

      容尺给容寸画着美好的大饼,容寸强行按捺住脾气。

      然而他们一直没有想清楚一件事,他们这次犯得根本就不是小事儿。而是涉及全村的大案。

      因此,刚消停没有两三天,陆家村的村长和村支书就找上门了。一句话,罚款。而主动送鸭子的容寸更是直接被带去镇上的派出所,据说是犯了法要被判刑。

      就因为他们送给王大壮这么一只鸭子!

      容子隐的两个伯父一家全都傻了眼。偏村里人没有一个同情的,就连路过他们家门口,都要狠狠吐一口唾沫。

      tui!一家子王八蛋。

      而此时的容子隐,却靠着他们源源不断的提供的各种情绪值又凑够了一个五十连。

      容子隐算了算,自己给小吃部两口子的那些咸鸭蛋和咸鱼差不多已经卖光,是时候开始补货。

      于是,他又拿出了熟悉的篮子准备收货新一轮的咸鱼和咸鸭蛋。

      系统已经麻木:宿主大大,算我求你,你先去洗个脸好不好?
      容子隐相当稳健:氪不改命,玄不救非,认了吧!

      于是,这次,连灰色光芒都没出现,容子隐的面前准确的出现了三十五个咸鸭蛋和十五条咸鱼。

      容子隐十分满意,毕竟未来一周的货物又凑齐了呢!

      只是这一次,他刻意留下了十个咸鸭蛋,还有五条咸鱼。

      系统算了算数量,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宿主大大,你要干嘛?”

      容子隐回答道,“送礼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系统崩溃中:谁他妈会想收到咸鱼这种奇葩礼物?
    容子隐:他会真香的。
    --------------
    评论区留言都有小红包掉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