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过我的都跪着求我做个人

作者:小猫不爱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爸爸我错了爸爸

      系统:哈哈哈哈哈!宿主大大我觉得你这卡池前身可能是菜市场。

      面对这种嘲讽,容·战斗非酋·子隐一脸平静,内心丝毫没有任何波澜。

      他又仔细的读了一遍冻带鱼的说明,大概看懂了这里面的意思,感觉应该是武器类的,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正好趁着四下无人,容子隐把带鱼从系统储物格里拿了出来。

      顿时周围的空气里就传来了淡淡的鱼腥味,而容子隐握着冻带鱼的掌心也瞬间感受到了刺骨的凉意,感觉分分钟整个胳膊都要被冻硬了,也是十分符合物品详情的描述。

      那么,现在可以来试试看具体效果了。容子隐克服着从掌心源源不断传来的寒气,举着冻带鱼朝着那只鸭子凌空比划了一下,原本还十分张狂的鸭子瞬间闭上嘴保持沉默。

      鸭:爸爸我错了。

      立竿见影也是十分牛逼。可惜的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如今我们的小容爸爸,不,是小容大夫的左手,已经冻得通红一片。

      容子隐:看来这种秘密武器以后还是少拿出来用比较好。
      系统:……嗯,我可以再次肯定天道一定是吃了假药。

      然而不管如何,后半段的路程终于安静了下来,也总算是有一件好事。

      可眼下县城那里却已经乱成了一片。

      村长之前之所以压着人去妇联,并非是想把人带去妇联再审一遍,而是去妇联找人帮忙了!

      别看这村长表面淳朴,一副老干部的沉稳模样。可到底是能让全村人服气的存在,又镇守村子好几年,必定是有手腕的。

      之前那二流子李铁柱一说鸭子是从邻村来的,他心里的小算盘就转开了。他心里琢磨着,明面上,这是两个兽医之间的小龃龉,可实际上,容子隐的来历,他也一样门清。

      哪里有那么多天上掉馅饼的事儿,容子隐这种高材生就屈就小村子了?虽然村长不是兽医系统里的人,但他也能大致猜到,容子隐之所以被发配,多半是被人挤兑了。

      可他看了这么长时间,容子隐的确是个好的。医术好,人品正,对于村里人是真的尽心尽力,倒是让他有了几分想要庇护的心思。

      倒不是他势利眼,格外看中容子隐的学识,而是单纯的出于为全村考虑。

      毕竟但凡换个兽医,一则未必有容子隐的好学识,另一则,未必有容子隐踏实用心。就冲着这两点,村长也要拉容子隐一把。

      而这一次李铁柱陷害的事儿,就正巧戳中了村长最忍无可忍的一点。

      村里人土里刨食儿不容易。一年到头,就靠着地里的庄稼和院子里的这些牲畜为生。所以,他才不管上面是什么神仙打架,谁也不能动他们村里人这些要命的东西。

      越界就得挨打!强龙压不了地头蛇。

      所以,村长这次是铆住了劲儿要帮着容子隐在十里八村立威了。他就得告诉这帮人,容子隐只要在村里畜牧站一天,就谁也别想把歪心思往村里头伸。

      于是,出了畜牧站之后,村长就直接叫上妇联去县里面哭了。

      按理说,这种事儿应该他自己去,可论起扮委屈来,他一个大老爷们哭得再可怜,起到的效果也是有限。不如喊上妇联的那帮女同志。

      毕竟,女同志在哭诉上面还是很有一套的。

      眼下县长秘书办公室就挤满了村里来抱屈的人。

      两个妇联的阿姨,全都红着眼睛委屈巴巴的看着年轻的县长秘书。

      别看她们哭的可怜,可嘴皮子也是真的利落,三言两语就把事儿给说明白了。

      “领导同志,我们小容大夫年纪小,性格单纯,一心做科研,根本不知道这些尔虞我诈,被欺负成这样还想着给那鸭子瞧病,免得祸害村里”

      “是啊!小容大夫为了村里人,半夜三四点有人敲门都上门给难产母猪看诊。”

      “哎,也怪我们太老实巴交,遇见事儿了也不敢自己处理,现在把人带过来,就等着国家和组织为我们做主了!”

      一人一句,高帽子戴的稳稳地,县长秘书还没来得及审问犯事儿的李铁柱和王大壮,心里就已经偏向于容子隐他们这头。

      总觉得就是小王村这个王大壮又蠢又坏,陷害容子隐不说,还想给村里的鸡鸭鹅下毒。

      “不是,不是这样的!”那李铁柱和王大壮拼了命要解释。

      “就算是鸭瘟,也得有个证据,最起码得有检查结果吧!不能一个电话就定罪了!”

      “什么?你们还想否认?我们小容大夫可是高材生!那是当过状元的,怎么可能胡说八道!?”两位阿姨战斗力爆表,根本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

      县长秘书也好奇了,“什么状元?”

      “啊!小容大夫是他们那届燕京市的高考状元。”

      “好厉害!”县长秘书点点头,顿时对容子隐的好感度又多了一点。

      不是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学霸就可以为所欲为吗?王大壮简直欲哭无泪。只能和李铁柱一起,负隅顽抗,谁也不认。

      这下就闹得更厉害了。

      就在县长秘书一个头两个大的时候,办公室大门被人敲开,从外面进来一个青年。

      长得着实俊美,让人眼前一亮。就是打扮有点一言难尽。左手拎着一只半死不活的鸭子,右手好像拿着一条银光闪闪的长鞭?

      村长心里一喜:“小容大夫,你可来了!正说到你呢!”

      容子隐笑了笑,还没说话,右手里的冻带鱼隐隐约约朝着王大壮他们露出一小节亮闪闪的鱼尾巴。

      【冻带鱼爱之教育发动】系统发出相当中二且尴尬的提示音,与此同时,王大壮和那二流子“噗通”一声,一起跪在了地上,给容子隐磕了个响头。

      二流子&王大壮:爸爸!爸爸我错了爸爸。

      村长就在两人边上站着,直接吓一跳。心说话这俩什么毛病?又没严刑拷打他们。

      再一看容子隐手里的鸭子,也就心里有数了。这俩货不见棺材不落泪。看见证据出现,也只能这样。

      不过幸好其他人也和村长一个想法,没有过多的追究。容子隐的心里也松了口气。

      方才这一幕再次验证了冻带鱼的效果,只能说不亏是R级别的物品,虽然外形搞笑了一些,可效果的确很神。以后可以好好使用。

      那个富二代陷害容子隐的事儿还没有曝光,如果实在找不到突破口,倒是可以靠着这条冻带鱼试试效果。

      容子隐边想着,边不着痕迹的把冻带鱼收回去。同时,他把鸭子放下,然后把报告交给县长秘书。

      ---------------

      天道物品从不存在夸大虚假,李铁柱和王大壮最终供认不讳。

      与此同时,他们还说出了一个小细节,王大壮竟然是酒桌上被人挑拨才来对付容子隐的。

      “什么意思?”村长一听眼神就亮了,他之前就猜测这里面有事儿,现在一看,果然如此。只是和他之前的猜想有点出路。不是容子隐的敌人,而是他的极品亲戚。

      “哎。”王大壮心里这个后悔啊!

      “就上次鸭结核的事儿,我被我们村长训斥了一顿,又忙了好几天。后来陪我媳妇回了娘家一趟,酒桌上,我大舅哥他们一挑拨,我脑子一热就……动手了。”

      事已至此,他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干脆和盘托出。

      村长没听明白,“你大舅哥为什么挑拨啊?”

      王大壮看了容子隐一眼,“我大舅哥和他是堂兄弟。”

      “我知道了。”听到堂兄弟这三个字,容子隐就全都明白了,自己主动向村长解释了一下,“抱歉,纯粹是个人恩怨,连累村里的乡亲们了。”

      王大壮口里的这个大舅哥,也就是容子隐的堂兄,就是当初趁着容子隐年纪小,父母又去世的早干脆霸占了房子,大年三十把他撵出家门的那一个。

      容子隐父母走的早,偏走的时候容家还没分家。容子隐的爷奶都已经老糊涂了,完全顾不上这个孙子,所以容子隐两个伯父和伯娘就算计开了。

      容子隐也不是善茬,事情闹得很不好看。后来大年三十闹到村委会,直接分家。说是带着自己那份家产走的,实际上就和净身出户没两样。

      容子隐那时候人小,刚十二,头两年很是艰难,后来考去了县城初中,才算是情况好一些。

      “当时我两个伯父说我蠢,念书高不成低不就叫我辍学在家帮着务农。我两个堂哥才是可造之材。我不干,一定要念书,家里说供不起三个孩子,最后我就自己分出来了。”

      “结果后来,我考上大学,两个堂哥高中都没考上,村里人就拿我们做比较。我两个大伯丢了大脸,那两个堂哥想必也是看我不顺眼。也不奇怪。”

      闹来闹去,最后竟然是家务事儿。村长松了口气的同时,对容子隐也十分同情。至于那几个跟着来的妇联的阿姨们更是恨不得想要抱抱他。

      他们村畜牧站的小容大夫多好一人,人长得好看,说话斯斯文文,还是高材生,前几天还救了全村的鸭子。

      那容家一大家子得多瞎了眼才能这么可劲儿欺负他。

      可怜的哦,十二岁就没了爹妈,还得一边打零工凑学费一边念书养活自己。这么一路过来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系统听容子隐说完心里也挺难受:宿主大大,你要是难受就和我说,我坚强的臂膀给你靠!
      容子隐沉默了半晌:你们系统竟然也有实体的吗?
      系统:没有,自闭了,容子隐你这个狗直男,我要和你绝交五分钟。

      容子隐笑了笑,也不劝它。容子隐和其他人不同,他是真的并不觉得自己有多苦。

      就说父母早亡,的确没有留下什么财产和抚恤金,但至少没有欠债。亲戚极品,可容子隐早早离家,也没受什么磋磨。至于独自长大养活自己的辛苦,在容子隐看来,能够有机会辛苦,就已经是一种幸运。毕竟多少活不下去的人,连辛苦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退一万步讲,容子隐这二十年,有家的时候家庭和睦,父母慈祥,没家的时候,也没流落街头,衣不蔽体食不果腹。

      虽然倒霉,可身体健全,没有大病大痛,也好好长大了。现在还有了系统。的确比不上那些天之骄子,但比起绝大多数人来说,容子隐也是幸运的。

      他从不觉得吃苦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儿,在容子隐看来,只有无法好好活着,才是真正的令人同情。

      而这,也是容子隐早亡的父母从小给他的教育。容子隐一直奉行至今。

      然而即便如此,容子隐也并不打算放过那些挑事儿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找到头上,也就不必计较脸面。可事有轻重缓急,比起这个,容子隐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先做。

      那只鸭子,容子隐化验出来是有鸭瘟的。

      鸭瘟发病迅速,传染性强,是目前严重威胁水禽养殖业的重要疾病之一。

      重点是,鸭瘟这种传染病,不同品种不同日龄的鸭子都会感染。尤其是杂交鸭。

      王大壮家里也没有养家禽,这鸭子也是从容子隐堂兄家里抱来,和患病的鸭子关了好几天才染上的鸭结核。

      鸭瘟潜伏期3到5天,按照时间推测,那么源头就在容子隐原本的那个村子。

      因此,容子隐回村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系小王村的村长,和他说了鸭瘟的事儿。同时给那个村子的畜牧站也打了电话,说了发现鸭瘟的事儿。

      多谢多谢!那边畜牧站的老兽医也是农民出身,太清楚这种传染病是什么情况了。

      容子隐虽然只是普通提醒,但他还是十分感谢,并且第一时间就召集了村里人说了这件事。

      这陆家村的还不明白为什么,只当是上面发布了什么新的防疫指使,所以都挺配合。可这一查不要紧,全村竟然有大半的鸭子都患病了。

      鸭瘟,弄不好这是要命的啊!幸亏发现的早,如果全体爆发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老兽医擦了把额头的汗,直接给容子隐提供了3000的感谢值。

      而同样给容子隐贡献感谢值的,不仅是老兽医,还有陆家村那些养殖大户。

      容子隐的提前预警避免了他们后续大规模的损失。说句难听点的,真要全发病了,那就是倾家荡产,恨不得全家喝农药。

      在听说是容子隐发现的后,陆家村的不少人觉得名字挺熟悉。尤其是那些小时候和容子隐玩过的人一回忆,顿时发现,卧槽!这不是当年村里的学霸吗?就是第一名考上县高中的那个。

      里外里都是自己人啊!

      容子隐那头的畜牧站里,系统都懵逼了。容子隐就给陆家村畜牧站打了个电话,没多久竟然就开始收取金币了?!眼看着才大半天,又陆续收取了三万多的金币值。

      重点是这其中还有不少是【亲密值】。而亲密值发展到一定等级会就变成仰慕值,进而变成爱慕值。一般来说,这都是发展妹子开启后宫的。可容子隐这里,【陆家村王大爷】【陆家村李阿姨】【陆家村村草穆铁柱】,甚至还有【陆家村病鸭】这种跨种族内容。

      所以这些都是怎么来的啊!系统十分崩溃,觉得完全超出自己的认知范围。

      可容子隐却心如明镜。他原本就是陆家村出来的,虽然很小就去了县城,但也算是村里人看着长大的。换成别的普通兽医,的确只有感激,可变成自己却会多一重亲密。

      村里容易沾亲带故,这是把他当自己人呢!

      就在这时,突然两个特别的系统提示引起了容子隐的注意。

      【容寸憋屈值+1000】,【容寸忐忑值+1000】

      这名字也未免太熟悉了点。

      系统:!!!宿主大大,这不是那个要坑你的王八蛋堂哥吗?

      容子隐:是啊!所以你说他吓成这样,我要不要去安慰一下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容寸:爸爸,求你别来!【抗拒值99999】
    --------------
    今天更新的字数比较多,就修改的时间长了些。抱歉,评论区留言都有小红包掉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