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成太阳之后

作者:岐山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活下去

      更关键的是,他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增加了。
      如果按照危险值判定的话,一开始觉醒的他可能勉强够得上危险值2,稍不注意可能就下去了,然而现在已经稳稳当当的成为危险值2了。
      原本还有些疲惫的精神,也已经完全恢复。
      
      原因就是刚刚吸收到一股清凉的能量。
      
      他低头一看,发现树干上面的黑蜘蛛尸体颜色变得衰败,刚刚还十分坚硬的表层盔甲已经变得干脆。
      
      这是………
      
      这种方式贺启阳从来没有听说过。
      能够从猎物的尸体中得到实力的提升,不止是血脉,而是精神肉体的全方位提升。
      
      突然,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在森林外面看过的画面。
      黑袍人明明可以将人和兽怪一起放进森林中,明明这样更方便,他们却选择按照一种顺序。
      他想了想人的顺序。
      再加上自己匆匆一瞥看见的兽怪们的顺序。
      
      他怀疑对方是按照实力顺序排放的。
      
      新来的觉醒者实力较弱,便给予先进去森林的便利。
      人类的实力较弱,便给予比兽怪先进入森林的权利。
      
      这样看来,这场猎杀场恐怕还遵循着某种意义上面的公平,贺启阳勾了勾唇角,眼睛却没有丝毫笑意,看来这位神灵还挺喜欢公平的。
      
      过了片刻,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他脸色难看下来。
      等等…
      假如的话,这个猎杀场的规则就是公平呢?
      毕竟面对一群危险值3-5的兽怪,即使提前进入森林,人类的劣势也还是太大了,考虑到这是场取悦神灵游乐场。
      
      除非有什么东西能够消除两者之间的差距。
      拥有足够勇气的人类选择向兽怪发起攻击,取得胜利的时候也会拥有相应的奖励。
      
      比如说吸取兽怪尸体中的能量之类的。
      当然,他怀疑那个奖励只是锦上添花,更多的是他血脉觉醒。
      
      想到这里,他看了眼右手的臂刃,发现羽刃的边缘变得更加锋利,薄薄的刀锋更是散发可怕的热量,而他也觉得十分舒服,让他有种浑身舒展的感觉。
      
      可是什么样的鸟喜欢热量?
      
      觉醒的方式还那么诡异?
      
      想到这里,贺启阳又看了看手臂上的羽刃,虽然早在被绑架的时候,他就怀疑自己觉醒的血脉可能很不错,不然那个人也不可能一直跟着他,然而,刚刚的一系列变化还是超乎了他的想象。
      
      刚刚才觉醒的血脉就可以随手一击将一只危险值3的黑蜘蛛弄死,全程没有花费别的力气。
      
      虽然可能有那只黑蜘蛛太大意的原因,但是这鸟是不是有点太凶残了?
      贺启阳面无表情的想。
      
      他推翻了自己一开始认为的鸦科最高危险值为7的想法,他虽然不确定自己觉醒的鸟类是什么,不过大概率应该是鸦,可能是变异了。
      然而要说这种血脉的顶峰是危险值7的话,谁都不可能相信。
      
      抿了抿唇,贺启阳心头思绪万千。
      他确定自己在觉醒的时候已经将自家书房看得很清楚,那些书里面绝对没有自己感知喜欢热量的鸟,唯一一个可能相近的血脉就是火鸦。
      然而,火鸦的觉醒十分困难。
      
      再加上火鸦的能力是火,并不是热量。
      
      没听说过黑鸦的子嗣可以变异成火鸦的啊,贺启阳眉头轻轻皱起来,况且,火鸦的血脉绝对没有这么强。
      
      想来想去,想了半天,没有得到结果。
      只能按下心中的想法,准备回到家族和亲爹商量一下,能不能通过主支.那边的力量,进行更加仔细的检测。
      
      树下的大王花丛停止了战斗,藤蔓重新缩回各自的花瓣下面,那只灰黑色的生物就好像没有存在过一般,只有枝叶上面还有点点血液,不过那也正义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刷刷的声音停止。
      
      贺启阳抬起头看了看上空,此时天色已经黑了。
      夜晚的雨林只会更加恐怖和凶残,他对于自己的实力十分清楚,血脉再怎么厉害他现在这只是个危险值2的小弱鸡,随随便便一个凡物级的兽怪都可以捏死他。
      
      想要活下去,就安安稳稳苟着吧。
      
      环顾了下四周树林,发现没有人看见自己,贺启阳弯腰进入了自己一开始看中的树瘤中,眼睛将里面看得清清楚楚,大概黑蜘蛛一直将它当做藏身之所,里面都十分干净,面前的洞口还有树枝掩盖。
      基本上不注意看得话,很容易忽略过去。
      
      贺启阳也不挑。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夜行动物出来的情况下,他将树瘤粗粗的打扫干净之后,就整个人窝在里面,静静的等待夜幕的降临。
      
      保持着警惕,一边恢复体力。
      
      幸好他挑的位置很不错,夜晚虽然也有兽怪袭击,不过都是一些危险值小的时候刚到树下,就被下面的大王花丛安排的明明白白。
      
      唯一缺点就是有些吵。
      
      第二天早上。
      
      贺启阳从树瘤中坐起来,伸出一个手指摁了摁太阳穴,大王花丛有好处也有坏处,也不知道昨天晚上那些兽怪是不是闻到人的气息了,一个个十分骚动。
      大王花丛的藤蔓声就没有停过。
      
      低头往下看。
      发现花丛下面有一些碎掉的肢体,也不知道是哪种生物的。
      
      闭上眼睛感受一下,体力恢复的不错,唯一就是有些饿,环顾下四周,贺启阳决定去周围看一看有没有可以充饥的食物,最好存放时间长一点的,另外他还想实验一下昨天晚上的猜测,看看是不是正确的。
      
      时间很紧迫。
      
      贺启阳一只手拽住垂在面前的藤蔓,用力一推,整个人从树上晃悠下去,速度很快,快到下面的大王花丛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落到对面了。
      轻轻跳到地上。
      
      手臂轻轻一挥,在边缘处立刻多出一抹羽刃。
      刃的边缘十分锋利,这也是贺启阳抛弃了自己常用匕首的原因,也不知道是不是血脉觉醒,他觉得这抹羽刃远比亲爹给的匕首好用的多。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他很快就去了周围的森林,也幸好他以前看过不少书,书中也有关于一些能够吃的植物根茎的介绍,当然,这是比较重要的能量来源。
      贺启阳着重将目标放在这上面。
      至于果子之类的,大多是可有可无。
      
      肉的话,他也有准备弄一点。
      
      一路上走过来,他试着去主动攻击一些兽怪,大多都是些随地可见的种类,像是危险值1铁飞蚊啊,地鼠啊,还有植物种的一些半兽怪,他都试了一下,结果得出的结论就杀死兽怪的确可以增加体内的能量,只是没有一开始的黑蜘蛛增加的多。
      
      他将一些能吃的东西收一收,环顾四周,看了眼周围的丛林,摘了几根宽大的叶子将能吃东西包成一团,又将不能吃的东西包做一团,回到了一开始的树瘤。
      
      一只手将不能吃的东西扔给树下的大王花丛,几乎在那些碎肉和内脏落下去的那一刻,藤蔓划过地面的刷刷声,不绝于耳。
      贪婪的大王花丛在争夺掉在面前的碎肉和内脏,根本没有时间理会一旁的贺启阳。
      
      贺启阳看了眼大王花丛,伸出手抓住一只藤蔓,用力一晃,整个人已经到了对面的树杈之上,过程灵巧的不可思议。
      动作迅速的进入树瘤。
      盘腿窝在里面,开始进食。
      
      他率先进食的就是地鼠的肉,因为考虑到没有时间生火,他留的都是一些白肉,脂肪含量很低,勉强可以生食。
      现在距离他觉醒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贺启阳估摸地鼠肉对他应该没有什么影响。
      
      至于不吃肉。
      贺启阳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选项,他天性就是一名狂徒,表面冷静,骨子里却透露着疯狂,从他知道杀死兽怪就能增加血脉力量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拼一把了。
      
      最后一口地鼠肉吞进口中,贺启阳眼底闪过一丝漠然。
      
      不吃肉的话,体力跟不上,杀不死兽怪,体力再变弱,之后就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最后的结果要么就是饿死,要么就是被兽怪吃掉。
      而后者的可能性大一点。
      
      等吃完肉之后,感觉自己还不算太饱,贺启阳继续进食根茎。
      毫无疑问,根茎的味道要比生肉口感好上很多,淀粉入口之后很快就会泛出一丝甜味。
      
      嗯……
      味道有点涩。
      
      贺启阳一边还在内心评价自己吃的这块根茎味道。
      
      很快,他就感觉自己肚子饱了。
      随后将未食用的根茎重新放回树瘤当中,一切完毕之后,整个人窝成一团,休养生息,等到胃里面不再用撑得感觉,这才睁开眼睛。
      准备再次出去。
      
      这次他准备去挑一些危险值比较高的兽怪。
      
      再次落在地上,回头看,大王花丛已经重新变得安静,内脏和碎肉已经完全没有了,一些鲜血也在被藤蔓慢慢蚕食。
      不得不说,大王花丛真的好用。
      
      贺启阳看了一眼,收回目光,重新进入了热带丛林。
      
      他记得自己刚刚过去捕猎的时候,地鼠不远处正好有条金颈蛇。
      
      金颈蛇,陆行种,成年后可达危险值3,传说中拥有巴蛇的一丝返祖血脉,因此嘴巴可以张很大,重要的攻击方式也是吞人。
      不过贺启阳对于这个血脉问题保持怀疑,他曾经看过巴蛇觉醒者,不管怎么说,觉醒这种恐怖异兽的血脉怎么看都不应该只有危险值3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额,说点什么好呢?
    挠挠头。
    专栏里有怪物祭司和巫祭,大家要收一下吗?
    假装不在意的推销自己的预收。
    感谢在2020-08-18 02:53:02~2020-08-20 10:49: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zzy 111瓶;繁花幺幺 45瓶;荆岄、嘻嘻嘻 20瓶;轻罗小扇扑流萤 18瓶;想脱单的阿芮 10瓶;莫瞳 6瓶;宫阙、名字什么好麻烦、软萌的樱诩、有木在南方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