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成太阳之后

作者:岐山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黑蜘蛛,陆地种!

      只是一句话,透露出很多信息。
      苗银目光呆呆的看着贺启阳离开的背影,什么叫做取悦神灵的游乐场,所有字分开之后,他都认识,合起来他却有些听不懂。
      或者说不敢听懂。
      
      假如贺启阳说的是真的。
      那么接下来,他们身后这片森林就真的沦为人间地狱一般的存在。
      人类成为猎物,兽怪成为捕猎者,为得,只是取悦那个传说中的神灵。
      
      “这tmd都是什么东西啊。”想明白这里,即使是苗银都忍不住骂了句脏话,一群危险值最高只有2的少年面对恐怖的兽怪,简直就是会跑动的食物啊。
      想到这里,手紧紧捏住。
      
      不过,即使这样,他也没有跟在贺启阳的身后,而是眼底闪过一丝思索,真的的开始考虑从这场猎杀局活下来,带着他姐离开。
      
      苗青青绿色的眼睛看着贺启阳的背影,又看了眼苗银紧紧握住的拳头,她顿了顿,小小声的开口道:“我们不跟着他一起吗?”
      虽然只是相处一小会儿,可刚刚的场景对方的话给她留下的印象实在太过于深刻,而且事实证明,他说的就是对的。
      
      一时之间,难免有些信任感,她一直以为三人会一起,没想到对方竟然直接就走了。
      
      “没用的。”苗银听见表姐的话,摇摇头,开口道:“这家伙儿在班上的时候就比较独来独往。”
      “讨厌和人相处,也就是何匡那家伙儿因为被救过命,死皮赖脸的凑上去。”
      
      “其他人,他都不会理会。”
      
      “信不信,我们假如真的跟上去的话,他绝对第一时间会对我们下手。”
      不弄死他们俩,也绝对弄残。
      起码弄残之后,就没有人跟着他了。
      
      虽然说贺启阳自己将自己伪装的十分平静,可同样也是演技高手的苗银自然看的出他心底的冷漠,也就知难而退。
      
      听见表弟这样说,苗青哑口无言,她没想到自家弟弟会这样说,也很意外后者解开的表象,话说,苗银为什么能这么了解对方呢?
      第一次,苗青用认真的目光打量了下自家总是在笑的表弟。
      
      苗银当然感知到了,他抬起头对上了苗青的目光,眨了眨眼睛,一副笑眯眯的模样。
      
      另一旁。
      早已经离开的贺启阳当然不知道苗银的话语,不过就算知道了,一向不介意自己本质被人看出来的他,估计也就是挑挑眉,该怎样还怎样。
      永远不会被其他人的话束缚住。
      他甚至还会有闲心问一下,同样讨厌人群的苗银有什么资格说话,别看苗银整天一副笑眯眯的,贺启阳可是从他身上闻到了同类的气息。
      
      一个人进入森林之后,贺启阳的警惕心提到最高,没办法,在这所远古风貌的热带丛林,危险的不只是身后的兽怪,还有很多是这座热带丛林里面原本的生物。
      
      “……”再一次眯起眼睛看着前面不远处,大树下盛开层层叠叠的一从巨大无比的红花群,贺启阳默默的往后面退了一会儿,掩盖住自己的气息,默默的等待在一旁。
      
      这东西他曾经在《兽怪图谱》上面看到过,准确的说,是这本书的植物篇中看到过的,地球上面的兽怪种类数不胜数,即使这么多年来,人类看到的也只是其中一部分,贺启阳之所以印象深刻,乃是因为这个品种是地球植物返祖。
      
      也就是说,它曾经是地球中的一员。
      只不过在灵气复苏中出现了变化。
      
      他记得书中记载,这种花原本的名字叫做大王花,在地球上乃是所谓的肉质寄生植物,并不吃人,盛开的花朵存在时间短暂甚至连开花时候的香气都十分难闻。
      经过变异之后,它就彻底发生了变化。
      
      它开始在泥土里生长,可以常年不绝的开花,甚至还能散发出诱惑人心的甜香,捕食路过它身边的一切活物。
      
      不过这种花感应的范围不算广,只需要稍稍远离即可,贺启阳之所以没有完全绕过这个花丛,主要原因还是在它身后的那颗巨树。
      贺启阳目光放在了那颗在这座热带丛林都可以说得上巨大的古树上面的一个十分隐蔽的树杈,那里有一个树瘤。
      也许是植物,也许是变异。
      那个树瘤正好有个空挡,大小可以容纳一个人类。
      
      再加上树下还有会捕食的大王花,看门的都有了。
      
      唯一可惜的是,每次躲藏的时候都要等一等。
      
      贺启阳现在急需要一个安全的环境,他刚觉醒完就急赶慢赶的回到家中,刚到家没多久,就被绑到这里,之后又是一连串的恐吓和意外,精神强大如他都忍不住有些疲惫。
      更重要的是,他甚至连自己觉醒了什么血脉都不清楚。
      
      只能感觉浑身发热。
      也因为担心黑袍人过于关注自己,一路上他都没有去激活自己的血脉。
      
      现在的话,为了活命,他准备去试试看。
      
      “……”贺启阳站在阴暗的地方,几乎都看不见,默默的看着盛开的大王花,在大王花的不远处好像有一个类似于老鼠,体型却要修长很多的生物,全体灰黑色,正不断的嗅着鼻子,小心翼翼的凑到花丛那里。
      
      它的上半身凑过去,下半身却还是在原地,看得出来十分谨慎。
      
      然而,它刚刚凑过去的下一秒,原本没有任何动静的大王花丛突然动了起来,层层叠叠的花中露出苍白尖锐的獠牙,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口咬住那只生物,血的气息渐渐弥漫在丛林当中。
      
      慢慢的,原本没有动静的另一边花丛也开始动起来,巨大妖艳的花朵下面的藤蔓也长出了尖锐的獠牙,开始抢夺这唯一的食物,而那朵咬着猎物的大王花自然不可能松开到口的猎物。
      两者相互僵持的情况下,更多的大王花加入了这场争斗当中。
      
      自然,那个生物的尸体更多的血液流出来,藤蔓划过地面的刷刷声不绝于耳。
      
      这就是贺启阳说的预警作用了。
      声音很响,很吵。
      
      然而时机就是现在。
      贺启阳在所有大王花都在争夺猎物尸体的时候,三下两下跳到自己身后的大树上,一只手拽住面前的藤蔓,一用力,将自己整个人从空中甩过去,凭着惯性跳到大王花丛身后的大树树杈上面,全程没有惊动大王花们。
      
      “……嗯?”贺启阳落在了树上之后,停顿片刻,便慢吞吞的往自己一开始看中的树瘤方向走过去,还没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就停住脚步。
      目光直直的看着树瘤身后的那个长着黑毛的节肢。
      
      他挑了挑眉,站在那里不动了。
      
      一边在内心叹息,果然,这个热带丛林还真是弱肉强食,放松一点点,隐藏的杀机就会趁机要你的命,那个黑毛的一看就是个蜘蛛。
      躲藏的还挺好。
      假如他没有提高警惕的话,一进入树瘤的范围就是他的死期。
      
      他一直没有过去。
      那边的黑蜘蛛却发现了他的气息,从树瘤后面探出身体,几对深绿的复眼在阴暗的森林中闪烁着光芒,它差不多有磨盘大小,长着黑色绒毛的爪子如同披上了盔甲,走在树杈上面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
      
      随着它的走动,蛛丝也慢慢开始缠绕过来。
      
      看见这一面,贺启阳手中多了一把匕首。
      这是他爹留给他防身的,质量过硬,还附加一些特殊能力,对付一般的兽怪绰绰有余,该庆幸那些黑袍人虽然将他绑过来却没有搜他的身吗?
      这柄匕首才保留到现在。
      
      黑蜘蛛,陆地种,危险值3,无特殊血脉,凡物级,性情残忍,喜欢用蛛丝捆绑猎物,弱点则是三对复眼下面的凹陷。
      
      贺启阳站在树杈中央,心中慢慢回想黑蜘蛛的信息,一边严阵以待,他现在的体力最多只有平常的七成,毕竟觉醒之后他都没有好好休息,必须速战速决。
      匕首横在面前。
      
      对面的黑蜘蛛看着面前的猎物,早已经饥肠辘辘,也感觉到后者的虚弱,迫不及待的就吐出蛛丝开始攻击。
      
      洁白的蛛丝带着粘液直直的扑向贺启阳,铺天盖地,动作迅捷,后者猛得往旁边一跳,借助树干的支撑力,往后一跃,躲过了这次攻击。
      蛛丝大部分落到树下。
      少部分沾染到树叶上面,发出噗呲噗呲的腐蚀声。
      
      “咔擦!”而在贺启阳躲过蛛丝的下面,黑蜘蛛已经攻击过来,巨大的蛛腿带着让人不舒服的狰狞。
      
      贺启阳没躲,而是一只手甩着匕首划向攻击过来的蛛腿。
      下一秒,如同划破纸的声音响在半空中,攻击过来的蛛腿已经被他从中间横着切开,绿色的组织液流淌出来。
      
      黑蜘蛛吃痛,攻击的速度更加密不透风。
      
      贺启阳只能暂时躲避。
      发疯的蜘蛛攻击更加难缠,战斗一时间僵持下来,可是他的体力不能允许继续拖下去,慢慢的,体内发出灼热的感觉,特别是手臂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什么在带动他。
      
      他看着面前攻击过来的黑蜘蛛的几对深绿色复眼,下意识的用发热的手臂直接划过去。
      随后,下一秒,他意识到不对。
      他拿匕首的手不是这一只,然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就当准备用另一只手匕首攻击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他一个躲藏不及,差点被蜘蛛的血液盖了一脸,幸好他反应的快,往旁边一侧,不然少不了落个轻伤。
      
      这是……
      
      贺启阳低着头看着自己异化的手臂,不知道什么时候,后者已经变成了类似于臂刃的东西,在臂刃的外侧有一层薄薄的金色羽毛披在上面。
      他感觉到的热量就是从这上面散发的。
      
      在一看下面黑蜘蛛的尸体。
      
      完全的开膛破肚,蜘蛛里的肠子连着洁白的蛛丝和深绿色的组织液流了一地,在外边的蜘蛛壳表层有一些焦黑。
      
      这是燃烧的痕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15 22:43:02~2020-08-18 02:53: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沐鱼一、焦糖年糕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顾未易是我老公懂? 100瓶;烟雨暗千家 78瓶;雨后初晴 65瓶;21662711 30瓶;君子非1 22瓶;白色的季节、雨天 20瓶;梁、漠示、犹格·索托斯、小甜饼、飘扬的飞絮、LL 10瓶;桐木塘、繁华落尽子归啼 5瓶;斐 4瓶;浅笑心柔 3瓶;有木在南方、伊人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