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成太阳之后

作者:岐山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双生子

      “儿子,醒醒?”贺启阳脑海中正在昏昏沉沉,突然,他感觉到有人正在轻轻推他,耳旁也是熟悉的声音,皱着眉头睁开眼睛。
      下一秒,映入眼帘的就是他熟悉的面孔。
      
      他爹。
      
      贺州正一脸担心的看着他。
      
      贺启阳想要开口说话,然而,很久没有说话的嗓子干涩极了,根本发不出声音,即使之前有东西润过喉咙,他依旧说不出话来
      只能徒劳的张了张嘴巴。
      
      贺州一看见他这个样子,立马就知道他渴了,手一招,旁边立刻有了递水过来,贺州接过被子,亲手喂儿子喝水。
      贺启阳喝了几口之后,这才感觉好受很多。
      
      也正是这个时候才发应过来。
      
      “你怎么在这里?”贺启阳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他可以肯定,之前肯定有人照顾他,而这个人肯定不是他亲爹。
      因为……
      
      他目光落在了亲爹身后的各式各样鸦族成员,其中不少还是主□□边的,再远还有更多人,只不过那些人就不是鸦族觉醒者,更多的是其他种属的觉醒者,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很强大。
      
      体型不一,不过散发的能量却很强大。
      危险值起码超过8以上。
      
      这一看就是才过来。
      
      贺州发现儿子消失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开始排查,甚至还发动了家族力量,几天的彻夜不眠,等到来到这里,看见贺启阳,整个人才放松下来。
      
      “我看见你留下的讯息了,然后立刻排查家族内鬼和当天发生的事情,发现学校中那些觉醒师有问题,便让主家那边出手,顺藤摸瓜,摸到这里了。”贺州小心翼翼的将无力倒在树下的儿子抱在怀中,一边轻声回答。
      
      这样子的他和平常截然不同。
      
      贺启阳则已经习惯便宜爹的变化了。
      记住一个原则。
      能够觉醒鸦族血脉在危险值5以上的的人,没有一个是傻的。
      
      当然,贺启阳的关注在另一个。
      眼看着他爹就要将他带走,贺启阳皱着眉头,问道:“那些黑袍人呢?”
      
      “啊?”
      
      “我要亲手将他们吊死。”说到这里的时候,贺启阳眼底闪过一丝冷光,显然话语不是随便说说而已,刚觉醒就被人绑到这里来,泥人性子都有三分火气。
      更不用说,贺启阳脾气本来就不算好。
      
      能够支撑他活到现在的,除了亲爹以前的教导,就是要吊死罪魁祸首这个念头了。
      
      就是很记仇。
      
      旁边还有贺家成员站在旁边,血缘比较远,跟随主支一脉,正扶着贺启阳准备离开,眼看这位大少爷拒绝,还以为对方有什么问题。
      千想万想没想到是这句话。
      
      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可以,这很贺家。
      一看就是鸦族的崽。
      
      贺州脸色没变,只是很淡定的问了句:“你病又犯了?”
      知儿莫若爹。
      他儿子从小就有点点的小毛病,总是在奇奇怪怪的地方黑化,他已经习惯了,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苦口婆心教育到现在的冷静自若。
      甚至还有空问对方是不是犯病了。
      
      “没。”贺启阳说完之后,表情就好很多。
      
      贺州扶着他往过来的兽车走去,一边开口讲道:“我们一到这里的时候,立刻去了石山那边,那群黑袍人已经全部死了,看样子是自.绝,动作十分利落。”
      
      也正是因为这个一看就是畏罪自.杀的场面,这才让贺州心神失守,整个人差点绝望崩溃。
      
      不远处得贺家成员其中的某一位。
      红发黑眼,身材修长,双手抱胸,惊讶的看着和刚刚完全不一样的贺州,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等等,这个人还是那个一言不合就叫上他们贺家成员差点打上石城检察院的贺州吗?
      
      “我是不是眼瞎了?”他揉了揉眼睛,发现贺州还是那幅小心翼翼的样子,忍不住嘀咕出声。
      “怎么看见贺州那个神经病变得那么温柔了?”
      
      想想也不可能啊。
      
      那个神经病可是直接一脚踹了贺家主□□边的大门啊。
      
      旁边有位个子比他高一点的男人,也是黑发黑眼,五官和贺州有些相似,算是贺家主支里的成员,按照辈分算是贺州表弟,听见同伴的话语,他眉毛抬都没抬,开口道:“你以为贺州是什么样子的?”
      
      “唉,我当初看见他的时候,还挺温柔的,嗯……”红发男子沉吟片刻,回想自己当初第一眼看见贺州的样子,开口评价道:“可能有些像神棍!”
      
      “这次我算是长见识了,我以为他算是主支最正常的鸦了。”
      
      贺月冷笑了一声,他的耳朵上面垂落一个耳坠,是一轮弯月的形状,黑眼里闪过一丝冷淡:“贺州年轻时候玩的可比我们疯多了。”
      
      “只不过儿子出生后,修身养性罢了。”
      
      “踹主支大门?当年他闹得每一件事情都比这件事情大,你看着,他哥这次肯定还帮他收拾烂摊子。”同一胞兄弟在这个灵气复苏的世界,代表了很多事情。
      
      起码在鸦族这种超级护短的觉醒者种族,代表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绝对的信任。
      
      这可是双生子啊!
      
      他都怀疑假如贺州这次没有找到儿子,或者真的亲眼看见儿子死去的话,主城那边肯定会有一场让所有人都后悔的动荡。
      
      他们这对双生子绝对干的出来。
      
      光是想一想,就让人皱眉。
      贺月转过头看见红发男子还在看那只小崽子,抬了下眼皮,警告道:“平常时候也就算了,你这次别去捉弄那只小崽子。”
      
      “贺启鬼那个疯子看这个堂弟看得跟眼珠子一样,你不怕他去烧了你的雀毛,你就去试试。”
      
      贺启鬼是贺州他哥的独生子,下一任的贺家继承人。
      脑子好使,天赋强大。
      就是脑子有点病。
      
      红发男子一听见贺启鬼这个名字,顿时就闭嘴了。
      算了,算了,他不惹不就行了。
      贺启鬼不是人。
      他惹不起。
      
      贺启阳当然不知道附近有人在讨论他们,此刻他们父子俩已经到了兽车前面,拖车的是一种类似于牛的兽怪,只不过它长着长长的尾巴,背部还有两坨类似于骆驼的凸起,这是牛驼怪,危险值2,性格温顺。
      
      速度很快,可以日行千里,十分适合载人。
      
      这也是人类进入灵气时代之后,少数几个驯服了的兽怪种类。
      当然,因为这些大家伙儿们体型庞大,养得起的人也很少。
      只存在少数几支大家族中。
      
      贺启阳进入牛驼怪后面的车子里面,整个人都靠在身后,贺州在他之后上来,坐在了他对面,整个人放松很多。
      
      “你们过来的时候,还有没有其他人了?”贺启阳睁开眼问了一句。
      
      贺州嗯了一声:“还有3个,不过伤势都挺重的,其中还有你们班的一个学生,不过那几位都被检察院带走了,估计送回石城养伤。”
      “那小子背景也不简单。”
      
      哦,看来就是苗银他们两姐弟了。
      贺启阳心中想道,结果不出所料,毕竟苗银苗青两姐弟的血脉诡异,来自于祖灵,总是会有一些想象不到的能力,让他猜估计也就是他们俩了。
      让他疑惑的是,不清楚还有一个是谁?
      
      还能在这么多的兽怪围攻下活下来。
      
      想着想着,想了半天,没有想到答案,毕竟他当时在窑洞里的时间很短,大部分都在琢磨怎么逃出去了,只是大概记住了人的长相,没有来得及了解实力。
      根本不知道还有谁活下来了。
      
      慢慢的。
      
      也许是到了可以信任的长辈身旁,贺启阳缓缓闭上了眼睛,重新睡了。
      
      兽车里面的地方很大,不少都是青铜色的器具,车里的椅子说是椅子,其实更像是床,还十分贴心的放了个枕头,贺启阳躺在上面,沉沉睡过去。
      
      贺州看着儿子的睡颜,眼睛眨都不眨,片刻之后,他从身后上方的柜子里面拿出一张毛毯小心翼翼的盖在儿子身上。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这才重新落座。
      
      这一次,他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给对面。
      
      “可以了,哥,让阿鬼休息下,启阳找到了。”
      
      “知道了。”对面很快发回了一条讯息。
      
      而远在石城的贺家分支里的大宅,外面的仆人胆战心惊的在四周飞快走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惹怒了某位大佬。
      贺启阳的卧室。
      
      黑发红眼的男子正坐在椅子上面,长相和贺启阳有五分相似,只不过更加妖异,右耳垂下一条长长的苍白色的骨坠,十分尖锐,正慢条斯文的擦着手。
      突然他身旁出现一道如同哨子一般的响声。
      
      他眨了眨眼睛,掏出一个手机,看见短信,之后,整个人原本冰冷的气质暖和了很多。
      
      “启阳找到了,你休息下,可以回来了。”
      
      发信人:贺瀛
      
      他爹。
      
      没错。
      贺州之所以敢带这么多人出来找儿子,是因为他哥和他大侄子在后方坐镇,硬生生压的所有反对意见都消失了。
      
      这也是独属于双生子的默契。
      
      贺州发完消息之后,收回手机,目光重新放在儿子身上,这个时候,他终于发现了有些不同。
      
      他儿子怎么好像变帅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便宜爹贺州和贺家家主贺瀛是双生子。
    贺州儿子是主角贺启阳。
    贺瀛儿子是贺启鬼。
    双生子战绩丰富,以后可能讲,可能不讲。
    感谢在2020-08-25 21:50:33~2020-08-26 20:35: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2198112、一沐鱼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雷狮的小可爱 50瓶;JYS 10瓶;树袋熊、柚崽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