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成太阳之后

作者:岐山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岩浆果

      这下鸦羯真的懵逼了。
      
      “嘎?”
      
      黑色的大乌鸦蹲在树洞门口,正眼巴巴的看着鸦长老呢,听见这句话,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可是他的能量味道和我们的一模一样。”
      急得都不用鸦叫了。
      
      鸦长老扭过头,一双黑色的鸟眼瞥了他一眼,语气淡定的开口道:“人类又不是不可以觉醒咱们的血脉。”
      以前也有过。
      
      只是没有想到以前觉醒的都是一些比较弱的血脉,现在竟然真的出现觉醒他们血脉的,看上去还不错。
      
      鸦长老摇头晃脑的感叹了一句。
      
      鸦羯没有想太多,他的神情充满了纠结,虽然只是短短相处过一段时间,可这小崽子的外表实在得他心意,更不用说,鸦族天性中的护短让他根本放心不下。
      太护短了。
      
      又转过头看了眼窝里面的小黄鸟,鸦羯叹口气开口道:“那咱们救不救?”
      “救吧。”
      
      “这崽子一看和咱们血缘就很近。”
      
      刚问完,他就开口和鸦长老说话,企图动摇对方的想法。鸦长老瞥了他一眼,心里明白这是鸦族天性,对幼小同族天性的护短,也不怪他。
      皱着眉头看着窝里的崽,又挥了挥翅膀。
      
      “这崽子血脉觉醒的时候,受到惊吓,之后又遇到了刺激,导致血脉提前迸发,现在在身体里面横冲直撞的。”鸦长老只是瞧了几眼,丰富的经验让他立刻就看出了个幼崽身体里的问题。
      
      典型的血脉病。
      
      估计刚觉醒的时候就遇到了危险,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家长让这么个小崽子在野外求生,太不负责任了。
      鸦长老在心中默默叹口气。
      
      人类啊。
      
      心中有些犹豫,他对于人类的印象只能算是平常,虽然以前的日子他们很少碰到过人类,可是在某些兽怪族群当中,人类可没有什么好名声。
      
      可是……
      
      鸦长老肯定假如自己不救他的话,这只小鸟肯定会死在这窝里面,扭过头看了看,发现树洞门口鸦羯眼巴巴的目光。
      显然,这家伙儿也希望救。
      
      没过多久,心中的天平彻底倾向了一边。
      鸦长老无奈的在心中叹口气,翅膀从羽毛中掏出一个干草包,幸好他当时过来的时候,还是拿了个岩浆果过来。
      
      黑色的羽翼十分灵巧的掀开干草包,露出里面火红色的果实,让人惊讶的是明明已经在干草包里面呆了很久,果实依旧如同刚刚摘下来那样的新鲜,表皮散发出淡淡的硫磺味道。
      想来包裹在外面的干草也不同凡响。
      
      这果子一看就热得很。
      
      鸦羯则认出了鸦长老手中的果子,眼睛一瞪,十分惊讶。
      “这是…”
      
      “看什么,没这东西救不了他,族里的小崽子都吃过了,只剩下这一颗了,现在他既然过来,还受了这么重的伤,给他就给他吧。”
      
      “大不了明年咱们再去火山口里找。”鸦长老面无表情的道。
      
      鸦羯却听出了鸦长老嘴硬心软,这个时候,他恍然大悟,想通了,鸦长老好像也是鸦族的,还是巨鸦一族最护短的那一只。
      让这位大佬眼睁睁看着一只和他们拥有血缘关系的崽子伤重而死,好像也不可能。
      
      这岩浆果也的确珍贵。
      他们全族鸦去那么多火山口找,也不过才找了不到10颗,那可是灵气复苏情况下的火山口啊,危险度远远不是以前能比的,也就是巨鸦一族皮糙肉厚,天性喜热,无所谓岩浆的恐怖,才在火山口来去自如。
      
      鸦长老当然不知道鸦羯心中的想法,说完话之后,他就伸出翅膀,小心翼翼的戳弄了下窝里毛绒绒的小黄鸟,在后者挣扎张开口的时候,动作迅速的将岩浆果往鸟嘴里一塞,随后往下移,再轻轻一拍。
      嘴又合上了。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可见不是第一次这样干了。
      
      鸦羯看见这副场景则完全见怪不怪了。
      族里小崽子闹腾的很,巨鸦一族又是一夫一妻制,生几个崽看命,往往生了一个也惯得很,这就导致熊崽子层出不穷。
      其中不少死都不肯张嘴吃岩浆果。
      
      长老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等到小黄鸟吞掉岩浆果,鸦羯双眼就盯住窝里的崽子,看着他的身体不再屈在一起,而是慢慢舒展开来。
      
      贺启阳呢?
      
      他从昏迷时候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他爹要是再不来,他可能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一个呆在野外活生生的血肉,想必那些兽怪不会嫌弃的。
      
      随后意识就陷入了黑暗。
      
      整个人仿佛带在温暖的羊水当中,随波逐流,然而,他却一点都感觉不到舒服,相反,整个身体燥热的可以,似乎下一秒就可以喷出火来。
      还疼。
      从体内往外面散发出来的酸疼。
      
      正当他感觉难受的可以的时候,又有人用柔软的羽毛状东西戳了戳他的肚子,贺启阳反射性张开嘴想要呵斥对方离开,没想到却被塞进一个味道火辣辣的果子。
      呛得他嗓子疼。
      关键吐还吐不出去,硬生生咽到肚子里面。
      
      这个佣人不能要了。
      
      贺启阳皱着眉头想道,影影约约的,他透过迷蒙黑暗的眼皮看见了自己面前巨大的鸟类身影,他可以清晰的感知到这道巨大身影传过来的善意和温暖。
      鼻尖是淡淡的硫磺味道。
      耳旁是嘶哑的叫声。
      
      这是鸦的叫声?
      贺启阳脑海中只来得及想这一个想法,刚刚吃下去的岩浆果就发出作用,慢慢的开始整理全身的血脉。
      他昏迷过去。
      
      不过本能让他记住了这一切。
      
      鸦羯则完全不知道窝里的小崽子刚刚因为被强行喂药而清醒过,他正在靠在窝旁边,小心翼翼的看着小黄鸟,一边感知里面的能量。
      十分清晰的感知到那个小小的身体里面原本杂乱的气息被一股能量慢慢理顺,这才松了口气。
      
      “看来好了不少。”鸦羯用翅膀揉了揉脑袋,轻轻嘎了一声。
      
      鸦长老则还在一旁气定神闲,他心中估摸了下,开口道:“这崽子在咱们这里留不长,等他伤势恢复一点,你把他重新放回去。”
      
      “哈?”鸦羯扭过头,惊讶的发出声:“放回去?这崽子的家长都不要他了,当初我捡到他的时候,旁边可还躺着只半死不活的飞天铜蜈呢!”
      
      鸦长老翻了个白眼:“你瞎啊,这崽子的底子不错,一看就是从小被好好养大的,家长要是真不上心,怎么可能喂这么多好东西。”
      
      “人家家长估计担心的火烧火燎的。”
      
      “你赶紧把这崽子给人家鸦送过去。”
      
      鸦羯还想说什么。
      
      鸦长老已经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开口道:“这崽子太小了,你个单身鸦又不会养,这么喜欢崽子,上次我让你去参加交.配怎么死都不肯啊?”
      “还特地跑出去!!”
      
      鸦羯顿时不说话了。
      
      鸦长老看见他这个样子,冷哼一声,转身,将那个空掉的干草包拿回羽毛里面,随后展开翅膀飞了出去,巨大的身影在林中飞舞。
      
      只留下树洞中的鸦羯和窝里的小黄鸟。
      
      鸦羯愁眉苦脸的看着窝里的崽子,羽毛垂在身后焉哒哒的,虽然很想假装没有听见,不过鸦长老警告的话语还在耳旁,十分有作用,也让他不敢提出坏心思。
      只能一步三回头的飞出了树洞。
      
      穿过空间,去往一开始捡到贺启阳的地方看看。
      
      等到过一段时间,再次回来的时候,已经叼回很多枝条,枝条垂落,上面点缀不少果子,鸦羯就这么喂幼崽吃了就好。
      接连三天过后。
      
      窝里幼崽的体质就好了很多。
      也不再像一开始那样颤颤抖抖,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反而舒展了很多,鸦羯这个时候就知道了,该送走的时间到了。
      
      终于,在一个天气不村,难得火山口没有喷发硫磺物质,林子里面也十分舒畅的一天,鸦羯动了动翅膀,小心翼翼的抱着已经重新变回人形的贺启阳,往树洞外面飞去。
      如同来时候的样子一般,出去的时候,他们周围也是环绕着如同水一般的空间波纹。
      
      到了热带丛林。
      位置还是那颗大树下面,鸦羯恋恋不舍的将怀中的贺启阳重新放在草丛上面,环顾四周,发现原来那只飞天铜蜈的位置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些被什么东西啃食过的痕迹。
      想来,那只大蜈蚣被吃了吧。
      
      确认周围没有危险之后,鸦羯这才隐藏身份躲了起来。
      
      饿了就喂肉吃,渴了就喂果子,剩余时间躲藏起来,鸦羯又这样呆了几天,一直到某天晚上,他躲藏在空间当中,远远的看见很多人脸色难看的到处寻找。
      为首的男子黑发黑眼,表情冰冷。
      
      而在他们的身后,有一座山里面被烧毁的样子。
      
      鸦羯轻轻歪了歪脑袋,感知到对方和小崽子相同的血脉,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躲藏在一旁,看着黑发男子发现昏倒在树下的贺启阳那一刻惊喜的表情。
      
      巨大的黑鸦顿时就知道了。
      
      崽子真正的家长还是找回来了。
      
      他又看了一会儿那个黑发男子的动作,确认其没有任何伤害前者的举动,便转过身,挥动着翅膀,消失在空间当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24 01:15:34~2020-08-25 21:50: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雨嬿、黎歌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雷狮的小可爱 50瓶;一意 46瓶;星鹤 33瓶;黎歌 12瓶;嘻嘻嘻、瑀笙、时雨、李 10瓶;修鳞 5瓶;衣锦夜行 4瓶;白逍 2瓶;马甲日抛、浅夏凉忆、生而为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