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男友大有问题[穿书]

作者:月下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学校后方一条街之外,是一条富有年代感的铁轨,不通高铁动车,只通一列拉货的绿皮火车。
      
      火车每天都会在固定时间点经过这一带,十年如一日,刻板得像个老古董,带着“轰隆隆”的巨响在大地上滚动而过,持续时长有一分钟之久。
      
      那条铁轨基本已算是半废弃的状态,因为只服务于单一的一条线路,并且声音扰民,市政府早在几年前就说要拆,可到了现在还没关于施工的动静。
      
      等绿皮火车经过,校园内再次恢复夜凉如水的宁静,半润半脆的梧桐叶在风中摩擦出簌簌声响。
      
      刚才的轰隆声响盖过一切,林悦芝问:“陆西,你刚刚说……?”
      
      接着,就见陆西半侧过脸,很疲惫似的,一只手掌盖在眼睛上方揉搓了两把,然后自手边露出一只充满倦怠气息的狭长眼眸,就那么懒懒地挑着眼角看向这边。
      
      被那样散漫不惊的眼神一扫,林悦芝心底莫名颤动了两下,居然有了脸红的冲动。
      
      她稳了稳心神,不由地在夜色中打量起了陆西的样子——清隽的面部轮廓,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的散漫表情。
      
      林悦芝第一次真切地认识到,气质能改变一个人的长相,虽然还是那张脸,但又好像大有不同,陆西光是眼皮懒散地半耷拉着,那张原本清恬的脸蛋就变得莫名的……帅气。
      
      还在捉摸着对方突然的变化,林悦芝这时又听陆西语调淡淡地道:“听好了,我不管你们之间的破事。”
      
      林悦芝回神,怔然了半秒后,脱口而出:“为什么?你……”
      
      这实在出乎她的意料,她以为只要是能让柳思逸不好过的事,陆西都会很乐意地参与进来。
      
      陆西懒得解释,淡漠地掠了眼林悦芝后,继续朝前走。
      
      与林悦芝擦肩而过时,陆西低声道:“也劝你以后向善,少做些损人不利己的事,很多时候……不是不报,日子未到。”
      
      谁知林悦芝整个人如遭雷击,脸色白得像鬼。
      
      她刹那间扭过头看向陆西,样子十分慌乱而又惊恐,连声音都尖利了几分:“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林悦芝明显反应过激。
      
      陆西不明所以地看了她一眼,觉得对方可能是误会了什么,他略略思索,道:“你可以当我什么都没说,柳思逸的事,我也会当作没听过。”
      
      说完,陆西没再去理会林悦芝的反应。
      
      原先跟林悦芝在一块儿的一男一女仍然站在石桌旁等待。
      
      陆西和林悦芝交谈的工夫里,男女二人都没有上前打扰。
      
      他们俩的身材都倾向于肥胖,站在梧桐树下的暗影处时,像两尊沉默而又魁梧的门神。
      
      那个女的陆西认识,是王巧儿,染了一头的金黄发色。
      
      王巧儿见陆西的视线看了过来,有些拘谨和紧张地抬起手朝陆西挥动。
      
      胖妞在夜色中露出两排牙,笑得僵硬,却又带着明显的崇拜,一看便知其实跟陆西不熟,却又很想表达亲近的意思。
      
      对于这种情况,陆西不知道怎么应付,干脆就没有回应,淡淡地将视线转向了旁边那个男生身上。
      
      那个男生就像浑身充了气般地鼓胀着,一直低着头,微微耸着浑圆的肩膀,看着有种神经质的怯懦。
      
      他双手拎着一个清新的帆布包,跟臃肿的身躯相比十分不协调。
      
      陆西猜测那书包是林悦芝的。
      
      他想,这个男生可能跟胖妹的作用一样,都听林悦芝差遣。
      
      陆西对男生没印象,也不认为原书中特意提起过这类人物,便没多关注,仅是打量了一眼。
      
      可就在这时,男生畏畏缩缩地抬起了头,陆西恰巧瞥见了对方的样子。
      
      那是一张平庸得近乎木讷的脸,双眼无神,绛紫色的厚嘴唇上方是一圈黑,对于青春期的男生而言,似乎是汗毛过重,看着像是一圈小胡子。
      
      男生跟陆西不小心对上视线,跟触电似的躲避开,接着目光寻向不远处的林悦芝。
      
      陆西依稀看到,那双木讷无神的眼睛里骤然迸现出一丝光亮,转瞬即逝。
      
      陆西跟着回首望向林悦芝,女生穿着偏短的裙装制服,满头银丝微微在风中飘动,背影纤瘦窈窕。
      
      视线再移向树影下两尊魁梧的门神。
      
      陆西难免在心中道了句:“奇怪的三人组。”
      
      ***
      
      周六无事可做,陆西在网上了解了近期这个世界较为流行的游戏,发现跟原先那个世界的没什么区别。
      
      陆西下载了几款游戏的软件包,挨个地试玩,好在还都熟悉,就是手感和熟练度跟以前没法比。
      
      陆西以前当职业电竞选手,属于意识流那一挂,但怪物的地方在于,他的手速并不比那些操作流差,apm可以达到380。
      
      通俗点说,普通玩家最多每秒按键两次,但陆西能每秒按键六七次,状态好的时候甚至可以更高。
      
      因为陆西天赋佳,又肯钻研,凭借着在几场重要赛事上的高水平发挥,在小小年纪就已经奠定了神格。
      
      可惜事业才刚要步入正轨,他就……
      
      盯着电脑看了一会儿,陆西眨了眨眼,回神,没再想下去。
      
      陆西靠倒在椅背上,摊开一手举在眼面前观赏。
      
      橙色的夕阳下,那只手修长,却有些绵软的味道,一看就知道没吃过什么苦。
      
      陆西看了会儿后,放下手,忍不住发出中二的叹息:“果真还是不能适应这具身体……”
      
      原主的手没经过高强度的训练,因此没有肌肉记忆可言,陆西想达到过去的水准基本不可能。
      
      所以凭他现在的水平,重返职业圈已经毫无希望了……
      
      这么想着,陆西抬起双腿,脚搁置在椅子边缘,下巴磕在膝盖上,他整个人蜷在椅子里,红色的棒球服对于他来说有些宽大,将他清瘦的少年身形都罩住了。
      
      此刻的陆西看起来就像个孩子,在橙红色的光影里静静地发起了呆。
      
      家里没矿。读书不行。
      
      唯一擅长的游戏似乎也行不通了,以后该靠什么吃饭……
      
      陆西陷入茫然。
      
      这时,手机响了。
      
      陆西瞄了一眼桌上,发现是企鹅号的语音。
      
      他伸长手把手机摸过来,看到发起语音聊天的人后,轻拧了下眉,有些不解。
      
      是纪年。
      
      “喂?”陆西懒洋洋地将脑袋枕在屈起的膝盖上听电话,姿态柔软得像只猫。
      
      “在吗?”
      
      陆西:“……废话。”
      
      纪年的轻笑声透过话筒传来,令人的耳根酥麻麻的:“现在忙不忙?”
      
      陆西掀眸瞄了眼电脑上的游戏界面,实话实说道:“不忙。”
      
      “作业写完了?”纪年问。
      
      陆西看着窗外的夕云,粉色的霞,橙色的光,在低矮的天际幽幽漂浮。
      
      他直接道:“没写。”
      
      可能是气氛过于平和与散漫,接电话时,陆西的声音里都不自觉透出几分宁静。
      
      “没写?”纪年语调向上扬了扬,道,“你这种学渣,成绩糊成那样,还有本事不写作业?”
      
      陆西:“……”
      
      纪年一句话,成功地将平和的气氛打破。
      
      陆西抿着唇,渐渐挺直腰杆,被纪年一刺激,没忍住反驳道:“学渣惹你了?我以后又不走学习这条路?”
      
      纪年笑着问:“那你走哪条路?”
      
      陆西顿住,语塞。
      
      刚刚他不就正在思考这一人生难题嘛。
      
      陆西有些挫败地揉了把面颊,重新枕回膝盖上,声音低了些:“不知道……或许,养猪吧,听说比较容易致富……”
      
      少年的声音里罕见地透出了困惑的味道,因为没底气,听上去有些软。
      
      电话那边,纪年没忍住笑出了声,觉得难得说胡话的少年也是十分可爱的。
      
      同时,纪年又有些被那道诱人的声线勾住了,心里有什么在跃跃欲试,泛着痒。
      
      他想了想,笑着道:“想听建议吗?”
      
      陆西淡淡地“嗯”了一声。
      
      纪年说:“走我心里这条路吧。”
      
      “……”
      
      电话两头都沉默了稍许片刻。
      
      “对着我骚是几个意思?”陆西说,“信不信我能把你心里那条路弄塌方咯!”
      
      “艹,我真的是……简直了……”纪年笑倒在床上,腹肌都在疼,“西爷牛批,你是不是打算开推土机从我心上压过?”
      
      陆西朝上翻了下眼睛,没什么耐心,道:“还有事?没事我挂了。”
      
      “等等等等。”纪年连忙阻止,掩饰了几个笑音,道,“还有事。”
      
      陆西“嗯”了一声催促。
      
      纪年停了一秒,说:“可不可以给我你的微信号?”
      
      陆西微怔,随后,心情忽而变得有些古怪。
      
      同学之间要微信号本来没什么,但纪年主动问他要微信号,就有点……
      
      陆西将微微发热的脸埋进膝盖间,道:“不给。”
      
      纪年挑了挑眉,笑意减少了,说:“你确定?”
      
      陆西:“嗯。”想了想,又补充了声,“不给。”
      
      “为什么你的那些男粉丝能有……”纪年声音悠悠道,“我这个男朋友不能拥有?”
      
      陆西心里跳了一下,脸上热意加重。
      
      被迫公开后,纪年总是不要脸地自称男朋友,他都懒得反驳了。
      
      但是关于微信号,他确实不想给纪年,因为……
      
      “陆西。”纪年在电话那边唤他,语调轻慢了些,道,“你这样我要伤心了,还是说……我比不上你那些男粉丝?”
      
      一想到那些乱七八糟的男粉,陆西不过脑子就脱口而出:“不是的,他们……他们……”
      
      他们根本就没法跟纪年比……
      
      一点都比不上。
      
      “嗯?”另一边,纪年低垂着眼眸,百无聊赖地玩着手里的两张电影票,调整好情绪,道,“如果为难的话就算了,打电话来没什么事,就是……”
      
      还不待他把“想请你看电影”说出口,电话那边忽而传来陆西连珠炮似的解释。
      
      “我微信号里有五千多个好友,但百分之九十九我都不认识,粉丝们聊的那些我不爱看,所以很少登账号,我微信号很乱,我不喜欢,所以不想给你……”
      
      解释着,解释着,陆西的声音低了下去,变得断断续续的:“不喜欢……等我注册了新的,再……”
      陆西停了一下,道:“还要申请新的手机号才能注册,有点麻烦……暂时先不给。”
      
      因为急了,陆西难得一次性说这么多话。
      
      纪年听着他后面低下去的絮言絮语,心口就像是被什么牵动了一下。
      
      他明白陆西的意思,陆西原先的微信里鱼龙混杂,所以想先申请手机号,重新注册微信账号,再加他好友。
      
      纪年一手撑在后方床铺上,咬着下唇想了想,有些冲动道:“等注册了新的账号,是不是只给我一个人?”
      
      陆西的眼睫颤了颤,像蝴蝶翅膀,他有些不善于应付眼前的状况,只觉得莫名紧张。
      
      以前比赛前都没这么紧张过。
      
      纪年也变得有些没耐心了,在电话那边催促,轻声哼哼道:“问你话呢,是不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纪年:我媳妇是不是贼可爱?
    感谢同学的营养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