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韦斯莱先生你扛揍吗

作者:花鹤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的代表团

      幸西亚的心情不太好,她一大早就接到了要去卢平办公室的消息。虽说她很喜欢这个比起自己哥哥靠谱太多的温和长辈,但毕竟在学生生涯去教师办公室一定不是个好事。
      
      她在办公室门口和哈利眼神沉默的交流了一会,由哈利推开了门。
      
      苦涩的黑咖啡气味浓郁的充斥在整个办公室,卢平一脸严肃翻动着桌上的两份资料。幸西亚依稀辨出那是她和哈利上学期的成绩报告单,她机智的往哈利身后站了一步。
      
      “卢平教授?”哈利敲敲木门,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哦,哈利,幸西亚。”卢平卷起那两份报告单走过来敲了一下哈利的头。幸西亚在他身后嗤嗤偷笑,也挨了狠狠的一下子。
      
      “我该怎么说你们好?”他摊开手中那两份褶皱的报告单展示,哈利上学年的成绩还行,除去魔药课的成绩基本都还能看。幸西亚则是直接在魔药课上得了个P,黑魔法防御课的成绩也在A徘徊。
      
      卢平皱着眉看向这两个让人头疼的孩子,“我们当年的成绩可没有差成这样。”
      
      “我这个学期一定会好好努力的。”幸西亚曲起手指敲击架上那个古老的恐怖骷髅头,心不在焉的说道。其实西里斯和雷古勒斯对于自己的成绩并不太在意,西里斯更希望自己能和他痛痛快快打一场魁地奇。
      
      “还有你,哈利。努力一些,明年就是O.W.Ls考试了。”
      
      哈利点点头表示自己会努力,眼神却飘到了幸西亚手中那个骷髅头上。看样子这骷髅头好像很好玩。
      
      卢平叹了口气,挥手将这两个捣蛋鬼赶出了办公室。
      
      霍格沃兹的学生们都在讨论三强争霸赛的事,他们在猜测谁会当选霍格沃兹的勇士。而城堡也被重新清理了一番,那几幅自从幸西亚入校以来就没清洁过的肖像画居然也被擦的闪亮一新。教师们也为了迎接另外两个学校有些紧张,费尔奇冲着那些没把鞋擦干净的学生们凶狠的大发雷霆。这时候斯莱特林们则都是在一边看笑话。
      
      “他们是今天来吗?”幸西亚走在长廊上问。
      
      “是吧,听说是晚上六点?”哈利清楚她所说的是参加三强争霸赛的另外两个学校。
      
      “那晚上见啦。”
      
      白天的课堂上没有人专心听课,大家都想着今晚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要来了。就连安德莉娅也比平时还要激动些。
      
      “你说德姆斯特朗会不会有帅气的男生?”
      
      “你想交往一个?然后谈一场轰轰烈烈的异地恋,最后远嫁那个严寒之地吗?诺特小姐?”
      
      她们在变形课上小声交谈,直到麦格教授咳嗽了声拿着魔杖敲敲桌子。姑娘们才闭上了嘴。
      
      到了晚上,她们到门厅集合,学院院长们命令学生们排好队。幸西亚将自己的绿色领带往毛衣里扯了扯,猫着腰混到了格兰芬多队伍里。还好她个子小也没人注意到她。
      
      “小月亮,我好想你啊。”弗雷德蹭蹭幸西亚的脸,撒娇道。
      
      “拜托,我们早上才在礼堂见过了面。”
      
      “可是那不一样。”
      
      “韦斯莱,把你的帽子带戴正些!”麦格教授冲着他们喊道。
      
      弗雷德以为是自己,伸手去调整帽子却抓了空。他好像没带帽子啊?排在他前面的罗恩将帽子摘下来重新戴上。
      
      前排的哈利转过头向幸西亚笑,周围都是熟人,幸西亚不担心自己会被格兰芬多们发现而扔出队伍。
      
      他们排着队站在城堡的前面,这是一个寒冷的夜晚,空气却十分的好。弗雷德帮幸西亚理了理她的长袍好让她暖和些,他趁理长袍的动作附在幸西亚耳边开口道,“小月亮,你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就是在这?”
      
      幸西亚羞红了脸,握拳去捶打自己不正经的男友。弗雷德笑嘻嘻的任她毫无力气的拳头打在自己的胸膛上,眼睛笑的弯了起来。站在他们身边的乔治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表示没脸看。这对情侣怎么到哪都能乱秀。
      
      “嘿,那时候你还不敢骑飞天扫帚呢。”弗雷德伸手抓住了幸西亚微凉的手腕,“虽然你现在也不敢。那什么时候布莱克小姐再和我骑一次飞天扫帚?”
      
      他弯下腰用鼻尖去蹭幸西亚的小鼻子,宠溺的问道。
      
      乔治实在看不下去使坏用力拍了一把兄弟的脊背,由于惯性弗雷德没有站稳向前跌去。
      
      他的嘴唇和幸西亚的嘴唇意外的贴到了一起,幸西亚却因为这重力磕到了牙齿。
      
      弗雷德转身看向蛮生兄弟,乔治摊开双手一脸“我这是帮你”的表情。这让弗雷德一时间不知道是骂他好还是夸他好,刚刚一瞬间自己确实亲吻了小女友,那果冻般的唇是自己想要的。但是幸西亚磕到了牙齿啊。
      
      被撞的幸西亚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一脸可怜样。杏眼又漫起了一层水雾,她差点哭出来。
      
      弗雷德手忙脚乱的摸索自己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哄她,最后在兜里摸出了一小块薄荷糖赛在幸西亚的嘴里。
      
      他只会用哄孩子的方法。
      
      幸西亚抬起脸忍不住嫌弃自己的直男男友,这个时候拿块糖来安慰自己也就他想得出了!弗雷德不太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那是布斯巴顿的学生们吗?她们来了!”后排的高年级指向禁林的上空。
      
      一辆巨大的粉蓝色马车掠过禁林的树梢,朝着他们飞来。那简直就像一栋小房子,十二匹带翅膀的银鬓马拉着它快速滑过空中,每匹马都壮的像头象。
      
      霍格沃兹的学生们都伸头去看那辆马车,幸西亚也踮脚想去看。但是她实在太矮了,再怎么努力也只能看见前面高年级的肩膀。她有些丧气的垂下头,应该是看不到了。
      
      正当她失落时,她感觉到自己的脚已经离开了地面。幸西亚惊恐的回过头,弗雷德笑眯眯的看着她。弗雷德用手将她从腋下提了起来,举到了自己的胸前。弗雷德比起同龄人都高出许多,幸西亚在他胸口的位置正好能看到那辆马车。
      
      “要不是人太多,我都愿意让你坐在我的脖子上。”弗雷德在她身后说。
      
      那辆漂亮的马车无比迅速的降落到地面上。刚接触到地面时,一个穿着浅蓝色长袍的男孩子跳下了马车。他打开了一个金色的旋梯,然后毕恭毕敬的退到了一边。有一只闪亮的黑色高跟鞋从马车内伸了出来,这只脚就有儿童用的雪橇那么大。可想而知这主人将有多么大的身材,当那个大块头女人出来时。幸西亚倒吸了一口凉气。
      
      梅林啊,她是女巨人吗?那个女巨人有一张很俊秀的橄榄色脸庞,黑又水灵的眼珠子盯着霍格沃兹的学生们转了圈。她从头到脚只裹着一件黑缎子衣服,幸西亚辨认出那是十分名贵的衣料。脖子上和粗大的手指上还闪耀着许多华贵的蛋白石。许多人开始鼓掌,那个女巨人瞧见了邓布利多优雅的朝他笑,走向了邓布利多。
      
      弗雷德将幸西亚放回了地面上,视线在幸西亚和那个女巨人之间不断转换。他庆幸的开口,“还好你没长那么高,那样我们接吻都得十分费力。”幸西亚重重的踩了他一脚。
      
      邓布利多叫她马克西姆夫人。
      
      马克西姆夫人向邓布利多介绍自己的学生们,十几个穿着精致丝绸长袍的年轻人警惕的站在了她的身后。
      
      那些曼妙的姑娘身材也是极其有看点,凹凸有致的年轻身体让男生们发出赞叹。幸西亚低头看了眼自己胸前那三年没有丝毫动静的地方,又看向布斯巴顿性。感迷人的姑娘们。长长的叹了口气。
      
      “小月亮,我觉得你现在挺好的。”弗雷德安慰着小女友,眼睛却离不开那些漂亮姑娘。
      
      幸西亚握起拳想锤向男友,发现其他人也都一样。哈利和罗恩已经被震撼的有些呆滞了,身后的乔治也在和李指着某个姑娘窃窃私语。她最终还是放下了自己紧握的手,计划回家以后去买一些关于这方面的魔药。
      
      高大的马克西姆夫人向着邓布利多接待完事情后便领着学生们先行进到了礼堂,霍格沃兹的人群为她们闪开了一条通道。
      
      霍格沃兹的学生们还要在站在这等待德姆斯特朗的代表团,入夜后的空气开始骤降,许多人已经有些开始微微发抖了。弗雷德把自己的长袍盖在幸西亚身上,将她搂过来靠在自己的怀里。四下很静,只有马克西姆夫人那些巨马所发出的声音。
      
      “看那湖里!”李·乔丹在后排突然大声的叫喊着。
      
      大家都往黑湖望去,日里平静的水面变得不再平静了。好像是要有什么东西要从湖底里出来,湖的正中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接着一根黑色的长桅杆从湖里慢慢的升起。
      
      “他们是坐船来的吗?”幸西亚趴在弗雷德的胸口问他。
      
      “应该是。”
      
      那艘大船终于浮出了水面,那是一艘十分气派的船。幸西亚打赌德拉科家可能都没有那样一艘。但船的样子十分怪异,像是刚打捞上大沉船遗骸,那些舷窗闪烁着灰蒙蒙微弱的光暗。
      
      船上的人正在上岸,那都是一些大块头男孩。就像德拉科那两个形影不离的跟班一样。他们都穿着乱糟糟的毛皮斗篷,不过领头人却穿着银白色柔顺斗篷。
      
      那男人热情的向邓布利多打招呼,邓布利多喊他卡卡洛夫。
      
      “来到这里真好啊,可以暖和一下。威克多尔快过来。”卡卡洛夫招来一个健壮的男孩,“你不介意吧,邓布利多?威克多尔有些感冒了。”
      
      周围的人都开始窃窃私语,幸西亚有些茫然。
      
      “那是威克多尔·克鲁姆。我们暑假去看过他的比赛,他是保加利亚的找球手。”弗雷德低声向她解释。
      
      幸西亚终于将那个鹰一般的身姿和这个有些腼腆的男孩重合在一起。
      
      “你说他会用口红在我的帽子上签名吗?”
      
      前排的女生交谈道。
      
      弗雷德突然警惕起来搂紧了怀里的小姑娘,正经的对她警告,“你可不许去找他要签名,你是有男朋友的人。”
      
      德姆斯特朗的校长和邓布利多寒暄过后便一同返回礼堂,幸西亚将长袍还给弗雷德混在人群中挤回了斯莱特林的队伍。
      
      排在末尾的安德莉娅疑惑的看向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好友,伸手从她的长袍上取下一根略长的红发。“奇怪了,你身上怎么会有红发。”她看着幸西亚黑色的长卷发有些不解。
      
      “猫毛吧。你知道的,霍格沃兹养猫的人很多。”幸西亚耸耸肩。
      
      格兰芬多的猫豪无预兆的打了个喷嚏。乔治幸灾乐祸,“让你把长袍给小月亮,感冒了吧。我是不会陪你去庞弗雷夫人那拿药的。”
      
      “不应该啊。”弗雷德搓了搓鼻子对于自己的身体素质产生了怀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出意外今晚爆更两三篇,出了意外今晚是个游戏掉分之夜(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