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染指你

作者:遛天使的兔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采风遇到采花

      没开扩音,静了一会儿,就听见他不厌其烦地接连“嗯”了几声,然后说:“机票可以改签,签证还有段时间。”
      
      又说:“行李你们走之前我去拿,我有分寸。”
      
      对方好像又碎碎念了两句,肖景珩有些好笑:“你可别管我了,先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那么好的机会,老想把我这个电灯泡招回去做什么?”
      最后叮嘱一句“有事打给我”就挂了电话。
      
      刚放下手机,旁边倚着的夏漪敲了敲他:“什么是和服女鬼?”
      肖景珩:“……”
      
      另一边的旅店,董吕杰和父母报完平安后按照之前拟定的攻略上网查着今天的观光线路,耳畔是周韵远的抱怨:“行李都在这边,他是打算衣服都不穿了吗!”
      她一开口就怒气腾腾的,董吕杰却假装满不在乎的模样:“他不要脸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周韵远看着那只银灰色的行李箱,眼眶泛红:“日本女人到底有什么好?”
      
      “他又不会日语。”眼看她要哭,董吕杰有些手足无措,想安慰却找错了方向,“语言都不通怎么玩?可能是碰到了什么熟人也说不准?”
      而且他的确觉得有些眼熟。
      
      “你说如果是抓人卖器官的怎么办?”
      
      知道她明明担心的不是这个,董吕杰头也不抬道:“这倒不会,那小子聪明得很,不会犯这种傻。而且来之前他就跟我说过有事要办,估计这几天去办事了。”
      
      仔细想想,这艳遇来得果真是蹊跷啊。
      
      周韵远现在哪里还听得了这些话,本还强忍着的泪花唰一下就淌了下来。董吕杰叫苦不迭,心里连啐了肖景珩几声混球,把他剁了的心都有了,又求着他赶紧滚回来。
      
      正所谓心诚则灵,老董头的这一诚心祈愿在两天后的下午离奇实现。
      
      接到要房卡的信息,董吕杰气得那叫一个心肝脾肺肾都疼,果断给他好一顿嘲讽。后来问到原因,本意是想听几句求饶的好话,那头肖景珩却答了一个“她今天的飞机”,内心有点不厚道的爽快的同时又同情于自家兄弟被人用完就丢。
      
      肖景珩发信息的时候,夏漪已经到了机场。她拒了他送机的要求,却打了个电话叫人准时来接。
      
      要嫁入豪门的富婆一边做着指甲,一边优哉游哉地问她:“怎么样,大画家,采风采得如何了啊?”
      
      夏漪刚取完机票,从候机室的窗户看向外头,还想着自己也该久违得去做个美容,听到这茬,若有所思地撑起笑脸:“何止采风啊,还采了朵花呢。”
      
      “怎么说?”
      
      夏漪不答。
      
      见不对劲,乔琳立刻语作心痛状:“好啊,现在连你都有事瞒着我了是不是?”
      “说好的你是风儿我是沙呢呜呜呜……”
      
      自从有了婚前焦虑,这女人愈发神经兮兮了。
      
      不想背上见色忘友的名头,早起赶机的人有些疲乏得微掀眼皮。
      “还记得之前我爸二婚的那个女人带来的儿子吗?”
      
      乔琳回忆起:“啊,那个?”
      
      夏漪不打算仔细描述此次猎艳,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嗯,我把人给上了。”
      
      有一瞬间的安静。
      
      “卧槽,真的假的?”  
      能想象到她这一趟是有多么香艳,乔琳前一刻嘴里吐槽着她“禽兽”,下一秒又不禁感慨起果然长得好看就是好,前脚刚甩了朵高岭之花,后脚又招惹了只小狼狗,简直为所欲为。
      
      听她控诉,夏漪满不在意地回道:“放心吧,那么多年了,他现在个头比我穿了高跟鞋还长一节,身份证早能开房了。嗯?让我想想,刚刚高中毕业应该是十八还是十九吧。读的哪我怎么知道,这不是one night stand该考虑的范围。”
      
      “人家是这么想的吗?你就不考虑负个责?”
      乔琳摸着良心建议。
      
      夏漪欣赏着异国他乡的蓝天白云,摇摇头否了:“现在的小年轻玩心一个比一个重,没准爽完就忘了,我顶多给他启个蒙。”
      
      “想吃了不认你就直说吧。”乔琳对她的行事作风知根知底,嘁声戳破的同时顺带插了句嘴,“整得你有多老似得,别忘了你也还在读书呢。”
      
      知道她是不想自己把她这个同岁的也说老了,夏漪摸摸鼻子,笑话她:“你也知道自己年轻啊,刚毕业就结婚?”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大三就跨专业考了南大的研究生,整天谈理想谈追求,我们这些俗人啊就搞些柴米油盐得了。”乔琳哼一声,捏出阴阳怪气的话梅腔调,“重点是身边帅哥一个接一个,如果我是你,我也浪得几日是几日。你说你上辈子是积了什么福?”
      
      夏漪没心没肺地笑了。
      
      上飞机之后有些无聊,她的座位正好靠在窗边,渐渐地也就盯着窗外起伏的云层发起呆来。
      
      肖景珩是她爸二婚的女人带来的孩子,结婚之前两家偶尔的饭局上她们也是有见过的。那时他才读初二,狭长眼尾微微上翘,嘴唇生得薄而性感,即便面相还稚嫩,却已能想象张开后的模样。
      
      夏漪挺喜欢他的脸。
      
      不过第一次见面那时他很安静,从始至终只是垂着眸夹着眼前的菜,坐姿连同动作都端正而规矩,那股冷淡劲儿让她差点以为这是个难以相处的家伙。
      直到搬家的那天,他背着包出现在她的面前,笑容乖巧地唤了声:“姐姐。”
      
      两个家庭重组后,即便他没有改姓,却也将户口迁了过来,转学到了她母校的附属初中。
      人生地不熟,她爸怕他不适应新环境,还特地叮嘱她叫她照顾点弟弟。她当时只管应了,却也不怎么上心,谁想这人适应能力超乎想象,没过多久就跟班里的同学混成一片,一口一个“珩哥”叫得那是一个亲切。
      
      夏漪高三住校,周末也不怎么回家,说实在的,跟他也就没什么交集,但是毕竟在一所学校,两人偶尔还是能碰个面。一次在校区的交叉口遇到,他还笑吟吟得跟她打了声招呼。
      
      这一声不叫还好,一叫可把旁边的乔琳给乐坏了,直嚷着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么优质的资源不能给白白糟蹋。
      
      夏漪嫌弃她禽兽,初中生的主意都打。
      乔琳作为一个言语上的巨人,话说得十分响亮:“初中生怎么了,过几年不就大了吗,玩养成多带感啊?”
      
      初高中的操场都是建在一起的,刚巧那阵子两个学部要合办运动会。也不知道这女人是不是真的畜生到想跟她联姻,反正那两个星期乔琳就动不动缠着她,要她带她去看肖景珩打球。
      
      肖景珩性子好,在成绩和运动能力的加持下,理所当然得收割了一票迷妹。以至于她们到的时候,旁边的看台上早就坐了三四个初中的女生,正七嘴八舌得讨论着。
      
      “你这弟弟魅力不比季明泽低啊。”乔琳断言,“长大以后肯定也是个祸害。”
      
      季明泽是她当时的男友,一个走路都目不斜视的优异少年。在不知道被各个班的女生窥伺的多久后,落到了她的手里。
      
      初中部和高中部的校服是有区别的,她们穿的颜色稍微深些。大概是出于礼貌,只要看见她,肖景珩就会朝她挥手致意,偶尔半场结束还会趁着喝水的空挡来跟她瞎聊两句,惹得他那帮不明真相的同学连连起哄。
      
      后来高三下半学期学习紧张了,她爸和他妈时不时会让他给她带点东西改善伙食,包括转冷后捎些衣服。一来二去,两人也就熟络了些,但也仅限于在学校。
      周末回家,这小子比较喜欢自己一个人待在房间里,除了吃饭,很少出来活动。可以说他们都有着属于彼此的私人空间,并且很默契得不去互相打扰。
      
      大概过了半年,这看似融洽的姐弟关系终于在一次不小心听到他们母子吵架后被打破。
      
      她这漂亮的后妈事业挺成功,看男人的眼光却不行,年轻的时候遇人不淑生下了她这便宜弟弟,想稳定下来,就又接连谈了几个男朋友,其中包括一个几年后吃了回头草的有妇之夫,也就是她爸。
      至于肖景珩对于他妈那是又爱又恨,感谢她没把他打掉,还把他拉扯长大,又怨她没尽到母亲的义务,却动不动给他换款式不一的“后爸”,害得他在学校错都不敢犯,生怕要叫家长。
      “还不是因为你!”他妈气急之下撂下这句话,顺手给了他一巴掌。
      
      肖景珩负气出走的时候刚好跟夏漪打了个照面。
      看着他红起的脸颊,夏漪感慨他妈甩锅的功力真不是盖的。
      
        而这一走就是一整夜,第二天还是她去他班里找的他。这也是夏漪第一次见到孩子气的肖景珩,敛去了装模作样的乖巧,一身的傲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