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从良记(穿书)

作者:甜甜橙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恶毒女配要保命2

      季花卷看着大家惊恐失望的眼神,眼前只飘过几个字。
      
      小命休已,小命休已  
      
      晃郎晃郎,严藿将军的剑距离自己大约只有50米的距离了。
      
      是活下去还是不活下去呢?
      
      季花卷想到自己刚才什么都没做,就是跟个傻逼一样站着,面露茫然,便成功的让便宜老爹迟疑了,突然领悟出来一个道理:你得示弱啊,你示弱了,他才会心软才会给你一点点的相信呀!
      仿佛被点拨了的季花卷立刻捂着脖子,可怜兮兮的转向自己的爹爹,疯狂暗示,“爹爹,姐姐这样会感冒的,感冒的话,女儿就更内疚了!”
      
      “来人,将大姑娘带到偏房换衣!”侯爷顺口就吩咐了,压根就没意识到季花卷的暗示,在他眼里,自己这个女儿就是个只知道使坏,没有一点点情商的小恶魔,此刻他只是明白过来,眼下季若离这幅模样,如若被严将军看见,只怕女儿的小命都保不住了。
      
      可偏偏季若离就是扶不起来!她柔柔弱弱的故意使着和竹溪相反的力气,拖延着时间。
      
      竹溪感受到主子的力度,自然很快就明白过来,也精心配合着,一边给她擦擦脸上的泪痕,一边放慢了十倍的动作。
      
      等不得了,五秒钟严藿将军的宝剑即将到到。
      季花卷的大脑疯狂运转,慌乱之下她急中生智,大声嚷嚷起来,“呀!!有老鼠!!有老鼠!!有老鼠!!!”
      
      季若离怕老鼠的!!
      
      季若离腾的一下跳了起来。
      
      为求保命的季花卷,顺势一鼓作气,将季若离飞快的拉到偏厅里面的小隔间。
      
      快速的,让留下正厅里面的三个人,还来不及惊恐,质疑,反对。
      
      “姐姐!快换衣服!!你看你衣服都湿了!等会儿该感冒了!感冒了表哥又会心疼你了!!”
      
      季花卷喘着气,轻车熟路的从偏房衣柜中拿出一套粉色衣衫,递给季若离。
      
      季若离缓过神来之后,看着眼前眼神行为完全陌生的妹妹,想到刚才她傻乎乎发呆了半柱香的模样,十分十分的不解。
      
      南平府共有四个女儿,她是最为年长的,季花卷是最年幼的,中间两个女儿是二夫人所生,手段平平相貌平平,几番斗下来,早就已经是自己的手下败将,唯独这个四妹妹,明明是四个女儿中最草包的,可就是仗着是嫡女,仗着父亲的宠爱纵容,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敢说,天天喊着我今天又做了什么坏事儿快来抓我呀,做到人神共愤,可就是没人敢去动她的那种,实在是恨的人牙痒痒。
      
      而且,居然还能硬生生的活到了现在。
      
      本来好不容易熬到了她将自己作到人神共愤的地步,所有人都达成共识要铲除这个毒瘤的时候,居然又换了个人一样,仿佛有了一点点情商?
      
      季若离眉头一紧,觉得有些不妙,抬起脸来看着季花卷那张画的花里胡哨的脸蛋,有不愿细看,只觉得自己想多了,可又想到刚才明明就可以当场要这个四妹妹好看了的,结果居然又被这个草包四妹妹给破坏了,气又不打一处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急着拉我过来!”为什么要坏我好事?
      
      “我担心姐姐感冒啊!”我怕死啊!
      
      “我不喜欢这个颜色!”这衣服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
      
      “那就这套吧!我记得姐姐喜欢水绿色!”大姐别闹,我还想活下去!
      
      “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你今天实在是太奇怪了!
      
      “是我想通了!我再也不会纠缠他了!”别闹,我只想活下去!
      
      “恐怕你心中想的和嘴上说的不一样吧!”你这丫头又在出什么鬼主意!表哥从来就不是重点好吗?我就想看你怎么把你自己作死!
      
      “不会!我发誓!”别闹,我真的只是想活下去!
      
      季若离拗不过,最终还是换上了新衣裙,季花卷想将季若离拉到梳妆台边上,将凌乱的头发梳一下,只不过她将手抬起来五厘米的时候,主动的又缩了回去。
      
      是的,搞不好又是一声尖叫,其他人又要误会我要伤害她了。
      
      “大姑娘大姑娘!!”竹溪重重敲门的声音。
      
      “若离!若离!!!你怎么样了!!!”建安世子接着怒吼,“季花卷!!!若离要是有什么好歹,我就杀了你!!!”
      “快开门!!!!!!”
      季花卷头闹哄哄的,人都是懵的。
      
      她看着季若离,希望女主可以亲自去开门,毕竟她也不晓得如果她开门,那些人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这个恶毒女配,会怎样误会,然后咔嚓掉自己。
      
      可是季若离就是当什么都没听到一样,气定神闲的给自己梳着发,化着妆。
      
      季花卷只觉得头顶上,又飘来几个大字:小命休已,小命休已。
      
      她咳了一声,润了润嗓子,回应那群急的要撞门而入的人们,“大姐正在梳妆呢!!你们不要急啊!!!她马上就好了!!!”
      
      没有人发现她的说话有些通俗的奇怪,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们还是沉浸在自己偏见的世界里面。
      
      “季花卷!!!!快开门!!!信不信将你剁了去湖里喂鱼!!!!”
      
      季花卷扶额,满头黑线。
      
      这群人还真是难缠,她突然想到了世界名著:傲慢与偏见。
      
      她恐怕要被这个偏见给害死了。
      
      得了,反正开门也是死,不开门也是死,反正自己也没把女主怎么样,还能怎么地了吧!!!
      
      季花卷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季若离的身边。
      
      季若离倒也没有如之前那样条件反射的弹开,那种条件反射从来都是在人前,说实话,单独和季花卷相处,谁更危险,还不好说呢!
      
      于是,季若离依旧慢悠悠的瞄着眉。
      
      季花卷将脸凑上去,“大姐,你已经很好看了,不然还是快点出去,好让那个暴躁的建安世子爷别担心了吧。”
      
      季若离听到这话,手不落痕迹的微微一颤,“你喊他什么?”
      
      “建安世子爷啊!”难不成喊他林容景?古代不都是尊称爵位么?有什么不妥的?
      
      “你从来都不会喊他建安世子爷!”季若离,将眉笔放下,皱着眉头,探究的看着季花卷。
      
      “容,容景?”无论如何季花卷都觉得很别扭,哎。
      
      “你很奇怪。”季若离死死的盯着季花卷的眼睛。
      
      季花卷被盯的心里面发毛,我是很奇怪啊,相当奇怪,可是我能怎样,我能告诉你我是穿书来的吗?我特么还穿到了最不想穿的一个人身上了吗?
      
      我也很困惑啊!我现在就是一个无助的浮萍,命运漂浮不定,无法掌控,你身为女主能救救我吗。
      
      季花卷矫情的眼睛都要红了。
      
      季若离张嘴正要开口继续质问,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
      
      建安世子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还没等季花卷反应过来,建安世子一脚便朝着季花卷踹了过来。
      被踹倒在地的季花卷,只想说等一等,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还是男主吗?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从来不打人不家暴的?
      
      现在居然,踹了我一脚??
      
      特么的??季花卷好歹是个新时代女性哇!!就算是小时候也没有被男孩子这样子踹过啊!!
      
      你是什么东西哇?男主了不起啊?有光环吗??
      
      季花卷气呼呼的站起来,正想要像正常女性一样发作,谁知道还没发作呢,一身戎装的严将军走了进来,一手还捏着宝剑,做势要抽出宝剑的样子。
      
      季花卷瞬间就怂了。
      
      行了,你是主角,你有光环行了吧!
      
      可是我从来就没有伤害你的心上人啊。
      
      季花卷后退一步,快速的指了一下季若离,“你们看看,她好着呢。”
      
      众人这才将视线落在季若离身上。
      
      谁知道季若离扶着胸口,楞是咳嗽了几声。
      
      于是严藿的宝剑和建安世子的脚都准备好了同时到达,季花卷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缩到了墙角,蹲下。
      
      很无助,又很委屈,还特别特别的心累。
      
      感觉连呼吸一下都要跟他们解释,我刚才呼吸不是为了要伤害你们,而是我本身需要呼吸才能活下去。
      
      “离儿,你没事吧!”严藿的宝剑入鞘,急切的将季若离扶起来。
      
      建安世子也上前,二人一人一边。
      
      “还好,就是刚刚落……”季若离正要叙事。
      
      随后赶来的南平侯打断了她,“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有什么事情去厅内细说。”
      
      季若离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南平侯站在一旁,看着屋里的几个人一个一个的离开,季花卷垂着脑袋,无精打采的经过父亲大人身边的时候。
      
      父亲大人严厉又心疼的呵斥,“你留下!”
      
      随后关门走了。
      
      季花卷眼泪哗啦啦就下来了。
      
      她知道,这个便宜父亲是在救她呢!
      
      她甚至有那么一刻,想要质问以前那个季花卷,怎么就不能好好珍惜这样的父爱呢!怎么就不能好好的不作呢!
      
      唉!
      她深深的叹了口气,在房间里面晃悠着,想这些有什么用,原主是恶毒女配的配置啊,当然怎么坏怎么蠢怎么不识时务怎么不懂珍惜都得朝着她来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