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从良记(穿书)

作者:甜甜橙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槐村之行9

      “我的天哪!这么多伤口!有新伤,还有旧伤!你且说说,你为何身上这么多伤!”
      
      祁王虽然经历无数次边界动乱,打打杀杀受过不少的伤,自以为见识广博,无人可以难倒自己,可眼下他就被难到了。
      
      他尴尬了,十分尴尬,他面色绯红,就算是女子是隔着面纱火辣辣的注视着他,他依旧难掩尴尬和羞涩。
      
      “来,我来给你上药吧!”
      
      季花卷接过医师手中的药粉,认真的,轻轻柔柔的,均匀的洒在祁王的每一道伤口之上,药粉接触伤口的时候,十分刺激,但是祁王除了一些微表情以外,再无其他任何痛苦表情。
      
      只有,季花卷在肩肘部洒药粉的时候,他才忍受不住,呲了一声。
      
      “很疼吗?”季花卷十分心疼。
      
      “呵呵呵呵,不疼不疼。”祁王说完,露出一个笑脸来,杨将军抱着剑跟见了鬼一样,王上居然对着一个女子笑了,还是在这种情况之下。
      
      他不是明明说他喜欢这个女子的姐姐么?怎么现在看着奇怪的很,对眼前这个女子也如此的好?
      
      “好了,现在该涂大腿上的伤了。”季花卷看向祁王的大腿根部。
      
      “姑娘,我看这就不必了吧!”祁王警惕的捂住自己的大腿根部,这里千万动不得,动了那可就不得了了。
      
      姑娘家的清白毁了不说,他自己也难掩生理之反应啊!
      
      季花卷也不坚持,她将药粉递给了医师,“行吧,你来吧,我看着!”
      
      “不行!你出去!”
      
      祁王指着门,十分激动,这都什么事儿啊!一个还没出嫁的女子,居然要看自己的私密之处,她不要名节了,他还要呢!
      
      季花卷看他急切的样子,再看那位置确实有些,咳咳,于是嘱咐了医师一番之后,转身离开了。
      
      “你们家大小姐这个样子,我还真不习惯,她还是跋扈点好。”季花卷前脚出门,祁王后脚就开始吐槽她。
      
      这话也完完全全被季花卷听进去了,她第一反应是有些气,她明明好心担心他的伤口,他却并不领情,但是这些气愤很快被自己的愧疚,还有感动,给冲散到一丝不留。
      
      她回到屋里面,看着自己的伤口,又开始担心不已。
      
      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抗生素之类的?如若伤口被感染了,没有抗生素,那可是要命的事情!
      
      想到这里,她腾地站起来!来来回回在房间十分焦灼。
      
      她已经连累了几十条人命了,可不能再来一条了!她承受不了,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她依旧没有办法入睡,只要是闭上眼睛,她的眼前就会出现那堆尸体,还有那个劈头向自己砍来的男子的眼睛。
      
      没有什么,比那双眼睛还来的骇人。
      
      荷香站在一旁不敢吭声,她坐在窗前,胳膊肘撑在桌面上,双手托腮,看向窗外。
      
      窗外一轮满月,马上就是中秋了,天空墨蓝色,清澈美好,秋风拂来,香甜的空气中还弥漫着桂花的清香,这是一个自然条件多么优越的世界啊!
      
      空气毫无杂质,满腔清香,天空清澈透明,毫无杂质,湖水明晰透亮,如果冻一般。
      
      这样的世界,却在不久前,经历了一场惨烈的厮杀。
      
      这样的世界,不该人人都好好享受,好好的生活么?
      
      季花卷从来也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充满大爱的人,她就是一个平凡的有自己私心的小女子,可现在,她突然有了一种满怀大爱的感受。
      
      这种大爱,来的顺其自然,让她可以热泪盈眶。当然了,也矫情的很。
      
      她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挨到了天亮,清晨,驿站外,骏马嘶鸣,她睁开眼睛,看出去,好一些马匹,还有马车。
      
      再细看过去,马车很熟悉,居然是那日在湖边,他们舍弃的马和马车!
      
      众人收拾妥帖,来到失而复得的交通工具面前的时候,是震惊的。
      
      是马儿有灵性自己过来了,还会神仙显灵了?
      
      祁王带着顶着黑眼圈的杨将军出来的时候,满意的露出了微笑,“杨将军,你这次总算是让我消气了。”
      
      原来是杨将军所为。
      
      而季花卷看到祁王出来了,二话不说,上前就拉着他,将他拉到了自己的马车上,“你别骑马了,今天就坐马车,你且再忍忍,听他们说,今天晚上就能到槐村了!”
      
      看到王上被季花卷强行拉走,杨将军又一把抽出了宝剑,迎头赶上,他掀开马车帘子,看到祁王托着腮,认真的看着眼前蒙着面纱的季花卷。
      
      他哗啦一声将宝剑入鞘,坐在了马车边沿处,撂着双腿。
      
      马车哒哒哒开始赶路了,这下所有人都不敢迟疑,赶路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
      
      “花卷姑娘,你这个面纱就不能取下吗?”祁王看着眼前面纱晃动的季花卷,为自己哭了又哭的季花卷,突然好奇,那面纱之下的面容,到底是何模样呢?
      
      季花卷对于救命恩人早已不设防线,奈何想到那日晚上,他在夜里半抱着自己,嘴里喊着季若离的模样,再想起昨日清晨,他情急之下,和自己双唇触碰的模样,又觉得尴尬的很。
      
      隔着面纱,好歹不会那么尴尬,也能正常的聊天,正常的关心他的伤势,甚至可以大大方方的看他的伤口。
      
      加之,她明白他是喜欢大姐的。
      
      所以,她宛然浅笑,说道,“祁公子,面纱之下的容颜粗鄙非常,丑陋不堪,恐怕会污染了公子的眼睛。”
      
      “哦?”
      
      祁王倒也是觉得惊诧,这还是第一次,有女子亲口承认自己粗鄙非常的。
      
      天泽第一美的同父异母的妹妹,能丑到哪里去?季铁英那个老家伙能宠爱一个丑女人,生下一个丑女儿?实在是匪夷所思。
      
      不过,坊间倒是略有传闻,说南平候这个女儿,凶神恶煞,脾气乖张,长得也是一言难尽。
      
      如此看来,一直面纱遮面,不敢示人,倒也应了那句传言。
      
      “姑娘不必介意,本少爷从不在意人的容貌,你大可放心放下面纱,况且,终日面纱遮面,总是十分不自在的。”
      
      祁王说的没错,这面纱遮遮挡挡的,实在是让她深感不适,尤其是还要戴个斗篷,脑袋被压迫着,久了就不免烦躁,所以,她一般不对外人的时候,都是将面纱取下的。
      
      只是,眼前的人,咳咳,还是太尴尬。
      
      “谢谢祁公子理解,不过还是算了吧。”
      
      祁王也不强求,笑了笑,喝了口茉莉花茶。
      
      马车内安静,季花卷透过面纱,细细的观察着他,一双好看的眼睛,挺直的鼻梁,还有嘴角似笑非笑的惬意,全然不像一个从死人堆里面出来的男人。
      
      “祁公子,你多大了?”
      
      “嗯?多大?”
      
      “哦哦哦,您今年贵庚?”季花卷一失神便容易忘记用文绉绉的古言。
      
      “25了,怎么?为何打听本公子年纪,莫非对本公子有非分之想?”
      
      不知为何,祁王总爱逗逗眼前的姑娘,一则眼前的姑娘说话也是十分有趣,二则,恐怕和他见过面的女子当中,也只有这位女子,对他的身份毫不知情,于是乎,他大可敞开了性子和她天南地北。
      
      “你为何这般自恋?”季花卷放下手中茶杯,嘴里切了一声,“我这般问,不过是想看看我姐姐会不会看上你。”
      
      “是吗?难道这世间还会有女子不会对我动心?”祁王说完,朝着季花卷眨巴着眼睛。
      
      季花卷差点又呛了水,真的,她已经极力克制了,尤其是喝水的时候,充分调高了自己的笑点,毕竟穿书前,她是呛水死掉的。
      
      可是现在,她是在是忍俊不禁,这就是她那个时代,也没有人如此自恋,敢说出这世上不会有任何女子不对他动心的荒唐言论啊!
      
      “好吧好吧,你赢了,我一定给你牵线!一定尽全力让你得偿所愿,最终抱得美人归。”
      
      做媒她是认真的,但是加上“尽全力”三个字也是认真的,毕竟她的大姐,盯上了当今王上,在大姐的眼里面,连建安世子都比下去了,眼前这个公子,就算贵为天下第一药铺的小少爷,就算是玉树临风,气宇不凡,清新俊逸,甩得过建安世子好几条街,但是,然而,大姐是看权势的,他想上位,还是难啊!
      
      难如登天啊!
      
      她狠狠的叹了口气,使劲的摇头。
      
      “为何说了让我得偿所愿,却又摇头?”祁王笑盈盈的看着她。
      
      她只能说了实话,“不瞒你说,虽然有我全力相助,你恐怕还是机会渺茫的,一则我远在他方,二则我家大姐很有可能会成为祁王后的!”
      
      “哦?”祁王来了浓厚的兴趣。
      
      季花卷以为她扎了男子的心,连忙又安慰道,“不急不急,听说那祁王有龙阳癖好,想要娶我家大姐为王后,也不过是为了和他心爱的杨将军在一起,所以只要我大姐不死心眼,那么你还是有机会的,有机会的!”
      
      祁王脸色铁青。
      
      杨将军直接惊的掉下了马车。
      
      季花卷只当祁王是为了大姐心痛,连忙继续说着,“你别难过,放眼所有你的情敌,你还是最帅的!起码比那建安世子要帅过好几条街!”
      
      祁王气的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
      
      太特么的扎心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