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周末

作者:腊月初八落大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寒夜火焰(4)

      江湖最近接手的案子是一起杀人案。
      
      一个月前,H大在读研究生何某在学校办公室用果盘里的水果刀连捅数刀,杀死了他的导师。江湖作为被告的代理律师,最近疯狂加班,就为了争取给杀人的研究生减刑。
      
      楚一无权干涉江湖的工作,只是最近每天都在担心她又被人怀恨报复,尤其是眼下这种饱受热议的刑事案件。可烦心的事情总是扎堆出现,楚一自己在工作上也遇到了些状况,有时甚至会感到无力应对的疲惫。
      
      在平山工作也有一年多了,楚一越发感觉到这里的不寻常。
      
      作为一所私立疗养机构,几十年前却是家公立精神病院,就算早已注入其他资本,平山在H市的背景依旧深厚,甚至在某些层面能得到许多暗中的便捷和支持。
      
      楚一有时会产生一种这里和先前服役的地方很相似的感觉,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实际上很多事情都讳莫如深。
      
      半个月前,住在西区313房间,患有自闭症的小女孩突然消失了。
      
      前一天的午后,楚一还清清楚楚地看到她独自一人蹲在庭院里看蚂蚁,可第二天她的病房里就住进了新的病人。
      
      楚一便向值班护士周巧打听女孩的事,周巧说孩子已经出院。
      
      平山进出院都要办一系列手续,同时会把消息提前通知到警卫室。但楚一很清楚,那几天根本就没有收到过任何病人出院的计划,刨根问底再仔细一查,白纸黑字确实是有当天的出院记录,像是急急忙忙临时办的出院手续。
      
      他心细如发,发现在交接材料上,将女孩接走的人签名模糊,根本无法辨认姓甚名谁。
      
      更诡异的是,当天平山的监控系统什么也没拍到,因为请来了厂商做系统的定期巡检与升级。
      
      因为一切都太巧了,最终成了楚一的一件心事。
      
      那天晚些时候,贾院长找到楚一谈话,说是年底城里某辖区的街道派出所会有个协警的位置空出来,问他有没有意向。
      
      在城里工作当然好啊,光是每天上下班不用驱车四十来分钟进山就足够吸引人了,就职于派出所也比在精神病院上班说出去更加体面,于是楚一赶忙谢过贾院长的关照。
      
      贾院长点点头,说自己可以帮忙推荐,但要看楚一的表现。
      
      楚一不太懂他的意思。
      
      贾院长摇摇头,摆出一副过来人的表情对楚一说,其实吧,派出所的水比平山还要深,像你这种没有权势没有靠山在外混饭吃的,就要管好自己的眼睛和嘴巴,不要到处乱看,更不要到处乱说。
      
      楚一恍然大悟,他读懂了话里的话,贾院长是在暗示自己不要继续深究那个在平山消失的小女孩了。
      
      一边是病人失踪之谜,一边是大好的工作机会,楚一当然犹豫过。
      
      可在他的心底,小女孩消失前那天,蹲在满是阳光的院子里独自看蚂蚁的画面却久久不能抹去。
      
      *** ***
      
      楚一看着粗枝大叶的,实则心思细腻,性格也挺一根筋的。
      
      重重的疑点让他没办法放下这件事,楚一表面没有拒绝贾院长的好意,暗地里却一直在调查那个不知去向的病人。
      
      总感觉自己二十来岁了满心依旧是大把的无用的正义感,在有些事情上底线很高,眼里简直容不得一点沙子。
      
      后来,楚一又通过以前的战友找了点关系,也调查出了些眉目。失踪的女孩亚亚是个患有自闭症的孤儿,两年前被福利院送来平山接受治疗,在今年六月底办理了出院手续,更令人震惊的是,九月中旬,福利院突然向当地派出所报案,亚亚走失下落不明,案件至今挂在那里没有任何进展,孩子也没找到。
      
      短短三个月,一个孩子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但追其责任,顶多是福利院看管不严导致孩子走失,亚亚的病历以及出院手续齐备,平山看起来与这起走失案一点关系也没有。
      
      可楚一没来由地怀疑一切的根源就在平山。
      
      他不好打草惊蛇,趁着工作间隙又暗中观察了一段时间,最后打算从平山最热心肠最能八卦的护工张阿姨那打听一番。
      
      张阿姨在平山工作了好些年,对病人悉心关照,对每个病人的背景了如指掌,人也是风风火火爱抱不平的性格。于是楚一不动声色地接近张阿姨,时不时请她喝饮料顺带聊上几句,聊的话题都是平山的病人,张阿姨也耿直,有时恨不得把每个人的前世今生都翻出来给他说道说道。
      
      十月的某个周六,周末本不用上班的楚一还是来“加班”了。
      
      午后,张阿姨正在院子里守着病人晒太阳。天已入秋,阳光底下还是能把人晒得滚烫,楚一从自动售卖机里买了两瓶冷饮,在树荫下看着他们,果然不出一会儿,她便呼哧呼哧地走了过来。
      
      “小楚,周末怎么还来了?”
      
      “有点事加班。”楚一把饮料递过去,“张姐,辛苦了。”
      
      张阿姨笑开了花,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继续笑眯眯地看着楚一。
      
      阳光底下,沉默寡言的男孩0420正满头大汗地低头玩着悠悠球,本来苍白的脸颊晒得通红,黏在他身边的女孩名叫简玥,正是在亚亚消失后第二天就住进她房间的病人。
      
      简玥的病很罕见,总把自己幻想成一些奇奇怪怪的角色还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但贾院长似乎非常偏袒甚至宠爱她。
      
      想着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问问亚亚的事,楚一刚要开口,张阿姨抢先拉住他的胳膊问:“小楚,有女朋友了吗?没有的话,要不要张姐给你介绍介绍啊!”
      
      江湖的脸在脑中闪过,楚一客气地笑起来,忙说不用了。
      
      “什么叫不用了?”张阿姨急切追问,“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我知道一个挺不错的女孩子,是我朋友的女儿,去年刚大学毕业......”
      
      楚一有点尴尬,红着脸赶紧小声说,有了有了谢谢张姐关心。
      
      张阿姨有点失望,尴尬地盯着不远处草地里的一对男孩女孩,轻轻叹气。
      
      楚一趁着沉默的间隙装作不经意地问她:“这个女孩,就是313的简玥吧?”
      
      张阿姨叹气:“是啊,又到周六,这孩子又把自己臆想成义工了,中午的时候还拉着我非要去饭堂帮忙准备饭菜......哎......”
      
      楚一望着0420,感叹道:“看到0420,我就没来由地想起那个亚亚,都是一个人孤零零的。”
      
      “是啊,自闭症就是这样,自己有个小世界,怪可怜的。”张阿姨附和,然后话锋一转,“这0420还算好,有个小简陪着,亚亚更可怜,而且那孩子没爹没妈,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楚一点点头,感觉到张姐会继续透露点什么。
      
      果然,张阿姨打开了话匣子:“小楚你知道么,亚亚那孩子,是真的招人怜爱,前两年刚从山脚下星星福利院送来的时候,就跟个小猫似的成天缩在不见人的角落里,送来以后也从没人过来看过她,哎,作孽啊。”
      
      “星星福利院?”
      
      张阿姨的脸上又浮现出八卦的神色:“你肯定不知道,星星福利院的院长,和咱们贾院长关系可好了,听说以前还是同学。”
      
      没来由地,楚一突然脊背发凉。
      
      星星福利院或许就是搞清亚亚失踪之谜的突破口了。
      
      *** ***
      
      日子过得飞快,楚一和江湖各忙各的疏于联络,明明还在热恋中,最忙的时候整整一个月只见了几回面,有时候约着匆匆吃个饭转头又忙于各自的工作去了。
      
      转眼到了十二月,一天,江湖突然主动联系楚一,发消息说想他了,约他晚上一起吃饭。
      
      这真是头一遭,楚一心里的小人激动得蹦跶了整整一天。
      
      约见的地方是他们第一次约会的餐厅,虽然当时两人是因为案子才有了交集,但楚一内心早已认定那就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
      
      晚高峰的H市又被堵得水泄不通,在低空阴云的衬托下,这座城市显得压抑无比。江湖提前到了,站在餐厅楼下等楚一,天气太冷,她把双手紧紧抱在胸前,或许是等得太久有些无聊,她站在那,身体有规律地一摇一晃着。
      
      楚一在车里远远就看到了她,就像在一幅灰暗压抑的油画里看到了一抹灵动的色彩。
      
      也许是许久不见,江湖比之前更加黏人。两人上楼时,她停下脚步,在餐厅幽暗无人的楼梯转角突然勾住楚一的肩膀,凑过去吻住他。
      
      两个人都沾着室外的寒冷,纠缠片刻之后火就烧了起来,直到楼梯底下传来别的客人上楼的脚步声,他们才分开。
      
      江湖心情很好,因为案子大获全胜。
      
      楚一在网上看了一些相关报道,杀死导师的那个研究生最终被判无罪,因为身患精神疾病,自然不用承担刑事责任。新闻一出,网友议论纷纷,被告人殷实的家底似乎也成了质疑的目标,甚至连他的代理律师江湖也被人扒出来,没能从这场声讨中幸免。
      
      舆论最凶险的时候,楚一给江湖打过很多个电话,她总是在电话那头风轻云淡地说着没事,还会反过头安慰楚一不要担心。
      
      为代理人辩护本就是江湖的工作,被拉出来指责确实是有些荒唐,可楚一明白,案子的最终判决一定会让她陷入极其尴尬的境地,大众只会觉得她是个为了挣钱毫无底线的无良律师。所幸吃瓜网友的正义感来得快忘得也快,没过几天这个案子的讨论度就降到几乎不存在了。
      
      见到江湖后,楚一发现自己的担心可能是多余了。
      
      她依旧像之前一样淡定,说起这个案子时,也只是简短地表示自己运气太好,本来是做足了功课想着争取减刑,结果大礼包从天而降,委托人被诊断出有严重的家族遗传精神病史,他本人也有间歇性的发病事实。
      
      “对了,”她突然说起,“何煦,就是我的委托人,过段时间可能要去平山接受治疗。”
      
      楚一愣住:“什么时候?”
      
      江湖摇摇头:“我也是听他的家人提了一句,最近大概还有些手续要办的。”
      
      楚一有点好奇,小声追问:“所以他真的有精神病?”
      
      江湖想了想,坦言道:“很难讲,确实是有家族病史,本人也是浑浑噩噩地说不清楚,具体在杀人的时候是否犯病这点很难再证明了,但当时环境复杂,加上他的导师为人刻薄,他确实又受了极大的刺激,在实施犯罪后被走廊上的监控拍到极度崩溃的画面,所以......疑罪从无。”
      
      见她摊摊手不再说话,楚一笑说:“所以还是你运气好啊!”
      
      “我并不想拥有这样莫名其妙的好运......”江湖望着楚一,猫一样的眼睛里闪烁着捉摸不透的光。
      
      楚一伸手过去握住她放在桌上的手,安慰说案子结了就不要再想了。
      
      “你呢,最近好像很忙的样子,要注意休息啊。”很自然地,她转移了话题。
      
      楚一想了想,决定还是把自己在平山所有的疑虑全盘说出。
      
      他信任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