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周末

作者:腊月初八落大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寒夜火焰(2)

      住院期间,江湖在律所的同事们纷纷轮班悉心照料她,看样子她在职场里的人际关系处得不错。楚一根本找不到近距离探望的机会,事发的第二个周末他终于鼓起勇气再次去探望时,却被医院告知江湖已经出院了。
      
      楚一有点小郁闷,低头看看手机,并没有来自江湖的新消息。
      
      也不是说刻意期盼收到江湖的感谢,只是有一瞬间,楚一觉得自己被当成了工具人。
      
      心里空落落的。
      
      又过了半个多月,一天晚饭后他在院子里遛狗,发现有个人影站在不远处小区的绿篱旁,似乎正不停朝自己这边看。
      
      楚一没太在意,蹲在路边又逗了会儿狗,起身时发现那人还站在原地,终于心生警惕,牵起狗子朝绿篱的方向走了过去。
      
      路灯下,江湖站在那。
      
      和去年初见时一样,她还是一身素色职业装外头套件羽绒服的打扮,两只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借着路灯的光看清来人是楚一之后,便冲他浅浅笑了起来。
      
      “果然没看错,是你。”
      
      说着,她低头看了眼楚一脚边那只黄白的中华田园犬,眼里的笑意终于没那么拘谨了。
      
      “它真可爱!”说着她就要蹲下逗狗。
      
      没想到是她,楚一突然有点慌张,努力板起脸问有什么事。
      
      “前几天出院了,忙完要紧的工作就想着亲自过来一趟......感谢你救了我的命......”
      
      她说得情真意切,看着楚一的眼神也是认认真真。
      
      倒也不必如此郑重,楚一心说,无奈小声吐槽:“工作......就那么重要么,应该在医院多住段时间的。”
      
      那时候,楚一还不知道,她口中“要紧的工作”就是在第一时间追查到灌她农药的那伙人,然后将其打包送进了局子的操作。
      
      十二月的夜风带着刺骨的寒意,没说两句,她就冷得哆哆嗦嗦了。
      
      楚一心里还在因为被当成工具人而有点小别扭,却也知道现在应该邀请对方上楼坐坐,但碍于一男一女的独处场面过于尴尬,他想了想,小心翼翼问:“上楼去家里,还是到小区外面的小酒馆坐坐?”
      
      江湖想也没想,说都可以。
      
      但楚一担心她有顾虑,便说那就去小酒馆坐坐,请她喝点热的东西。
      
      她拎着几个大袋子点点头,楚一低头一看,尽是些水果饮料保健品之类的赠礼佳品。
      
      他哭笑不得:“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嘛?又不是我出院。”
      
      “不多不多......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就先,带点东西过来。”
      
      一向淡定的江湖突然有点局促。
      
      楚一无奈,强行从她手里接过这一大堆死沉的赠礼,默默叹气:“大包小包的,不介意的话,还是去家里坐坐吧?”
      
      她点点头,说,好。
      
      “手不够用......我来帮你牵它,行吗?”
      
      迎着她试探的目光,楚一赶紧点头说谢谢。
      
      不知怎么的,说起小狗,她笑得挺开心,凑过来从他瞬间僵掉的手中很自然地拿过了牵引绳。
      
      *** ***
      
      其实江湖是因为楚一的案子才被人报复的。
      
      楚一在服役期间得罪了人,退伍金就是因此才被拦下,迟迟没发放到他手里的。
      
      江湖帮楚一整理好资料和诉求,通过正常流程找到相关机构询问此事。发退伍金这种事其实是有层层监督和审批的,经办人也不敢因为当初私人的一句“关照”就硬刚在那里不配合。最终这件事根本没有上升到走法律程序那步,经过私下调解很快就发放了退伍金。
      
      可始作俑者气不过被一个小小律师摆平,便买通一伙人社会边缘人实施报复。
      
      他们摸清江湖的作息规律,等她在夜里下班,离开律所送她回家的车子之后,在她步行走向小区的那条巷子里偷袭了她,随后驱车把她带到一处废弃的厂房附近试图灭口。还好江湖机灵,找准机会趁乱在口袋里偷偷用手机给楚一发出定位,没机会再解释什么,就被摁着脑袋灌下了一大瓶农药。
      
      这些都是在两人成为恋人之后,偶然的机会江湖才告诉楚一的。在这之前,她只是简单解释说因为案子被人报复了,同时轻描淡写地表示,她反手就把那伙人给送进了局子。
      
      “你怎么会想到给我发消息的?”这是楚一最好奇的地方。
      
      她笑着低下头,把手机递给了他。
      
      楚一惊了,在江湖的微信列表里,自己的名字出现在置顶的位置。
      
      “律所的师父提醒我,像我这种不讲情面只为打赢官司的人,最容易遭人报复了,所以就......”她捧着热茶,整个脸躲在茶杯口氤氲的热气里,盯着楚一的脸小声说,“你是我联络列表里武力值最高的人。”
      
      这样的夸奖,让楚一有种整个人都要飞起来的感觉。
      
      她很客气地坐在沙发边,双手捧着茶杯放在膝盖上。楚一伸手把杯子从她手里拿走,搁到了不远处的小茶几上。
      
      他说:“端着多累,喝水说一声,我给你递过来。”
      
      江湖笑着垂下头,盯着自己的膝盖发呆。
      
      是否要关心地问一句她左腿的事?楚一有点犹豫。
      
      “送我去医院的时候,你都看到了吧。”
      
      江湖突然扬起脸看向他,平静地补充道:“我的腿。”
      
      “哦......”楚一有点慌,点点头,又赶紧问她是怎么回事。
      
      她笑了一下,说是小时候的事故造成的,后来在国外接受了很长一段时间系统的复健,现在已经习惯使用假肢了。
      
      听她说着,楚一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赶紧表示根本看不出来,然后又夸她走得稳,让她宽心。
      
      一杯茶的功夫江湖起身要告辞,楚一穿上外套,说我送你吧。
      
      结果一问,两人住得挺近,步行也就五分钟的样子。
      
      走到小区楼下,寒风比刚才更嚣张了几分,他们步调一致地缩起脖子。
      
      小区的人行道很窄,弯弯曲曲隐匿在四季常青的树丛里,两人并排走着就占满了整个道路。江湖走在楚一的身侧,走得很慢却很稳,根本不像是一个没有左小腿的人。
      
      突然,楚一感到额头上沾了几分凉意,抬头就看到雪花稀稀拉拉地落了下来。
      
      “又要下雪了。”
      
      江湖说着突然停下脚步,也抬起头盯着漆黑的天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天分别时,楚一鼓起勇气提议送她上下班,免得她再被人找茬。
      
      “反正住得这么近,我上下班都会顺路经过你们律所,刚好最近买了车......”
      
      楚一说到一半停下来,没有任何其他意图,很自然地抬起手轻轻帮她拂去了落在头顶发间的雪花。
      
      低头时正好碰到了她的视线,江湖没有躲闪,大方地接受了他的好意。
      
      “好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楚一看着她,心说,不用感谢啊,我乐意。
      
      一直以来,他就是这种你帮过我我就会铭记一辈子的人。
      
      “我每天都给你买早饭吧。”她想了想,笑着说。
      
      “好啊,那我就欣然接受了。”
      
      寒风吹着,可楚一心里暖洋洋的。有些东西,虽然来得有些坎坷,但终究是等到了。
      
      他笑着说:“我食量很大的,早上要吃两个包子,两个鸡蛋,还要加一杯牛奶......对了,包子要肉馅的,我可是肉食主义者。”
      
      江湖淡淡笑着,爽快地点点头,像只冷酷却又温柔的小猫。
      
      *** ***
      
      转眼又到年底,平山的护士们都在商量着怎么跨年,楚一也在考虑约江湖一起度过这种有仪式感的时刻。
      
      上下班同路也快一个月了,两人的关系终于熟络起来。楚一了解到,她和自己一样,都不是H市本地人,所以在这边也没什么亲人朋友,最重要的是,虽然没直接问过,但楚一感觉她好像并没有交男朋友。
      
      于是在12月31号送她上班时,楚一试探着问晚上是否要一起吃个饭。
      
      江湖想也没想,直接说不了,有点私事。
      
      正在开车的楚一愣了一下,心想她不会是有约了吧。
      
      这天楚一过得很纠结,六点下班后在平山的饭堂随便吃了点东西便驱车回家,没想到却被堵在了城里。即将迎来新年小长假,H市大大小小的街道在晚高峰被堵得水泄不通。
      
      他只好跟着导航推荐方案绕了很远的路回家,难得还经过了H市的老城区,道路又旧又窄,他开的很慢,街道两旁全是即将拆迁的民房,在寒风中显得萧条破败。
      
      突然,他在路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江湖依旧裹着那件白色的大羽绒服,在一片灰暗的街区中倒是十分扎眼。她正坐在路沿的绿化带边发呆,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庆幸的是她并没有和其他男人约会,可孤零零坐在街边的背影更加让楚一揪心了。
      
      这就是她的私事?楚一犹豫了很久,最终没有贸然上前打扰,只是默默把车停在对街,放下一半车窗远远陪着她。
      
      夜幕降临,周围只有稀稀拉拉的昏暗灯光闪烁着,街边唯一的一间小吃店里冒出的白色蒸汽缓缓融进黑暗,瞬间就被冷夜吞噬。又过了半小时,江湖还是一言不发地坐在那,因为太冷她缩成了一小团,直到天彻底黑了才慢慢起身离开。
      
      等她走远,楚一这才走上前去。绿化带边放着一束花,还有瓶打开盖子的白酒。
      
      旁边是个老旧的住宅小区,小区外的围墙上写着个大大的“拆”字。
      
      小区叫做美好家园,四个字的灯牌也只剩下了一个“好”字在黑夜里时明时暗地闪烁着,倒是有点滑稽。
      
      那天江湖是在夜色里沿街步行走回家的,衬着跨年夜无比热闹的街景,她的背影沮丧到了极致。
      
      楚一开车跟在她身后不远,就这么慢慢地一路跟着,直到她安全到家。
      
      零点窗外响起了喜悦的焰火声,楚一撸着狗子心不在焉地换着电视频道,终于拿起手机给江湖发去信息。
      
      新的一年,希望你快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要停更一天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