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周末

作者:腊月初八落大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寒夜火焰(1)

      因为外表,楚一常给人凶狠和惹不起的刻板印象。
      
      其实他内心温柔敏感,城里的住处还收养了两只流浪猫和一只流浪狗。
      
      有时打雷下雨的夜晚,他和江湖缩在沙发里看爱情电影的时候,也会因为剧情太感人而忍不住掉眼泪。江湖比他坚强,又是拥抱又是安慰。楚一把脸埋在她肩头,耳畔还是电影里的催泪BGM,于是憋不住,哭得更大声了。
      
      江湖的工作很忙,两人虽是恋人关系但并没有住在一起,大部分时间都是楚一带着两猫一狗做饭健身,独守空房。
      
      从第一次见她时,楚一就知道她心里有事,可也不会因此多一句嘴。
      
      对于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感,甚至是亲密关系里独立个体所需的空间感,楚一并不擅长处理,所以干脆当成忌讳。
      
      可他也知道,一旦江湖开口,他绝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虽然在外人看来,他们宛如两个极端不同世界里的人,可没有人比他更爱她了。
      
      *** ***
      
      楚一初见江湖是在两年前的冬天,那时候她刚回国,在优嘉律师事务所就职。
      
      那年的楚一24岁,已经在特种部队服役了八年之久,退伍后几经辗转,本来说好要去H市某监狱谋一闲职看管犯人,可中间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最终被安排到平山疗养院当警卫队长。
      
      说是疗养院,到了才发现其实是间精神病院。
      
      新的工作倒也没什么挑战,加上警卫队长还是个一官半职,也不用昼夜颠倒着值班,朝九晚六相当规律。只是疗养院离市区很远,本该购入一辆自用汽车往返,可退伍后应当发放的那笔退伍金迟迟没有下来,导致来H市已经半年多,楚一的生活还是相当拮据。
      
      那天是个周末,又是冬至。楚一休息,刚好赶上优嘉律所来社区进行一年一度的法律援助活动,楚一想起自己的难处,便找律师给他出出主意,查清那笔退伍金到底去了哪里。
      
      接待他的是个有双猫一样好看眼睛的年轻女孩,楚一还记得因为天冷,她在职业套装的外面裹了件白色的过膝羽绒服。
      
      寒风一吹,宽大的羽绒服在她身后鼓起,眼前的女孩如同正要展翅的飞鸟。
      
      “外头冷,进来说吧。”
      
      接过楚一的资料,她朝他礼貌地笑了一下。
      
      也许是陌生社会带来的孤单感,也许是那天本来就冷得令人发抖,诉求被对方接受后,在她笑起来的一瞬间,楚一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她递来一杯热水,开始自我介绍:“我叫江湖,现在是律所的助理律师,我先帮您整理一下。”
      
      收到楚一并不信任的目光,她丝毫不慌:“交给我您放心吧。”
      
      楚一半信半疑地看着小姑娘,她已经低头开始认认真真研究起他带来的材料。虽说看上去模样青涩,但专注的表情让楚一很难不选择去信任她。
      
      即便只是律所的新人,江湖却把楚一的案子办得妥妥帖帖,转年春天他就顺利收到了十五万元的退伍补贴。
      
      楚一心生感激,联系江湖说要请她吃饭以表感谢。可是江湖越来越忙,据说在头衔上已经把“助理”二字给去掉了,经手的案子也是越来越大,一顿约饭足足拖延了几个月才实现。
      
      *** ***
      
      约上饭已经是六月初了。
      
      楚一有点紧张,毕竟是他第一次单独请女生吃饭。
      
      两人约的是晚餐,楚一提前做足功课,千挑万选订了一家挺有档次的餐厅,并提前半小时到达。为了表示诚意,他特地默默站在餐厅楼下等待江湖的到来。
      
      少年时代就入伍当兵,楚一的背脊永远是直挺的,以标准军姿笔直地站在餐厅门口等待,却与初夏夜晚中略显轻浮的城市有些格格不入,甚至还了引来不少路人的侧目讥笑。
      
      江湖是按约定时间来的,律所已经给她配了专车和司机,看样子她在工作上确实挺有能力。对于站在路边宛若装饰塑像的楚一,她并没有表露出任何奇怪反应,而是远远就朝他挥起了手。
      
      她浅浅笑着走到跟前,语气轻快:“让你久等了。”
      
      也许就是那个瞬间,对于江湖,楚一心中生出了除感激之外的其他情绪。
      
      餐厅里灯光暧昧,还伴着慵懒勾人的爵士音乐,让楚一有点不敢直视对面的人。
      
      她大概是刚从律所下班,穿着一身简单素色的职业套装,长发束成高高的马尾,干练又不失可爱,就算是顶着张厌世的脸,楚一也觉得特别好看。
      
      她小声说了一两件最近案子里遇到的无关隐私却挺有意思的事,大概是想打破尴尬。
      
      于是楚一也开动脑筋,说起平山的一些趣事,但平山的工作实属乏味,他越说越觉得枯燥,越发担心她会厌烦。
      
      江湖聆听的时候一言不发,扬起脸专注地看着他,这反倒让楚一越说越紧张,最后连舌头都差点打结。
      
      “江律,你出庭的时候,也是这么犀利地盯着人家吗......”说着,他躲开了视线。
      
      江湖笑起来,毫不客气地反怼道:“你一个猛汉,还怕被人盯着?”
      
      被她这么一说,楚一感觉自己脸红了,还好皮肤黑灯光暗。他在心里哆哆嗦嗦地解释道,我是怕被你这么好看的人盯着啊。
      
      这顿饭楚一吃得心跳超载,还出了一头汗,可江湖倒是十分淡定。别看她年纪轻轻,举手投足却十分沉稳,丝毫不带怯。她的话也不算多,一双猫眼很是冷酷,只是偶尔笑起来时会透出几分天真。
      
      楚一看着她笑起来的样子,心里又说,这种不爱笑的人倒是比平山那些成天戴着假笑面具的不知好到哪儿去了。
      
      饭后江湖说要回律所加班,楚一还在纠结怎么开口加她微信,她却抢先一步问他要到了。
      
      “一哥,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
      
      她微微一笑,却笑得很职业化:“虽然现在我的代理费贵了不少,但是可以给你打折呀。”
      
      楚一皱眉,小声嘀咕说:“人都是有麻烦才找律师的,江律你能不能盼我好啊!”
      
      她被楚一认真抱怨的样子逗笑,伶牙俐齿回答:“遇到麻烦有人肯帮你,这还不好吗?”
      
      楚一说不过她,心里却因为两人一来二去的斗嘴感到有点荡漾,于是摆摆手让她先上车,独自站在街边目送她安全离开。
      
      *** ***
      
      就算加了微信,楚一和江湖也没有迅速熟络起来。
      
      楚一没有撩女孩的经验,每次下决心要主动发消息时,他总会陷入犹豫中。一会儿怕江湖太忙打扰到她,一会儿又担心无事献殷勤惹她反感,虽然每天都会犹豫着点开和她的聊天窗口,直到最后,竟然是江湖主动联系了他。
      
      那是初冬的深夜,江湖向他发来一个定位,显示在城东的某个街区,楚一躺在床上迷迷糊糊打开手机屏幕。
      
      看清是江湖发来的,他瞬间清醒了。
      
      怎么了?他赶紧回复,没有丝毫犹豫。
      
      两分钟过去了,她也没有再回复,打她的电话也是关机状态。
      
      而在这两分钟里,楚一已经以军事化的速度换好衣服,换鞋出门。
      
      虽然只是一个定位再无其它,楚一已经开始着急上头,想着有必要循着定位过去看看,心中预感可能是发生了什么。
      
      驱车赶到那处黑灯瞎火的街区,在废弃建筑物巨大的黑影之下,枯叶和垃圾被冷风吹了遍地,这里根本就不像是有活人的样子。楚一对这片区域并不算熟悉,只知道这里好像是规划中的待建新区,附近还有很多废弃的工厂。
      
      于是他下车,打开随身携带的手电筒,沿着街道大声喊起江湖的名字。
      
      一路寻找,却无人回应。直到手电筒的光束略过街角拐弯处的几个垃圾桶时,他竟然会见到江湖最狼狈的样子。
      
      她斜斜倚在一只巨大的绿色塑料垃圾桶边,脸色苍白,衣衫不整,嘴角带着不明痕迹,像是呕吐物,前襟沾满了深色的水痕。
      
      楚一匆忙蹲下,不顾扑面而来的恶心气味,伸手迅速翻起她的上眼睑检查。
      
      瞳孔已经开始涣散,他又轻轻摇了摇她,江湖依旧是一动不动。眼前她的样子,就像是一只被人丢弃在路边脏兮兮的布娃娃。
      
      一股怒气没来由地直冲头顶,楚一抱起江湖。
      
      这时候必须要把她送到医院,争分夺秒赢得抢救时间,一刻都不能耽搁。
      
      把她抱起来的时候,楚一的胳膊突然被什么坚硬的东西给磕了一下。轻轻把她左边的裤腿拉起来了点,楚一瞬间倒吸一口冷气。
      
      江湖没有左小腿,挂在自己手臂外侧的是条冷冰冰的仿真义肢。
      
      还好楚一是在部队里见过大场面的,震惊之余,他同时也想通了江湖为什么一年四季都穿着一身长袖长裤的职业装了。
      
      心头五味杂陈,楚一微微抱紧了臂弯里的人,眼下救命要紧,便加快脚步奔出了那片黑暗。
      
      将她送到最近的医院,经检查是被灌入了大剂量的农药,多亏抢救及时,万幸之中捡回了一条命。
      
      窗外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楚一有点疲惫地合上病房的门,门后的江湖已经脱离危险沉沉睡下了。在走廊上遇到恰好经过的护士,说已经联系上病人的工作单位,优嘉律所的人马上就到。
      
      压在楚一心上的巨石终于缓缓落下。
      
      离开医院的时候,远处的天空已经亮起了微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份的信息量是巨大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