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周末

作者:腊月初八落大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日快乐(10)

      门没锁,轻轻一推就开了。
      
      大概是白天出事之后警卫队也来找过线索,匆匆离开又忘了锁门。
      
      毕竟贾院长人已归西,简玥倒是毫无心理压力。
      
      踏进房门,她急急忙忙双手合十略带迷信地停顿了一下,仿佛在拜托此时正盘旋在办公室上空的亡灵不要为难自己。
      
      进屋后仔细把门从里面上了反锁,简玥这才打开墙上的电灯开关,一间整洁到几乎一尘不染的办公室出现在灯光下。书柜、桌椅,甚至是茶几上的一沓报纸都呈现出井井有条的样子,偌大的办公桌上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部电话孤零零地摆在那。
      
      房间里还有一扇紧闭的小门,贾院长的办公室是个套间。
      
      简玥小心翼翼推开门,里头是间十分狭小的卧室。只有一张床,白色的床单没有一丝折痕,被子整整齐齐地叠在一旁。
      
      贾院长为人和善,性格温吞,甚至有点散漫,屋里一丝不苟的陈设却处处透着反差。
      
      这里太整洁了,导致简玥四下搜寻都尽量小心。
      
      办公桌的第一个抽屉空荡荡,第二个抽屉里整整齐齐码放着不同品种的茶叶,大概是用来待客的,第三个抽屉里是清一色的白色药瓶,贴着一水的外文标签,最底下的那只抽屉里是几本过期报纸的合订本,抽屉里根本没有任何线索。
      
      除了办公桌,办公室里能藏东西的地方只有背后的书柜了。
      
      简玥移步至书柜,架子上整整齐齐摆满了各种医学期刊和著作,简玥逐一抽出书本,按照套路,她想看看书的后面藏了些什么,果不其然在最上层的架子里发现了异样。
      
      那里镶嵌着一只拉环把手一样的金属环。
      
      简玥的心情突然紧张起来,隐隐觉得自己正在接近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踩在椅子上,这才把手够了进去,轻轻拉动金属环,书架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隔壁里间卧室却响起一阵沉闷的声音。
      
      仿佛是触动了卧室里的某个机关。
      
      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再次进入卧室,卧室与外屋隔开的那面墙壁上,一扇和白墙一模一样的推拉门缓缓打开。
      
      房间里竟然多出了一个狭小的隔间!
      
      在意想不到的机关面前,简玥感觉浑身每个毛孔都收紧了。
      
      这是个狭窄细长的空间,原始到没有任何装潢的痕迹,大概是施工的时候临时隔出来的一个空间,它位于卧室与办公室相交汇的这面墙中,那头就是外面屋子里靠墙而立的那排书架了。
      
      隔间里也放置着一排带玻璃门的书架,摆着的却不是书籍,而是一只只蓝色的文件盒,形成了一堵诡异的蓝色墙面。
      
      眼下,简玥就站在这一大面蓝色文件盒墙之前,有点懵。
      
      冷静,现在要做的是找证据,简玥提醒自己。
      
      文件盒上的白色条形标签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每个标签上都用手写体标注着不同的姓名和编号。
      
      0001张文海,0002贾萍萍,0003郭照......这都是病人的档案吗?可这些名字简玥连听都没听说过,不可能是这里的病人。她随手拿出一本翻开来,里头果然装满了病历资料,而这个名叫张文海的人早在十几年前就在平山去世了。
      
      所以,贾院长专门造了间密室,来存放平山所有病人的档案?贾院长那么懒散的人竟然会为每个病人建立人工档案?这也太离谱了。
      
      一排排迅速掠过,却唯独没有看到标签是0420的盒子。
      
      狭小的空间让人觉得窒息,简玥心生失望,退后了两步打算离开这里,突然,脚边撞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地上还码放着两只蓝色文件盒,她赶紧蹲下查看。
      
      一个贴着1078许凉的标签,另一个则是0420胡杨。
      
      两个盒子都有很新的被翻动过的痕迹,像是临时被取出来忘了放回去。
      
      不好的预感强烈袭来,就像将要打开潘多拉魔盒一样,简玥屏着呼吸翻开了手里的资料盒。
      
      *** ***
      
      打开盒子的瞬间,简玥倒吸一口凉气。
      
      最上面的一张纸是0420的档案,照片里的他还是个儿童的样子,呆呆看着镜头的脸稚气未脱,脸上用红色记号笔赫然打了个大大的叉。
      
      纸张泛黄,看起来有年岁了,但那把叉却鲜红刺眼,像是最近才标记上的。
      
      简玥勉强平复下惶恐的心,继续往下看档案,没想到0420竟然是十四年前来的平山,那时的他刚满四岁。
      
      送他来平山的是一对名叫胡新和杨月的夫妇,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他的父母了。据这对夫妇介绍说,这个孩子性格孤僻,偶尔会表现出间歇性的狂躁,在他们生下了小儿子后这种狂躁更是变本加厉,甚至出现了殴打襁褓中弟弟的情况。
      
      胡新杨月夫妇苦不堪言,为了两个孩子都好,只得忍痛把胡杨送到平山接受治疗。
      
      盒子里还有一份探访记录,在刚把胡杨送来的那半年里,这对夫妇曾频繁前来探望孩子,之后变成了一月一次,转到第二年,他们一共只来过三次,再往后就没有探访记录了。
      
      这对夫妇留下的电话号码被红笔圈出,标注着:空号。
      
      从这份记录不难猜到,如果不是亲人突然出了什么事,胡杨应该是被父母遗弃了。
      
      胡杨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平山度过,他的资料却简单得可怜,硕大的文件盒里只有几张纸片而已。
      
      最底下那张是他的诊疗记录,第一页写着:经检查确诊,除自闭症之外,还患有较严重的爱尔式综合征,并极易受到心理暗示,产生恐怖幻觉。
      
      红笔继续标注,写道:病人严重晕血,需特别留意看护。
      
      简玥捧着文件盒,突然心被揪得紧紧的。
      
      她不知道爱尔式综合征是什么病,也不曾有丝毫考虑过这样的病症可能成为横在二人之间的鸿沟,眼下的她,只是在真心实意地为胡杨感到心痛。
      
      最后,鬼使神差地,她把照片被红笔打叉的那张档案纸从盒子里取出来,折好装进衣服内层的口袋里。
      
      简玥不知道为什么贾院长会在0420的照片上做这样的标记,但这足以让有心人将胡杨和贾院长的死联系在一起了。
      
      但她相信胡杨不可能杀人,也不想让他陷入嫌疑的泥潭,简玥只想尽全力去保全他。
      
      *** ***
      
      离开院长办公室,简玥心情沉重,也没心思去找江湖互通信息。这时候说得越多,怕是会暴露得越多。
      
      走着走着,她发现自己正朝阁楼的方向前行。
      
      潜意识里还在担心0420,简玥想着不如趁机提前一步去阁楼上调查,万一凶手留下了什么证据,她若能提前找到就掌握了完全的主动。
      
      阁楼上很黑,只有窗边闪烁着一丝亮,那是楼下院子里路灯所照进来的微光。
      
      0420斜斜倚在窗台,脑袋偏向窗外,正沉默地看着纷纷扬扬的风雪。
      
      “0420?你怎么在这?”
      
      简玥脑袋嗡地一声,今晚有宵禁,西区所有病房都上了电子锁,他是怎么溜出来的?
      
      见到她来了,0420愣了一下,抬起手僵硬地打了个招呼,又扭头望向窗外。
      
      眼前的男孩和档案照片里那个幼齿的样子重叠起来,让简玥的心很乱,她觉得自己真的是输了,终究没法开口捅破那层好奇与怀疑的纸。
      
      “贾院长说,我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要给我办出院手续,还说,要亲自送我下山。”
      
      0420望着窗外,小声喃喃低语:“我居然信了。”
      
      在简玥的印象里,他很少会说这么多话。
      
      说完,他看了简玥一眼,勾起嘴角笑了起来,笑容很难看,就像在哭一样。
      
      “......”
      
      简玥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贾院长已经不在了。
      
      “没事的,”她赶紧走过去,抬起手轻轻拉住他的胳膊,“看你恢复得多好啊,等下一任院长来了,你也能出院的......”
      
      0420没说话,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怪异的笑容还停留在脸上。
      
      “出院......”他叨念着这个词,突然问简玥,“如果我出院了,你会想我吗?”
      
      眼神迷离中带着绝望,令人心疼。
      
      简玥坚定地点点头,这是毫无疑问的。
      
      0420有点勉强地笑了笑,依旧是斜斜倚在窗台,突然伸出手把简玥朝自己身边拉扯过去,不给她丝毫的反应时间就用瘦长的双臂环住了她。
      
      他的动作很轻,轻到就连环抱也只是像卷入了一阵凉风里。
      
      他把脸贴在她的腰侧,小声说:“有点......舍不得你。”
      
      阁楼上漆黑一片,只有两人不在同一频率上的呼吸声交错着。简玥的心已经乱得没了形状,感觉自己僵住动弹不得,甚至紧张到微微颤抖起来。
      
      待了一会儿,眼睛也就习惯了黑暗。
      
      在视线所及的某处杂乱角落里,有只塑料水桶,周围还有滩水渍。猛地,简玥逐渐飘远的意识像是被一只冰冷的爪子给拽了回来,紧接着,她发现在0420身后不远处,还立着一柄拖布。
      
      他半夜来阁楼,是要清理什么痕迹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