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周末

作者:腊月初八落大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楔子

      1月3号,星期五。腊月过半,年关将至,是H市最冷的时候了。
      
      深冬的白日总是走得匆忙,下午刚过五点天色开始变暗,一辆车在呼啸的寒风里疾驰着离开市区,在城外下了高速后又钻进弯弯绕绕的乡间公路,大约六点过,车子在即将消失的暗淡天光里盘绕进了山间。
      
      沿着盘山路转过一个急弯,车灯照亮了标着“平山疗养院”的路牌,在刺眼的白色光束中,几片雪花稀稀拉拉地落下,场面略显萧条。
      
      疗养院建在半山之间,背靠山脊,面朝断崖,是间封闭式的医疗康复机构。足有两人高的黑色石墙把疗养院与外界隔开,在微弱的天光里,眼前的建筑被石墙困于其中,难免有些压抑和寂寥。
      
      司机摇下车窗,向门口的值班警卫说明来意后顺利驶进高墙内,刺骨的寒风趁机钻进车子里,瞬间把正靠在后座打盹儿的年轻人给冷醒了。
      
      他张嘴大声打了个喷嚏,看看窗外深重暮色中的建筑物,揉揉鼻子似笑非笑地朝前说:“江律,我突然有点怕。”
      
      坐在副驾驶位置里的江湖连头也没回,说了一个字:“怂。”
      
      她是个律师,刚为后面这位名叫何煦的青年打赢了官司,今天则是受他忙于生意的父母委托,送他入院休养。
      
      “昨晚我专门在网上查了这个地方,”何煦又看了眼窗外那栋灰白色的建筑,有些不安地说,“网上说,里面关了好多奇奇怪怪的人......”
      
      “哦。”律师回答的语气略显平淡,更像是敷衍。
      
      “你别看网上夸的多,但就算网购也得重点看看差评不是么。我看网上有人说,平山管理混乱,任由一群疯子在里面作天作地!”
      
      何煦语气急促,话语间隙又做了个深呼吸,继续小声叨叨:“还有啊,江律,你知道十多年前震惊全市的那起灭门案吗?网上有人说,那起案件的凶手逃离法外,此刻就住在平山......”
      
      “没听说过。”
      
      见江湖不以为然,何煦便想到她好像不是H市本地人,所以没听说过倒也正常。
      
      江湖突然笑了一下,说:“很正常啊,平山是间精神病院,你不也是来治病的么。”
      
      何煦顿时语塞,打破幻象认清事实后,脸色越发苍白。
      
      这时,江湖终于转过头,脸上带着些许冷淡的笑意:“小何,少胡思乱想了,到里面按时吃药,安心休养。”
      
      漂亮又干练,光是眼前这张脸就足以让何煦心神不宁。在为他辩护的半年时间里,两人多有接触,何煦对她是又爱又怕。
      
      因为江湖这个人,总是带着强烈的距离感,让人不敢靠近。
      
      被她盯着,底气愈发不足,何煦躲闪着视线,腆起脸笑着说:“好吧好吧,江律,过段时间等风声过去了,我爸打点好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就接我出院,到时候,我一定亲自上门感谢江律您。”
      
      这时车子刚好泊进了停车位,江湖没有再接他的话,扭过头推门下了车。
      
      司机在旁说:“江律,您带委托人进去办交接,我在车里等着,晚点送您回城里。”
      
      她扬起脸,若有所思地看着黑沉沉的天空,几片雪花孤零零地在路灯的微光里肆意飞扬。
      
      “好像要下雪了。”
      
      司机看了眼手表,有些担心地也抬起头:“是啊,天气预报说晚上会有暴风雪。”
      
      江湖点点头望向司机:“我得快点,辛苦您了。”
      
      司机又看了眼手表,小声嘀咕着还要回去接上补习班的孩子。
      
      江湖那边也迅速起来,转身打开后座车拽起还在犹豫不想下车的何煦,拉着他走进了眼前这幢灰白色的建筑。
      
      *** ***
      
      自打入冬以后,医院里已经很少能见到外来访客了,这的确会令人感到寂寞。
      
      窗外那一小片天空从灰白转为暗色最终变成了漆黑,这时楼下出现了一辆黑色轿车,车身锃亮,车头的三叉戟标志在路灯下闪烁着光,让阁楼上的少年不由得朝院子里多看了几眼。
      
      车门打开,一双穿着赭色过膝靴的长腿伸了出来,细长的鞋跟足足有十厘米还多,少年顿时目不转睛,他从没看过如此好看的一双腿。
      
      他还在晃神,那双长靴已经踏在了坚实的水泥地砖上,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
      
      车里走出的是个年轻女人,从弓腰下车到起身站直可以说是婉转如风。她身姿优美,穿一身纯黑的大衣,气场十足,因为俯视的缘故并不能看清她的脸,唯见一头乌黑的长发在寒风里肆意扬起。
      
      在路灯温柔的橘色光圈里,少年见她气势汹汹地拖着身旁弱鸡一样瑟缩的男子踏上医院的石头台阶,那道剪影和漫画里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女英雄简直一模一样。
      
      他下意识地将双手撑上窗台,想换个角度继续观察。
      
      “0420,你果然在这!”背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0420是少年的入院编号,平山的病人一般都以真实姓名相称,唯独他主动要求别人用编号来叫他。
      
      因为在这里住得太久,名字似乎已经丧失了它的社会性意义。
      
      少年有点扫兴地转过身,预料之中的,少女正站在门口,她的脸颊因为爬楼变得红通通的,写满了不言而喻的兴奋。
      
      “晚饭时间到了,快跟我下去吧!”少女有点着急,摆摆手,一通命令。
      
      最近这半年里,女孩经常围在他视线可见的范围内,她性格多变,偶尔也会像现在一样发号施令。
      
      她生着张无忧无虑的笑脸,眼睛弯弯的盛满了暖意,一笑起来嘴角的小梨涡就露了出来,这大概就是书里常常描写的可爱少女的原型吧......少年毫无边际地想着,开口问她:“怎么了?”
      
      “该吃饭了!”她鼓起脸,似乎对少年的反应略有不满。
      
      独处被打断有点略微不爽,可少年也没再说什么,乖顺地从窗台上跳下,快步走到了她跟前。
      
      少年觉得自己脾气很好,甚至已经记不清上次发病是什么时候了。毫不谦虚地说,他肯定能算得上是平山最温和的病人了。
      
      所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又来搞事情啦!!!
    这次有点想尝试暴风雪山庄和多视角叙事,于是咔咔瞎整一通,也不知道写不写得出内味了...加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