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个性是提灯奶妈

作者:卿无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公开处刑

      从补习开始到走出她家的大门,心操人使到底也没问起来关于“十里八方有名的大姐大”这个问题代表了啥。
      
      或许是辉诗织补习的惨状愉悦了他使他忘掉了这个问题,也可能是他被英语废辉诗织气到再次石乐志。总之在他走出去的那一刻,除了一句“明天我过来陪你继续做卷子”之外,没有别的了。
      
      黑历史就算交代一时半会儿也交代不完!反正不管问没问,都是辉诗织赚了!
      
      久世辉诗织:逃避现实。
      
      小心翼翼的把这位气到崩了人设的大佬送出门,辉诗织怂怂的趴在门框上向他挥手告别。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十里八方最有名的大姐大居然害怕自己家的幼驯染。
      
      人间惨案石锤了。
      
      眼看着心操人使回家,辉诗织关上大门疯跑进家。把画满了红叉叉的卷子从桌上推开,辉诗织掏出手机开始自己的痒痒鼠日常。
      
      翘着兰花指喝一口保温杯里的枸杞养生茶,辉诗织心满意足的叹口气。学英语什么的果然不是人干事,这种头秃打架和熬夜才是她正经八百的日常!
      
      咳,痒痒鼠的非洲大阴阳师咱们先不说,我们来说说她的打架日常。
      
      在这个个性成为日常的世界上,久世辉诗织到底是个什么人呢?严格来讲,久世辉诗织算是半个土著。至于为什么是半个,实在是因为在她刚和心操人使相遇那一会儿被穿越人士魂穿。同样是控水的个性,但是穿越人士临时拿来的能力再怎么样也比不上辉诗织这种天生天长的。来来回回斗了几次,虽然最后穿越人士被她打出去化成灰了,但是也因此因祸得福,属于穿越者的一些技能以及数据加成还留在了她身上。
      
      ——于是辉诗织成功的从一个纯奶进化成暴力奶妈。
      
      长的漂亮总会有烦恼。最开始的确都是心操在给她解决,洗脑群控不要太棒,直到某一天,心操有事不在,辉诗织独自对付一帮小混混。
      
      深藏不漏的暴力奶妈呵呵一笑,提着灯笼来了一套穿越者专属技能。
      
      被打倒在地还被打掉了一口牙的小混混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小小的眼睛里充满了大大的疑惑。
      
      这他妈是一个奶妈该有的攻击力吗?
      
      久世辉诗织:……你怕不是对奶妈有什么误解。
      
      不能打不能扛那能叫奶妈吗?
      毕竟你妈妈还是你妈妈。
      妈妈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
      
      #前面的DPS们让一让,现在是奶妈时间。#
      
      “……你们不说点儿什么吗?”快给我道歉啊混蛋们!
      
      躺在地上的小混混沉默的看了对方的猪头一会儿,纷纷爬起来对着她来了一个土下座。
      
      “——请大姐头多多指教!”
      
      “……这事儿别对别人乱说。”
      让我家长和幼驯染知道我就惨了。
      
      “大姐头听您的!”
      
      于是这架打着打着,自此辉诗织在这条路上大杀四方,最后成了名震一方的不良大姐头,骚操作骚对话实属人间迷惑。
      
       结束超鬼王日常,辉诗织打个哈欠,洗洗涮涮钻进被窝。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四平八稳,除却每天在书山题海里C位出殡之外,被心操人使斯巴达教育的辉诗织自认过得还挺好。
      
      毕竟学累了有心操亲手做小蛋糕吃呀。
      
      作为一个甜食控,还有什么比小蛋糕更有吸引力的吗?久世辉诗织很负责的告诉你们,没有!幼驯染做的小蛋糕那是人间极品!在这个冷漠无情的世界里,只有小蛋糕还有一丝丝温度!
      
      “不要走神,做题。”在旁边看书的心操头也不抬的拿笔敲了她的头。
      
       “饿了,我想要小蛋糕。”
      辉诗织往桌子上一趴,扯着幼驯染的袖子来回晃荡。 
      
      “没有。”心操人使不为所动。
      
      “要蛋糕吃。”
      “至少做完这套卷子再说。”
      “要蛋糕!”
      “没可能!”
      
      手里再次被塞了卷子和笔的久世辉诗织差不多当场去世了。
      
      “……听话,等考试通过了我带你去吃火锅。”等了一会儿,心操人使还是选择拍上了辉诗织的头。他放缓了语气,在如何顺毛方面颇有一套。“现在你浪费时间没关系,等过几天考不上雄英有你哭的。”
      
      被戳中软肋的辉诗织身形一僵,哼唧着从桌子上爬了起来。
      
      命算什么,考试要紧,考试要紧。
      
      考试前一天下午,真的学不进去的辉诗织从家里偷偷跑出去,十分没有良心的翘了心操人使专门给她准备的冲次复习课。
      
      “啊,这大街,这天空,这电线杆。啊,我的爱啊。”走在大街上,过了将近一星期地狱生活的辉诗织热泪盈眶。
      
      路过的路人:……多好一孩子,可惜是个脑子有问题的。
      
      走走停停逛逛商店买买零食,大包小包全都交给随行的小弟,辉诗织从来都没觉得生活这么快乐过。
      
      为了防止幼驯染暴怒之下掀了自己家,辉诗织很认真很负责的决定给他挑件衣服赔罪。
      
      咳,才不是因为她怂。
      
      走进一看就很贵的商城,在物质生活方面十分富有的辉诗织按照小伙伴的尺寸大大方方的花钱,从小到大衣服是一套一套又一套的给买,辉诗织完全可以拍着胸脯保证,她家幼驯染衣柜里的衣服得有一半是她给他买的。
      
      知道的他们是幼驯染,不知道的还不得以为心操让人包养了。毕竟她家家长总是出门在外,工作危险工资高,作为补偿钱是从来都不会少给她的,再加上穿越人士给她留下的财产……银子金子换一换又是一座新矿。
      
      #有矿少女的快乐日常。#
      
      似乎在这个个性社会里每个有点名气的商场都要经历点波折,随着玻璃的碎裂声,还没等辉诗织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弟已经扑了过来把她压在身下,惯性带着他们在地上摩擦了好几秒。
      
      在一堆包装袋和小弟体重的压迫之下,辉诗织艰难的抬起头。
      
      玻璃碎裂,原本她站的位置上现在正站着个头罩黑丝袜手拿菜刀的……肌肉兄贵。
      
      这年头就连劫匪的造型都这么别致了吗?
      
      看着劫匪头上的黑丝袜,辉诗织不合时宜的愣了好几秒。
      
      然后不合时宜愣住的辉诗织就被抓起来当人质了。
      
      让小弟赶紧跑,被捏住命运后脖颈的辉诗织心操人使同款死鱼眼,最后露出了属于魔鬼的微笑。
      
      “究竟是什么让你以为,穿裙子的小姑娘没有攻击力了?”
      
      趁着男人正听她说话,辉诗织一脚踩中劫匪的脚面,细高跟使对方当场哀嚎。趁着男人松手,辉诗织毫不犹豫的将腿向后一踢,直接踢到了对方两腿之间,男人不可言说的某处直接被高跟鞋重创。
      
      甭管你是个什么人,只要你没带护裆,就通通都是高跟鞋的手下败将。
      
      踢开菜刀,脱下高跟鞋,辉诗织面无表情的拿着高跟鞋对劫匪进行单方面殴打,场面简直惨无人道。
      
      “就这点儿本事还敢出来抢劫?你外地的吧?我跟你讲你惹错人了明白了吗?”
      
      赶来的欧尔麦特:震惊我妈。
      
      将男人从地上抓起来交给赶来的警察,欧尔麦特和辉诗织相互凝望。
      
      “你还好吗?少女。”
      “我很好欧尔麦特,叫我辉诗织就好。”
      “……辉诗织少女,犯人他还好吗?”
      “我没用个性,但是这种物理攻击……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还是真话吧。”
      “说实话,他的下半生我是不敢保证的。”
      
      ……  
      对话神他妈尴尬。
      
      劫匪被制服,作为直接受害者,辉诗织不得不把自己美好的下午时光继续用在警察局上。
      
      辉诗织叹气。
      
      真好,五天前刚来过呢。
      
      跟着欧尔麦特走进警察局,警察叔叔熟练的给他们倒了杯茶,叫辉诗织名字的时候叫的十分热切。
      
      看着辉诗织被警察带进去,欧尔麦特坐在了警察局外间的沙发上,旁边堆满了辉诗织的大包小包。
      
      怎么回事?辉诗织少女好像和警察局很熟的样子。抱着茶杯,欧尔麦特头上简直肉眼可见的一个问号。
      
      “啊,辉诗织五天前刚来过,见她的频率差不多已经是一周一次了。”
      
      “……啊?”欧尔麦特人间迷惑。
      
      怎么这话他每个字都听的明白,合一起就不明白了呢?警官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您要是好奇的话我可以给您讲讲,这孩子的经历放在我们这边还是蛮传奇的。”
      
       于是欧尔麦特放下了自己蠢蠢欲动要离开的双腿。
      
      “这孩子怎么说呢……是个不良,对,就是那种爱说‘夜露死苦’的不良。”
      
      警官笑笑,开始给欧尔麦特讲她的黑历史,从小到大所有的案底都给她翻了个底儿掉。
      
      “不过这孩子打算考雄英,这几天应该被她家幼驯染抓着复习,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跑到商场里的。”
      
       “哎,是要考雄英的少女吗?”欧尔麦特头上的两搓毛晃了晃。“都很有志向啊。”
      
      “啊啊啊,警察叔叔你别和欧尔麦特瞎说啊啊啊!”从内间出来,辉诗织惊恐的捂住了警察叔叔的嘴。“别抖我的黑历史啊!”
      
      “辉诗织少女……其实高木警官他已经抖完了。”欧尔麦特放下茶杯给她比了个大拇指。“入学考试要加油啊!”
      
       辉诗织脑海一片空白。
      
      就问你在偶像面前公开处刑黑历史是什么感受?
      
      辉诗织:求求你了欧尔麦特,你就当我没了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