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派心尖蹦迪[穿书]

作者:北妖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降横财

      宁嘉佑低声问聂宏杰:“你们先回来还是他先回来?”
      
      聂宏杰满脸不高兴的用下巴指了指薛明成:“我们回来就看见他站在你那边,质问我们有没有看见他的钱。”
      
      因为薛明成语气很差,活像指责他们俩偷钱,聂宏杰当场就怼了回去。
      
      唐哲一开始还劝架,但薛明成越说越过分,把唐哲也骂了进去。唐哲忍不住还嘴,就也吵了起来。
      
      “他还说要搜我们东西,我和唐哲都没同意。”怕宁嘉佑误会,聂宏杰特地解释道,“我们不是心虚,是他没权力搜我们的东西。除非警察来。”
      
      “报警我也是这番话!”薛明成中气十足。
      
      唐哲被气得当场报警。
      
      原文中没这一茬,想必是他穿越之后改变了发展。
      
      宁嘉佑决定先发制人,问薛明成:“你丢的现金有什么特点吗?我们帮你一起找找。”
      
      薛明成的嘴角微微勾起:“都是连号现金,KH开头,第一张是001结尾。”
      
      唐哲蹙眉:“记这么清楚?”
      
      薛明成不屑的哼了一声:“正好是连号新钞,我就多看了一眼。”
      
      他充满恶意的眼神时不时瞥向宁嘉佑。
      
      宁嘉佑迷之确信自己柜子里会莫名其妙多出两千块。
      
      大学城附近的片警很快赶来,薛明成迫不及待的把丢钱的事告诉他们,话里话外都指责是宿舍另外三人偷钱。
      
      唐哲和聂宏杰已经被气得不想说话,催着警察开柜以证清白。
      
      两人的柜子一个整洁、一个凌乱,但共同点是一分钱现金都没有。
      
      “还有一个没上锁的柜子是谁的?我们现在可以看吗?”警察问。
      
      “我的,你们要看就看。”自始至终宁嘉佑都站在门口,没有往里多走一步。
      
      薛明成眼中的笑意都快隐藏不住。
      
      柜子是双层的,上面叠放着洗干净的衣服,下面则是一些杂物。
      
      两个警察亲自搜查,才拿起第一件衣服,就看到压在下面的一沓现金。
      
      顿时宿舍内几人都是脸色一变。
      
      薛明成迫不及待指责宁嘉佑:“果然是你偷了我的钱!”
      
      “上面写你名字了?万一是我自己的呢?”宁嘉佑没好气的反问。
      
      先前怕不能锤死宁嘉佑,薛明成已经冲警察强调过自己丢失那沓现金的特点。
      
      警察将搜查到的钱纸钞检查了一遍,抬头望向宁嘉佑:“的确是他的钱。”
      
      “因为他说出了这沓纸钞的特点,所以就是他的吗?”宁嘉佑反问。
      
      警察一愣:“你什么意思?”
      
      “我的柜子一直没锁,他第一个回宿舍。难道就不能是他趁机看到了我柜子里的钱,想把这笔钱据为已有,特地闹了这么一出吗?”宁嘉佑问。
      
      聂宏杰恍然大悟:“对哦,我和唐哲回来的时候,他就站在嘉佑的柜子前。”
      
      “胡扯!要是你的钱,那你怎么说不出这笔钱的特点?”薛明成指着宁嘉佑反问。
      
      “谁没事会注意一沓现金有什么特点?我又没指望拿这赚钱。”宁嘉佑道。
      
      薛明成听出他在骂自己,咬牙冷哼:“反正就是你偷了我的钱!”
      
      “这只能证明你清楚这沓现金的特点,不能说就是你的钱。警官,上面写他名字了吗?”宁嘉佑问。
      
      警察摇头,手里的现金崭新的就像是刚从印钞厂运出来的一样。
      
      警察谨慎的问:“同学,你能证明这是你的钱吗?”
      
      薛明成恼怒:“凭什么不能证明是我的?这是我刚从ATM机里取的!”
      
      “哦,刚取的钱?”宁嘉佑挑眉,着重强调“刚取”两个字。
      
      薛明成立刻改口:“前两天取的钱!这和刚取的不是一样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那到底是哪天呢?”宁嘉佑问。
      
      薛明成仔细想了想,自以为聪明的挑了个宁嘉佑在学校的日子:“三天前。”
      
      “那你这两天没取过钱吗?”宁嘉佑问。
      
      “没有!”薛明成斩钉截铁。
      
      宁嘉佑不紧不慢:“可这个编号开头的新钞,今天刚投入使用。你在印钞厂有亲戚吗?能在它们投入市场前就取到?不如我们查个银行流水?看看你到底是今天取的钱,还是三天前取的钱?”
      
      薛明成的脸色顿时惨白一片,说话都不那么利索了:“你……你别胡说……”
      
      “这次的新钞采用了新的防伪手段,而且纸钞编号就是KN开头。年轻人,关注时事、多看新闻,别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宁嘉佑语气老成的教训薛明成,打开手机新闻给警察看。
      
      看完新闻,两位警察心情复杂的对视一眼:“那这到底是谁的钱?”
      
      宁嘉佑挑眉望向薛明成。
      
      如果薛明成说是他自己的钱,那就是他人品败坏,诬陷宁嘉佑。如果他说是宁嘉佑的钱,那他除了诬陷,还得倒贴宁嘉佑两千块钱。
      
      薛明成多番思量,想了个折中的说法:“可能是我记错了。”
      
      聂宏杰愤愤不平:“记错什么?你刚刚不是信誓旦旦的说那是你的钱吗?”
      
      薛明成的脸色越来越差。
      
      宁嘉佑的手机这时响了一下,是银行发来的催款短信。他看见原主欠了五千多元信用卡没还,瞬间觉得心口疼。
      
      原主爱惨了言天浩,所有密码都是言天浩的生日,并且刻苦铭心到即使宁嘉佑是魂穿过来的,这串数字还会自动出现在他脑海中。
      
      路过校园ATM机时,宁嘉佑查了下银行卡余额,只剩下九块一毛二。回宿舍前他去食堂吃饭,点了个十七块钱的水煮肉片后,饭卡余额还剩二十三元,勉强吃两顿都困难。
      
      现在才月初,宁嘉佑没有收入来源要活不下去了。
      
      他麻溜递给薛明成一个台阶:“是不是我今天跟你提过这事,你记混了?”
      
      薛明成一愣。
      
      宁嘉佑又说,“我是不是给你看过我取了一笔现金?”
      
      薛明成愣了不到两秒钟,意识到宁嘉佑的用意,在要钱还是要脸之间果断选择后者:“对……我记错了……”
      
      “所以这两千块钱是谁的?”宁嘉佑笑眯眯的问。
      
      薛明成忍痛道:“你的……”
      
      宁嘉佑很满意:“那你的钱呢?”
      
      “可能是我不小心忘记放在哪里了……”
      
      “那钱的编号呢?”
      
      “我不记得了……”
      
      宁嘉佑超满意:“警察同志辛苦了,现在查清楚了,这笔钱是我的,可以结案了。”
      
      聂宏杰一脸懵逼,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唐哲隐隐察觉到,偷偷用胳膊肘碰了碰宁嘉佑。
      
      宁嘉佑示意他放心。
      
      就算真的是诬告,宁嘉佑自己不追究,谁也没办法。加上双方对此都没有异议,警察便也没再说什么,对薛明成批评教训一通后离开。
      
      宁嘉佑美滋滋的拿这两千块钱战利品请唐哲和聂宏杰吃食堂。
      
      三人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唐哲不解的问:“你为什么要那么说?他诬陷你,直接把他按报假警处理不好吗?”
      
      “他完全能说是自己记错了,而且金额不大,事态也不严重,就算是按报假警处理,最多也是和今天一样的批评教育。还不如吃顿饭。”宁嘉佑惋惜薛明成诬陷的金额太少,不够他还信用卡。
      
      聂宏杰一边吃肉一边点头附和:“嘉佑说的对,薛明成丢了两千块钱,现在指不定在哪里哭呢,可比直接说他报假警痛快多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居然用这种手段诬陷同学。”
      
      唐哲皱眉:“可是我担心他借机说你敲诈勒索……”
      
      “那他前后说话自相矛盾,还是报假警。你放心吧,他那么要面子的人,现在吃了这么大亏,恨不得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消失,不会想不开自己再提。”
      
      唐哲一想似乎也是这个理:“你以后还是小心些吧。”
      
      三人吃饱喝足回去,薛明成已经搬走。
      
      这让原本还想出去租房住的宁嘉佑松了口气。
      
      没了薛明成这个冷场王,晚间的宿舍时光很欢乐。
      
      直到熄灯前,打了一晚上游戏的聂宏杰想起作业还没写,抱着课本哀嚎:“怎么办?我全都不会……我是不是还是转专业好?可我爸会打断我腿……啊啊啊啊!怎么办!!”
      
      他嚎得异常凄惨,宁嘉佑从床帘中钻出来,把床头神器里的书飞给他:“不想被教授发现的话,记得改几个答案。”
      
      聂宏杰一愣:“你写完了?”
      
      宁嘉佑点头。虽然原主现在的功课很难,但对他来说分分钟的事。
      
      正在翻书写作业的唐哲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拿着自己的作业本来和聂宏杰对答案,结果他自己倒错了好几处,反而宁嘉佑全对。
      
      聂宏杰都快感动哭了:“嘉佑,你终于开窍了吗?我终于可以抱到一条金大腿了吗?”
      
      宁嘉佑笑而不语,打发聂宏杰去抄作业后,躺在床上为生计发愁。
      
      他把五千多元的信用卡欠款做了分期还款,每个月还500元。充完饭卡和话费后,薛明成送到手里的两千块现在只剩下一半。
      
      原主家里现在已经不给他生活费,现在才月初,宁嘉佑手里的钱完全不够用,他得找兼职养活自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朔哥就出现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