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派心尖蹦迪[穿书]

作者:北妖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给反派告白

      宁嘉佑下意识望向被他指着的人,触及对方冷厉的眼神,顿时心生凛冽。
      
      男人约摸三十岁,穿着黑色的西装,倚在轮椅上神色漠然。他英俊的面容透着冷意,周围的人有意识的和他保持距离,仿佛从心底畏惧他。
      
      他如鸦羽般细密的睫毛缓缓抬起,幽暗的星眸中闪过讥讽的笑。
      
      “我?”男人开口,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带着上位者惯有的威严和玩味。
      
      刚刚匆匆一瞥,宁嘉佑没仔细看轮椅上的人,只是随手一指。整个言家全员恶人,就算被他牵连也不无辜。
      
      可眼下看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的模样,他怕是踢倒铁板了。
      
      宁嘉佑在矢口否认还是咬牙承认间犹豫,瞧见男人眼中的戏虐逐渐变成阴狠,仿佛化作实质性的攻击往他身上扎下,求生欲令他脱口而出:“对,我喜欢你!”
      
      是个人都喜欢听奉承话,这个时候改口就相当于打脸,只能一错再错。
      
      要命的眼刀在即将贯穿宁嘉佑时停下,男人靠在椅背上,神情倨傲:“你知道我是谁么?”
      
      “一见钟情,不需要知道姓名。”宁嘉佑求生欲爆棚,怎么也没想到他一个母胎solo的钢铁直男,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另一个男人表白。
      
      言天浩脸色发白,压着声音没好气的对宁嘉佑说:“你别胡说八道!那是我三叔!”
      
      宁嘉佑懵逼。
      
      他居然刚刚跟这本书里的超级大反派言朔告白了!
      
      他可真是牛逼大发了!
      
      原文中宁嘉佑就是死在言朔手里,一想起那血腥的结局,宁嘉佑狠狠打了个寒颤。
      
      明明是退完婚躲远点就可以安稳度日的简单模式,他非嘴贱去招惹言朔,活生生把生存模式调成地狱难度。
      
      刚刚还只是觉得反派望向自己的眼神有些冷,现在宁嘉佑觉得这分明是言朔在考虑该怎么杀他。
      
      原文里宁嘉佑被言朔丢去喂鲨鱼,现在保不齐大反派又想出来什么新点子。
      
      宁嘉佑绞尽脑汁想保住小命,白桐忽然委委屈屈的开口:“嘉佑,你别胡说。你怎么能为了报复天浩,就随便扯上三叔呢?”
      
      宁嘉佑刚要辩解,另一道不悦的声音先一步响起:“谁是你三叔?”
      
      言朔甚至都没瞥他一眼,极其冷漠的声音便令白桐噤声,低着头犹如受惊的小鹿。
      
      言天浩忍不住护短:“三叔,白桐是我的男朋友,早晚……”
      
      “领证了?”言朔问。
      
      “还没,但早晚……”
      
      “还没就闭嘴。”言朔压根儿就不让他把话说完,声音平静又冷漠。
      
      言天浩心里不服,但愣是不敢再出声。
      
      宁嘉佑心中暗自为言朔鼓掌,决定先摆脱白桐再说。
      
      他神情真挚的对言朔道:“我和言天浩早就分手,只差形式上将退婚书签完。喜欢您是情不自禁,也是我不自量力。如果不是白桐逼我,我只会将这份喜欢存在心底。这场喜欢是我一厢情愿,与您无关,您也不需要给我回应。”
      
      他既撇清了自己移情别恋的罪名,又把言朔摘得干干净净。一番话说的漂漂亮亮,宁嘉佑都忍不住在心里为自己鼓掌。
      
      他拔腿要走,谁知身后响起恶魔的声音。
      
      “慢着。”言朔冷冷道。
      
      狗比!
      
      都这么卑微了还不放过他!
      
      宁嘉佑苦逼兮兮的转过头去:“我不会打扰您的生活……”
      
      白桐又委屈巴巴的挑拨:“你要是真的不会打扰三……爷,就不会故意说这些话骗他。”
      
      宁嘉佑忌惮白桐的男主光环,本不欲跟他多有交集。但白桐一再恶心他,令他忍无可忍:“刚刚是你非说我有喜欢的人,现在我说出来了,你又说我胡扯。那你倒是给我说说,我到底喜欢谁?”
      
      白桐支吾着道:“你喜欢的人,我怎么知道……”
      
      宁嘉佑乘胜追击:“你不知道就在这里瞎逼逼?仗着别人都信你,就拿他们当傻子骗吗?”
      
      傻子言天浩的脸色有些差:“宁嘉佑,你别瞎说!”
      
      “我说的都是实话。”宁嘉佑白了眼他,注意到言朔还盯着自己,决定先溜了再说。
      
      推人落水以及退婚都不是什么光彩事,肯定不能当着客人的面处理,在场的应该都是言家自己人。
      
      言家子嗣多,虽然言氏现在是言朔掌控,但严老爷子还健在,言朔只给他面子。
      
      老爷子穿着大红色喜庆唐装,坐在沙发上,眉头紧锁,显然对今天发生的事很不满意。
      
      宁嘉佑试探性的对他说:“老爷子,我能说的都说了,退婚书也签了,现在能走了吧?”
      
      老爷子狐疑的望着他。
      
      说实话,宁嘉佑前后差别太大,要不是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老爷子都怀疑是换了个人。
      
      参加寿宴的宾客就在前厅,事情如果闹大,丢脸的肯定还是言家。
      
      他垂眼想了想,问宁嘉佑:“你能保证今天的事不说出去吗?”
      
      宁嘉佑应得飞快:“我保证。”
      
      望着浑身湿透的他,老爷子长叹一口气:“你走吧。”又对言天浩说,“把你的干衣服借他一身,这么冷的天别冻着了。”
      
      言天浩不愿的嘟囔:“他自找的,冻死活该。”
      
      老爷子剜了眼他,吩咐保姆带宁嘉佑去换衣服。
      
      宁嘉佑长舒一口气,他猜的没错,整个言家也就老爷子还有点人-性。
      
      他跟着保姆上楼,隐约听到外面传来的音乐,脚步下意识慢下来。
      
      原文中当言天浩和白桐就在前厅跳舞,接受宾客祝福时,“宁嘉佑”在言家大门口被车撞飞,落下终身残疾。
      
      言天浩是新一代中的天子骄子,这次寿宴早就放出风去要将未婚夫带来给众人看,这会儿他们应该在跳舞吧。
      
      宁嘉佑庆幸自己保住了双腿,转头却发现自己发呆的几秒钟里,带路的保姆竟然不见了。
      
      他不傻,言家的保姆训练有素,不可能把他落在半路,除非是有人故意吩咐。
      
      就算他去找言老爷子告状也没用,老爷子不可能胳膊肘往外拐,帮他这个外人。
      
      迟疑之际,一旁的电梯门忽然打开,言朔坐着轮椅出来。
      
      即使是在温暖的室内,他腿上也搭着灰色的羊毛毯,应该是腿寒的厉害。
      
      说起来言朔也是因为车祸才导致双腿残疾,和炮灰宁嘉佑倒是同病相怜。只是他气场太强,总会让人忘记这件事。
      
      宁嘉佑职业病犯了,盯着他的腿在心里预估言朔的腿疾。
      
      “眼睛不想要的话,不如我帮你挖出来?”言朔声音不大,语气冷厉的犹如化成实质的刀往宁嘉佑眼里戳,把他吓了一大跳。
      
      宁嘉佑连连摇头:“不不不……”
      
      言朔阴沉的眼神从他身上挪开,控制着电动轮椅往前走去。
      
      宁嘉佑下意识跟上,鼓足勇气问:“能不能告诉我言天浩的房间在哪里?”
      
      言朔没有理会。
      
      宁嘉佑怕他误会自己三心二意,解释道:“老爷子让他借我身干衣服,身上这些湿衣服快冻死我了……阿嚏——”他说完连打三个喷嚏,可见即使屋内有暖气,也真的不好受。
      
      言朔充耳不闻,宁嘉佑打喷嚏的功夫里,他已经将宁嘉佑甩开一大段距离。
      
      言家老宅大的犹如迷宫,宁嘉佑压根儿就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生怕走错地方触发断腿FLAG,被强行拉入剧情。
      
      他硬着头皮追上言朔,走入一间卧室。
      
      欧式风格的卧室装修风格偏向冷淡,但很宽敞。向南一整面都是玻璃阳台,采光极好。房间两端一边连着书房,另一边分别是衣帽间和浴室。
      
      言朔径自走入书房,消失在门后。
      
      宁嘉佑身上忽冷忽热,额头发烫,已经开始发烧。他犹豫了一下,朗声问:“能借我身衣服吗?”
      
      他实在是冻得受不了,见言朔没出声,悄悄挪到书房门口朝里面观望。
      
      言朔正坐在书房前阅览文件。
      
      听到动静,他抬起头,看到一颗湿漉漉的脑袋鬼鬼祟祟探进来。
      
      天然卷的小短发俏皮的贴在宁嘉佑前额,红扑扑的脸像是刚熟的苹果,水灵灵的双眸可怜又无辜。
      
      眼神相撞,宁嘉佑的脑袋又飞一般缩回去。
      
      不一会儿,他扒着门又探出头,讨好的开口:“三爷,求你了。阿嚏——”
      
      言朔扬眉:“是不是还要让你泡个热水澡、喝碗姜汤?”
      
      高烧让宁嘉佑的脑袋晕晕乎乎,压根儿没听出来言朔是在说反话,不假思索道:“借套衣服就够了,谢谢三爷!”
      
      他以为言朔答应了,难过的小脸顿时绽开了花,几乎是蹦跶着奔向言朔的衣帽间。
      
      听着他欢快的脚步声,言朔脸色发黑:“站住。”
      
      他声音不大,宁嘉佑脑袋有点晕,听得并不真切,决定当做是幻听,不予理会。
      
      衣帽间的动静没有停,言朔冷着脸,控制着轮椅过去,看见宁嘉佑正在脱衣服。
      
      宁嘉佑从医多年早就对肉_体麻木,平时习惯了和同事们一起在更衣室里换衣服,而且又不是一_丝_不_挂,压根儿就不在乎同性看他。
      
      见到言朔来,比东方明珠还直的宁嘉佑丝毫没注意到不对劲,一边脱上衣一边感激的说:“衣服我洗干净再给您送回来——不,还是给您买身同款的新衣服吧。”
      
      湿漉漉的衣服褪下,露出雪白的肌肤与纤细的腰肢,带着年轻人独有的青涩。
      
      没听到言朔应声,宁嘉佑好奇的转头望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隐隐觉得言朔发黑的脸上透出可疑的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宁嘉佑:你脸怎么红了?
    言朔:我没害羞。
    宁嘉佑:……没人说你害羞。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