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派心尖蹦迪[穿书]

作者:北妖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人工呼吸

      言朔咬牙:“下个月十五万。”
      
      宁嘉佑:???
      
      他可把下个月的三十万作为实验的启动资金都规划好了,现在少一半,许多重要实验直接泡汤。
      
      “别的护工还不乐意给人擦身子呢。我尽心尽力、敬职敬业,你还要扣我一半钱?有没有天理?”宁嘉佑不满。
      
      言朔面无表情:“十万。”
      
      宁嘉佑心口痛得厉害,被迫向罪恶的金钱势力低头:“您就是天、您就是理,您说什么就是什么,以后都不会有这项。今天的护理到此结束,我明天再来。”
      
      他生怕再耽搁下去连十万都没有,东西都来不及收拾,拎起书包就风风火火离开。
      
      言朔听着办公室木门被关上的动静,重新倚坐在床上,眼神阴沉的望向自己的腿。
      
      若是还能行走……
      
      他放在腿旁的手不断收紧,紧握成拳。
      
      办公室外,宁嘉佑等电梯时才注意到被他顺出来的医用酒精,无语的扶额。
      
      好不容易从言朔那里逃出来,宁嘉佑没胆子再把酒精送回去,只能去交给周泽。
      
      谁知刚迈出一步,他忽然被人从背后一扯,随即被按在墙上动弹不得。
      
      “你究竟想干什么?”言天浩压低了声音质问。
      
      宁嘉佑懵逼又恼怒:“我什么都没干,你袭击我干什么?”
      
      “你接近我三叔到底什么目的?”言天浩怒问。
      
      “我们俩又没关系,你凭什么管我?”宁嘉佑没好气道。
      
      察觉到他想挣脱,言天浩将全身的力气都压在宁嘉佑身上:“我三叔做的那些事远不是你能想象的,不想惹祸上身就离他远点。我是为你好。”
      
      宁嘉佑嗤笑:“为我好个头,分明是担心我利用他的权势对付你。”
      
      心事被挑破,言天浩恼羞成怒,更加用力的将宁嘉佑压在墙上:“你别胡说八道!我是言家长孙,言氏早晚会是我的。你真以为一个瘫痪——啊——”
      
      他还没说完,安静的顶层办公室就响起言天浩的惨叫。
      
      刚刚还被宁嘉佑嫌弃的医用酒精整个砸在言天浩头上,刺鼻的酒精混合着鲜血从他头上流下,宁嘉佑趁机逃脱。
      
      “你给我站住——”言天浩大怒,捂着伤口去追他。
      
      宁嘉佑反身就是一脚踢在他胸口,将言天浩踹翻在地。
      
      言天浩疼得叫出声,无意间看到前面的情景,声音戛然而止。
      
      言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正面无表情的望着他们。
      
      宁嘉佑逃跑的脚步被迫停下,杵在言天浩和言朔中间,进退两难。
      
      他可真能耐,都敢殴打男主了。
      
      也不知道会不会死得更惨。
      
      恼怒之余,宁嘉佑又有点害怕。
      
      言天浩比他更害怕,一眼不眨的望着言朔,心间飞快闪过各种念头,片刻间便决定祸水东引:“三叔,宁嘉佑出言不逊,我正帮您教训他。”
      
      宁嘉佑被他的无耻震惊了:“我没有!你别瞎说!言总,这真的和我没关系!”
      
      言朔没有理会他,只是玩味的望着言天浩:“言家长孙?”
      
      言天浩的脸顿时刷白,担心言朔听到后面那句“瘫痪”:“三叔……我胡说的……”
      
      “胡说什么?你不是孙子,难道你三叔是?”宁嘉佑害怕归害怕,又忍不住怼言天浩。
      
      麻蛋,他刚刚被按在墙上,到现在还疼得手发麻。
      
      言天浩恼恨的瞪他,却发现言朔同样瞥过去,愣是将他的眼神逼退。
      
      自打那场离奇的车祸后,从前便冷情冷性的言朔对言家人也愈发防备。
      
      言天浩现在能在言氏上班,只是因为他父亲在言氏有股份,和他是言朔的侄子没有半毛钱关系。
      
      他急得满头大汗,支吾着道:“三叔……我有点事想单独跟你说……”说完还特地瞥了眼宁嘉佑,生怕暗示的不够明显。
      
      宁嘉佑担心他背后捅刀子:“你要是想解释刚刚这事,不如当着我的面说清楚。背着我找你三叔私聊,谁知道你会编出什么鬼话骗人。”
      
      言天浩心虚,低吼他:“我们言家的事轮不到你插嘴!”
      
      “但要是涉及我,我就有发言权。”宁嘉佑剜了眼他,对言朔道,“他含含糊糊半天都没说出什么,一看就是心里有鬼,谎话还没编完。既然如此,那我先说。”
      
      言天浩大声打断:“你做梦!别想给我身上泼脏水!”
      
      “你身上够脏了,我对垃圾没兴趣。”宁嘉佑面色鄙夷,仿佛多看他一眼都会脏了眼睛。
      
      “三叔,是他动手在前,我是正当防卫!他还踹我!”言天浩脱下自己的黑色西装,里面的白衬衫处清晰的印着一道脚印。
      
      宁嘉佑只恨自己没一脚踹死这个小畜生。
      
      他正要为自己辩解,忽然看见言朔靠在椅背上,神色淡漠的指向一处。
      
      顿时,言天浩浑身血液都凝固了。
      
      他怎么忘记了电梯口有监控!
      
      言朔或许不在意他和宁嘉佑动手,但绝对不会原谅自己欺骗他。
      
      言天浩面色惊恐,僵着身子不敢看言朔。
      
      电动轮椅发出轻微的马达转动声,言朔神色淡漠的朝外而去。
      
      碎裂的酒精瓶摔在路中央,正好挡住轮椅的去路。
      
      言朔眉头微蹙,宁嘉佑很有眼力劲的上前捡起:“言总请。”
      
      言朔看了他一眼,控制着轮椅往前,按下电梯按钮。
      
      电梯早就被宁嘉佑叫上来,言朔按下按钮,门便开了。
      
      眼见他的身影即将消失在在电梯门口,宁嘉佑如同一只身形灵巧的猫,快速追上去,在电梯关门前钻了进去。
      
      因为扫描到他,电梯门重新打开。
      
      宁嘉佑顺手将豁口的酒精瓶往言天浩那里砸。
      
      言天浩躲开,酒精瓶落地发出碎裂声。
      
      “不好意思,手滑。”宁嘉佑特没诚意的道了个歉,按下关门键。
      
      言天浩怒容满面,想追上去,看见言朔的轮椅一角,身子又僵在原地。
      
      一直到电梯门合上许久,楼层的数字一个个递减下去,言天浩紧绷的身子失去力气,跪倒在地。
      
      电梯内,宁嘉佑心情愉悦,笑眯眯的跟言朔道谢:“谢谢言总。”
      
      “谢什么?”言朔语气冷淡的问。
      
      “谢谢您明察秋毫呀,不然言天浩那孙子还不知道要怎么诬陷我呢。”宁嘉佑想起来就生气。
      
      言朔神色漠然:“我没空管你们的恩怨。”
      
      “您不管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宁嘉佑道。
      
      言朔看了他一眼没有出声。
      
      言氏加班的职员大多都在晚上十一点前陆续回家,现在接近十一点半,除了他们只剩下保安。
      
      电梯匀速向下,头顶的照明灯忽然闪了两下。
      
      宁嘉佑与言朔同时抬头,随着“刺啦”一声,灯光消失,整个电梯轿厢震了震,停止下降。
      
      两人因为惯性,一时没有站稳。
      
      宁嘉佑好不容易扶住一旁的扶手才稳住身子,却被震的双脚发麻。他看到言朔的轮椅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朝一旁摔去,连忙伸手拉住他的手臂。
      
      楼层指示灯因为故障而消失,只剩下两道红色的横杠,在黑暗狭小的空间内散发出血红色的光芒。
      
      言朔臂弯处那只素净的手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修长,因为用力的缘故,白皙的皮肤下,掌骨清晰可见。
      
      察觉到言朔的眼神,宁嘉佑连忙收回手。
      
      没了他的支撑,没放下刹车的轮椅再次滚动。
      
      宁嘉佑担心言朔撞墙,急忙再次抓住他。握住言朔瘦削的手臂,他惊了一下,立刻往下挪去,改握住轮椅扶手:“电梯坏了,我先帮您把刹车放下吧。”
      
      言朔微微颔首。
      
      宁嘉佑揉了揉发麻的小腿,走过去踩下轮椅刹车。
      
      “腿怎么了?”言朔突然问。
      
      “刚刚不小心震麻了,没事。”宁嘉佑贴着墙在角落坐下,咬唇揉腿,可见刚刚那一下疼得不轻。
      
      黑暗中,言朔看不清宁嘉佑的脸,但能清晰听见他竭力压制着的抽气声。
      
      恍惚间他又想起自己当年被压在车下之时,似乎也是这般模样。
      
      宁嘉佑的手机亮起一片白光,很快又暗下去,再没光芒亮起,气得他直拍手机:“我明明记得还有百分之七的电量!”
      
      忽然他眼前亮起一片灯光。
      
      言朔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照明,闪光灯方向正好可以为宁嘉佑照亮这方空间,又不会晃到他眼睛。
      
      宁嘉佑按下求救铃,谁知一点反应都没有。
      
      “坏了吗?”他诧异道。
      
      言朔的眼神愈发幽暗。
      
      电梯和求救铃同时出故障,怎么就这么巧呢?
      
      “言总,周泽还公司吗?”宁嘉佑问。
      
      “嗯。”言朔拨通电话,很快响起周泽的声音。
      
      “言总,您到了吗?”
      
      “没有,我们被困在电梯里了。”言朔道。
      
      周泽诧异:“那您不要紧吧?”
      
      “我没事。”言朔下意识瞥了眼宁嘉佑的腿。
      
      宁嘉佑会意的附和:“我也没事。”
      
      “两位被困在几楼?我这就联系救援人员。”
      
      言朔心情不悦的倚在轮椅上,蹙着眉头不想说话。
      
      宁嘉佑乖巧的替他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在哪层,楼层显示码没了。应该在中间,电梯平稳下降一会儿后才出问题的。”
      
      “我明白了,我先通知救援人员,请两位耐心等待。”
      
      “好。”
      
      大约是为了节省珍贵的电量,通话结束后言朔就没再按亮屏幕。
      
      两人重新陷入黑暗,头顶的排风扇停止转动,狭小的电梯内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了。
      
      四周安静的可怕,没有足够的新鲜空气,揉着腿的宁嘉佑逐渐有些呼吸困难:“言总,你怎么样?”
      
      “我没事。”言朔淡淡道。
      
      宁嘉佑隐隐听出他略微粗重的喘息,知道他肯定也不好受。
      
      “言总,麻烦亮个灯,我看看能不能把电梯的天花板打开,给咱们换点新鲜空气。”宁嘉佑扶着墙起身,黑暗中亮起一道微弱的光芒。
      
      宁嘉佑抬头,仔细打量头顶的天花板,试图找到可活动的那一块。
      
      忽然眼前的灯光一阵晃动,随着“咚”一声闷响,言朔的手机落地。
      
      言朔俯身去捡手机,却不料一头栽倒在地。
      
      “小心!”宁嘉佑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抱住言朔的上半身,没让他摔在地上。
      
      言朔倒地的双腿无法支撑,上半身的重量全部都压在宁嘉佑身上。
      
      宁嘉佑只能抱着他缓缓坐在地上,正要跟他说什么,却发现言朔已经失去意识。
      
      因为双腿残疾,言朔无法像正常人一样锻炼,在这样的情况下更容易缺氧晕倒。
      
      宁嘉佑将他小心翼翼的平放在电梯一侧,借着手机灯光解开他的领带,俯身为言朔做人工呼吸。
      
      宁嘉佑的气息从唇齿间传来,言朔混沌的大脑逐渐清晰。他缓缓睁开眼,微弱的灯光下,宁嘉佑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言朔:男朋友这么主动,怪不好意思的
    宁嘉佑:我这是救你狗命
    感谢天子笑的6瓶营养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