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派心尖蹦迪[穿书]

作者:北妖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彩虹屁

      反派性格乖戾、脾气阴晴不定,宁嘉佑生怕得罪他,愣是在即将摔上门的那一刻又将门打开,硬着头皮走进去。
      
      “你来干什么?”言天浩不悦的问。
      
      “要你管。”宁嘉佑特别讨厌言天浩对他颐指气使的语气。
      
      别说他不是原主,即使是原主,两人已经分手,言天浩也没有管他的权利。
      
      “出去。”言朔漠然道。
      
      宁嘉佑望向言天浩。
      
      言天浩刚挨了训正窝火,当下把火气撒在宁嘉佑头上:“滚出去,我和三叔有事商量。”
      
      宁嘉佑偷偷瞥了眼言朔的脸色,对言天浩说:“我觉得你三叔可能不是这个意思。”
      
      言天浩蹙眉:“没听到他让你出去吗?”
      
      “我让你滚。别什么垃圾都往我面前送。”言朔不耐烦的将桌上的企划书丢到言天浩面前。
      
      言天浩的脸色瞬间很难看:“三叔,我……”
      
      “我让你重做,不是让你随便改两个地方应付。”言朔横了他一眼,控制着轮椅进入休息室。
      
      宁嘉佑窃喜,初期反派吊打男主的剧情实在是太爽了。
      
      爽着爽着,他突然想起言朔凄惨的死状,狠狠打了个寒颤。
      
      随着时间流逝,这个世界的剧情早晚会推进下去。等到中后期言天浩猥-琐-发-育-浪-起来,他和言朔就死定了。
      
      不行,他得改掉这条世界线。
      
      忽然,杵在办公桌前的言天浩走向他。
      
      宁嘉佑立刻后退一步和他保持距离,同时谨慎的掏出手机。
      
      言天浩咬牙低声警告他:“别以为搭上我三叔就可以高枕无忧,他这个人心肠歹毒,你跟在他身边,小心连怎么死得都不知道。”
      
      宁嘉佑一言难尽:“……其实我知道自己怎么死。”
      
      不就喂鲨鱼么?
      
      大白鲨现在每天都在他脑子里晃悠,宁嘉佑都快习惯了。
      
      言天浩以为他嘴硬,狠狠剜了眼宁嘉佑转身走人。
      
      那背影干脆利落、步伐生风,就当宁嘉佑以为他要重重摔门时,即将合上的门被挡了一下,才轻轻关上。
      
      言天浩怂得要命,宁嘉佑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言朔的声音冷冷响起。
      
      宁嘉佑连忙走入休息室:“没什么。”
      
      言朔已经坐到床上,手中拿着本《时间简史》。
      
      宁嘉佑洗手后开始为他护理,进行到一半,他假装漫不经心的问:“言总,中央公园要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开放?”
      
      “两年后。”言朔低头看着书。
      
      宁嘉佑惊讶:“要那么久?是翻修有什么困难吗?还是有什么特殊原因?”
      
      言朔面露嫌弃:“演技太差,想说什么就说。”
      
      宁嘉佑装傻:“我哪有演,就是好奇而已。是不是和我上次说的一样,里面有什么城市机密?”
      
      言朔没出声。
      
      宁嘉佑露出“纯真”的笑,“肯定是被我猜中了。不过那里原本是言天浩负责,我看他刚刚挺不服你的,会不会从中作梗?”
      
      “他是言家的人,为什么要损害自家利益?”言朔问。
      
      宁嘉佑小声道:“可现在你才是言氏法人。万一言氏出事,你是第一负责人。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正好接管言氏……”
      
      言朔神色淡漠,但手指卡在书页下许久,才翻下一页。
      
      宁嘉佑吃不准他有没有听进去,正在思索要不要再点一把火,听见言朔说:“你和言天浩闹分手,想利用我给你报仇?”
      
      宁嘉佑连忙摇头:“不不不,我和言天浩的事我自己解决。而且都已经分手,我就和他没关系了。报仇什么的,我一个穷学生哪有这本事。我就是随便说说,毕竟……”
      
      他犹豫片刻,半真半假道,“我说了您别生气。以前我和言天浩在一起的时候,他说过您坏话。刚刚您进来后,他还说骂您呢。”
      
      言朔很平静,不知道是早有猜测,还是根本不信:“证据。”
      
      宁嘉佑拿出手机,屋内很快就响起言天浩的声音“别以为搭上我三叔就可以高枕无忧,他这个人心肠歹毒……”
      
      “我本来以为他要骂我,录下来是想保命的。没想到他会说你……”宁嘉佑小声说,心里怂得要命,但又忍不住提醒反派。
      
      录音很短,结束后屋内便只剩下一片诡异的静谧。
      
      言朔倚坐在床头,细密的睫毛抖了抖,饶有兴趣的抬头望向宁嘉佑:“你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他深邃的眼眸中含着玩味的笑,像是藏匿在黑暗中等待猎物上钩的雄狮。
      
      “我那是忽悠言天浩。这不重要,重点是言天浩不是好人。”
      
      言朔低头翻书:“我也不是好人。”他声音沉沉的,听不出什么感情。
      
      宁嘉佑当然知道这一点。
      
      原文就是因为好人没好报、祸害留千年,被读者骂出了圈,才会让宁嘉佑看到。他发现其中炮灰和自己同名,心中好奇便看了下去,谁知有朝一日自己穿进书中。
      
      望着言朔俊朗的面容,宁嘉佑忍不住想起他将自己送回学校的那个傍晚。
      
      举手之劳的事言朔都记得还情,最后演变成原文中那个残虐暴戾的反派,不知道经历了多大的变故。
      
      宁嘉佑想自救,也想救他。
      
      “言氏和帝大在相反的方向,您那天不仅特地把我从中央公园送回去,还给了我这份高薪工作,您和他们不一样。”宁嘉佑露出真诚的笑意。
      
      言朔看书的眼神微微一顿,漫不经心道:“恰巧而已。”
      
      宁嘉佑努力吹彩虹屁:“在我心里您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言朔轻嗤:“拍马屁不涨工资。”
      
      但能保命。
      
      宁嘉佑在心里说。
      
      “我是真心实意的。”宁嘉佑面容诚挚,像极了小时候偷吃鸡腿被发现,诬陷是他哥给的时候。
      
      他哥挨揍他吃肉,被他纯真外表欺骗的父母还耳提面命的教育哥哥不准教坏弟弟。
      
      言朔抬头望了眼他,不咸不淡道:“我是请你来做护理,不是来离间我们叔侄的。”
      
      宁嘉佑撇嘴道:“我还不是为你好。”
      
      他声音很低,只是小声抱怨,却没想到言朔听力极佳,居然听到了,甚至察觉到其中隐藏的一丝丝委屈。
      
      言朔抬起头,宁嘉佑正卖力的为他捏腿。他感受不到外部疼痛,但瞧宁嘉佑卖力的模样,估计他十有八-九把刚刚受得气都撒自己腿上了。
      
      “手不酸么?”言朔问,吓得宁嘉佑一个手软,差点摔他身上。
      
      “你感受得到?”宁嘉佑震惊的问。
      
      言朔不置可否,只是静静望着他。
      
      原文对言朔的腿疾一笔带过,描写不多。宁嘉佑没看到详细病理报告,也不知道言朔的腿到底如何。
      
      他刚刚几乎是用了吃奶的劲,言朔要是没有完全失去知觉,一定能察觉到他在报复自己。
      
      思索片刻,宁嘉佑决定先发制人:“不酸,护理就是要这样用力才能有效果。”
      
      言朔挑眉:“你当我第一次请护理吗?”
      
      宁嘉佑理直气壮:“但您是第一次请我呀,我和别人不一样,这是我自创的手法。”他说着再次加重手上的力度,见言朔面色如常,推测他双腿没有知觉的可能性更大。
      
      现在言朔站在这本书食物链的顶端,唯一的缺陷就是残疾。如果能治好他的腿,将来言天浩发动攻势,言朔的劣势也不至于那么明显。
      
      宁嘉佑跪坐在言朔身旁,小心翼翼的问:“言总,您的腿是伤到了骨头还是神经?”
      
      言朔抬头瞥他,眼神阴沉。
      
      摸完逆鳞的宁嘉佑有点怂:“您要是不想说……就别说了……我就是最近看书看到这方面……想帮帮你……”
      
      言朔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当初全球顶尖的三十位专家都没能治好我,你能?”最后两个字音调稍高,嘲讽之意不言而喻。
      
      宁嘉佑自认医学知识领先这个世界几十年,说不定还真有办法。但言朔态度恶劣,宁大神医准备放任他自生自灭。
      
      “哦,没有。”他闷头给言朔捏腿,占着言朔没有外部感觉的便宜,狠狠捏了他好几下。
      
      言朔望着他的背影,隐隐察觉到宁嘉佑生气了。
      
      生气又怎样?
      
      比得上他的断腿之痛和一次次失望么?
      
      屋内一时很安静,直到宁嘉佑拿起酒精瓶,板着脸对言朔说:“脱裤子。”
      
      言朔神色微妙:“……不必了。”
      
      宁嘉佑也不知道是真心为他,还是故意报复言朔,认真的说:“昨天就没给你用酒精擦身,今天必须安排上。”
      
      “我说不用。”言朔再次用凶狠的眼神将想要走近他的宁嘉佑按在原地。
      
      大白鲨在宁嘉佑心里冒了个头,又被他强行按下。言朔凶归凶,但他戒备地坐在床头却无法挪动分毫的模样,又好似任人□□的小可怜。
      
      宁嘉佑狗胆包天,脚步停顿片刻后,端着医用酒精一步步走向言朔:“言总,作为您的护工,我有义务了解您的身体。您这样抗拒,万一以后生褥疮,怪到我头上怎么办?”
      
      “那就打断你的腿。”言朔冷冷道。
      
      宁嘉佑连忙撇清关系:“明明是你不让我清理。”
      
      言朔剜他:“你可以走了,以后的护理都不必加上这一项。”
      
      宁嘉佑惋惜:“那多对不起我三十万的月薪,您还是把裤子脱了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鹿眠投的地雷~;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12瓶;天子笑 10瓶;enitharmon 3瓶;谁糊他都不会糊、向上的小小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