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派心尖蹦迪[穿书]

作者:北妖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您只需要让言总满意

      宁嘉佑回到空无一人的宿舍,把课表发给周泽后,美滋滋地洗了个澡。
      
      只要省吃俭用些,现有的一千两百元足够他撑过这个月。下月初就可以从言朔那里领到9900元的护理收入,这笔钱对现在的宁嘉佑来说是一笔巨款。
      
      不仅解决了生活费的困扰,省着点用还能让他攒钱做一些小实验、发表论文,争取早日在这个世界立足。
      
      晾好衣服,宁嘉佑看见周泽发消息问他要银行卡账号。
      
      宁嘉佑发过去,不一会儿,短信提示他银行卡到账300000元。
      
      宁嘉佑:???
      
      什么鬼!!!
      
      一大串零让宁嘉佑眼花,他半天才数清楚是三十万,正要打电话问银行是不是他们系统错误,周泽先一步打电话过来:“宁先生,钱收到了吧?”
      
      宁嘉佑一愣:“你给我打的三十万?”
      
      “言总的钱,我代为打款。按照您和言总谈好的价格,先预付一个月。今天是三号,本来这个月应该付您28万,多出来的2万元就当是见面礼,希望以后宁先生能尽心为言总护理。”
      
      宁嘉佑懵逼。
      
      言朔的三倍竟然是一小时一万!
      
      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吗???
      
      “你们随便找个护理员工资都开这么高?还是这世界通货膨胀的厉害?”宁嘉佑不可置信的问。
      
      周泽轻笑:“您真会开玩笑。既然言总认为您值这个价,您只需让言总满意就成。明天下午您下课后有安排吗?没事的话,五点我来接您去为言总做护理。”
      
      宁嘉佑穿越前,上千万的实验资金挂在名下都镇定自若,现在拿着言朔给的30万,反而有些不踏实。
      
      这可千万别是催命钱。
      
      但要是拒绝,首先会被言朔记恨,其次他又要为生活费苦恼。
      
      思索再三,宁嘉佑决定火中取栗。
      
      他跟周泽约好时间,挂断电话便沿着书柜上的书,一本本查看书脊上的名字。
      
      唐哲从图书馆回来就看到他往床上搬书,欣慰道:“嘉佑,你终于记得看书了啊。”
      
      “嗯,温故知新。”宁嘉佑将手上有关残疾人护理的书籍丢上床,又去拿空白作业本。
      
      他的专业不是护理学,只在很久之前学过基础护理。言朔这么大方,宁嘉佑也不想白拿反派的钱,准备复习一遍护理知识,争取明天让金主爸爸满意。
      
      唐哲不知道这些,送上美好的祝福:“明天的补考加油啊!”
      
      宁嘉佑呆滞:“什么补考?”
      
      “明天晚上7点半,你和宏杰不是补考《医用生物学》吗?宏杰现在还在图书馆背书,发誓这次补考一定要过。”唐哲说着有种不祥的预感,“你不会是忘了吧?”
      
      宁嘉佑:“……”
      
      他压根儿就不知道有这回事!
      
      大脑停顿几秒,宁嘉佑默默拿起书柜上放在第一个的《医用生物学》课本,想着原主挂科的光辉战绩,问唐哲:“能不能把各科的补考通知发我下?”
      
      “班级群里有补考时间和名单,我没挂科就没下载。”唐哲是擦着分数线过的,言语间藏着一股庆幸。
      
      宁嘉佑很快找到这两份文档,发现所有科目的补考人员中都有他的名字。有些大一的课程,其余人经过补考都已经通过,现在只剩下宁嘉佑一个人的名字依然挂在那里。
      
      原主简直有毒,这样下去别说毕业成问题,恐怕学校马上就要劝退他了。
      
      书架上的书就按着补考时间依次排列,显然原主有复习的心。但所有课本都崭新无比,连翻过的痕迹都没留下,也不知道这货上课都在干嘛。
      
      宁嘉佑花了一小时将明天补考科目复习一遍,随后又认真研读起有关护理学的书。
      
      十二点半的时候,聂宏杰怒气冲冲的回到宿舍:“气死我了,在图书馆看书碰上薛明成,居然咒我就算把书吃下去,明天补考一样挂科!妈的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他这么恶毒!”
      
      唐哲意外:“他真这么说?”
      
      “是啊,要不是楚琪拦着,我差点跟那孙子打起来!”聂宏杰恼恨的把书包丢在座椅上。
      
      宁嘉佑从自己的课本上抬起头,钻出床帘安慰聂宏杰:“别理这种小心眼的人。你明天补考过了,气死他。”
      
      聂宏杰顿时就焉了下去:“可我担心我过不了……嘉佑,这次真的好难啊。你还会陪我一起挂科的对不对?”
      
      宁嘉佑:“……我拒绝。”
      
      “嘉佑,帝大医学系倒数第一名的位置需要你!”聂宏杰语气夸张的喊。
      
      “你这么说话真的没人打你吗?从现在开始,请叫我正数第一。”宁嘉佑有模有样的强调。
      
      唐哲听着他们俩扯皮,问起正事:“宏杰你到底还有哪里没懂?我看看能不能帮你。”
      
      “我现在就感觉自己脑子里一团浆糊。”聂宏杰绝望的靠在椅背上,脑子里满满都是薛明成小人得志的模样,“除非唐哲你明天帮我去考,不然我真的悬。”
      
      唐哲默默钻回被子:“爱莫能助,我怕我也挂。”
      
      正在这时,哐一声闷响,一本厚厚的《医用生物学》重重的飞到聂宏杰桌上。
      
      “我划了些重点,你要是今天晚上能背出来,明天考试也许能及格。”宁嘉佑看书时习惯划划写写,之前复习时在自己书上留下的痕迹,正好派上用场。
      
      唐哲担忧:“可教授说整本书都是重点。”他当初可是背了大半本书才勉强及格。
      
      “医学知识都有相通之处,我看了上学期的试卷,侧重点在基础知识。只要该背的背、该记的记,本科阶段不算难。”宁嘉佑语气淡然。
      
      宿舍已经熄灯,只剩下各自的床头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宁嘉佑的身影笼罩在清冷的光芒下,像是镀了一层银色的圣光,聂宏杰一瞬间觉得他是天使。
      
      “感激不尽!我去背书了,绝对不能让薛明成笑话!”他万分感动地抱起书,澡都不洗直接爬上床,打开床头灯开始背书。
      
      唐哲看见宁嘉佑床上垒起来的一摞书,好奇的问:“嘉佑,那么多书你今晚都要看完吗?”
      
      “嗯,熬个夜,把它们都复习一遍。”宁嘉佑说得云淡风轻,好似看完半人高的书堆只不过是眨眼的时间。
      
      唐哲一时都不知道该心生敬佩,还是该说他异想天开。难得见宁嘉佑认真学习,他迟疑片刻,嘱咐道:“熬夜伤身,别看太晚。”
      
      “我明白,你睡吧。”宁嘉佑跟他说了晚安,端起床头挂篮中凉下去的咖啡一饮而尽。
      
      今晚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呢。
      
      聂宏杰背书背到凌晨三点,终于熬不住,上了个厕所准备睡觉。从洗手间出来,他见宁嘉佑床上的书已经化作均等的两摞书,并排放在一端,忍不住跑过去小声问:“你已经看完一半了吗?”
      
      宁嘉佑点点头:“你背的怎么样了?”
      
      “背了四分之三吧,我实在熬不住了。”聂宏杰哈欠连天,刚刚好几次要不是下巴摔在床上撞疼了,他差点抱着书睡着。
      
      “那你去睡吧,明天白天再解决剩余四分之一。”宁嘉佑道。
      
      聂宏杰也是这么想的,但着实好奇宁嘉佑的进度:“你怎么看这么快?里头好多内容都是字我都认识,但连在一起就不认识了,更别说理解它们。”
      
      “我挑着看的。”这些知识早就刻在宁嘉佑的脑海中,他现在只需要按照每一科的提纲,将已有的知识提炼出来,免得超前答出这个世界还未有的医学答案,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早就睡着的唐哲无意中翻了个身,聂宏杰怕吵醒他,用口型提醒宁嘉佑惜命,自己爬上床关灯睡觉。
      
      第二天早上,唐哲被闹钟吵醒,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见宁嘉佑正轻手轻脚地把床上的书搬下来。
      
      “你都看完了吗?”唐哲打着哈欠问。
      
      “嗯。”宁嘉佑不仅看完了需要补考的内容,还连夜为言朔制定出一套护理方案。昨晚他甚至想过给言朔治腿,但没看到详细的病理报告,宁嘉佑不敢贸然下手。
      
      唐哲只想为他双击666:“嘉佑,认识快三年了,我第一次见到你这么认真。以前你满脑子都是言天浩。”
      
      “那是我脑子进水,现在水流出来,我正常了。”宁嘉佑煞有介事的说。
      
      “你想明白就好了。”唐哲欣慰不已,连早饭都多吃了一个糍粑。
      
      下午最后一节《生物化学》课上,唐哲和聂宏杰奋笔疾书在记笔记,宁嘉佑完善好为言朔制定的护理计划,又掏出一本崭新的空白作业本,认真规划起自己的将来。
      
      首先要做的就是跳级毕业,帝大注重学术与知识实用,给予学生相当大的自由,只要修满足够的学分就可以提前毕业。
      
      因为人命关天,医学生提前毕业的考核内容复杂些,但无论是考试还是实际操作,宁嘉佑都有把握通过。
      
      现在唯一的困扰他的就是实习,他必须在医院实习足够长的时间,并且表现合格才能拿到这部分学分。
      
      帝大临床医学系光本科就要读五年,现在准备毕业的大五学生均已经在各大医院实习挣学分,宁嘉佑要跳级毕业,当务之急是也要先找到实习单位。
      
      趁着唐哲记完笔记在喝水,宁嘉佑低声问:“咱们系主任是谁?在哪个办公室?”
      
      话音未落,就听到教授没好气的点他名:“宁嘉佑同学,你已经连挂十八科。这节课又不听?还去影响别的同学?这学期的补考你再挂科,直接回家吧!读什么临床医学?少去祸害病人!”
      
      唐哲咽下口中的水,低声道:“他就是系主任。”
      
      坐在第一排的薛明成回头瞥了眼宁嘉佑,忍着笑意问:“教授,他真的要被退学了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宁嘉佑:薛明成智商这么低,我都怀疑到底谁拿的才是炮灰剧本,怎么又逼我打脸?
    请大家动动手指收藏一下本书吧,收藏对作者君来说很重要,每天想剧情想到头秃,爬上网站一看收藏一动不动,难受的都快哭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