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苏茜坚持她最讨厌的是青梅竹马,最喜欢的是天降路人
但是偏偏她有个青梅竹马
这个青梅竹马一点也不可爱,死脑筋,直肠子,没有情趣——

然而世上什么都可能被自己选
唯有青梅竹马不可能

絮絮叨叨:
又到了一年一度……我居然坚持了两年给赤犬写生贺,是真爱了【喂
内容标签: 海贼王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茜,赤犬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是青梅竹马的大胜利

立意:立意待补充

  总点击数: 2244   总书评数:17 当前被收藏数:201 文章积分:17,635,276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言情-近代现代-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大海啊全是水
    之 青梅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357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赤犬生贺]放火天

作者:离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俗话说得好,北海男儿多奇葩……不是,北海男儿多奇志,苏茜觉得这句话说得一点都不错。

      “所以你想怎么做?”

      “杀进去,一个不留。”

      苏茜看着眼前的青梅竹马那简单利落到极点的作战方案,再看看他头上扣着的一顶鸭舌帽,狠狠地一巴掌拍上了他的后脑勺:“还杀进去?动动脑子啊你!”

      “……不然呢?”

      “五岁的小孩子怎么想‘杀进去’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不过苏茜可以理解,毕竟对上杀父仇人这种存在,是个人都难以冷静。

      她这么冷静,是不是不算人?

      掐了一把自己的脸,苏茜看着瞪着自己的傻逼竹马,龇牙咧嘴了好一会儿才拉了一下他的衣服:“先离开一下。”

      “怎么?”

      “萨卡斯基,你要知道我们再蹲的久一点,就要被这些海贼发现了。”

      苏茜觉得北海男儿多奇葩……多奇志的原因很简单,热情似火火过了头这件事儿占大部分。所以北海女儿多用脑子,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尤其当你旁边有个“不要怂就是干”的莽汉的时候,更要开动你的小脑瓜。

      伸手触及海风,苏茜看着眼前造成他们村落被灭的罪魁祸首,捏着手里的悬赏令勾起了嘴角。

      “萨卡斯基,大风日放火天,懂么?”

      ·

      在外行走,要防的第一位永远是女人,老人,和孩子。

      苏茜觉得自己的放火计划简直完美,就是萨卡斯基似乎因为不能亲手报仇有点遗憾,让她觉得这个蠢货竹马是不是信封一条叫做“犹豫就会败北”的信条。要知道头铁才是败北,犹豫,会白给的好么。

      就比方说大风日放火天,他们虽然没法拿到脑袋去拿悬赏令,但是至少给村子里的大家报了仇。

      “我觉得我没你这么个不用脑子的竹马。”

      “……”

      “别瞪我。”

      苏茜哼了一声,看着身边沉默的小男孩眨了眨眼睛:“萨卡斯基,你不高兴么?”

      “不是。”

      “那你为什么臭着一张脸,好歹对我笑一笑啊!”

      “我想去海军。”

      “……”

      刚把手放在萨卡斯基的嘴角上强行让他对着自己笑出来,苏茜就听到了这句话。

      “为什么?”

      “因为可以正大光明杀海贼。”

      可以,很真实,给我也整一个。

      “你也要去?”

      “不然我看着你嗷嗷叫着第一个冲进海贼老巢然后微笑打出GG么!真可惜青梅竹马不能自己选,否则我没你这么个只用拳头的青梅竹马!”

      ·

      苏茜觉得萨卡斯基最近有问题。

      不是因为进了海军之后飞速蹿高的身高,也不是他逐渐能用他的手捏爆自己的头,就是单纯觉得,他最近有问题。

      至于为什么,苏茜觉得这货和自己一起到处流窜那么多年最后进了海军分在一个班,想躲过自己的火眼金睛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何况他还是个北海男儿……说起来同班同学波鲁萨利诺也是北海的,为什么他的脑瓜子这么灵?

      想来想去,苏茜觉得这家伙大概,是变异吧。

      与此同时,萨卡斯基觉得自己最近确实有问题。

      不是因为身高,不是因为青春期,不是因为发育,只是单纯觉得苏茜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真的越来越烦了。不仅如此,她还老是用战术课成绩碾压自己,也不想想她在格斗场上被自己打哭多少次了。

      波鲁萨利诺觉得这对青梅竹马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没头脑和不高兴。

      哦,是一个没头脑和两个不高兴。

      苏茜一个人占两个不高兴,她每天都不高兴,看到萨卡斯基更加不高兴。

      波鲁萨利诺研究了两个人许久,在某天看到某个人嘴上骂骂咧咧手里却给自己室友包扎伤口的责备又温柔又生气的表情,猛然醒悟。

      从此以后他就是这两个人的cp粉头子了。

      坐等不知道多少年之后的官宣。

      ·

      苏茜每次能够苟到最后,不管是哪次跟船出去,她总能活蹦乱跳的活下来,最大的伤口是擦破点儿皮,简直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神闪避。

      至于萨卡斯基,苏茜觉得她有必要给自家竹马一桶海水浇上去清醒一下,这么几发熔岩砸下来别说赏金了,连船都没了还破坏海域生态系统,要不是波鲁萨利诺力挽狂澜,她真想海域黑。

      “你能不能稍微哪怕变通一下下!”

      帮萨卡斯基包扎伤口的苏茜恨不得把这人的脑壳掰开看看里面有没有放水进去:“整天冲上去,你看看这个伤口!别转过视线!别不开口,你的手都成什么样了!”

      “哦。”

      “哦你个头啊哦!!”

      苏茜参谋在医院充当护士,专门照顾萨卡斯基上校,没人在看到萨卡斯基上校被喷得狗血淋头的时候还对他有专人照顾放酸,反而觉得上校真不容易。

      就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对话听着听着,让人觉得嘴里好像有点柠檬味儿。

      “好好看着我的眼睛说话!你下次还敢么?”

      “嗯。”

      “嗯???你给我嗯???”

      “还敢。”

      “你就吃准我不会对你动手?”

      “嗯。”

      “……”

      看着眼前的姑娘气到升天的样子,萨卡斯基没忍住勾起嘴角,然后很快又回归了普通面无表情的样子。看着这一幕,旁边坐着的同僚感觉自己似乎隔空品尝到了除了珍珠奶茶以外的爆款饮料。

      一颗柠檬。

      ·

      后来,萨卡斯基手臂上多了紫色纹路的纹身,一直蔓延到胸口才停下。

      是苏茜看着他纹的,纹身师戳一枪她在旁边龇牙咧嘴抖一抖,弄得纹身师觉得自己是不是要被判以“伤害海军”的罪名被她给送进去唱铁窗泪。最后纹好的时候苏茜把手指点在了他胸口的位置,完全没看到自家竹马专注的表情。

      “为什么到这里?受伤了?”

      “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心口的地方已经提前填满,不需要别的东西存在。

      萨卡斯基没说,看着苏茜皱眉的样子动了动手,最后没抱她。

      总觉得要这么做了,她铁定怒吼自己耍流氓。

      但是好像不抱着,又不甘心。

      于是萨卡斯基少将低下头,看着自家青梅絮絮叨叨的样子揉了揉她的头发。

      最后成功收获一只炸毛的不高兴。

      ·

      苏茜的不高兴仅针对萨卡斯基少将,对待别人彬彬有礼堪称温柔体贴,成为没见过她发飙的海军暗恋对象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波鲁萨利诺偶尔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那些被表面蒙蔽的孩子,告诉他们苏茜不是一只温柔能唱歌的胖丁。

      而是个噼里啪啦不仅能放电还能自爆的霹雳电球。

      而且这霹雳电球旁边还有一只喷火龙。这只喷火龙只有对上她的时候才会没头脑,甚至觉得霹雳电球是只柔弱可怜的胖丁,谁接近她就觉得自己的胖丁要被对方抢走。

      就比如说他本人,当年要不是他对天发誓,这货估计会把自己关在熔岩棺材里沉海底。

      只不过好像两个人都没发现……

      “再受伤回来老娘把你的纹身直接刮掉!”

      不高兴在港口怒吼,没头脑无所谓地应了一声,压低了自己的帽子再度出航。

      鹤中将摸着下巴,觉得这可真是像极了……

      对上自家得力下属的目光,鹤中将放下手,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

      她可什么都没说。

      当然偶尔苏茜也不会那么不高兴,比如说只要萨卡斯基回来,她就是开心的。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人的房子被分到连在一起,近得让她觉得如果当年海贼没有来,大概他们长大了也会这样住。

      出门就能看到对方,打个招呼一起逛街,吐槽无聊的同事和繁忙的公务,然后一起回家做饭。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部分东西放在了萨卡斯基家,她家也有了萨卡斯基的一些私人物品。

      同居?

      “这简直就是一对夫妻有两套房。”

      波鲁萨利诺和自己的下属吐槽,觉得自己真是有着一双慧眼。而且成为一个cp粉头子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站对了cp他天天有糖吃,除了没官宣,官方给的粮那叫一个能吃饱。

      这就很骄傲了。

      ·

      有天苏茜在萨卡斯基家吃饭,说着最近追的电视偶像剧。具体梗概很老套,大概是温柔竹马又是一个男二,而女主爱上了天降总裁。不过就算老套,这种剧情苏茜依旧超喜欢,尤其是竹马打不过天降这种。

      可惜她的竹马不要怂就是干,没人打得过他。

      唔,好像这个感叹哪里不对劲?

      苏茜沉默了一会儿,重新看向和自己一起追大结局的竹马,摸了摸下巴觉得自己嫁不出去的原因是不是因为他太能打了。

      “看我干什么?”

      “在思考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说。”

      “为什么我身边没有一个天降呢?”

      被萨卡斯基面无表情注视了好一会,苏茜莫名觉得有点心虚。看着他越来越近,最后直接按住自己肩膀的样子苏茜刚想跑出去吼波鲁萨利诺救命啊,就听到了萨卡斯基低沉的声音。

      “你再说一句,我就去把你口中的天降给杀了。”

      “等下萨卡斯基,波鲁萨利诺是无辜的!他只是一只无辜的猴子而已!”

      “那你想去找谁?”

      “……”

      这可真是个好问题。

      苏茜看着他的眼睛,看着他这些年越发刚毅的面容,突然就笑了出来。

      实际上她知道的,这么多年天降又不是没有过,还没等到竹马出现就被她给pass掉了。这个人看上去没有萨卡斯基有安全感,那个人看上去没有萨卡斯基好看。

      一切的对比都是你,我能怎么办?

      她伸手摸上了他的脸,笑得很温柔,一点也不“不高兴”。

      “没有谁。”

      就是单纯喜欢故事而已,现实又不一定是故事。

      “在我的剧情里,天降竹马是你,行么?”

      “可以。”

      然后苏茜听着电视里放的大团圆结局片尾曲,感觉到了一个炽热的吻。

      明天可以把自己的东西搬过来了,但是两套房还是必须的,这个绝对不能少。

      ·

      “你从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

      “你怎么又不说!每次我问你什么你只挑你想回答的回答,哼。”

      听着苏茜絮絮叨叨的不高兴模样,萨卡斯基大将拉了拉自己的帽子。

      那天风很大,他们伏在草丛里看海贼的动向。在风吹起她长发可能会被海贼发现的时候,她拿起唯一一把武器小刀,割断了她的长发。

      “萨卡斯基,大风日放火天,你懂么?”

      海风吹散了她的头发,吹不散她坚定的眸。

      “嗯,我懂。”

      从那天开始,我就知道了。

      我会在你身边,你也会在我身边。

      -END-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老样子,一章完结
    啊,狗子【喂】生日快乐=w=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