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自然进化[无限]

作者:棠心淡加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木偶

      在和徐晚洲客气交流之后,叶因走进了主卧,进门后即能看见房间中央的柔软大床,房间的墙壁上贴着简洁的米色墙纸,墙上挂着一个相框。相片是彩色的,上面是两个人。一男一女,皆是金发碧眼,一人穿着黑色西服,一人穿着纯白色的婚纱,两人都笑意盈盈的望着相框外面的人,是一对夫妻。
      
      叶因走到了相片之前,看见下面的一排英文字。
      
      男的叫□□德华,女的叫□□丽丝。
      
      缘分,都姓爱。
      
      叶因搓搓自己的手臂,被自己的笑话冷到了。
      
      叶因的视线从画像上移开,重新环顾整个空间。房间中除了两米宽双人床之外,还有一个梳妆台和一个衣柜。房间中还有一扇小门,通向洗手间。
      
      洗手间的布置简洁,没有什么东西。叶因来到了梳妆台之前,这是独属于妻子的领地。
      
      梳妆台的抽屉被拉开了一条狭窄的缝隙,抽屉中藏着的东西重见天日。镜子中的叶因眼睛微微张大了一点。她本以为抽屉中会装着爱丽丝的饰品,没想到,抽屉中整整齐齐码好一排排婴儿衣物、袜子和玩具。
      
      阳光从抽屉的缝隙间洒下,浮在旧衣物的那层绒毛之上。叶因将一对小袜子拿起来,指尖缓慢地从衣料的表面摩挲过,又忽地停下了。
      
      她拿起抽屉里其他的东西,感受着指尖之下超乎寻常的柔软。
      
      叶因的脑海里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爱丽丝坐在梳妆台之前,眼神迷离地抚摸着婴孩用品。因为爱丽丝这样做的多了,所有的衣料都起了毛,变得陈旧,也更加柔软。
      
      难道说,爱丽丝和爱德华有小孩吗?
      
      叶因又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有小孩,这些婴孩用品应该放在婴儿房之中,而不会放在主人房的梳妆台抽屉中——这并不符合常理。
      
      哐当地一声。
      
      一条仍旧挂着吊牌的金项链从旧衣物中掉了出来,圆形的金属薄片上刻着一小行字:to my Katie. (赠与我的卡蒂)
      
      .
      
      主卧中的再没有其他东西了。
      
      四人聚集在走廊上将找到的线索简单交流了一下。因这一个副本并没有竞争需求,人类玩家乐于抱团,对这个情况叶因早有预判。但总有那么一些人什么用处都没有。
      
      林敏紧紧跟在面容平凡的男生身后,一张小脸惨白,下唇还在哆嗦,见到众人,她第一句话是:“现在已经下午六点了,今天晚上难道我们就要睡在这里吗?”
      
      男生的脸上透露出了不耐,明显在之前就已经被林敏这样骚扰了无数次了。
      
      不过让叶因稍稍满意的是,徐晚洲没有想理会这个家伙。
      
      男生先自我介绍了一下,用了假名,叫做李四:“我在客厅的茶几上找到了一封信,来自安山孤儿院。”
      
      他展开泛黄的信纸,叶因和徐晚洲都朝他的方向看过去了,这下林敏也安分了下来,咬紧下唇一声不发。信纸有了年头,变得脆弱,李四的动作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信纸展开的那一霎那,虚空中浮起了一层纸屑。
      
      “亲爱的爱德华先生,我们将于三月下旬的周日对您进行回访。不知我们的艾玛宝贝和你们相处得如何?”李四推测,爱德华收养了一个叫做艾玛的小女孩。不过他的推测没有任何建设性,因为这显而易见。
      
      叶因皱了一下眉,想起了爱丽丝的卡蒂。卡蒂和艾玛之间有什么关联呢?
      
      徐晚洲去了书房,从旧书柜底下找到了一个盒子,盒子中放着一张图纸:“是木偶制作图纸,盒子也是用来装木偶的,但是盒子中的木偶不见了。”
      
      这总算和塔苏的讲述搭上了干系。
      
      李四和叶因都抬头看向了徐晚洲,几乎是异口同声道:“带我们去书房看看。”
      
      书房在别墅的二楼,在主卧的斜对面。在进入书房之前,叶因确认了一下,别墅中有婴儿房和儿童房。她隐隐约约觉得这两个地方十分重要,打定了主意要在离开书房之后去这两个房间查看一下。
      
      书房主要属于爱德华,房门上还客气地写着:“请敲门。”一打开房门,密闭空间中的纸页发霉的气味就往叶因的鼻子中蹿,除此之外,她还捕捉到了一点烟丝的气味。她在主卧中并没有闻到这个气味。这代表着爱德华虽然抽烟,但是从来不在卧室里抽烟。或者推导一下,爱德华虽然抽烟,但是从来在自己的妻子的面前抽烟——或许爱丽丝不喜欢烟味。
      
      徐晚洲熟门熟路地从书桌之下拉出了一个长方形木箱。
      
      打开木箱,里面放着泡沫模具,模具凹下去的空腔恰巧是一个小人的形状。木色盒盖之上贴着一张标签:塔苏。
      
      林敏惊叫了一声,成功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力:“也就是说,那个小女孩本来应该是个木偶?匹诺曹的故事吗?那真是太可怕了!”说着,她就可怜兮兮地往全场最帅的徐晚洲身上看去。
      
      叶因看在眼里,心里略微有些不适,她伸出手将这张写着塔苏的纸条撕了下来。林敏大惊失色,想要阻止,但是动作没有叶因快,瞬间急红了眼眶。
      
      李四皱了一下眉,算是解释给林敏听:“纸条上有洇开的墨迹。”
      
      林敏嗫嚅了一下:“……所以?”
      
      一抬眼,她不期然对上了叶因冷冷的目光,顿时被冻得一个激灵,下意识将脸上那副恶心人的小白花表情给收了起来。
      
      叶因收回目光,将纸条翻转,一行数字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她将纸条按在桌面上:“这应该是木匠的电话。”
      
      林敏有点匪夷所思:“你难道要打?”
      
      叶因薄薄的眼皮掀起,看了林敏一眼:“既然给了,就一定能打。”
      
      书桌上就放着一台旧电话,令人惊奇的是,这台电话竟然有信号。叶因按下了免提键,等待着对方接通。忙音大概响了二十秒,那头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喂?哪位?”
      
      叶因开口:“您好,我这几天新搬家,在家里找到了一个木偶,叫做塔苏……”
      
      木匠:“哦哦,塔苏是我做给爱德华夫妇的结婚周年纪念日的礼物。大家都说我做出来的木偶最有灵气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滴溜溜地一转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样!”
      
      叶因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头皮有点发麻。
      
      又听见木匠说道:“诶,说的太高兴了,不知道你打电话来找我干嘛呢?”
      
      叶因将头顶的麻意压下去,说道,“哦,是这样的。前一段时间我们买下了爱德华夫妇的房子,结果我在书房里找到了这个木偶。因为木偶看起来很贵重,我疑心是不是爱德华夫妇忘记带走了,想给他送过去……”
      
      木匠很是惊讶:“爱德华夫妇搬家了??我怎么不知道?他搬去哪里了?”
      
      听见木匠的话,叶因也有点惊讶,她再接再厉,继续试探木匠:“那这个木偶?”
      
      木匠:“别一个劲的叫人家木偶,每一个木偶都有自己的生命。要是爱丽丝听见你这样称呼塔苏的话,她肯定会跟你生气的。要知道,在她心里,塔苏就是她的女儿!”
      
      接下来,木匠陷入了无尽的自我陶醉之中。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制作塔苏的过程,爱丽丝对塔苏的喜爱分毫不漏的讲述给叶因听。因为兴奋,他的语速越来越快,语调越来越高,听到后面,叶因甚至以为有一把冲锋|枪在自己的耳朵边上突突突,开始有点眩晕。
      
      不过经过这一通电话,她好歹掌握了不少信息:
      
      第一,木匠并不知道爱德华夫妇的近况。对于玩家而言,几乎是下意识的猜测“爱德华夫妇已经死亡”在对于剧情NPC而言并不成立。造成这样的结果有两种可能性:其一就是爱德华夫妇没有死亡,仅搬家。但是观看别墅内家具的完整性以及遗留的生活痕迹,叶因认为这个可能性极小。另外一个可能就是,爱德华夫妇虽然死了但仍然能在众人面前亮相——这就让人毛骨悚然了。
      
      第二,爱丽丝十分爱护塔苏这个木偶。这一条可以为“爱德华夫妇仅搬家”这条推测佐证,因为如果爱丽丝还活着,不太可能将木偶相关的东西留在家里。难道说……
      
      想到这里,叶因的眼皮跳了跳。
      
      难道说,他们还能看见爱德华夫妇?
      
      她揉了一下眉心,将这个诡异的想法打消。
      
      正在此时,她的身后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除此之外,整个书房的气氛凝固寂静。叶因对氛围很敏感,以为发生了什么变故,顿时寒毛倒立。她转过身去,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原来是李四将书架上的一册相片薄取了下来,他一边打开相册,一边嘀咕道:“木匠没有骗我们。”林敏的脑袋凑在他旁边,她不知道看见了什么,浑身紧绷。不用说,她就是诡异气氛的制造者。
      
      徐晚洲手里也拿着一个方形的小巧相框,他正巧将相框翻到背面。
      
      听见李四的声音,他抬眼往那头看了一眼,继续手上的工作。他的指尖在相框背后的黑色开关上一拨,将挡板拆了下来。在相片和挡板之间还藏着几张照片和一个芯片。
      
      林敏眼尖,立马发现了这边的动静,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一脸敬佩:“哇,徐洲你好聪明啊!你怎么能想到这里面有东西的?”
      
      叶因上前,将飘落在地的一张照片捡起来,话是对着徐晚洲说的:“相框不在桌子上?”
      
      她直起身子,目光径直落在桌面之上。书桌边缘放着一排照片和工艺品,唯独正中间那个地方空出来了一块,异常突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